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六三章 谁是奸臣
    沈溪回到刑部衙门时,这里的安保措施已达到最高级别,英国公张懋、国丈夏儒,带人押送一批嫌犯过来,据说全都是五军都督府里的阉党成员。

    “……之厚,昨日都督府的确有人闹事,老朽自作主张把人给拿下,给你送来,由你审问!”

    张懋一副全力支持的态度,面对沈溪时,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语气中带着恭维,跟以前那种心高气傲谁都瞧不上眼的高姿态截然不同。

    夏儒站在张懋身后,不言不语。

    现在谁都明白,沈溪一句话就能决定朝中绝大多数官员的前途,谁要是被归入阉党,莫说是政治生涯就此结束,很可能会有生命之虞,甚至抄家灭族都有可能。

    沈溪道:“多谢张老公爷把人送来,但之前陛下吩咐,若未牵扯进谋逆案的阉党成员,暂不会问罪。”

    “那……这些人?”张懋有些为难,人都被抓起来了,如果把人放回去,很可能会闹出更大的事端。

    沈溪看到张懋迟疑的样子,立即明白过来,当下一摆手,朱起和王陵之等人迅速上前听命,沈溪吩咐道:“把人押送至刑部地牢,慢慢审问,本来这些人应该由五军都督府自行处置……”

    按照惯例,官兵多由军规、军纪约束和惩处,三法司和府、县衙门很少牵扯进去。张懋笑道:

    “这不是涉及刘瑾谋逆案么?陛下安排之厚全权负责,那是对你的信任,老朽岂能不配合?人已送来,如何处置就看你的了……大可杀一儆百,让京师尽早安定下来。”

    “嗯。”

    沈溪点头,“张老公爷要留下一起听审么?”

    张懋摆摆手:“不必,老朽还要赶回五军都督府坐镇……有事你只管派人通知,老朽保证随叫随到。之厚放心,若有人图谋不轨,但凡老朽在,绝对不会让其威胁到京师安稳。”

    这话有点放马后炮的意思。

    实际上现在京师局面已完全得到控制,说这话显得很虚伪。

    不过这也是官场惯例,就算听起来敷衍,沈溪不能表现出轻蔑的态度,还得出言表示感谢。

    沈溪送张懋和夏儒离开,然后派人将五军都督府送来的“阉党”成员送去刑部地牢关押,此时刑部尚书刘璟和大理寺卿张纶均已卸职,刑部这边坐镇的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洪钟,还有暂时留下来处理刑部事务的侍郎张子麟。

    照理说张子麟跟阉党关系密切,也应该被看管居住,只有证明清白后才能复职,但据沈溪所知,此人在阉党覆灭后当了十几年刑部尚书,品性端正,能力卓著,沈溪反复权衡后决定调其来帮忙,此时张子麟犹自有些惴惴不安。

    “沈尚书,不知陛下有何交代?”洪钟听闻沈溪自宫中回来,马上带人到院子迎接,见面后第一时间便关切询问。

    沈溪道:“逆贼刘瑾罪名已定,陛下勾决,今日行刑!”

    “什么?今日?”

    洪钟没料到朱厚照会这么快诛杀刘瑾。

    沈溪叹道:“夜长梦多,这可是谋逆大案,难道要给贼逆留下反扑的机会?这次的事情,不能有任何后患!”

    既然朱厚照决心已下,刘瑾死罪不可避免,沈溪不想出现变故,早点儿把祸患去除对各方势力都有益。

    朱厚照可以就此高枕无忧,没人跟他争夺皇位,文官集团则可解心头之恨,把心思放回朝政上。就算阉党成员也能松口气,因为刘瑾一死意味着这桩谋逆大案将会成为悬案,无人能鼎证他们曾参与其中。

    所以就算洪钟和张子麟听到沈溪当日就要杀刘瑾,感觉有些意外,也很快便恢复镇定,淡然处之,心底却对杀刘瑾多了几分期待。

    “沈尚书,不知几时行刑?”洪钟问道。

    “自然是正午……凌迟处死,监刑之事就交给张侍郎。”

    沈溪目光炯炯地看着张子麟,言外之意是杀刘瑾的时候,他不会亲自出席,一切都交给张子麟代劳。

    堂堂刑部侍郎,朝廷正三品大员,少有亲自担任监斩官的,但特殊时期,张子麟就算觉得不妥,依然恭敬领命……毕竟没有什么比亲自送谋逆贼首上路更能证明自身清白,以后如果还有谁指责他为阉党成员,他也有话说。

    洪钟再问:“其余涉案的阉党中人,是否要升堂审理?”

