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四九章 没了踪迹
    朱厚照对刘瑾已不再是商量的口吻,而是直接下命令。

    他发现刘瑾对自己的恭敬程度不如从前了,因何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不知道,只能用命令的口吻说话更为简单粗暴,不至于让刘瑾多废话。

    刘瑾本想继续进言,但见朱厚照如此坚决的态度,知道再多说要起矛盾,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心里无比懊恼:

    “偏偏姓沈的小子回朝时,陛下对我这般态度,我该如何把明日赐宴应付好?幸好留了后手。”

    他心中所想“后手”,就是跟张文冕等人商议出来用以威胁沈溪的手段。

    京师是刘瑾的地盘,用一些相对温和的手段不能奏效,就只能采取强硬方式应对。刘瑾已经打算回去后马上让人给沈溪个下马威,这会儿他也不怕沈溪乱来,京城里大大小小的衙门基本已被他控制。

    “老奴告退!”

    刘瑾不想在乾清宫久留,毕竟正德皇帝留给他准备宴席的时间只剩下一天,足够他忙活了。

    刘瑾这边要走,魏彬则显得有些尴尬,他不知自己应该是先回御马监报到,还是跟刘瑾一起离开皇宫。

    朱厚照显得很不耐烦:“一并退下吧,把事情安排好,朕就等明日出席赐宴了……若席间少了谁,刘公公可要给朕合理解释!”

    不多时,乾清宫内只剩下了朱厚照和小拧子。

    因为久没有声响,小拧子带着些许担心,他打量一下朱厚照,才发现朱厚照在那儿生闷气。

    “陛下,您……”

    小拧子想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发现嘴拙,不知该如何开口。

    朱厚照皱着眉头问道:“小拧子,你说刘瑾是否会使出一些阴谋诡计,让沈尚书明日不来见朕?”

    小拧子问道:“陛下何出此言?宁夏叛乱不是已平息了吗,为何刘公公要阻挠沈尚书见陛下?”

    他这问题,其实是明知故问,哪怕情况再不对劲也不能由他提出,需要朱厚照自己去发现,最好是朱厚照见到沈溪后,由沈溪奏禀。

    朱厚照跟前,谁的话语权大,小拧子心里门清。

    朱厚照显得很疑惑:“朕也不知道究竟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总觉得刘瑾对朕没以前那么恭敬了,而且明显有事隐瞒朕……之前他一直找借口,阻止沈尚书回朝,结果被朕把他的好事给破坏了……这会儿他应该会出后手吧……”

    “那陛下是否需要防备一二,或者做出安排呢?”小拧子请示道。

    朱厚照斜着看了小拧子一眼,道:“你能作何?”

    小拧子不回答,半晌后,朱厚照补充道,“既然你提出来了,那朕就安排你去查查外边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今日你不用伴驾,出宫一趟,做事也方便点,但切记不能被刘瑾知道你是被朕派出去的。”

    “是,是!”

    小拧子感觉自己抓住了扳倒刘瑾的机会,作为朱厚照委派的密使,可以自由出入宫门,联络百官也无需顾忌,完全可以彻查刘瑾劣迹……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有收获。

    ……

    ……

    朱厚照依然继续他的吃喝玩乐大业,这是个不管事的皇帝,遇到事情只能由下面的人来完成。

    小拧子感觉责任重大,出宫时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见沈溪,这在他看来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

    出宫门后,小拧子一时间有些茫然,因为他不知道沈溪如今身在何处,求见无门。

    本来他以为沈溪会回府,但问过手下后,才知沈溪回到京师只去了一趟兵部衙门,之后说是要先游览京城风貌再去见谢迁,之后就没了动静。

    “沈尚书回朝,却不回府,那该自何处寻找!”

    小拧子在宫外的手下本就不多,这些人都是在朱厚照查刘瑾贪赃枉法时他暗中找来的,能力相对一般,小拧子发现自己做事根本达不到刘瑾那般得心应手。

    “公公,要不您试着去谢府找寻沈大人?”下面随从建议。

    小拧子此时坐在马车上,神色局促不安,他知道要斗刘瑾,今晚最关键,而能否见到沈溪又是重中之重,最好能见到人,跟沈溪把计策定好,他觉得自己随侍朱厚照跟前,能清楚知道皇帝的喜好和脾气,价值巨大,完全可以成为沈溪参倒刘瑾的最佳政治盟友。

    “那就去谢府,就算见不到沈尚书,也能见到谢首辅!”

