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五七章 定局
    朱厚照跟随沈溪一起出了院子。

    谢迁没有停留,带上朱厚照的手信去找张懋,至于张苑、花妃和张永,则换了身便装跟在身后。

    一行人离开小院,摸黑向右边的小巷走去,张苑突然一指后方:“陛下,大事不妙。”

    朱厚照回首看了过去,但见左面临近大街的巷口涌进不少兵丁,举着火把,挨家挨户敲门,夜色中传来惨叫声和哭喊声。

    看到这画面,朱厚照身体抖个不停,心中为及时离开院子而庆幸不已。

    “沈先生,这……”

    朱厚照只能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沈溪。

    沈溪道:“陛下,这还不够明显吗?刘瑾察觉有异样,开始出动兵马在城内大肆搜捕了。”

    “那当如何?”朱厚照紧张地问道。

    沈溪看了旁边大气都不敢出的张苑和张永一眼,道:“此时应当命令张苑张公公领上直二十二卫人马,再以张永张公公往三千营营地,接管军权……如今三千营可在刘瑾掌控中,不及早拿下来恐变生不测。”

    “哦……沈先生刚才怎么不说?张苑、张永,你们赶紧带朕的兵符去……”

    朱厚照正要找兵符,忽然想起自己出宫时太过匆忙,根本没记着带这些东西,在身上摸索半天后苦着脸问道:“沈先生,朕忘了带兵符,如何是好?”

    沈溪发现朱厚照做事丢三落四,当即道:“陛下不妨让两位张公公自行前去,只要携带陛下手谕或信物便可……侍卫上直军和三千营将校知道二位公公在陛下跟前的地位,有他二人,保管没人敢造次。”

    “行,那你们现在就……不忙,先等朕把谕令写好。”

    朱厚照急忙找纸笔,可惜依然遍寻不得。

    好在沈溪早有准备,引导众人走进另一条胡同,来到一间紧闭的茶肆前,轻轻敲了敲门板。很快房门从里面打开,沈溪凑上前简单说了两句,便得到允许可以暂时借地方一用……这里的掌柜和伙计都是沈溪手下的情报人员,根本就不缺桌椅和文房四宝。

    借助昏暗的烛光,朱厚照仓促地写了两份诏书,交到刘瑾和张苑手里。

    张永和张苑临行前,沈溪嘱咐道:“你们领军后,直接带人查抄刘瑾府宅,最好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其拿下,再便是将吏部尚书张彩、兵部尚书曹元等人逮捕归案,参与谋逆之人,一个都不能放过,由陛下亲审!”

    “是,是!”

    张永和张苑应声后匆忙而去。

    朱厚照急切地问道:“沈先生,接下来我们去何处?”

    沈溪想了想,道:“先往沈府吧……相信刘贼发现臣失踪,定会派人四处找寻。他们不会想到这个时候臣会自投罗网,返回自家府宅……正所谓灯下黑,有时候最危险之所就是最安全之所。”

    “这可真是出其不意啊……行,就按沈先生说的办。”

    这个时候朱厚照对沈溪可谓完全信任,浑然忘记自己身边没有侍卫保护,甚至连个服侍的太监都没有,孤家寡人跟着沈溪到处跑,从未想过沈溪会害他。

    一行人出了茶肆,沈溪假装向老板谢过,然后带着人穿过胡同,小心翼翼往城北而去,这一路上随处可见成群结队到处砸门的五城兵马司官兵。

    至此朱厚照已完全相信沈溪的话。

    等来到沈府大门附近的巷口,沈溪突然停下脚步,朱厚照不明所以,探头向前看了一下,然后惊讶地问道:

    “先生为何不走了?以朕所知,前面就是先生的家……”

    “人还没撤!情况不太妙啊……”沈溪指着远处道。

    朱厚照仔细一打量,果然发现夜色掩映下,大批黑影在沈府门前晃动,顿时有些发怵。

    沈溪脸色一沉,向马九一摆手,马九马上带人悄悄靠了过去。

    不多时,马九赶回来复命,身后除了两具尸体外,还有一人五花大绑,嘴巴被塞上了烂布条。

    沈溪上前,扯下塞嘴布,厉声喝问:“可知我是谁?”