    因五军都督府那边押送一批“阉党”前来,令刑部衙门内气氛陡然变得紧张。

    沈溪却摇头:“哪些人是阉党,哪些不是,一切都交由监察院和六科议定,本官只负责谋逆大案,为官员定性非本官所愿。”

    “这就好,这就好。”

    就算自认不属阉党的洪钟,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因为皇命在身的沈溪实在太过强势,若他非要把惩治阉党的事情揽在手中,那几乎就是一言可定人生死,朝廷必然会掀起巨大的风浪。

    现在沈溪表态,只负责审理刘瑾谋逆案,对于朝中大多数人来说都可以松口气。

    毕竟就算沈溪的资历再深厚,但这两年在中枢的时间毕竟不长,很多新上位的官员跟沈溪都不怎么熟悉,生怕自己被圈定到阉党之列,就算不死,政治生涯也到头。

    沈溪带人进入刑部大堂,道:“诸位不必在此等候,先且去休息,临近午时前往西市监督行刑便可!”

    洪钟问道:“要杀几人?”

    “除了刘瑾外,其余人等就算犯下死罪,也不会在今日行刑。”沈溪道,“暂时只杀刘瑾一人。”

    洪钟关心的是张彩、刘宇等阉党核心成员是否会被惩治,同时张文冕和孙聪等刘瑾幕僚又该如何定罪,现在沈溪说明今日只杀刘瑾一人,让他们彻底放下心来。

    沈溪道:“逆贼刘瑾现在可还关押在天牢中?”

    “未敢擅移。”洪钟道。

    沈溪微微点头:“本官准备到天牢去见刘阉,可有问题?”

    洪钟和张子麟对视一眼,随即洪钟道:“沈尚书要去见刘瑾,可是要再详细审问?”

    沈溪道:“算是吧,有些事尚未得到核实,哪些人附逆一同谋反,还是要亲自审问过刘阉才知晓……去安排一下,本官要在行刑前见刘阉一面。”

    “在下这就去安排。”

    张子麟得到洪钟眼色指示,马上行礼后去了。

    ……

    ……

    天牢内,所有犯人都被移到别处,偌大的地方只留下刘瑾一个犯人。

    光是看守刘瑾的狱卒,就有七八十人,这还不算沈溪派来的亲卫,整个天牢都为刘瑾一人准备。

    沈溪带着王陵之和朱起一起到了天牢,看守的狱卒赶紧让开道路。

    张子麟亦步亦趋地跟在沈溪身后,小声提醒:“沈尚书,天牢内有些杂乱不堪,是否需要派人收拾一下?”

    沈溪明白,天牢条件不怎么好,因为大多数案子在府县便已结案,只有少数大案要案才会送到刑部来,故此天牢少有犯人,有的话要么是等候秋后处决的重犯,要么是即将判刑的要犯,能进到这里,都事关重大,要是长期关押的话通常都会挪到别处。

    “不必了。”

    沈溪举手阻止,“我只是来见一下刘阉,不需太长时间……里面污秽,张侍郎就在外面等着吧。”

    张子麟愣了一下,他本想跟沈溪一起进去,听听沈溪跟刘瑾说些什么,但见沈溪没有请他一起问话的意思,脑子一转,便识相地不再向前一步。

    沈溪带着王陵之和朱起进入天牢。

    刑部大牢分天牢和地牢,天牢条件要比地牢好很多,这里到底建在地上,通风条件优越,而且刑部这边很开明,只要犯人的经济条件允许,能用金钱换取相对舒适的环境。

    不过就算如此,天牢内还是弥漫一种怪味,让人忍不住掩住口鼻。

    沈溪信步向前,狱卒小心翼翼在前领路,众人一路来到天牢最深处,只见刘瑾蓬头垢面坐在铺着麦秆的地上,身上的绳索没有解开。

    “嗯?”

    刘瑾听到声音,马上侧过身,当他见到沈溪到来时,原本闪烁着精光的眼睛突然形如死灰。

    沈溪没有让狱卒打开牢房大门,一摆手,狱卒自觉退下,就连王陵之和朱起等人也站得远远的。

    沈溪到了牢门外,刘瑾一脸惨笑地看着沈溪,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会儿说再多都是徒劳,沈溪绝对不会放过他。

    沈溪道:“陛下御批,今日刘公公便要上路。”

    “沈之厚,你可真是阴毒,连多一天都等不及就要咱家受刑,你是怕陛下改变心意吧?”

