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七二章 本小姐动口也动手
    朱厚照不是第一次进沈家门。

    最初来的时候尚是四年前,那时他十三岁,还是东宫太子,这次再到沈家,忽然感觉有些陌生。

    “这里……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

    朱厚照跟在马九身后,有些不太理解。

    小拧子道:“公子,您忘了?沈家曾被人纵火,后来还是陛下赐银让沈家重修,格局自然有所不同。”

    经小拧子一提,朱厚照马上回想起来,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都是刘瑾那狗东西造的孽……当时怎么就没下定决心把他给杀了?只是让他出银子给沈家修缮一番,结果差点养虎为患……唉,真是悔不当初啊!”

    马九听到朱厚照的话,不敢打岔,只是小心翼翼在前带路。

    此时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虽然院子里有微弱的灯光,始终不是那么明亮,马九本是回来找沈溪复命,谁想竟碰到皇帝找来,他来不及通报,只能有意识地把朱厚照带到书房,这样方便找人进去传话。

    当然,马九有很好的借口,尚书府内宅一般人可不能随便进出,但实际上马九受到的限制很小,因为他妻子小玉是沈府后宅管家,平时沈府内宅的事情都是小玉协助谢韵儿完成,偶尔马九也会帮忙。

    没等进书房,便见前面几人打着灯笼自后院走了过来,老远便听到一个清脆的童音在说话:

    “……不知道跟你说过多少次,嫂子给你的东西,一律拿着,回去后只管送给我就行了,像你这样不吃不拿,有便宜不占,就跟个傻瓜一样,你不想要我还想要呢……”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跟着周氏过来探病的沈亦儿和沈运姐弟。

    此时沈亦儿似乎是因为沈运没有接受嫂子的馈赠而不满,一路上都在埋怨,而她说话的腔调跟周氏极其相似,正所谓有什么样的娘便会教出什么样的女儿,本身沈亦儿就聪明调皮,再加上弟弟沈运平时被她欺负惯了,更加剧了沈亦儿的嚣张气焰。

    周氏带着儿女过来,稍后便要回去,不过这会儿周氏正在跟谢韵儿交代事情,便让两个小家伙先出来。

    这一出来不要紧,正好跟朱厚照迎头碰上。

    马九自然而然地停下脚步,他知道沈家二小姐平时有多霸道无礼,如果让二小姐唐突了皇帝,那沈家可就摊上大事了。

    “那是什么人?”

    朱厚照打量走过来的几人,皱眉问道。

    朱厚照上次来沈家,也遇到过沈亦儿,不过那时沈亦儿还是个八、九岁大的熊孩子,沈亦儿拿毒蛇猛兽来吓唬朱厚照,虽然二人没发生直接肢体冲突,不过这也给朱厚照造成不小的心理影响。

    事后朱厚照还懊恼不已,自己怎么就轻信一个小丫头说的鬼话?

    一转眼过去三四年,朱厚照乍见沈亦儿一时间竟然没想起来这位是谁。

    朱厚照已不再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沈亦儿逐渐长大,这会儿虚岁已经十二,虽然只是个孩子,但因为女孩子发育得早,比起沈运明显要高出一个头,已经像个大姑娘了。

    马九回道:“乃是沈府二小姐。”

    “什么?那边来的是沈尚书的妹妹?朕……本公子记得她!”

    朱厚照不打听还不如何,听到后吓了一大跳,虽然他没认出沈亦儿,不过关于这丫头的不好记忆却浮现心头,当初被一个小孩子蒙骗的屈辱感随即升起,有种想报仇的冲动。

    “见过九爷。”

    走在前面打着灯笼的丫鬟见到马九,赶紧施礼。

    马九在府上地位不低,不但是尚书大人信任有加的亲随,更是府内后院大管家小玉的丈夫,丫鬟们见到他都毕恭毕敬。

    沈亦儿见是马九,不由笑呵呵地走了过来,招呼道:“这不是九哥吗?好些日子不见,九哥这是要去见小玉姐?”

    长大后的沈亦儿活泼开朗,除了欺负弟弟外,对旁人还是很客气的,小嘴很甜,以至于走到哪儿都很受欢迎。

    马九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应答,毕竟身后跟着当今皇帝。

    沈亦儿见马九不说话,顿时感觉有些不太寻常,她眼睛很尖,迅速发现马九身后跟着的朱厚照和小拧子。

    这会儿朱厚照也从少年成长起来,跟原先的模样大不相同,再加上天色漆黑,沈亦儿根本不记得曾经在家中“欺负”过这少年。

    沈家二小姐欺负的人多了,可不会把每个被自己欺负过的人都记在心里。

    “嘿,哪里找来的小子?怎么看起来傻乎乎的?”

