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六六章 让他入阁
    谢迁很无奈。

    刘瑾倒台后,朱厚照迫切要找一个能帮助他打理朝政的心腹,这个人显然不是内阁首辅谢迁,而是沈溪。

    朱厚照对沈溪的信任,是促成刘瑾倒台的主要原因,换作其他任何人跟朱厚照进言铲除刘瑾,怕都得不到今日结局,但事后论功请赏时,谢迁怎么都不会让皇帝乱来。

    朱厚照恼火地问道:“怎么什么都不合适?难道朕说的话不好使?”

    谢迁强硬地回道:“朝廷规矩如此,请陛下不要破坏,如此会让朝中大臣对陛下有所非议。”

    “朕看谁敢!”朱厚照气呼呼地说了一句,不过他没有继续跟谢迁抬杠,而是转头看向沈溪,“沈卿家如何看待此事?”

    没等沈溪回答,谢迁已瞪了过来。

    沈溪无奈地道:“陛下,以微臣看来,调梁储梁大学士回京为阁臣为妥……至于新的大学士人选,可由翰苑商议,推举名单,交由礼部和内阁议定,最后由陛下审阅批准便可。”

    朱厚照点头:“那就如此吧,朕有些累了,具体名单就交由翰苑拟定,朕只等最后确定人选。”

    说到这里,朱厚照已不想继续说下去,站起身来,准备去宫市风流快活,这时他突然想起什么,又问道:“之前查抄刘府的财货,可运到内库?”

    朱厚照的目光落到沈溪身上,谢迁却抢白:“陛下,查抄刘府所获脏银,理应纳入户部府库……”

    朱厚照生气地道:“谢阁老,刘瑾乃宫内太监,他贪墨的银子本该属于皇室所有,怎么可能纳入户部库房?这算是哪门子的道理?朕不同意!即刻把所有脏银清点完毕,送至内库!”

    这件事沈溪不想掺和,谢迁之前跟他提及,他态度已非常明确,你谢老儿有意见只管跟皇帝建言,跟我说没有任何意义,谢迁从沈溪那里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只能跑到朱厚照这里来极力争取。

    谢迁继续道:“陛下,这两年阉党贪墨所得银两,基本都是自九边府库调拨,使得戍边将士缺少必要的粮食物资,贼逆还打着治理屯田的名义敛财,若陛下可以归还,必将赢得将士拥戴!”

    “哼,什么将士拥戴,朕不听这些,只管送到宫中,朕不是跟你谢尚书商议,而是下的口谕,只管照办便可。”

    朱厚照态度坚决,“这件事本不就由谢尚书处置……沈先生,刘府案子一直为你负责,这次照旧,刘府起获的钱财不必走六部渠道……哦对了,那些列入阉党名录的官员府宅一并查抄,若发现有贪墨银两,一并处置……归附阉党没做恶事可以宽宥,但牵涉贪赃枉法却不能豁免!”

    说完,朱厚照拂袖往内殿去了。

    谢迁想上前阻拦,但他才迈出两步,朱厚照已一溜烟钻进后殿门帘消失不见。

    “咳咳咳……”

    或许是动了肝火,谢迁不由剧烈咳嗽起来,他这时才记起,自己还未及把启用刘健和李东阳的事情说出。

    ……

    ……

    谢迁气息不顺,因咳嗽导致一张老脸通红。

    等他稍微平复,看到沈溪站在旁边一脸关切地看着,顿时横眉怒对,目光中满是恼火。

    洪钟提醒:“谢阁老,吾等是否该回去了?”

    谢迁长叹一声,没有跟沈溪交流便转身离开。

    其他参与接见的御史言官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言的机会,此时跟着谢迁一起往外走。洪钟本想跟上去与谢迁说上几句,但谢迁谁都不理会,只是带着杨廷和往文渊阁去了。

    洪钟只能过来跟沈溪交谈。

    洪钟道:“沈尚书,你看陛下的意思,除了刘府脏银,尚且有其余阉党官员府宅需要查抄,但之前陛下似乎又要赦免这些朝臣,二者意见相悖,若执意查抄阉党官员府宅的话,难免会人心惶惶……”

    沈溪打量洪钟一眼:“陛下说要查抄,难道我等还敢抗旨不遵不成?”

