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五〇章 人已入宫
    当晚,京城内很是安静。

    刘瑾见了小拧子,警告了几句,又回去跟他手下商议来日对付沈溪的对策,而在京城另一处府宅,也就是英国公府,张懋正在跟国丈夏儒闲话。

    从夏儒当上国丈后,跟张懋走得很近,晚上二人经常凑一起小酌,或者下棋聊天。

    沈溪和杨一清等人回朝之事,对五军都督府影响深远,夏儒自然要来问问张懋接下来如何应对。

    在五军都督府事务上,朝中没人比张懋更有经验。

    已经快二更天,二人还在对弈,张懋捻着棋子,摇头轻叹:“……老朽这两年是攒了几亩土地,本是压箱底的,谁知道却被刘瑾盯上了,这不,才半年多工夫,这些土地不少都被他买了去,老朽就算不甘心,还是要让出来。这且不算,他居然上疏弹劾老朽,分明是想让老朽彻底不管事啊……”

    在老友面前,张懋的牢骚难免多了一些,这些话他不会跟谢迁说,虽然张懋跟谢迁的关系也不错,但防备心理更严重。

    夏儒目光盯着棋盘,口中安慰:“张老公爷在朝中声望卓著,就算刘瑾有意针对,也不会有结果,再者陛下也会明察秋毫,怎会轻易怪责张老公爷?”

    “呵呵!”

    张懋苦笑,“此一时彼一时也,若先皇在时,或许不会有问题,但现如今……唉!”

    一声叹息,道尽了朝中老臣的辛酸,张懋九岁承袭公爵,历经景泰、天顺、成化、弘治和正德五朝,兢兢业业,到头来却被一个阉人欺到头上拉屎拉尿,到现在为了几亩地声名都要不保了。

    夏儒没有继续就这话题说下去,道:“沈之厚自西北回来了,以其性格,明日面圣后,该是要对陛下说一些事情吧?比如安化王谋逆所打旗号,到如今怕是陛下都未曾得知!”

    张懋想了下,好似在想下一步棋该怎么走,但其实是在琢磨沈溪的事情。

    “这步棋不好走啊!”

    张懋道,“老朽刚听说,沈之厚这会儿应该是去谢府见于乔了……刘瑾能轻易让老少二人商议定策?怕是又要出状况……沈宅这几天不太安宁啊!”

    夏儒好奇地问道:“怎么,刘瑾要对沈宅下手?”

    “嗯!”

    张懋终于落下棋子,然后看着夏儒道,“就算都知道刘瑾公然威胁朝臣家宅不妥,但没人敢把他怎么样,毕竟现在九城兵马司不归老朽管了,顺天府也受刘瑾挟制……以如今的情况看,谁能阻止刘瑾为恶?”

    夏儒道:“怕是只有陛下过问,方有成效。但……以张老公爷看来,此番沈之厚有几分把握,能让刘瑾失势?”

    “不好说,不好说!”

    张懋笑了笑,言语中讳莫如深,“若是旁人,尚能揣度一番,唯独沈之厚行事不好揣测……朝中这几年,也就他能跟刘瑾抗衡,不过也只是昙花一现,过去朝中涌现不少才俊,可结果如何呢?呵呵!”

    两个老家伙相视一笑,眼神中满含无奈,然后便默契地不再提这事,全神贯注地下起棋来。

    ……

    ……

    一直到天亮,沈溪行踪仍旧成谜。

    九月十四,太阳升起,刘瑾很早便起来,马上把张文冕叫来问询关于沈溪的事情,得知沈溪仍旧下落不明后,把张文冕结结实实喝斥一顿,让其继续找寻。

    张文冕灰溜溜地从刘府出来,正琢磨到哪里去找人,便见孙聪的轿子自街口而至,到刘府门前停下。

    以前二人地位不高,出入都是步行或者乘马车,现如今阉党做大,二人地位骤然提升,不管到哪里都乘坐轿子,且前呼后拥。

    “……孙兄,在下实在没辙,沈之厚失踪,要说事情也不大,毕竟他藏起来,恐怕更多是为自保,就算想对公公不利也很难,因为公公的权力来自于陛下,只有陛下才能决定一切,而沈之厚没有单独入宫面圣的机会。”

    “可公公对此却非常在意,怎么都要把沈之厚找到。京城屋舍何止万千,要一一排查,估计旬月都无法完成……您看如何帮在下于公公面前通融一二……”

    张文冕没辙,只能求助孙聪。

    孙聪对张文冕的态度异常和气,“事情不大,却让人心里没底,难道炎光你感觉可以高枕无忧了?”

