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五八章 夜抄刘府
    沈溪领军抵达刘瑾府宅前时,朝廷两路人马已到达,一路系由张苑派来围住刘瑾府宅的御林军,另一路则是由张懋、谢迁和张鹤龄所率京营兵马。

    看到御林军按兵不动,沈溪暗忖:“张苑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派兵过来围而不攻,不是给刘瑾提供翻盘的机会吗?他所派兵马,看起来不少,但若被刘瑾以司礼监掌印的身份进行威胁,不是要被缴械?”

    “刘瑾执掌朝政多年,权势熏天,一向作威作福惯了,侍卫上直军将校稍有犹豫,就会被其所趁……这个时候,只有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刘瑾拿下,才不会让其有反扑的机会。”

    好在这里还有五朝元老张懋坐镇。

    沈溪骑在高头大马上,略一观察就发现张懋带来的官兵数量明显在他之上,仅刘府门前就有四五百京营兵,再加上封堵刘府其余门庭和院墙的兵马,总数当在千人以上。

    张懋、谢迁和张鹤龄此时已进了刘府,沈溪翻身下马,正要带兵入内,却被京营兵拦了下来,沈溪大喝一声:“怎么,连本官都不认识了?”

    “沈大人,您这是从何而来?”

    京营中下层将领基本都认识沈溪,这些人多数都是几年前京师保卫战中拔擢起来的,隔了这么久依然记得那场惊天动地的战事中沈溪如何挽狂澜于既倒,在他们心目中,沈溪俨然是战神一般的存在。

    沈溪举起朱厚照手谕,道:“本官奉皇命而来,捉拿逆贼刘瑾!”

    如果是旁人,京营将士或许还要求证真伪,但现在面对的人是沈溪,当沈溪把朱厚照手谕高高举起时,刘府门前已跪倒了一片。

    “进门!”

    沈溪不做停留,直接带兵冲进刘府,一路上但凡看到他手中所持手谕之人,基本都下跪行礼。

    一直到碰见英国公帐下亲兵,沈溪才再一次被阻拦下来,他扬了扬手中圣旨,大喝一声“圣旨在此,谁敢阻拦?”便强自往前闯。

    “……沈大人请留步,请容小人进去通传……”被拨到一旁的小校依然尝试拦住沈溪。

    “若是让叛逆逃走当如何?等见到英国公,本官自会跟他解释!”

    沈溪带人冲到刘府正院,此时府内亮如白昼,墙头道旁,随处可见高举火把的士兵,这会儿张懋正发愁怎么把刘瑾拿下,虽然他通过对局势的判断,提前一步带人马到了刘府,但到底没有皇令在身,腰杆硬不起来。

    张鹤龄领兵前来则完全是投机思想作祟。

    以张鹤龄对京营的控制,自然不可能错失良机,这会儿张氏兄弟都寄希望于谢迁,毕竟是谢迁奉皇命去调兵。

    但其实此时谢迁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自从奉皇命到张懋府上后,完全是被动跟随张懋做事,他对于京师内的情况茫然不知。此番配合张懋领兵到刘府,被刘瑾豢养的家丁针锋相对,顿感进退维谷。

    “沈大人来了!”

    “沈大人来了!”

    就在这张懋等人不知所措时,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声,很快沈溪那并不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立即镇住了场面。

    刘瑾刚被人从睡梦中叫醒,这会儿他可没想过要逃走,因为他根本不相信朱厚照会对他这个心腹下手,觉得以他对朝堂的控制,完全可以化解一切涉及皇帝信任的危机。

    “什么人敢到咱家府宅放肆!”

    刘瑾连衣服都没穿戴整齐,随便把御赐蟒衣往身上一披,从正堂出来,正好遇到举着圣旨抵达的沈溪。

    等刘瑾看到院子中官兵林立,府中家丁被挤压到了堂前,张懋、张鹤龄、谢迁、沈溪等人一脸严肃表情时,心中不由一沉。不过他早就见惯大风大浪,没有因此失去气度,嗓门反倒提高八度:“咱家乃司礼监掌印,代天子行朱批大权……胆敢到咱家府宅造次者,杀无赦!”

    张懋和张鹤龄没有说话,虽然二人在朝中地位不低,但作为勋贵,无法干涉朝廷事务,这会儿二人都扭头看向谢迁,谢迁却把希冀的目光落到沈溪身上。

    沈溪摇头冷笑不已:“逆贼刘阉,好大的官威啊!这是谁给你的勇气,敢拿这种态度在朝廷重臣面前大放厥词?”