    “沈……沈……沈大人?”

    那人看清楚是沈溪,吓得说话都结巴了。

    沈溪没让此人见到朱厚照,事实上就算见了也不认识,沈溪继续喝问:“你是哪里来的贼人,胆敢围在我府宅周围,不想活了?”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小的乃是北城兵马司副指挥焦上榆,刘公公调遣小的领兵在这里候着,随时听从调遣,只要他一声令下,便一把火将您府宅给烧了……小人只是奉命办事,求大人开恩哪!”

    朱厚照一听火冒三丈,冲上去喝斥:“直娘贼,你乃兵马司所属,居然敢奉乱命烧朝廷命官府宅,还有脸求饶?给朕拿兵器来,看朕不砍了他!”

    朱厚照是个暴脾气,之前他还有所怀疑,等亲自见到沈溪府宅被人围困,现在听到口供是五城兵马司的官兵,顿时再无怀疑,心中已把刘瑾当成实打实的逆贼看待。

    他正要找刀砍人,却被沈溪伸手阻拦,“陛下岂能为区区贼人脏了手?微臣自会找人处理……”

    本来沈溪没打算杀这个焦上榆,但现在朱厚照主动跳出来表明身份,为确保安全,不杀不行了。

    马九等人跟着沈溪从战场死尸堆里爬出来的,杀人自然是毫不含糊,沈溪一摆手,命令将人带到旁边解决掉。

    “沈先生,你说……现在该怎么办?京师已乱成这样,怕是皇宫那边也出事了……如果刘瑾找不到朕,恐怕会在城内大肆搜捕。”朱厚照担心地道。

    沈溪安慰:“陛下不必担心,谢阁老已去请张老公爷出山,再加上有张永和张苑两位公公带兵肃清叛逆,相信要不了多久,京城局势便会安定下来。”

    朱厚照颔首道:“希望如此吧!那现在……就干等着?”

    “嗯。”

    沈溪点了点头,“除此之外,怕是没有任何事情做……马九,你在附近随便找个院子,先从院墙摸进去,把人控制住,请陛下进去休息!”

    “是,大人。”

    刚刚杀过人返回来的马九再次领命而去。

    不多时,马九打开一户人家院门出来,朱厚照进到院子,见柴房那边亮着灯,原本这家人被强行带进柴房,在刀刃相逼下谁都不敢吭声,沈溪随即让马九带了银子进去安定人心,把这里当成临时落脚地。

    ……

    ……

    就在沈溪请朱厚照出宫,计划顺利展开时,刘瑾刚从皇宫出来,根本不知道一出大戏已开锣。

    尽管刘瑾对朱厚照有诸多不满,但尚未转化为仇恨,就算平日偶尔想到谋反自己当皇帝,事后也会吓得出一身冷汗……理智告诉他篡位绝无成功可能。

    刘瑾带着孙聪回到府宅,张文冕一直等候在那儿。

    张文冕上前,紧张兮兮地问道:“不知今日公公在宫中是否一切顺利?”

    刘瑾笑而不语,孙聪也笑了,安慰道:“炎光多虑了,不但沈尚书没有在陛下跟前说什么,就连张永和杨应宁也未敢多言,旁人更不用提了。”

    “沈之厚果真什么都没说?”张文冕有些不可思议,“这似乎跟他的性格不相符啊,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提?”