    小拧子只得连夜去谢府,等他从侧门进入,小心翼翼到了谢府书房,跟谢迁见面打了个招呼,才知道沈溪根本没过来。

    “……拧公公来的正好,不是说沈之厚回朝了?可有入宫?”

    谢迁这边到处打听沈溪的消息,现在见到小拧子,眼前一亮,立即出言询问。

    小拧子苦着脸回答:“谢大人,这也是小人想问的问题……沈大人在兵部时,说是要来拜见大人,为何到现在没见踪迹?莫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这一老一少,同时为沈溪的安危担心起来。

    要命的是二人无法获悉沈溪下落,此时京城为阉党掌控,厂卫遍布,危机四伏。若是沈溪就此失踪,最大的得益人便是刘瑾,很可能刘瑾暗中已动手。

    刘瑾道:“若说……刘瑾确实有可能捣鬼,但明日陛下就要赐见有功之臣,刘瑾哪里来的胆子对沈之厚下手?或许是沈之厚自己藏起来了,免得被刘瑾算计……”

    小拧子急道:“就算沈大人要避祸,也该先遵照之前所说来见过谢大人才是……难道沈大人准备明日单独斗刘瑾?”

    “唉!”

    谢迁重重地叹了口气,觉得沈溪的举动实在不可理喻,但在小拧子这样的太监面前,他又不能直接出言抨击,以至于在那儿唉声叹气。

    小拧子道:“谢大人您可要想个办法才是。”

    “没辙。”

    谢迁阴沉着脸道,“只能等明日看情况如何……明日老夫进不了皇宫,检举刘瑾之事,只能交给拧公公……尽量帮帮沈之厚,老夫在这里先谢过!”

    说着,谢迁向小拧子施礼。

    小拧子赶紧去搀扶谢迁,道:“少傅大人如此真是折煞人,小人何德何能……谢大人请放心,小人一定会尽心尽力帮沈大人做事,只是……小人提前见不到他,有些事没法跟他沟通啊……”

    ……

    ……

    谢迁和小拧子都找不到沈溪。

    同时找不到沈溪的还有刘瑾,这会儿刘瑾也在满京城打探沈溪的下落。

    此时的沈溪却在城中一处偏僻小院中,享受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这会儿他刚带李衿回京,便跟恭候在此的惠娘重逢,虽然只有三四个月不见,但小别胜新婚,沈溪自然不会从温柔乡里挣脱出来。

    一切都平息后,惠娘披上衣服,让丫鬟送了热茶来,亲自为沈溪把茶水斟好并递上。

    沈溪笑道:“没想到惠娘如此温柔体贴。”

    “老爷说话轻些,衿儿旅途劳顿刚睡着,妾身不想打扰她的美梦。”惠娘用感激的目光望着榻上沉沉睡去的李衿,她知道李衿替代她一路辛苦,而她不过是自宣府回到京师,旅途轻松多了。

    沈溪道:“衿儿随我一路西进,途中帮我端茶递水,确实很辛苦,我琢磨着该如何犒劳她……”

    夫妻间见面,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沈溪很喜欢跟惠娘分享自己的感受。

    惠娘问道:“老爷留在这里,不会影响朝廷大事吗?”

    沈溪摇头:“明天才会有大事发生……今日无法面圣,据说陛下已安排好赐宴,我倒要看看,刘瑾怎么耍花样……不过无论他做什么,我这边都以不变应万变。”

    “看来老爷已胸有成竹。”

    惠娘显得很担心,“只是妾身总隐隐感觉不安。”

    沈溪笑道:“没什么好担心的,跟刘瑾相斗也不是一次两次,他最大的能耐,莫过于得陛下信任,但以现在的情况看,他最大的凭仗已不存在,只要明日一切顺利的话,就是身死伏诛的下场,就算不成,刘瑾也奈何我不得。”

    “可是……一切都能按照老爷预料的方向发展吗?”惠娘提醒道。

    沈溪笑着将惠娘揽在怀中,呵呵一笑:“怎么,莫非你还要跟我唱反调不成?”

    惠娘叹道:“或许老爷这辈子太顺了吧,许多事无法做到尽如人意,都说人算不如天算,若老天有意针对老爷这样聪明绝顶之人,那该如何是好?”