    自打权倾朝野后,刘瑾便忍受不了旁人称呼他为“阉人”,听到这话,顿时火冒三丈,怒喝道:“好你个沈之厚,居然敢污蔑咱家……来人,把他拿下!”

    刘府家丁平时嚣张跋扈惯了,天不怕地不怕,就算面前数倍于己的官军,居然在刘瑾呼喝下朝沈溪冲了过去,但他们还没走出两步,就不得不后退,因为沈溪身后带来的亲兵除刀枪相向外,更有一队弓箭手出现在沈溪身边,手头的弓弩拉得满满的,随时都有可能射出去。

    到这个时候,刘瑾终于意识到自己有麻烦了……他阅人无数,自然知道沈溪不可能随便造次,今天面对的阵仗太大,如果只是沈溪一人前来,还有可能是沈溪在做垂死挣扎,但现在侍卫上直军和京营俱都出动,还惊动谢迁和张懋这两位文武大臣之首,背后蕴含的风险实在太大。

    沈溪喝道:“奸贼刘阉,贪赃枉法,欺瞒圣听,更意图篡夺皇位,实乃十恶不赦,陛下钦命将奸贼拿下,附逆者格杀勿论!”

    沈溪的话可比刘瑾管用多了,随着他话音落下,马上大批官兵朝刘瑾冲了过去。由于涉及皇命,刘府那些爪牙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瑾怒不可遏,大声喝斥,但那些士兵有沈溪做主,不管眼前之人身份如何,上去便把刘瑾双手反剪到背后,人被按在地上脸庞着地,动弹不得。

    “沈之厚,你敢对咱家无礼?咱家要你不得好死……哎呀,放开咱家!咱家乃陛下跟前最信任之人,定要将尔等诛灭九族……”

    刘瑾明显失去方寸,就算咆哮如雷也无任何用处,手下爪牙被官兵一一擒获,他原本指望谢迁和张懋帮忙说和一下,但他挣扎着看过去,发现二人熟视无睹,而墙头草一般的张鹤龄更是冷笑连连。

    “……沈之厚,咱家要见陛下,御前说理……”

    最后,刘瑾所能想到救自己的人,只剩下朱厚照。

    沈溪却根本不理会他的话,喝令道:“拿张抹布来堵住他的嘴,送到刑部衙门关押,另外派人去捉拿逆党头目,包括吏部尚书张彩、前兵部尚书曹元……”

    此时的沈溪,行事根本不管后果,完全是赶尽杀绝的做派,等刘瑾被五花大绑,甚至连嘴都被堵上后,才有空喘一口气。

    “沈同僚……”

    张懋招呼一声,却不知该如何跟沈溪搭话,因为眼前的沈溪太过陌生,跟以前谦和温驯的态度截然不同。当然他也明白,只有如此强势才能把场面镇住,否则受刘瑾淫威影响,事情肯定会出现变故,故此他也不能拿一种长辈的姿态跟沈溪说事。

    谢迁拦到张懋身前,向老友使了一个眼色,目光好似在劝告……你跟他说什么,让他安心办事去。

    张鹤龄倒没那么多顾忌,走到沈溪跟前,拱手道:“沈尚书下一步,是要将逆党中人全数捉拿归案?不知陛下除了定下几个首恶之徒外,还有哪些人需要下狱问罪,本侯可以施加援手。”

    之前一段时间,张鹤龄跟刘瑾过从甚密,不过双方毕竟有根本利益冲突,外戚党在跟刘瑾相斗中节节败退才被迫向阉党妥协,现在沈溪拨乱反正,他自然也就改弦易辙,站到胜利一方摘取果实。

    沈溪笑道:“寿宁侯有心了,若侯爷肯施加援手的话,最好严密掌控京师各大营,若有人趁乱出城窃夺军权,引兵作乱,就算将刘瑾捉拿,影响也会非常恶劣……此时寿宁侯不应把注意力放到捉拿阉党上,而是要稳定军心。”

    张鹤龄稍一思考,便认定这是立功和窃夺胜利果实的大好机会。

    现在京师内外乱成一团,控制军权就等于掌控一切,外戚党比任何人都怕奸党篡位,因为他们所有的利益都来自于皇帝,皇帝宝座易位对他们而言影响最大。

    “那本侯先告辞了!”

    张鹤龄行礼后便带着人马离开,他这一走,让刘瑾府上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就此解除。

    因为刘瑾拥有的军权只流于表面,需要将领配合,而张鹤龄才是直接领兵之人,他若强硬起来,就算沈溪手头有圣旨也不好使。

    沈溪再次下令:“刘府除贼首刘瑾外,其余之人尽皆捉拿下狱,陛下会亲自审问案情!”