    说话间,张文冕蹙眉沉思,觉得事情太过出人意料,但具体哪里不对去无头绪。

    刘瑾道:“今日之事暂告一段落,陛下已同意让沈之厚去三边任总制,便宜这小子了……还是要趁早将其解决掉,最好让他在西北任上暴毙……之前几次刺杀都没成功,他不但不收敛反而行事越发肆无忌惮,老是给咱家添麻烦,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行……不能让他这么嚣张下去了。”

    孙聪非常为难:“可是……公公,此人身边护卫很多,且为人小心谨慎,之前他在宣府时,几个月连总督府大门都不出,实在难以找到机会下手。”

    “就不能买通他身边人?他带去的人收买不了,就收买地方上的人,在井水和他们买的米粮中下毒,咱家权倾天下,难道连个沈之厚都解决不了?若明年,陛下御驾亲征打鞑子,出了状况可如何是好?只要姓沈的小子死了,陛下绝不敢贸然开战……”

    刘瑾丝毫没感觉危机临近,依然在跟孙聪和张文冕商议除掉沈溪。

    张文冕道:“公公,先不说如何除掉沈之厚,在下担心,沈之厚有别的办法跟陛下进言……他今天举动太过反常,公公岂可掉以轻心?”

    “炎光,说你多心了你还不信!”

    孙聪见刘瑾脸色不好看,忍不住出言责怪,“沈尚书怕家人出事,岂敢轻易向陛下进言?你没见到当时的情况,沈尚书多次想开口说话,都被公公怼了回去,只能黯然提前退场,而且跟踪的人亲眼看着他回府,如今沈府周边戒备重重,只要他一天不出京师,一天就会被盯着!绝对不会出事。”

    “唉!希望如此吧。”

    张文冕忧心忡忡,“就怕沈之厚背后有阴谋。”

    刘瑾笑道:“炎光,有时候你就是太小心了,朝廷如今已尽在咱家掌控中,沈之厚锐气早挫,现在京师一切都是咱家说了算!沈之厚出京后再也没机会回来,这将是他在京师的最后时光!”

    ……

    ……

    刘瑾的自信,不是没有道理。

    朱厚照全面放权后,满朝上下的确再无人能对他构成威胁。

    除了朝堂外,他的手更是伸向了军队,京城没有人比他的权势大,甚至他觉得连朱厚照都要靠边站。

    只是刘瑾忘了,他的一切都来自于皇帝赐予,如果皇帝收回,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就在刘瑾高枕无忧准备好好睡一觉,以化解这几日为防备沈溪回京而造成的劳累时,京师内由沈溪策划,朱厚照参与执行的除刘瑾行动还在继续中。

    这次行动可说异常顺利。

    谢迁去见张懋,本来张懋不会在深夜见客,但这次谢迁带着圣旨前来,尽管张懋满脸不可思议,但却相信谢迁不敢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于乔,你可别拿你身家性命开玩笑,说刘瑾谋逆,且陛下下旨稳定京师,若最后证明是虚报的话,可是要掉脑袋的!”

    张懋对谢迁“好言相劝”,但谢迁手上拿着的由朱厚照亲手书写的谕令不假,除了字迹稍显奇怪外,上面留有朱厚照的随身印玺。

    谢迁板着脸:“张老公爷,你是觉得先后服侍三位皇帝的老夫,有胆子欺君罔上,是吗?现在京师安定,全系于你一身,刘瑾趁着之厚回朝,密谋造反,形势危急……你是相信老夫,还是相信刘瑾?”

    张懋并不认为谢迁会谋逆,但觉得这祖孙二人可能会假借朱厚照的名义杀刘瑾,来个“先斩后奏”,张懋最希望的当然是见到朱厚照,从皇帝口中得到证实,于是道:“于乔,陛下现如今人在何处?老朽此时可能进宫面圣?”