    洪钟苦笑道:“但若是引起朝野动荡的话……”

    沈溪道:“此事陛下安排在下去办,那就由在下来当这个坏人,若归附阉党的官员,并未贪赃枉法,在下也不会对这些人有所刁难。”

    洪钟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在他看来,但凡做官的,哪个能保证自己不贪赃枉法?就连自认清廉的洪钟,过去几年所得俸禄外的孝敬也不在少数,所以他很怕沈溪顺藤摸瓜,把阉党案扩大化。

    沈溪和洪钟一道出宫,路上洪钟没再提关于查抄阉党官员府宅的事情。

    出了大明门,一帮大臣已等候在那儿,都想知道谢迁和沈溪等人去面圣的结果。因谢迁和杨廷和去了文渊阁,这些人尚不知宫里的情况。

    沈溪虽然在中枢为官日子不短,但在场大臣,他认识的极少,过去一年里,刘瑾把京官里里外外折腾了好几遍,但凡跟他作对的不是罢官去职便是下狱冤死,以至于出现许多新面孔。

    不过这些人中,却有一人沈溪认得,正是昨夜跟他一起入宫面圣的杨一清。

    杨一清看到沈溪,主动迎上前,二人相互见礼后,沈溪直接说明:“恭喜应宁兄,宫里已有御旨下达,应宁兄擢升为户部尚书。”

    “啊?”

    杨一清无法料到,自己一个“少壮派”官员,居然被拔擢到户部尚书这样的高位。

    杨一清问道:“那谢阁老……”

    沈溪知道,这些文臣心目中,首辅之位无可撼动,刘瑾倒台后,现在但凡有事都想找谢迁商议。

    沈溪道:“陛下安排增补大学士人选,暂时谢阁老会很忙碌……应宁兄有事吗?”

    杨一清迟疑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未曾想,短短一日内居然发生如此多事,昨日还风光无限的阉党魁首,今日居然已伏诛,落得个惨淡收场,就连朝中阉党成员也悉数遭殃……”

    沈溪看杨一清神色,分明有心事,但就是不肯跟自己交流。不过,他没有勉强,跟杨一清寒暄几句,无心跟那些不熟悉的官员交流,便大步离去,准备尽快完成皇帝交托的任务。

    ……

    ……

    文渊阁内,谢迁在自己的案桌后坐了下来,重重地叹了口气,脸上满是失望之色。

    杨廷和劝解道:“首辅大人何必动气?如今叛逆已除,阉党头目授首,正是百废待举之时。”

    谢迁看着杨廷和:“介夫,难道你不觉得先前面圣时,情况很不正常么?”

    杨廷和就算感到谢迁在生沈溪的气,也没法说什么,毕竟杨廷和跟沈溪和谢迁情况不同,暂时无法接触实权,沈溪虽然年轻,但朝野上下都认可其能力,最关键是皇帝最信任的人便是沈溪。

    谢迁道:“你不想说也罢,老夫替你说了吧……沈之厚做事,愈发不循章法,若他只是对刘阉如此,老夫无话可说,但他现在分明是想继续蛊惑陛下,那所行之事便跟阉党无异。”

    杨廷和摇头苦笑:“首辅大人言重了。”

    “咳咳!”

    谢迁咳嗽两声,“你看沈之厚,老夫让他举荐刘少傅回朝,他却一再推诿,只是不痛不痒举梁叔厚回京,陛下让他兼领吏部、内阁大学士,他都未回绝,分明是狼子野心!”

    杨廷和道:“最后不是没成么?”

    谢迁没有再说话,只顾唉声叹气,朝中很多事都不遂心意,让他非常不满。

    杨廷和摇摇头,开始整理属于焦芳和刘宇的案桌,上面还有未完成票拟的奏疏。

    谢迁看着很快被整理得空荡荡的桌子,突生感慨:“说来也是苍凉,昨日宫里宫外还风平浪静,只是一天工夫,便物是人非,老夫未曾想沈之厚出手如此果决,一出手就把阉党打得万劫不复……若他把心思用在正途,倒无不可,老夫就怕他误入歧途!”

    杨廷和回过头来:“首辅大人未免操心过甚了!沈尚书年纪虽轻,但履历不凡,从政领军都有建树,朝野上下谁敢非议?刘贼已除,首辅大人应该跟沈尚书精诚合作才是。”

    “哼,你当他是省油的灯?昨夜之事,他根本未跟老夫商议,做事太过冲动武断,最后多得让他做成了,若失败今日不知有多少人身首异处……老夫一直提醒他脚踏实地,看看他如何?根本不听逆耳忠言!”

