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七六章 不交权
    谢迁没多言,径直往门口行去,这次没等出门口,便见司礼监秉笔太监戴义带着几名太监现身。

    “张老公爷、谢阁老、何尚书,向诸位大人行礼了。”

    戴义本以为到这里只能见到谢迁,谁知道一照面便碰到这么多大人物,略微有些局促,赶紧行礼。

    谢迁一摆手:“戴公公是来传旨的吧?”

    戴义点头,苦笑道:“没有圣旨,只是陛下口谕罢了……陛下说,让谢阁老安排人,去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把扣押在那儿的几名大臣接出来,咱家跟着一起去,只要有咱家在,一路可保畅通无阻。”

    谢迁皱眉:“陛下果真如此说的?”

    戴义这下更为难堪:“谢阁老这话是什么意思?咱家莫非还敢随便在您几位面前信口开河不成?这是陛下原话,只是没下手谕罢了……不过话又说回来,那几位大人被打入诏狱,不也只是陛下一句话的事情?”

    谢迁和何鉴的脸色都有变化。

    张懋看出一些苗头,道:“既然这件事是陛下特意安排给于乔做的,老朽先告辞,以后有时间再聚。”

    本来张懋要跟谢迁商议军务,尤其涉及兵部事务,以张懋的身份去沈溪府上拜访不那么合适,要见沈溪只能等其病愈后去兵部衙门,所以张懋来见谢迁,是想通过谢迁的口去跟沈溪传达,结果交流后发现谢迁跟沈溪关系不那么和睦,于是适可而止。

    谢迁没挽留张懋,行礼道:“恭送张老公爷。”

    戴义也道:“张老公爷贵人事忙,请自便……陛下经常在咱家面前提您的大名……”

    这话更多是恭维,张懋知道朱厚照平时忙着吃喝玩乐,不知这戴义是否有机会面圣,说话显得太过虚伪。

    但张懋没有揭破,笑呵呵出了小院。

    等张懋上了轿子离开,戴义才催促:“谢阁老,要不咱抓紧时间出发?陛下之前可没跟北镇抚司衙门那边打招呼。”

    谢迁一听急了。

    诏狱内已死了个张彩,稍微一耽搁就有可能会出第二条人命。谢迁现在最担心的是虽列入阉党名录但没有重大劣迹的老友焦芳被迫害致死。

    “戴公公请引路!”

    本来谢迁应换上官服再去,但急着救人,顾不得别的,着一身素衣便去了。

    戴义身后除了几名太监外,尚有十多名侍卫,谢迁这边没跟什么人,只是让何鉴一起,迈开大步就向北镇抚司赶去。

    戴义提醒道:“路途遥远,谢阁老和何尚书还是乘轿为好。”

    “不必不必……哎呀,不对,怎会选择步行?如此岂非耽搁得更久?来人啊,准备马车……快快,准备马车!”

    谢迁随口应了一句就反应过来,慌忙向下人打招呼。

    谢迁跟何鉴上了马车,戴义单独乘坐一车,等马车启动,几名太监和一众侍卫拔足跟上。

    车厢内,何鉴好奇地问道:“于乔,你为何心不在焉?”

    谢迁叹道:“事情一下子全摆在眼前,思绪凌乱所致。”

    何鉴道:“于乔是在为之厚的事情烦忧吧?其实之厚做事都以朝廷社稷为重,并未有何不妥之处……只是有时候你对他的要求未免太过苛刻,他这样的年岁有如此成就,你还奢望什么?总不能指望他一步登天吧?”

    “一步登天?怎么是天?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做到六部尚书,还想继续向上升?”谢迁气恼道,“有时候觉得,他真该受一点挫折,否则行事越发肆无忌惮!”

    ……

    ……

    谢迁跟何鉴一起,在戴义陪同下,将列入阉党名录的几名核心大臣给营救出来。

    除了被用刑致死的张彩外,尚有焦芳、曹元、刘宇、刘玑和毕亨等人,这些都是内阁大学士、尚书级别的人物,曾经帮刘瑾做了不少坏事,但在谢迁看来都罪不至死,所以陷身诏狱后拼命营救。

    等把这几人送上各自府中派来的马车,谢迁稍微松了口气。

    何鉴道:“于乔,看焦阁老的状况,似乎不太好啊。”

    何鉴虽然较谢迁年长,但跟焦芳相比年岁还有差距,焦芳如今已届七十,下诏狱后就算全身而出,基本也要休养很久。

    谢迁脸色多少有些难看,先对戴义行礼:“戴公公,不知陛下除了交代将这些人释放外,还做出如何安排?”

