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五一章 警告
    朱厚照着人安排的宴席已备好,甚至还特意准备了“助兴节目”。

    之所以会把宴席设在宫市,除了这里更热闹外,还因为朱厚照把这当作光彩的事情,想让人知道皇宫内生机勃勃。

    刘瑾来得很早,这里本就是他的主场,为了防备被沈溪算计,下午未到散班时便赶来了,甚至宫市内所有人和事都由他亲自安排,小拧子也被打发去豹房,张苑、李兴等人则被安排了差事,不允许前来,然后又安插无数眼线,务求做到万无一失。

    “……公公,一切安排妥当了。”

    魏彬刚回宫,就负责宫市事务,但因此时宫市跟以前不同,之前都是由张苑和李兴等人安排,魏彬接手后一时间难以适应,但他认为这项工作主要是动动嘴,一切都可交给手下去办,应该没问题。

    本身魏彬不是那种能力太强的人,对权力的渴望远未有刘瑾那般饥渴。

    刘瑾道:“陛下现在何处?”

    魏彬回道:“陛下已在收拾,准备移驾豹房,听说沈大人已入宫,正往文华殿来……是否把人截下?”

    “这倒不必,咱家亲自去会会他!”

    刘瑾听说沈溪入宫,有些气急败坏,咬牙切齿的模样好像跟沈溪有深仇大恨,魏彬不敢多言,恭敬地侍候在一旁。

    刘瑾再作安排:“记得今日不能出任何差错,有事的话去问孙洪,他长期在陛下跟前侍候,这些事比你更了解!”

    “是,公公!”

    魏彬领命而去,刘瑾则收拾一下心情,赶赴文华殿,准备截住沈溪。

    虽然朱厚照发话赐宴在宫市举行,但受邀赴宴之人并不知晓,入宫后第一时间便前往文华殿,按照常理这里才是赐宴之所。

    刘瑾没去找张彩、曹元等心腹,他准备先会会沈溪,警告一下这个心腹大患。等他来到文华殿,发现殿外只站着一个人,看背影像是许久不见的沈溪。

    “这不是沈尚书么?”

    刘瑾老远便用尖酸刻薄的语气打招呼,短短一句话有六七种声调转换,听起来就跟唱戏一样。

    那人回过头来,对着刘瑾一笑,刘瑾看到这张面容便生气……不是沈溪是谁?

    “咱家跟你说话,你没听到?”

    刘瑾到了近前,恨不能把眼前的小子掐死,但又知道这里是皇宫,沈溪又是朱厚照赐见的主宾,不敢乱来。

    沈溪道:“话是听到了,不过打个招呼而已,我需要理会你吗?”

    言语中,沈溪非常狂傲,而且不拿正眼去瞧刘瑾,让刘瑾更为着恼。

    “沈大人可真是目中无人啊。”

    刘瑾强忍心中怒火,道,“咱家过来是想通知沈大人一声,陛下赐宴之所临时改在他处,沈大人请移步吧!”

    沈溪打量刘瑾,道:“陛下的口谕?”

    “是,怎么……沈大人不相信咱家?”刘瑾气冲冲地问道。

    沈溪道:“刘公公位高权重,谁知道你哪句真哪句假?就算是真的,本官也想在这里稍作休息。刘公公请回吧!”

    “你……!”

    刘瑾气恼不已,正想发威,但忽然意识到这么做似乎太过失态。

    他心道:“我这是怎么了?本来在见这小子之前,准备了不少话,但见到本人被他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一逼,竟乱了方寸!”

    刘瑾冷笑一声,缓步走向沈溪,沈溪回过身,似乎并不担心被人偷袭。

    “沈大人,咱家想提醒你!”刘瑾皱眉道。

    沈溪笑了笑:“是关于赐宴?还是说刘公公有什么告诫的话?”

    “当然是……逆耳忠言!”

    刘瑾凑上前,低声道,“沈大人应该这两日没回府吧?可知府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你不知也无妨,咱家可以告诉你……以咱家所查,有一些不法之徒正啸聚沈宅周围,很可能是乱党,对沈大人消灭叛逆不满,又或者是狄夷想报复……咱家生怕他们对沈宅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情来!”

    “哦。”

    沈溪点头道,“这是威胁吗?”

    刘瑾很得意:“咱家作何要威胁沈大人?只是提醒罢了……这些人因为没追查清楚来历,再者没什么动作,顺天府那边不好拿人……”

    “不过,咱家提醒了顺天府,沈大人乃陛下信任重臣,现在府宅被人觊觎,岂能坐视不理?可惜消息刚得悉,咱家派了人去知会,至于顺天府是否能照顾得过来,那就不好说了!”