    刘瑾的堵嘴布已被狱卒取掉,但之前挣扎一晚,又在公堂和牢房里喊冤,嗓子早已沙哑不堪,说话显得有气无力。

    沈溪神色间满是无奈:“正如刘公公所言,所有人都怕陛下回心转意,因为陛下以前太相信你,几乎是予取予夺。谁知道你居然不顾念皇恩,做出有悖伦常之事……你辜负陛下信任,选择谋逆时,应当料到会有今日结局!”

    “咱家没有谋逆!”刘瑾愤怒地反驳。

    沈溪道:“你是否谋逆,本官说了不算,此乃陛下钦定……你不必奢望见到陛下,陛下亲眼见到从你府中起出的证物,根本就无心见你……昨日陛下可受惊不小!”

    刘瑾凄惨地笑道:“沈之厚啊沈之厚,你果然每下一步棋都算好几步,想来在你回京途中,便已经安排好这一切了吧?”

    “本以为你被咱家所慑,不敢在陛下面前胡言乱语,谁知你居然还是找到机会跟陛下进谗言……说,是谁帮的你?”

    沈溪没有回答刘瑾的问题,摇头道:“是谁帮的我,已无关紧要,这朝中你得罪的人难道少了吗?”

    刘瑾悔恨交加:“早知道如此,就该把陛下身边那些个小人全都除掉,如此也就没了今日之祸。沈之厚,你笑到了最后,咱家没算到你居然会费尽心思栽赃陷害咱家,咱家看错了你,本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谁想……唉,咱家已认输,你来此作何?难道想看咱家倒霉的模样?”

    说话时,刘瑾打量沈溪,脸上满是疑惑。

    刘瑾不明白沈溪为什么要在行刑前来见他一面,他不觉得沈溪是那种喜欢耀武扬威之人。

    沈溪道:“别怪我,你死了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无论是恨你的人,还是曾归附你的人,只有你死去,他们才能松口气,我来其实只是想问清楚,你手上到底有多少人的罪证?”

    “什么意思?”刘瑾皱眉道。

    沈溪眯着眼打量刘瑾:“你这两年完全控制了朝堂,就算那些忠直的大臣,也为你所用,这足以证明你的手段很多,非但让陛下信任你,还能令朝臣俯首帖耳,手头肯定掌握了很多不为外人所知的东西……”

    刘瑾冷笑不已:“好你个沈之厚啊,居然想拿这些东西来要挟朝臣?”

    “意思就是有了?”沈溪问道。

    刘瑾道:“就算咱家有,也不会交给你,这些东西会随着咱家一起进入坟墓,除非……你让咱家见陛下,或者你去跟陛下求情,让咱家可以活命……”

    不知不觉间,刘瑾居然跟沈溪讲起了条件。

    沈溪打量刘瑾,摇头道:“刘瑾,说实话我很佩服你,这么多年来,你经历起起伏伏,最后能有今日之成就,虽然是时势造英雄,但你本身的能力不容抹杀。若非你日益骄纵贪得无厌,或许你还能兴盛许多年……”

    “陛下给你定了死罪,且是凌迟,这已是无从改变的事实,不过到底是第一刀便让你断气,还是最后一刀……就要看你是否识相了!”

    “你……!”

    刘瑾的脸抽搐得厉害。

    沈溪道:“我不是吓唬你,今日正午你就要面临行刑,若你要顽抗到底的话,那从今日午时到日落,怕是你都要在巨大的痛苦中忍受煎熬,看着自己的皮肉被人一刀一刀割下去,身体上的疼痛反而是小事,那种精神上的羞辱才是最打击和折磨人的……难道你不想自我了断?”

    “你……你会给咱家自我了断的机会吗?”

    刘瑾好强惯了,此时却恐惧得浑身瑟瑟发抖,骨气早就不复存在……凌迟处死所受的痛苦远超想象,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千倍万倍。

    沈溪道:“你想在这里寻求自我了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有让刽子手第一刀便结束你的性命,这点我还是能承诺的。”

    刘瑾苦笑一下,道:“沈之厚果然心狠手辣,可惜天下人都被你的年纪和外表所蒙蔽。”

    “没办法。”

    沈溪道,“以前我太过仁慈,你并非第一个要害我之人,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其实在你攀登高峰的路上,我有很多下手的机会,但都放过了,谁想你竟然会变本加厉,我要是再不反抗,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我相信今日之事过去后,更多的人会将我当作眼中钉、肉中刺,我只能收起妇人之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刘瑾咬牙切齿:“沈之厚,你才我是大明最大的奸臣,误国之人并非我刘某,而是你沈之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