    “唉!”

    张文冕自然能感到肩头那沉甸甸的压力,沈溪失踪,意味着其对京城的局势洞若观火,隐身暗处伺机而动,进可攻退可守。且沈溪手头有兵权,如果连夜出城的话,很可能会引发兵变,又或者通过一些别的手段威胁阉党存续。

    孙聪见张文冕蹙眉思索,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有些事不必多心,公公不是故意刁难你……公公跟沈之厚认识的时间不短,他们之间颇有渊源,沈之厚第一次离京公干,便是公公作陪。”

    “或许这便是既生瑜何生亮的道理,公公把沈之厚当成生平劲敌,但沈之厚未必有诸葛孔明的智计,能威胁到公公的地位!”

    张文冕道:“孙兄,现在沈宅周围安排不下百人,若公公下令放火的话,是否应该遵命行事?”

    孙聪摇头:“这种事不要来问我,问问你自己……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相信沈之厚能审时度势,不会跟公公过意不去,倒是旁人,需要加紧防备!”

    “嗯!”

    张文冕也点头,“如今并非只有沈之厚一人对公公不利,诸如杨应宁和张永老匹夫都蠢蠢欲动……不过现在公公明显只把注意力放在沈之厚身上,可惜公公过于苛刻,在下没法去跟公公提及,这件事只能劳烦克明。”

    “好!”

    孙聪随口应承下来,“不过换作我是公公,也不会对旁人有警惕……论能力,论陛下的信任,除了沈之厚外没人能跟公公一较高下,沈之厚今日也就一次面圣机会,真想知道他能做出什么文章!”

    张文冕打量一眼孙聪,似乎不太明白他为何有这种心态。

    言语中,孙聪对沈溪非常欣赏,完全是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态说事,张文冕无奈地摇了摇头,不想去跟孙聪探继续探讨,赶紧上轿,找人搜索沈溪下落。

    等张文冕的轿子远去,孙聪自言自语:“可惜了,张炎光没有沈之厚的胸襟,就算比阴谋诡诈,你以为自己一定能超过沈之厚?我看未必!”

    ……

    ……

    一直到九月二十七下午,京城各方仍旧没发现沈溪下落。

    而皇宫赐宴,已在有条不紊准备中。

    或许是对刘瑾不信任,朱厚照安排御马监、内官监和尚膳监联手准备赐宴,而且把受邀请人的名单,通过书函的方式传达出去,由内官监的太监出宫传话,这样便跳过了刘瑾的环节。

    刘瑾本想通过一些方式,诸如给朱厚照找乐子吸引其注意力,或者通过花妃等人用特殊手段强留朱厚照来阻止赐宴进行,但到最后,刘瑾不得不放弃计划,因为他发现,这次赐宴势在必行。

    为了能更好控制局面,刘瑾只能在受邀名单上做文章。

    朱厚照邀请的人不多,有功大臣中,除了沈溪和杨一清,就只有两名监军太监:张永和魏彬。

    至于旁人,王陵之、仇钺和神英俱在受邀行列,本来朱厚照还想邀请朝中一些勋贵和大臣,却被刘瑾阻挠。

    朱厚照为了体现这次赐宴性质,除了平叛归来的功臣外,只邀请了刘瑾、张彩、曹元三位,这也是刘瑾进宫争取来的结果。

    在刘瑾看来,谢迁太过危险,只要跟他有关的人都要防备,而最近谢迁暗地里见过张懋,如此一来张懋也不值得相信……

    一系列举动后,刘瑾稍微放下心来。

    因为这次宴席上,除了沈溪和张永二人比较危险,旁人在他看来还是比较平和且易于掌控的,就算是沈溪和张永中,他也只担心沈溪一人,他可不觉得张永敢明火执仗地跟自己作对。

    一切都安排好后,在下午时,刘瑾特意回府想询问张文冕寻找的进度,却没见到人,因为这会儿张文冕还奉命在外,四处调查沈溪的下落,刘瑾在府内等了盏茶工夫,就不想再等下去了。