    沈溪打量刘瑾,微微眯眼,目光中带着些许欣赏。

    “怎么?沈大人要回去安排家事?”刘瑾问道。

    沈溪摇头:“我这会儿都已经入宫,这可是陛下赐宴大事,岂能就此离开?还得劳烦刘公公派人跟顺天府叮嘱,定要维护好京师治安。”

    刘瑾笑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言语间,刘瑾好像自己已胜券在握,得意洋洋道:“沈大人不该在宫里久留,今日赐宴,陛下或许会因为太过高兴,多饮几杯,沈大人届时可主动提请离宫回府……有沈大人回府亲自坐镇,相信不敢有人对沈宅有所冒犯!”

    “嗯!”

    沈溪微微颔首,未置可否。

    刘瑾道:“沈大人务必记得,陛下如今对你器重甚深,很希望明年平定草原,西北正需要沈大人这样的干臣主持大局……沈大人应该跟陛下建言,早些回西北任差,这才是对陛下的忠心哪!”

    沈溪笑道:“刘公公可真会安排,您的意思是说……我不能留在京师当个闲散的兵部尚书?”

    “京师之地,怎是沈大人这样的雄鹰该踏足的?”刘瑾笑道,“沈大人在西北辽阔的土地上才能展翅翱翔。”

    “嗯,有道理,如此一说,连我都觉得应该去西北了,那里才是我发挥才华的舞台。”沈溪微笑着说道。

    刘瑾看到沈溪镇定自若的表现,心里更来气,心想:“你小子就继续在我面前逞强吧……你一定是怕了,才会服软……哼,要是你敢乱说话,我就把你府宅铲平!”

    此时的刘瑾,已到无法无天、穷凶极恶的地步,不会让沈溪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刘瑾板着脸道:“沈大人明白就好,咱家正要前去赴宴……沈大人一起吗?”

    “请!”

    沈溪笑着做出请的手势,二人一起往宫市而去。

    ……

    ……

    乾清宫内,朱厚照正在穿衣打扮。

    这天他身边多了个不同寻常之人,此人便是一直被他留在豹房,许诺要封为妃子却一直没机会入宫的的花妃。

    有宫女在帮朱厚照穿衣,花妃笑着道:“陛下天威,臣妾甚至不敢正面看。甚至妾身不敢想,此生居然有机会进入皇宫内苑。”

    “哈哈!”

    朱厚照笑着将花妃揽入怀中,道,“爱妃说得哪里话,朕既是天下人的君主,也是你的丈夫,朕答应你的事情岂能反悔?今日朕打算将你引荐给诸位卿家,让他们知道你才是朕身边最值得信赖之人。”

    花妃非常激动,哽咽道:“臣妾不敢想,居然能得君恩……”

    朱厚照眉飞色舞,正要跟花妃耳鬓厮磨一会儿,突然门口一名太监进来,正是张苑。

    “陛下,赐宴已经安排好了!”张苑在殿门口恭敬地道。

    本来张苑被刘瑾调去办差,但临出宫前却得到朱厚照的“豁免”,主要因为张苑准备的宫市娱乐项目得到朱厚照的认可。

    朱厚照道:“今晚的节目可安排好了?”

    张苑笑呵呵道:“回陛下的话,除了歌舞表演外,尚有一些市井的玩意儿,都按照陛下的吩咐准备好了,务求能让诸位大人尽兴而归!”

    “好,好!”

    朱厚照对张苑很满意,道,“朕就想让他们知道,朕要民同乐,创造一个不一样的大明盛世,不能跟以前那般死气沉沉,百姓要有更多的娱乐……”

    朱厚照说着他的治国理念,在张苑和花妃听来,太过天真烂漫。

    百姓连饭都吃不饱,怎么可能有心情搞什么娱乐?

    朱厚照道:“与宴之人,可都到齐?”

    张苑道:“回陛下的话,沈大人和杨大人等都已入宫,刘公公和张尚书他们也都进宫,就等陛下移驾。”

    “好!好!”

    朱厚照将花妃的纤手抓起来,道,“爱妃,与朕一同去参加宴席?”

    这年代,女人在外人面前被人抓住手,是非常羞人的事情,花妃害羞地低下头:“一切都从陛下安排。”

    “走,走,一起去赴宴,今天宴席应该非同寻常!”朱厚照昂着头,得意洋洋地说道。

    ……

    ……

    宫市外,刘瑾跟沈溪作别后,立即接见身着太监服进宫来为他参谋大事的孙聪。平时他可以明目张胆让孙聪自由进出宫门,但现在要面圣,必须戒备一些。

    “公公,不但沈宅外安排大批人手,连杨巡抚和谢尚书府宅外,也都安排人马,若今日有人对公公不利,还可调动五城兵马司……一切均安排妥当,请公公放心,就算是杨巡抚,也不敢在陛下面前提您半句坏话……”

    局势已完全在刘瑾掌控中。

    如此一来,刘瑾根本就不用担心沈溪和杨一清在朱厚照跟前说自己的坏话,因为二人都有家有室,只要他一声令下,足以让沈宅和杨府付之一炬。

    “沈之厚,杨应宁,管你们心中是否对咱家不满,一切尽在掌控,看你们拿什么跟咱家斗……你们想鱼死网破,最后的结果只会让你们断子绝孙!”