    “嗯!?”

    戴义稍微愣了愣,随即摇头,“陛下未说太多,不过听宫里传话,说是陛下已安排好三边总制和宣大总制人选,咱家没听错的话应该是王琼和王守仁……这件事谢阁老已知道了吧?”

    这消息,跟张懋之前带来的口信完全一样,谢迁之前还因此不悦。

    谢迁问道:“陛下可是昨日去跟沈之厚见过,商议后做出的决定?”

    戴义听出谢迁话语中的不爽,尴尬一笑:“咱家只是宫里不起眼的小人物,昨日陛下去过何处,咱家如何知晓?谢阁老,有些事实在非咱家所能及,咱家不敢在您面前胡言乱语,现在要回去跟陛下回禀,就此告辞……”

    说完戴义便转身离开,谢迁没再问什么,亲自送戴义上了马车。

    这会儿天色已暗了下来,何鉴道:“于乔,现在焦阁老等人已平安回府,你总该放心了吧?我这边也要回家与家人团聚了。”

    谢迁看着何鉴,突然发现自己在朝势单力薄,跟他相熟的人很多,但真正能为他谋划的人少之又少,以至于现在有什么事还得询问何鉴,但何鉴在朝中的地位,连沈溪都不如,更别说是那些资历深厚的老臣了。

    谢迁拱手:“我叫人送送你……”

    何鉴一摆手:“不必,不必。我之前已叫家里人驾马车过来接,走几步路正好碰上。于乔,你也赶紧回去休息,这两天你忙坏了,看之厚都已累病!”

    何鉴不提沈溪还好,提到沈溪,谢迁脸色又是一沉。何鉴一愣,随即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尴尬地摇摇头,不再多言,往远处去了。

    谢迁在原地看了何鉴许久,这才收拾心情坐车回自家小院。

    ……

    ……

    谢迁刚到家,未等他站定,家仆匆忙来见,禀告道:“老爷,刚才刑部张侍郎来过,说陛下已把阉党案交给兵部沈尚书处置,让您将之前带回来审阅的卷宗悉数送还。”

    本来谢迁就为沈溪的事情暗恼不已,听到这话,越发羞愤难当,喝问:“张侍郎人呢?”

    “已经回去了。”

    仆人小心翼翼地道,“小人说您不在,张侍郎把话留下,就赶回刑部衙门,要不……老爷您去看看?”

    谢迁因为生气,已顾不得考虑为何皇帝要把阉党案交给沈溪接管,气急败坏下准备往刑部衙门问个明白。

    谢迁没跟仆人说更多的话,转身扬长而去,仆人追上去问道:“老爷,您真要去刑部衙门?”

    谢迁没好气地反问一句:“这跟你有关系吗?”

    仆人战战兢兢回答:“若是再有大人前来拜访,小人是否跟他们说老爷去向?”

    谢迁突然一怔,好像想到什么,嘀咕道:“怪不得今日这么多人来这小小的院落,原来是沈之厚称病不出,那些人对朝中局势懵然无知,只能来问我……哼哼,沈之厚这是故意要让我难堪啊!”

    谢迁带着恼恨出门,根本没回仆人的话。

    等他赶到刑部衙门,刑部侍郎张子麟闻讯后亲自出来迎接,张子麟刚行完礼还没来得及说话,谢迁已道:“陛下御旨给老夫看看。”

    张子麟道:“谢阁老莫要心急,进去说话,阉党案卷宗……”

    这段时间对于刑部侍郎张子麟来说,可谓是惊心动魄。他原本被列入阉党名录,且是谢迁一手主导,进而被限制人身自由,等候朝廷处置。是沈溪一手把他从阉党名单中划出来,所以在张子麟看来,谢迁这样的老臣根本就不可信,反倒是沈溪这样的新锐文臣才值得他们依靠。

    而且从朝中局势看,沈溪地位明显凌驾谢迁之上,毕竟朱厚照有什么事都会先问沈溪的意见,而谢迁这个名义上的皇帝秘书,已被架空权力,在司礼监掌印没着落前,谢迁的首辅之位形同虚设。

    谢迁没有携带卷宗过来,因为他从未想过放权,气势汹汹地质问:“卷宗岂能随便与不相干之人?沈之厚想要,尽管让他来找老夫!他可是来过刑部?”

    张子麟不由摇头苦笑:“谢阁老,沈尚书称病在家,未曾出过府门,您这是……哪里来的如此大火气?这件事毕竟乃是宫内派人前来传旨,吾等不过是遵命行事罢了……谢阁老切莫动怒!”