    “事在人为吧。”

    沈溪摇头,“如果说我单枪匹马跟刘瑾斗,的确危险了些,阉党如今已成气候,结成一张庞大而严密的关系网。我一个人与之作对,无异于以卵击石,不过现在刘瑾树敌不少……”

    “正所谓树大招风,刘瑾这个人最大的问题,是他容不下那些跟他竞争陛下宠信之人,或者说处理不好陛下身边人的关系,以至于陛下跟前对他的非议声从来没断过……现在宫里想要让刘瑾下台,甚至让他死的人不在少数。”

    惠娘用真切的目光望着沈溪,道:“但始终是老爷您冲在最前面啊。”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呵呵,其实未必真的需要入地狱,事情始终因我而起,当初我故意让刘瑾得逞,被发配出京,便已埋好今日伏笔,我不过是将半年多前未完成的事情,一并做了!”

    沈溪脸上自信的笑容,让惠娘很是不解,她不知沈溪为何如此信心百倍。

    “相信我,一定不会让你失去凭靠,从明日开始,京师内便再也没有人能威胁到我的安全!”

    ……

    ……

    刘瑾回到府宅,派人四处找寻沈溪的下落,但就算是他信任有加的张文冕,也没搜查到沈溪的任何线索。

    “……这就奇怪了,他回到京城,竟然凭空消失了?知道他会躲起来,为何尔等不留意?”

    刘瑾很生气,在他看来,这是手下人没尽到责任,由此他也彻底失去耐性,教训的时候丝毫不考虑到张文冕以前的功劳。

    张文冕不敢出声,毕竟盯沈溪的事情一直是由他负责。

    孙聪道:“公公,沈之厚是否失踪,关系不大,就算他再会躲,也不过只是暂时退避三舍罢了,明日陛下召见他,他能不出现在皇宫?且如今公公已威胁到沈府安危,沈之厚就算再狡诈,也不敢拿自己家人的性命开玩笑吧?”

    “嗯。”

    刘瑾脸色仍旧阴沉,现在找不到人,只能暂且相信孙聪所说的话。

    旁边一直默不出声的张彩道:“时候不早,公公早些休息,明日不是还要去面圣么?”

    刘瑾板着脸:“陛下赐宴,规模不是很大,咱家也不想大张旗鼓,去几个人意思一下便行了,以避免谢于乔等人趁机进宫。朝中大臣已许久未能面圣,要是他们见到陛下指不定会说出如何对咱家不利的话来,咱家可不会轻易放他们进宫!”

    “这是自然。”张彩点头道。

    刘瑾面色仍旧很担心,自言自语:“这沈之厚,怕是知道咱家要对付他,先躲了起来……以为避着不见,咱家就对他没辙了?再多派人手去把沈宅给围住,先给他们一点教训……”

    “哼哼,以前沈宅着火,并非咱家所为照样让陛下喝斥一顿,现在轮到咱家报复的时候了!明日听候咱家命令,随时准备把沈宅一把火给烧了,让他家里一个人都出不来!”

    孙聪有些担忧:“公公,这么做是否太过残忍了些!”

    “混账!那沈之厚对咱家所做的事情就不残忍?他分明是想让咱家万劫不复啊!咱家得陛下信任,那是陛下恩宠,而他呢,总是在陛下面前攻讦咱家,此乃宵小所为,咱家这么做只是以牙还牙!”

    刘瑾整个人都不正常了,说话语气愤怒中带着疯狂。

    在这其中,最不敢发言的人反而变成以前极为活跃的张文冕,张文冕暗叹一声,他很想为刘瑾出谋划策,但显然刘瑾对他的信任降到了冰点,如今刘瑾身边谋臣多了,也就不把他这个没有功名傍身的幕僚当回事。

    “继续去找沈之厚,不能让他逍遥快活……他今日藏起来,无异于是在跟咱家示威,显示他有本事跟咱家斗到底,咱家可不能放任他继续放肆无礼!明日定要让他发配离京,只要他敢在陛下面前攻讦咱家,就让沈宅鸡犬不留!”刘瑾厉声喝道。

    “是,公公!”

    只有张文冕和孙聪领命,张彩可不敢接受这种乱命,他会顾着自己吏部尚书的脸面。

    尽管张彩觉得刘瑾如此针对沈溪不是什么好事,但他不会出言劝阻,因为他也觉得沈溪回朝对自身地位有影响。

    从道理上来说,朝中这些尚书,沈溪最得朱厚照信任,非常有可能替代他担任吏部尚书。彼此是竞争关系,张彩自然不会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