    到现在刘瑾终于彻底放心了,一脸轻松地对孙聪吩咐:“除了沈、杨二人,张永和魏彬也得小心一点……虽说魏彬是咱家的人,但要防备此人在背后捣鬼,说不定沈之厚早就将他收买了。”

    孙聪道:“连魏公公也要防备?”

    “哼!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东西?”

    刘瑾着恼道,“当初咱家被陛下贬谪出京,他怎么做的?居然拱手把三千营让了出去,这样的人不值得收到麾下!”

    孙聪这才知道原来刘瑾对谁都有防备心理,心里有些悲哀,觉得自己也有可能在刘瑾防备中。

    刘瑾意识到孙聪可能会有此想法,道:“克明,咱们才是一家人,对于外人多防备一些未尝不可,很多人只是因为利益才跟我们站在一道,若咱家失势,那些人不踩咱家一脚就是好的。”

    “是!”

    孙聪恭谨行礼,没有再就这话题多说。

    刘瑾道:“快去安排,陛下该到宫市来了,赐宴马上就要开始,若被陛下撞到,你就装作是普通太监……宫里太监那么多,陛下不会怀疑……”

    “那在下先告退。”

    孙聪退下,继续帮刘瑾做事。

    ……

    ……

    另一边,朱厚照带着花妃优哉游哉前往宫市。

    朱厚照此时还没见到与宴功臣,正在向花妃显摆自己的“杰作”。

    “……爱妃,你不是总想看看皇宫什么模样?大概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宫里有许多乐子,比如说这宫市,乃是朕按照市井集市所设置,不但可以让朕如同置身市井,还能让宫里的太监和宫女在这集市上买卖东西,互通有无,也算是朕的恩德吧……”

    花妃恭维道:“陛下真是有为明君,就连宫里的太监和宫女,都可以承蒙陛下雨露君恩。”

    “哈哈!”朱厚照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那可不,太监和宫女同样是朕的子民,而且是为皇室服务,朕给他们一些便利有何不可?对了,张公公,今天有何安排,你先介绍一番。”

    张苑笑道:“回陛下的话,老奴按照您吩咐,先在酒肆设宴,除了酒菜外,尚有歌舞表演……这次所请都是教坊司的人,另外就是安排了说书人,这次说的乃是陛下最爱听的天龙八部。”

    “好,好,我就爱听这出,最好挑重点讲。”朱厚照嘱咐道。

    花妃惊讶地问道:“陛下,这天龙八部是哪个朝代的书籍,臣妾怎么从未听闻?”

    朱厚照笑道:“这可是当朝的书籍,说起来还是沈尚书当初专门为朕写的,你不知道,沈尚书写书乃是一把好手,以前朕还是太子那会儿,看得入迷,通宵不睡,后来这些书被先皇没收了,你猜怎么着?先皇居然也看入迷了……哈哈,这些事还是朕当了皇帝后才知道的,你就知道书写得多有意思了。”

    花妃心想:“怪不得陛下对沈溪如此重视,原来不单纯是因为此人在治军和为官上有一套,还因为这些奇淫技巧的东西……既如此,那他跟阉党有何区别?”

    本身花妃就把沈溪当作仇敌,原本淡下来的仇恨,因刘瑾一再挑唆,再加上妒忌心,让花妃仇火重燃。

    花妃笑道:“那臣妾可要好好听听。”

    朱厚照有些遗憾:“说起来怪可惜的,当初沈尚书给朕写的书,有很多不尽不详的地方,好像故事没结尾,现在朕当上皇帝后,沈尚书忙于国事,已经很久没给朕写说本了……”

    张苑在旁陪笑道:“陛下,难得今日见到沈大人,您为何不跟沈大人说一句,让他在闲暇时再为陛下写一些?”

    “对!这提议甚好,朕是得跟沈尚书好好说说……虽然朕平素难得跟他见上一面,但不管在哪里当官,只要写好给朕送来便可,唉,说起来朕读书从来没那么认真过,看着沈尚书的武侠说本,却能废寝忘食……”

    说话间,朱厚照一行进入宫市。

    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宫市内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他,但经过这么长时间,宫市内宫女和太监早就知道这位是谁,见到朱厚照后,原本喧哗的宫市突然安静下来。

    张苑见有太监偷偷往这边瞄,不由喝斥:“看什么?继续卖你的东西!”

    这小小的插曲,让朱厚照多少有些不满,不过他没计较,摆摆手道:“赶紧去请今日与宴诸臣过来,朕现在有些期待接下来的赐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