    说话间,谢迁和张子麟一起进入刑部大门。

    本来谢迁以为刑部尚书何鉴回府后,刑部这边就是张子麟做主。等他去后才知事实并非如此,因为现场还有两位朝中重臣,其中一位乃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洪钟,另一位则是大理寺卿张纶。

    洪钟不是阉党,而张纶本来也被列入阉党名录,后来是在沈溪极力争取下,张纶才得以官复原职,现在一起加入彻查阉党案。

    不过到现在,案子似乎已归沈溪掌管。

    “谢尚书?”

    洪钟和张纶见谢迁进来,立即上前迎接。

    二人毕竟不是刑部官员,谢迁风尘仆仆从长安街到刑部公堂,张子麟作为刑部在场最高官员必须得出去迎接,而洪钟和张纶还留下来整理案宗。

    谢迁皱眉:“让沈之厚审阉党案,已经定下来了?”

    这话谢迁是看着洪钟问的。

    在谢迁看来,如今代表都察院、刑部和大理寺三人,只有洪钟跟阉党没多少关系,而且谢迁也更相信洪钟一些,所以才有此一问。

    洪钟先看了张子麟一眼,似乎是在问询,难道你没把圣旨跟谢阁老说明?

    随即洪钟回道:“于乔,你莫要心急,有些事该怎样便怎样,陛下让沈尚书审案,总归事情是向好的一面发展,说明陛下不想大兴牢狱。”

    “对,对!”

    张纶和张子麟跟着附和。

    谢迁很是着恼,他亲手拟定的阉党骨干分子,如今非但没被问罪,甚至未被革职,如今活蹦乱跳站在他面前对处置阉党案指手画脚,怎能让他不来气?

    本来谢迁也不想大动干戈,但因为沈溪一直在替阉党成员说话,甚至现在在保全阉党文官之事上做的比他还要多,更赢得人心,这让谢迁越发不满。

    谢迁道:“一个兵部尚书,有何资格过问刑部谳狱之事?陛下这件事安排极为不妥,老夫这就入宫面圣!”

    羞怒之下,谢迁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找朱厚照说理,据理力争让皇帝收回成命。

    洪钟等人则觉得谢迁不可理喻。

    你作为首辅大臣,本来也没资格来管刑部的事情,你只是负责写票拟,几时能参与到六部具体事务中来?而现在陛下安排引发阉党案的心腹之臣负责般案,本来就合情合理,阉党案毕竟是由沈溪亲手捅破,且将刘瑾绳之以法。

    洪钟问道:“于乔准备连夜入宫面圣?这会儿怕是宫门已关闭,不妨明日再入朝觐见……”

    虽然谢迁把话说得很满,要入宫找朱厚照说理,但他稍微冷静下来后才意识到,如今的他根本见不到朱厚照,更别说是与沈溪一样在自己府宅称病都会有君王上门来探望了。

    就在谢迁下不来台时,外面突然有人来奏:“几位大人,宫里面来人了。”

    张子麟好奇地问道:“宫里又是谁来了?谢阁老,咱们一起出去见见?”

    谢迁也很好奇,宫里之前已派人来刑部知会过,把阉党案交沈溪处置,难道还要再派人来强调一下?

    等谢迁等人出来,才知道这次来的是朱厚照身边的贴身太监小拧子。

    与戴义等人不同,如今的小拧子在宫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虽然朱厚照已明确表态不让小拧子参与到司礼监掌印太监的角逐,但小拧子是朱厚照跟前说得上话的人,在一个朝臣难以见到君王的时代,谁能面圣,谁就拥有话语权。

    谢迁见到小拧子,心里燃起一丝希望,毕竟在他心目中,小拧子属于同党,毕竟之前在斗阉党时,他跟小拧子有不少私下来往。

    “拧公公,怎要您大驾光临?”张子麟见到小拧子来,赶紧上前以礼相迎,态度非常恭谨。

    这谦卑的态度,让谢迁看到后很是不爽,似乎又看到张子麟等人以前拜见刘瑾的模样。

    在谢迁看来,正是这些没有气节的文臣卑躬屈膝,才造就刘瑾权倾朝野,不可一世。

    小拧子摆摆手:“诸位大人实在太客气了,谢阁老您也在?是陛下派小的出来传话……”

    每次小拧子见谢迁,都会拿出一副低姿态说话,低眉顺眼道,“陛下让小的到各部通知,明日要举行午朝,与大臣们共商朝事,请诸位大人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