    至于孙聪和张彩,倒一直跟在刘瑾身边,随时出谋划策。

    张彩道:“……公公不必太过焦虑,沈之厚为人聪明,他知道在陛下跟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且还有我等在赐宴中为公公说话,陛下必不会听他一派胡言!”

    “嗯!”

    刘瑾点了点头,脸色阴沉,这时他突然想起什么,看着孙聪道:“克明,之前几天,你不是说府内正在扩建么?进展如何了?”

    孙聪笑道:“公公府宅已比之前扩大四倍有余,后面大可让刘家都搬进来住,如此也可让公公尽享天伦之乐!”

    “搬进来就不必了!”刘瑾抬起手,神色严肃,“不过府宅扩大后,倒是可适当增加一些仆婢……陛下对咱家有了疑心,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冷落,需要有这么个宅子来颐养天年!”

    张彩笑道:“公公实在不必为此担忧。”

    刘瑾点头,语气变得谦和起来:“说得也是,陛下现在还离不开咱家,谁叫咱家是跟着陛下自东宫出来的?陛下需要有人帮他打理朝政,那些文臣,陛下怎能安心交托?真是隆恩浩荡呐!”

    ……

    ……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谢迁遍寻沈溪不得,只能到大明门等候。

    他想来碰碰运气,要是能赶在沈溪入宫前商议一下应付刘瑾之事,再好不过。可惜在大明门一直等到上灯时分,也不见沈溪前来。

    “这小子,难道临阵脱逃了?”

    谢迁之前还在为沈溪斗刘瑾担忧不已,但此时却感觉沈溪很有可能会竭力避免跟刘瑾硬碰硬,甚至连皇帝设宴款待有功之臣也不敢前来。谢迁心中失落不已,不知自己是否该继续支持沈溪跟刘瑾斗。

    “也是,刘瑾如今权倾朝野,这小子现在暂时避其锋锐,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若说真就此临阵脱逃,那他之前又在准备什么?”

    谢迁很不理解,想找沈溪当面问个清楚,问题是现在最难的事情莫过于见到沈溪。

    先是杨一清、魏彬等人进宫,随后是王陵之、仇钺和张永,谢迁问这些人沈溪的下落,根本没一人能回答出来。

    不知不觉间,谢迁感觉有些冷,正要让人去马车那边拿件袍子过来披上,但见大明门那边有人匆忙出来。

    “谢大人,您怎在此地?”

    来人是小拧子,看到他形色匆忙,谢迁理所当然觉得是因为找不到沈溪,而被朱厚照勒令出宫来找寻。

    谢迁道:“老夫在这里等候某人……拧公公这是……?”

    小拧子急道:“谢大人您不必等了,沈大人已从东华门进宫了!”

    “你说什么?”

    谢迁这一惊不老小,手抓着小拧子衣衫,厉声问道,“几时发生的事情?他因何自东华门入宫?”

    小拧子为难道:“谢大人,有些话本不该对您老人家说,但您老实在没必要在这里等下去,沈大人一个人入的宫,东华门那边的侍卫都认识他,再加上他有陛下邀请,入宫再容易不过。”

    “陛下本来说要在文华殿赐宴,但临时把宴席改在了撷芳殿外……某个地方!”

    “具体是何处?”

    谢迁整个人还是懵的,他不知道沈溪这一天时间做什么去了,既然之前放出风要去见他,临到头却消失了一天,在赐宴开始前又突然进宫,一切都让谢迁捉摸不透。

    小拧子一咬牙:“就是宫市。”

    “嘶!”

