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五四章 得意忘形
    不但刘瑾紧盯着沈溪,两桌酒席的客人也都提高了注意力,尤其是张永和杨一清,二人目光中满是期冀,很想让沈溪来充当斗刘瑾的出头鸟……如今他们也已被刘瑾胁迫,没有心情再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

    沈溪道:“具体奏疏,微臣未带来,不过之前已转呈陛下。”

    朱厚照“哦”了一声,好似明白什么,看着刘瑾道:“刘公公,你这就去司礼监把沈尚书的奏疏拿来……朕之前未及批复,现在当着功臣的面,把事情定下来。”

    刘瑾一听自己被打发去拿奏疏,顿时紧张起来。

    他非常不情愿在朱厚照跟沈溪见面时离席,这关乎他的切身利益,赶紧道:“陛下,不如让老奴派人去?”

    酒桌上突然一片安静,空气好像一下子凝滞了。

    朱厚照随便一句话,便有可能引发巨大反应,在刘瑾去或者不去的问题上,直接会造成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也可。”

    朱厚照没有勉强,虽然对刘瑾拒绝他的差遣有些不爽,但当着诸位大臣的面,他不想给刘瑾太多难堪,不管怎么说刘瑾都是他指定的司礼监掌印。

    张永一听非常失望,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杨一清和沈溪的脸色倒还正常,目送刘瑾离席……没走多远,就在楼梯口的位置,等他叫来人把事情安排好,马上又回到酒桌边,然后用挑衅的目光望了沈溪一眼,好似在说,你小子的阴谋不会得逞!

    沈溪依然面带微笑,似乎未受影响。

    朱厚照见气氛有些凝重,笑了笑道:“诸位卿家,朕今日不但为你们准备了酒席,还有娱兴节目……张公公,可以开始了!”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酒肆旁一块好似帷幕的锦缎向两边打开,随即呈现出了一个装饰奢华的舞台,舞台上站立着十多名身穿五颜六色霓裳的少女,后面则是一排手拿各种乐器的奏乐人。

    音乐起,少女们翩翩起舞,朱厚照看得兴致勃勃,王陵之和仇钺这样平时在西北很难碰到女人的军汉,会觉得无比眼热,至于沈溪、杨一清这样的文官,还有对女子没什么感觉的太监来说,就觉得这舞蹈乏善可陈。

    一曲终了,朱厚照用力拍手,似乎对表演很满意。

    有朱厚照带动,在场的人不得不拍手,众人收回目光后,朱厚照道:“诸位卿家以为如何?”

    刘瑾笑着恭维:“陛下亲自安排的节目,自然无比精彩,老奴真是生平仅见。”

    “对,对!”

    曹元谄媚地道,“市井间哪里有如此华丽的舞蹈表演?毕竟是宫里的舞乐,让微臣大开眼界。”

    刘瑾的话让朱厚照十分得意,至于曹元说什么他就不那么在意了。沈溪回朝,朱厚照马上便调曹元去南京,足见他对这个兵部尚书不满意。

    朱厚照道:“别急,还有别的演出……乃是说书……”

    ……

    ……

    舞蹈之后,是评书。

    评书内容便是沈溪写的天龙八部,这可比这个时代流行的说本有趣多了,就连张彩和杨一清都听得全神贯注,他们不太清楚这完全用白话文写的说本是何来历,但毕竟这是皇宫里的演出,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所以心里暗自揣摩。

    朱厚照听得津津有味,他知道人物发展脉络和前因后果,听到精彩处拍案叫绝,而那些骤然听到这故事的人,虽然也觉得有趣,但毕竟出场人物过于纷繁复杂,光靠说书人一张嘴说,让人难以理解,越听下去疑惑越多。

    沈溪默不做声,很多时候干脆闭上眼,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而他这边关注度相当高,不但刘瑾等阉党成员习惯性地偷瞄,就连朱厚照和花妃也频频往这边瞅。

    等说书人退下,朱厚照似乎很关切:“沈卿家,为何朕看你很疲累?”

    沈溪道:“回陛下的话,微臣从宁夏镇风尘仆仆赶回京城,一路都未能好好休息,回京后,又因军功犒赏之事忙碌到今日入宫前,刚才饮了几杯,不胜酒力,所以……微臣感觉有些疲倦。”

    “哦。”

    朱厚照释然点头,接受了沈溪的说法。

    刘瑾赶紧站起来劝谏:“沈大人既然累了,为何不早些回去休息?陛下,老奴实在为沈大人这样的国之栋梁感觉心疼,陛下恩典,不如让沈大人早些回去为好。”

    “啊?”