    沈亦儿咧嘴一笑,难得遇到个生人,看上去年岁不大,沈亦儿就抱着一种“先调戏调戏再说”的心态。

    朱厚照闻言,眼睛瞬间眯了起来,他本来就已经很恼火,此刻心头更是火气直蹿……旁边的小拧子一看这架势,赶紧上前喝斥:“你这丫头片子好生无礼,居然敢跟……我家公子如此说话?”

    小拧子不出来指责还好,这话如同火上浇油,沈亦儿的气势瞬间被挑了起来,她可不是那种轻易服软的丫头,谁跟自己对着干,她就好像遇到敌人一样马上把自己的小辫子竖起,加入到对战中。

    沈亦儿瞪大双眼,斥道:“你家公子?这可是在我家……我大哥家里,你来我家,我问你是谁你就要立即作答,如果你不回答就是无礼,信不信本小姐现在就用棍子把你们赶出门去?”

    小拧子吓得不轻,敢这么威胁朱厚照的人他还从来没见过,以小拧子想来,如果谁敢在爱面子的朱厚照跟前这么说话,必然是找死。

    因为心里担心,再加上不敢造次,小拧子赶紧缩头躲到了后面,把场面交给朱厚照。

    朱厚照心想:“真是气煞朕也,当初朕来,就被这小丫头给耍了,没想到过了几年,这小丫头变本加厉。”

    “但是,朕不能跟她一般计较,君子动口不动手,况且对手还是女人。再者,她是沈先生的妹妹,总不能叫人把她给暴打一顿吧……”

    朱厚照恼怒之极,脸上却露出笑容:“你是沈尚书的妹妹?本公子记得你,上次登门拜访的时候,你才这么大……”

    说话间,朱厚照比量了一下自己的腰,大概意思是,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才这么高。

    朱厚照用成人的口吻跟沈亦儿说话,沈亦儿先是一怔,随即她意识到自己被轻视了,一蹦老高,几乎是从原地蹿了起来:

    “好你个不识相的家伙,年纪才多大,就敢狗眼看人低,本小姐一直都这么高好吧?你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等着吧,本小姐再过几年,个子肯定比你高,到时候本小姐一拳便打飞两个像你这样的小白脸!”

    要不是马九在,沈二小姐早就动手了。

    不过这会儿沈亦儿已长大成人,进入青春期的她,已经知道大家千金不能随便动手打人,而且她正在学女学,被教导要当个淑女。

    朱厚照仍旧拿老气横秋的语气说话:“实在可惜,沈尚书乃是三元及第的状元郎,怎么教出如此粗俗无礼的妹妹?看来即便是同样的家教,也会出现不同的结果,倒是沈尚书的弟弟看上去更有教养。”

    “什么?你说谁没教养?”

    本来沈亦儿还拼命忍耐,她想的是,没必要跟个陌生人计较太多,最多骂几句出出气就算了,谁知道对方愈发蹬鼻子上脸,这下终于忍不住了,把袖子一撸,用咄咄逼人的语气质问道。

    朱厚照扁嘴笑了笑:“说的是谁,谁自己心里清楚!”

    沈亦儿眼睛瞪得跟铜铃那么大,她知道自己打不过眼前的少年,不过她非常聪明,立即从地上捡起块石头,甚至马九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用力朝住朱厚照砸了过去,势大力沉,毫不留情。

    “二小姐……”

    马九一瞧架势不对,想去阻拦沈亦儿捡石头却已经来不及,只能拼命拿身体去挡,谁知道沈亦儿扔石子的准头奇高,就算马九拼尽全力阻挡,石头还是不偏不倚落在朱厚照的面颊上。

    “哎哟!”

    朱厚照怎么都没料到自己居然会在一个十多岁的少女身上吃亏,突然间石头便飞到面前,一时躲闪不及,石头砸过来后脸上一阵剧痛。

    他不由捂住脸颊,感觉手上一阵湿热,显然出血了。

    小拧子赶紧挡了过来,这会儿他已经顾不上隐藏朱厚照的身份,高声喊道:“护驾,快来人,护驾!”