    杨廷和除了苦笑,不能做什么,因为在他看来,沈溪其实已经把事情做到了极致,换作他人,根本不可能达到现在的效果。

    谢迁这时察觉自己分明是在向杨廷和这样一个后生倒苦水,赶忙为自己辩解:“之前老夫一直觉得让沈之厚入阁是浪费了好苗子,现在倒觉得应该让他入阁,安心在老夫手下做事……”

    “陛下说得对,入阁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如此一来沈之厚兵部尚书的位子只能转让他人,如此老夫便可把他牢牢控制住!”

    杨廷和惊讶地问道:“谢老要要举荐沈尚书入阁?那平定草原……”

    “如此荒诞不羁的国策你也能信?当初刘瑾当权,沈之厚执掌兵部,为避免阉党染指,只能制定个目标,吸引陛下的注意力。但现在刘贼已除,他还赖在兵部作何?以后就算进了内阁,按照先来后到的规矩,他只能列在你和叔厚之下,你二人可以替老夫好好管教,让他知道什么是主次尊卑!”

    谢迁很生气,想好了计策惩治沈溪。

    那就是让沈溪入阁,让沈溪当内阁四把手。

    ……

    ……

    沈溪当晚没有到刑部坐镇,而是留在兵部衙门。

    完成兵部职务交接后,沈溪决定先把兵部这边的事情处置好,避免后院起火,给那些针对他的人攻讦的机会。

    朱厚照下令查抄阉党官员府宅,沈溪原本想借此机会大干一番,好好清理一下那些贪官赃官,但后来一琢磨如此行事影响太过恶劣,官员连带其家眷、奴仆多达数千人,有很大的可能引发京畿动荡,于是改变主意,派人前去“劝告”列入阉党名录的官员,让他们主动把贪墨的银子缴纳充公,如此省得被抄家,你好我好大家好,皆大欢喜。

    到了二更天,代表沈溪出去办事的云柳回来,跟随她一起过来的还有熙儿。

    姐妹俩风尘仆仆,自打回京师后她们便奔波忙碌,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大人,已按照您的吩咐,把城外兵马安顿下来,您带回的人马如今驻扎完毕,京师各大营兵马俱已归位,大人不必担心……”

    云柳专司负责情报联络,过去这段时间,她不但要调查核实消息,还要完成消息传递。

    沈溪抬头看着云柳,问道:“刘瑾家人呢?”

    “俱已下狱,是否要连夜处决?”云柳问道。

    沈溪微微摇头:“刘瑾已伏诛,虽然皇上定的是抄家灭族之罪,但不急于一时。”

    云柳好奇地望着沈溪,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提到刘家人,恰在此时,沈溪抬头道:“刘瑾的幕僚,张文冕和孙聪现在可是关押在刑部大牢?”

    云柳道:“乃是在顺天府牢房。”

    “嗯。”沈溪点头,吩咐道,“张文冕罪不容诛,让其在狱中自我了断吧,等下你去把孙聪提来,我要见见他!”

    “大人,他……”

    云柳本想说什么,但见沈溪态度坚决,知道多说无益,也就领命退下。

    云柳这边去办事了,熙儿却留在原地,以她的头脑,许多事都糊里糊涂,所以干脆站在那儿不说话,好像个透明人一样。

    不多时,朱起从外面进来,他没想到沈溪的公事房内有旁人,正迟疑要不要上前禀报时,沈溪问道:“有事吗?”

    朱起道:“回大人的话,那些列入阉党名录的官员,已退还赃款,各处府宅均已完成装车,却不知该运往何处。”

    这个时候,沈溪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人”,朱起虽然是军职,但现在却以沈溪代表的身份行走在京师各阉党官员府宅间,兵部衙门也可自由进出。

    沈溪道:“暂时都运到兵部衙门来,等我详细查验比对后,再送去内库,届时宫里自会有人接应。”

    “是,大人!”

    朱起领命,转身要走,却被沈溪叫住。

    沈溪道:“朱起,你去找几个信得过的弟兄,帮我去做一件事,万不可被旁人所知……却是运几个箱子,非送至兵部衙门或者沈府,而是到我指定的地方。”

    朱起不明所以,但还是恭敬领命:“得令!”

    熙儿瞪大眼睛,不知自己该做什么,沈溪一摆手:“熙儿,你跟着朱起一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