    朱厚照可没想过这么早就让沈溪离开,他还有许多话想要跟沈溪说,虽然之前师生二人闹掰了,但事后朱厚照有些后悔,沈溪在他心目中,不单纯是个东宫讲官或者是大臣,以朱厚照这样的年龄,沈溪充当着一个亦师亦父的角色,朝中没人能跟沈溪一样,板起脸来说话,还能让他心悦诚服接受。

    张彩趁机出来帮腔:“陛下,刘公公说的是,之厚远道而归,必然疲倦不堪,不如让他早些回去歇息,至于军功犒赏之事,有陛下和刘公公在,一定能圆满解决。”

    “臣等附议!”

    曹元跳出来充当跳梁小丑。

    朱厚照看这架势,本不想同意,但连沈溪自己都提出很累,他若拒绝的话,就显得太过不近人情,于是道:“既如此,那沈卿家……先回去歇息吧,有时间的话,朕再跟你好好聚聚。”

    “微臣告退!”

    沈溪站起身,恭敬行礼,面色极为严肃。

    刘瑾阴阳怪气地道:“沈大人喝上几杯便不胜酒力,如此出宫怕有些麻烦,不如派人护送沈大人归家?”

    “也好。”

    朱厚照可不知刘瑾本意想要找人盯着沈溪,以为这是一番好意,不疑有他,便让魏彬去送客。

    沈溪与魏彬一道离开酒肆,刚从楼上下来,便发现身后有人跟踪。

    他知道,当天刘瑾在皇宫内外布置有很多眼线,就算他说离开,刘瑾也没有放松警惕,依然会派大批人手盯着他。

    沈溪全当不知,径直往东华门而去,由东安门出宫。

    ……

    ……

    宫市赐宴,因沈溪的离开而索然无趣。

    朱厚照安排的节目,说是为有功之臣准备,但主要是让沈溪看看,希望能得到沈溪的认同。

    但沈溪从开始就表现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又提前退场,让朱厚照心里不是个滋味。

    朱厚照心情不佳,刘瑾和一众阉党成员却是欢欣鼓舞。

    沈溪离席,意味着心腹大患终于远离皇帝,此后再想面圣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至此安化王谋反之事终于告一段落,刘瑾不用再担心有人旧事重提。

    至于杨一清和张永则情绪低落,二人肩负参劾刘瑾的重任,现在沈溪率先离开,他们更不敢出来说话了……明摆着的事情,自己的府宅正面临被人纵火的危险,不如老实一点,跟沈溪学学。

    不多时,刘瑾派去的人把沈溪的奏疏拿来。

    朱厚照仔细看了一遍,颔首道:“原来首功应该归仇将军和林将军,一个是拨乱反正拿下贼首,一个带兵进城平叛……既然林将军已被安排为陕西都指挥同知,那朕就封仇将军为陕西都指挥佥事,进伯爵,刘公公以为如何?”

    刘瑾看了仇钺一眼,觉得仇钺是自己人,这会儿正好趁机收拢为己用,笑着道:“不如封仇将军为咸宁伯,让仇将军代林将军为宁夏总兵?”

    因为林恒是沈溪的人,刘瑾不想让宁夏镇被沈溪控制,便提出让仇钺替代林恒。

    朱厚照皱眉:“沈先生已做出安排,显然是认为林将军的功劳比较大,作何要擅自改变沈先生所做决定?”

    听到这话,仇钺心中很是不忿,在其看来,自己才是宁夏平叛首功之臣,现在却因为林恒是沈溪旧部,而让林恒钻了空子,心有不甘。

    但他没有话语权,能面圣都属不易,唯有靠刘瑾帮忙说话。

    刘瑾道:“陛下,到底擒获贼首之人是仇将军,而非林将军……仇将军又是宁夏本地人,让仇将军治理宁夏,不比林将军更有经验?老奴也是为地方安稳考虑……”

    “嗯……”

    朱厚照在国事上没有太大主见,基本是人云亦云,完全放权给刘瑾做事。思索半响,最后他点头道:“那一切便按照刘公公说的办,仇将军进宁夏总兵,陕西都指挥佥事,再进咸宁伯。”

    “微臣叩谢陛下天恩。”

    仇钺赶紧跪下来,向朱厚照磕头。

    刘瑾看过去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得意,显然,这次论功请赏他大获全胜,不但沈溪没拿到首功,就连其委命的林恒也被撤换。

    刘瑾心想:“下一步就是赶紧让陛下把沈之厚打发到西北,或者干脆将其调到西南或者东南偏远之地,让他一辈子回不来!”