    小拧子知道,如果自己不赶紧做点儿什么事情进行弥补的话,单一条保护皇上不利,就足以让他脑袋搬家。

    沈亦儿不知道自己已得手,丢出石头后,身体便被马九挡住,她以为没砸中,当即又去捡石头。

    她弯腰拾取,嘴上还高喊:“小弟,等什么?快帮姐姐捡石头,打死那个不开眼的家伙。”

    沈运虽然平时听沈亦儿的话,但并不意味着他会一味地盲从,尤其是帮姐姐做坏事。他下意识地后退两步,躲到丫鬟身后,防止对面丢过来的石头误伤自己。

    “滚开!”

    前方传来朱厚照的声音,这话却是对小拧子说的。

    朱厚照脸上被石子打中,还是被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片子所伤,这对他而言可谓奇耻大辱,一时间顾不了什么皇帝的尊严,第一反应竟然是不报仇枉为好汉。

    朱厚照破口大骂:“你个死丫头,居然敢对本公子无礼?这可是你先动的手,还伤到本公子,本公子这就代你哥哥好好教训你……”

    他所谓的“教训”,不是上去动拳脚,而是学沈亦儿从地上捡石头……此时的朱厚照,根本就不顾什么君子风度,好像个锱铢必较的泼妇,对面用石头打过来,他就要用石头砸回去才行。

    朱厚照生来除了他老娘,没人能骑在他头上拉屎拉尿。

    打小就没有皇位竞争对手,年纪轻轻便登上帝位,根本未经历任何挫折,以至于朱厚照非常任性妄为,平时遇到的那些女人,对他都毕恭毕敬,甚至被欺辱都只能哭而不能做出任何反抗。

    但现在朱厚照算是遇到了敌手,虚岁不过十二岁的少女,居然跟他掐起架来,奇葩的是朱厚照也没有仗势欺人的意思,就想用石头跟沈亦儿比个高低。

    “公子,您……沈小姐……”

    这下可把小拧子急坏了,一个是皇帝,另外一个是尚书府千金,两个都是他开罪不起的,实在没办法他只能冲上去给朱厚照当盾牌,如此一来,朱厚照可以躲在他身后放心大胆地丢石头。

    沈亦儿本来只是想仗着自己是沈溪的妹妹欺负人,等被对面扔来的石头打中身体后,有些气急败坏,抄起的石头比之前更大,不过因为手忙脚乱没有准头,还因为有小拧子和马九阻拦,之后再没能打中。

    “让开!你这娘娘腔算什么东西?为什么挡在那小白脸的前面?再不让开的话我连你一起打!”

    沈亦儿把不能打中朱厚照的责任归到小拧子身上,大声嚷嚷,不过小拧子可不会听她的,就好像个护犊的瘦弱母鸡,拼命把朱厚照这只小鸡保护在身后。

    朱厚照有了盾牌保护,顿时趾高气扬:“有本事你也让人挡着,继续啊!”

    “砰!”

    正说着,朱厚照扔出的石头不偏不倚砸中沈亦儿的脑门儿,到底男子力气更大,这下可把沈亦儿给打疼了。

    “哇呀,有人敢在本小姐的地头欺负人,不想活了吧?来人啊,来人啊……”

    沈亦儿除了被老娘打会假惺惺抹眼泪外,其余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哭,那在她看来是软弱无能的表现,她嚷嚷的同时,赶紧把弟弟拉过来给自己当挡箭牌。

    “姐!咱有话好商量……要不你让九哥……”

    沈运缩着头,赶紧避开,任凭姐姐怎么拉拽,他都拼命躲开,生怕自己被对面飞来的石头打中。

    马九一看镇不住场面,皇帝陛下和自家二小姐打了起来,还是互丢石头,双方都负伤,这可比拳脚相加更为严重,阻拦朱厚照他可不敢,毕竟那是皇帝,拥有天下的九五之尊,只能从阻拦沈亦儿入手。

    “小姐,您不能打人。”

    马九见劝说无效,只能上前去挡着沈亦儿,顺带朝后面几乎被吓傻的丫鬟喝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二小姐拉走?”

    “是,是!”

    丫鬟不明就里,只能听马九的话行事。

    几名丫鬟上前拉拽沈亦儿,但沈亦儿身体灵活,连马九都逮不住她,躲避间继续往另一边丢石头,一边丢一边嚷嚷:“快来人啊,有人想谋害大哥!”

    朱厚照一边躲在小拧子身后奋力还击,一边说道:“这算什么?个人恩怨还要牵扯到你兄长身上?看你这丫头好生没教养……”

    “哎哟!”

    小拧子又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