    “陛下不在皇宫内苑,如今已转移到安全之所……”谢迁道。

    张懋听到后有些难以置信,不认为生性轻佻的朱厚照会慎重到这地步,居然能在刘瑾谋反时提前转移。

    谢迁道:“你派人先去稳定五军都督府,我这就带你去面圣。”

    “你带我……咳咳,容老朽先想想……”

    张懋此时心情七上八下,跟朱厚照之前的反应类似,他认为很多事经不起推敲,刘瑾谋逆前居然没有任何征兆,太过匪夷所思。他不觉得一个太监有胆量造反,只是谢迁言之凿凿,让他无法生出怀疑。

    “京营那边才是关键……”

    张懋想提醒谢迁,让谢迁去找寿宁侯和建昌侯。

    毕竟张氏兄弟负责掌管京师安全,张懋不过是名义上的军队统帅罢了,不觉得关键时刻自己的名望能发挥多大作用。

    谢迁没好气地道:“现在尚不知外戚党是否被刘瑾收买,我只知道张老公爷你绝对不会归附阉党,今日事态严重非要你出马不可,或者张老公爷你点一部分人马,跟我一起去端了刘瑾的老巢!”

    “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张懋是有名的老狐狸,没有立功的打算,因为他知道立再大功劳,也还是世袭的公爵,最多是赏赐一些田宅,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

    ……

    最终张懋还是答应站出来主持大局。

    不过不是因为谢迁说服,而是因为五军都督府来人,告知张懋一些情况。

    在张懋做出决定前,城内兵马调动频繁,除了五城兵马司异常外,御林军也出动了。

    张懋顾不得别的,先去五军都督府坐镇……在没有兵部调令的情况下,他只能保证都督府这边不乱,其余的事情则要静观其变。

    朱厚照和沈溪仍旧在距离沈宅不远的小院中等候。

    在朱厚照焦急不安的等候中,一直过了午夜,外面突然传来剧烈的马蹄声,马九进来奏禀:“御林军往沈府方向来了。”

    沈溪点头:“看来是张苑张公公带侍卫上直军的兵马前来护驾。”

    “沈先生,你可一定要确定是张苑……如果认错人的话,可能会有大麻烦。”朱厚照担心地说道

    沈溪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带着朱厚照一起出了小院。从院门这边看过去,但见那些包围沈宅的黑衣人已悉数被拿下,再仔细一打量,人前人后指挥这一切的正是张苑。

    “张苑!沈尚书不是让你先去查抄刘府吗?为何你在这里?”

    张苑知道皇帝就在沈宅这边,立功心切,优先跑来护驾,谁知道刚见到朱厚照后,就被劈头盖脸一通教训。

    张苑委屈地道:“陛下,奴婢已派人去捉拿贼逆,但惦念陛下您的安危,这才亲自领人马来护驾。”

    朱厚照见到身前黑压压跪倒一片,手拥大军顿时有了底气,满意地点了点头:“朕这次要亲自带人去捉拿贼逆……”

    没了后顾之忧,朱厚照便想逞个人英雄主义。

    沈溪道:“陛下不宜亲自前往,困兽犹斗,若刘瑾知道计划败露,必定铤而走险,那时圣驾可能会受到惊扰。”

    “有这么多人马,怕什么?”朱厚照显得无所畏惧。

    沈溪可不会让朱厚照亲自去捉拿刘瑾,甚至不会让朱厚照见刘瑾,否则刘瑾打感情牌,朱厚照必然会心软,而且刘瑾谋反这件事一时间无法坐实,先得找出证据来,务必要让朱厚照先入为主,如此刘瑾才没有狡辩的机会。

    沈溪道:“陛下还是回宫坐镇较为安稳,现在城中局势已基本得到控制,剩下的事情就交由微臣来解决,陛下身为帝王不宜亲自出面。”

    朱厚照固执己见:“朕要亲自动手。”

    沈溪见朱厚照决心很大,不由摇头苦笑:“陛下先待整理好兵马再往……微臣前去打头阵。”

    “好,沈先生先去,朕随后就到。”

    朱厚照被沈溪说得有点儿担心,只是碍于面子才一直坚持要亲自出马,心想沈溪先把贼逆拿下,自己只管去捡现成便可。

    在朱厚照授意下,沈溪点齐人马,大概有两百多人,风风火火往刘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