    虽然所有目的均已达到,但刘瑾还不想罢休,而是继续扩大胜果,再次建言:“陛下,以老奴所得消息,沈大人和杨大人自西北回朝,鞑靼人便卷土重来,如今已侵犯三边各地,西北各关口都在告急……”

    当刘瑾说出这消息时,朱厚照瞪大了眼睛,感到非常扫兴。

    本来酒宴的气氛挺和谐的,沈溪提前退场也没受太大影响,但突然间刘瑾奏报西北有军情,大煞风景。

    张永和杨一清惊愕无比,在他们这样对西北的情况知根知底的人看来,刘瑾欺君已是明目张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也敢信口开河。

    朱厚照皱眉:“刘公公,这事儿你为何早不说,非要等沈先生离开再禀奏?你不知道沈先生的军事造诣在朝臣中无出其右者,刚才朕还没来得及问他西北现在情况如何,各关口防务怎样……毕竟沈先生刚从西北走一遭回来,应该对那里的情况比较了解……”

    刘瑾看了一眼杨一清,脸上带着阴测测的笑容:“陛下,这不还有杨大人在么?杨大人也是自西北归来,他对那里的情况应该也很清楚。”

    “对,还有杨卿家。”朱厚照目光落到不明就里的杨一清身上,“杨卿家,你先说回京师这一路见闻,长城内外关防务如何,再者鞑靼人之前一轮南下劫掠,具体情形如何……朕要听细节!”

    面对子虚乌有的事情,杨一清根本不知该如何应答。

    他无助地望了刘瑾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狠毒凶戾的神色,他知道这是刘瑾在试探他,如果他现在说最近西北根本没发生过鞑靼扰边的事情,那自家宅子就要遭殃了。

    杨一清吞吞吐吐地道:“回陛下,微臣自西北回京的路上,鞑靼人……已撤兵,并未看到鞑靼人踪迹。”

    以杨一清耿直的性格,被人要挟说出这番话来,心中懊恼可想而知,但他实在没辙,现在连皇帝宠信有加的沈溪都主动退缩了,他强出头的话没有任何效果不说,还会连累到家人。

    以往这班文臣心目中,沈溪根本没有发言权,无法左右朝堂言论,但随着时间推移,再没人把沈溪当作无知少年看待,甚至还将沈溪的举止当成自己不作为的借口……你看沈之厚都没站出来挑头,我凭何要当那出头鸟?

    朱厚照道:“也是,杨卿家跟沈先生一起回来,沈先生跟鞑子打了不计其数的仗,没有一场是输的,就算以寡敌众也能大获全胜,那些鞑子不怕才怪,怎么可能出来袭扰你们班师回朝之途?”

    王陵之听了觉得不太对劲。

    沈溪是退场了,但王陵之没走,他性格耿直,西北有没有鞑子犯境,他清楚得很。

    王陵之正要起身进言,却被旁边坐着的张永一把按住,张永连连向王陵之使眼色,低声警告:“这里可有你说话的份?”

    “那……”

    王陵之有些不甘心,但见张永态度坚决,而他面对皇帝又没多少底气,只能忍气吞声,暗忖:“回去后我一定要问问师兄西北那边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为何我没听说有鞑子犯境?”

    朱厚照低下头,似乎是在思索什么,良久后道:“沈先生刚从西北撤回,鞑子又开始闹事,但凡不把他们给消灭了,这些鞑子还是会持续侵犯我大明疆土,也是时候好好教训一下了!”

    刘瑾道:“谁说不是呢?陛下,如今西北经过叛乱,正需要一段时间休养生息,再者陛下平草原的国策,要明年才能执行,不如……就先让沈尚书继续到西北治理军务,让其兼领三边军务?”

    “嗯?”

    朱厚照听到这话,多少有些怀疑,之前沈溪没回朝时,刘瑾就一直在他这里吹耳边风,试图让沈溪留在西北。

    现在沈溪刚回来,刘瑾又进言,又是拿西北有紧急军情做文章,其中会不会有诈?

    ps:孩子中考,这段时间天子都在奔波忙碌,等下个月忙完,就会一切恢复正常,每天三更是有保障的!

    天子厚颜求一下月票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