    这话,沈溪看似对众人说的,告诉他们这案子将会以怎样的过程和结果,但其实是安定人心,尤其是刘瑾。

    果不其然,本来刘瑾还在极力挣扎,但听说这案子会由朱厚照亲审后,明显看到活下去甚至报仇雪恨的希望,也就放弃了做无用功。

    “进去捉人……”

    官兵在得到沈溪授权后,再也不需要有顾忌,开始冲进刘府各个院子和房间抓人、抄家。

    就在这个时候,王陵之、朱起等人闻讯带领沈溪亲卫前来助阵,有了这些人,沈溪手头终于有一股完全忠于自己的力量,做起事来越发得心应手。

    沈溪吩咐道:“先将刘瑾押送到刑部大牢,查抄到的刘府物品,一律不得运出府……通知陛下,请陛下前来,亲自审案!”

    刘瑾虽然被押送出府,但他感觉自己还是有希望翻盘的,尤其是在听到沈溪后面几句话后,更是自信满满地暗忖:

    “你沈之厚想诬陷咱家谋逆,以为陛下会受到蒙蔽?哼,只要见到陛下的面,以咱家跟陛下的良好关系,最后肯定会无罪释放,甚至官复原职……你小子太天真了,到时候咱家定要报今日之仇!”

    ……

    ……

    京师内一片兵荒马乱。

    刘瑾被捕的消息,迅速在城内传开,京师内文臣武将以及勋贵之家均得到消息。

    所有人都心惊胆寒。

    不但阉党中人人人自危,就连那些正直的文臣也担心不已,他们很怕沈溪这次主导的诛除刘瑾的行动以失败告终,那结果必然会以刘瑾反攻倒算导致很多无辜人士死于非命而收场。

    这基本上算是阉党跟文官集团的决战,大多数人因为没有参与这场政治大事件而丧失发言权,只能在家里惶恐不安等候消息。

    作为事件当事人,沈溪没有马上领兵去捉拿其他阉党要员,而是留在刘府,等候一个关键人物的到来,那就是朱厚照。

    跟历史上朱厚照第二天亲自带队去查抄刘府不同,沈溪这次因为以血书促成皇帝出宫,使得经历“危险”且对刘瑾谋逆充满疑问的朱厚照在没弄清楚事情真相前不可能回宫,沈溪也趁机让朱厚照来做个“见证”。

    “之厚,你为何不带人将那些附逆阉党的要犯府宅查抄?你不怕这些人暗中携手造反?”谢迁担心地问道。

    谢迁作为事件参与者,对于很多情况不甚了解。

    他不像张懋等人那样完全被蒙在鼓里,知道一些内情,因此对刘瑾谋反持一定的怀疑态度。

    沈溪道:“现在要做的,是等陛下亲临,其他事情可以暂时抛到一边,或者交给旁人来做……谢阁老若认为阉党不肃清于大局不利,可与英国公一起带兵去查抄,或者是保护皇宫安全,至于这里,还是交给我吧!”

    谢迁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希望这件事能顺利结束,唉,到了现在老夫还觉得……跟做梦一般!”

    谢迁猜测了许多种把刘瑾扳倒的办法,但绝对没料到会以眼前这种方式收场。

    沈溪雷霆万钧一击必杀的行事手段虽然获得朱厚照支持,却没有完全得到谢迁这个盟友的认可,谢迁担心沈溪“胡作非为”,在他的心目中,沈溪是以一种非正常的方式结束刘瑾的政治生涯。

    谢迁没有选择留下,主要是他不想在这个场合见朱厚照。

    以前他很希望面圣,但现在宁可躲开,因为他怕因为自己的怀疑和犹豫不决而给刘瑾带来一线生机,反倒不如帮沈溪一把,让沈溪留在这里等候朱厚照驾临,而他自己则带人去稳定大局。

    “于乔,你……”

    张懋跟谢迁一起出了刘府,此时刘瑾府宅内乱作一团,城内兵荒马乱,处处可见的火把让张懋这样城府颇深的老将也心怀忐忑。

    “走!回各自岗位坐镇,张老公爷回五军都督府,我则去内阁……”

    谢迁这话,颇有点颐指气使的意味,张懋听了不由摇头苦笑。

    论朝中地位,身为首辅的谢迁是在张懋之上,但张懋作为武将之首,被人如此指派始终面子上过不去。

    “同行……?”

    张懋问道。

    谢迁点头,二人回各自衙门,谢迁只能走大明门那边的小门,恰好五军都督府也在那边,二人正好同行,顺带商议今日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