    谢迁不由从牙缝间吸了口气,这消息让他觉得很是诧异,皇帝不在各大殿宴请平叛有功之臣,而是在宫市这种嬉戏胡闹之所,让谢迁很不自在,“那拧公公作何出来?”

    小拧子道:“本来陛下安排小人伴驾,但刘公公却临时委派差事,让小人今夜去豹房值守……”

    谢迁一听便知道,刘瑾得悉小拧子一些事,防止他在赐宴上乱说话,干脆把人发配到豹房,至于赐宴后如何处置小拧子,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谢迁道:“如此说来,刘瑾开始有动作了?”

    “谢大人,您可一定要救小人啊,现在恐怕连陛下都不会帮小人,只有您……”小拧子语气中带着哀求。

    谢迁愁眉苦脸:“老夫只能尽力而为,但今天发生这些事老夫都没弄太清楚,就怕到最后,帮不上忙。”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啊!”

    小拧子在谢迁面前,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谢迁安慰道:“拧公公不必太过担心,这不,沈之厚已经入宫了?他说过要将刘瑾拉下马来,一定不会食言。”

    小拧子哭诉道:“谢大人,您在宫外,有些事应该比小人更清楚,刘公公派人包围了沈府,还放出口风,如果沈大人敢乱说话,沈府将鸡犬不留……这话连小人都听说了,谢大人难道就没耳闻?”

    谢迁脸色漆黑,他不是没听到,而是觉得刘瑾不敢这么做。

    但以现在的情况看,刘瑾为了保证自己的权势,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如此才能逼迫沈溪就范。

    小拧子再道:“沈大人失踪一日,小人怀疑沈大人并非是自己躲起来,而是刘公公所为,这一天时间沈大人指不定遭遇怎样的酷刑,或许到如今沈大人连话都不能说,更不敢跟刘公公作对……唉,刘公公已去了宫市,一切都来不及了!”

    “老夫这就入宫!”

    谢迁这会儿也急了,准备强行闯宫解决问题。

    小拧子劝道:“谢大人,您难道还不清楚?现在一切都在刘公公掌握中,您就算入宫也进不了宫市,根本无法阻止他……谢大人,您还是先府歇息,希望过了今晚,明日一切照旧,就算刘公公当权,咱只要平安无事就万事大吉!”

    谢迁闭上眼,整个人都陷入一种失落的情绪中。

    许久后,他一摆手:“拧公公快些去豹房吧,老夫也该打道回府了……如你所言,只要一切照旧便可,斗刘瑾之事可从长计议,不是说陛下对其已有所戒备?”

    说出这话后,谢迁那叫一个心灰意冷,甚至不想留在朝中继续当官。

    这种情绪自刘瑾当权后他时常会有,但不会轻生,反正刘瑾不得人心,总归有人会站出来跟他斗,阉党再猖狂,最多只能当权十几年或者二三十年,人生短短百年,总归会有变化。

    “着实无奈啊!”谢迁最后叹了一句。

    小拧子追上去问道:“谢大人真是回府吗?”

    “嗯。”

    谢迁叹息一声,问道,“还有别的事情?”

    小拧子低下头,道:“谢大人为国为民,先皇当政不久,您便是肱骨大臣,谢大人一定要坚持留在朝中,有谢大人在,正义之士才有主心骨,否则的话……都不知该由谁出来主持大局。”

    “呵呵,老夫如今连赐宴都去不了,有什么脸面说自己是股肱之臣?倒不如说是朝廷的累赘,或许只有退位让贤,才是老夫应该做的事情!”谢迁一脸苦涩,说到这里,已不想继续跟小拧子说下去。

    他准备乘坐马车回府,至于请辞奏疏,他早就写了不下十份,回去随便找上一份便可以使用。

    经历今晚之事,谢迁没打算继续留在朝中,更未想过去跟沈溪会面继续从事扳倒刘瑾的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