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七九章 对手相见分外眼红
    张永表达的意思非常明显。

    他不想当一个傀儡,刘瑾为世人塑造了一个司礼监掌印太监权倾朝野的标杆后,后刘瑾时代,张永想跟沈溪合作,把朝廷打造成一个由司礼监掌印和部堂联盟的新垄断模式。

    张永想垄断朝政,不过不是他一个人,而是跟沈溪通力合作。

    沈溪道:“朝中那么多大臣虎视眈眈,本官可没有能力将他们的嘴给堵上……张公公就这么有自信?”

    张永听出沈溪言辞中的搪塞之意,不过他还是显得自信满满,笑着说道:“只要沈大人愿意,就一定能把人的嘴堵上,谁叫您才是陛下跟前最受信任之人?如今朝中很多人等着您出山掌控大局,咱家只是希望能担任您的左右手。”

    不知不觉间,张永又主动降低一个身段。

    之前还说要跟沈溪合作,通过这种合作关系打压朝中异己,做到对朝廷的绝对掌控。或许是张永感觉到沈溪并不太愿意配合,干脆把沈溪捧到一个新高度……我以后都听你的,反正你只要让我当上司礼监掌印太监,那以后在朝中就是你说了算。

    沈溪看着张永,张永也在凝视他,等二人视线在空中碰撞后,张永赶紧把目光避开。

    沈溪摇摇头:“这么说吧,之前陛下前来探病,问过一些事,但并未提及司礼监掌印人选,似乎陛下心中已有定案。明日午朝本官不会出席,所以最后陛下会定谁,这不是本官所能决定,张公公还是另请高明!”

    张永为难地道:“沈大人,您就别打哑谜了,谁不知道陛下听您的话?怕是您在府中养病不去午朝,陛下还会特意派人前来问询您的意见!只要您跟陛下进言,陛下几时不听?”

    “是吗?”

    沈溪若有所思,“当初本官又是如何被发配到宣府去的?”

    “呃?那不是刘瑾在朝么?刘瑾蒙蔽圣听,以至于陛下对很多事判断不明,而且以咱家所知,沈大人被安排到宣府当官也是刘瑾所为,陛下甚至事前都不知,那奸贼简直是无法无天……如今他已伏法,这世上再无人能跟沈大人您抗衡!”张永恭维地道。

    沈溪笑了笑,道:“说来说去,你就是想让我帮你在陛下跟前说话,一举登上司礼监掌印之位?”

    “没错!”

    张永直言不讳,“若无沈大人帮忙,咱家就彻底没机会……或许陛下并不会从咱家和张苑间做出选择,之前放出的话不过只是试探罢了,咱家很清楚,若没有沈大人您照顾,就算当上司礼监掌印,依然很快就会被涮下来,谁叫陛下对咱家远没有对沈大人您这般信任呢?”

    沈溪脑中灵光一现,一时间没有回答,恰在此时,门口传来微弱的敲门声。

    “谁!?”

    沈溪喝问一句。

    张永显得很紧张,他半夜来访难免做贼心虚,如果被人知道他在午朝前一晚专程来拜见沈溪,谁都知道他为何而来。

    门口传来朱起的声音:“老爷,御马监掌印太监张苑张公公求见,人已在前院,是否请过来?”

    张永显得很疑惑:“他怎么来了?”

    沈溪打量张永一眼,问道:“他为何而来,难道张公公你不知?”

    张永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想来也是,自己为什么而来,张苑必也是如此,张永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试探地问道:“咱家先躲一躲,不妨……在屏风后等候?”

    显然张永想听听张苑会说什么,如此一来知彼知己,探听到张苑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这对他竞争司礼监掌印之位大有助益。

    但沈溪不想让张永偷听。

    若张苑以为书房内除了沈溪外无人,说的话必然是什么“七郎”、“大侄子”等鬼话,跟张永打利益牌不同,张苑纯粹是打感情牌。

    说白了张苑这个人抠门,以为自家内侄深得皇帝信任,他竞争司礼监掌印之位就胜券在握,就跟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甚至还会拿一些要挟的话对沈溪加以威胁……你不帮我我就把我们的关系公诸于众。

    沈溪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既然两位张公公都到了,为何不坐下来开诚布公地商议一番,到底谁当这司礼监掌印更合适?”

    张永惊愕无比:“沈大人,您这是……您这是要闹哪出?”

    沈溪摇摇头:“这种事本来就应该由你二人坐下来面对面商谈,合则双赢对则两亏,现在不是商讨谁上位的问题,你二人如果能精诚合作,谁当上司礼监掌印又有什么区别呢?”

    张永摇头苦笑,显然理解不了沈溪的心态。

    但他又没法拒绝沈溪的要求,心想:“你沈之厚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让咱家跟张苑坐在一起商议,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你沈之厚如何在朝中立足?居然敢参与内廷事务,你沈之厚简直是胆大包天啊!”

    想到可能会有沈溪的把柄落在自己手上,张永心底兴奋莫名,当即道:“那就听沈大人的意思行事。”

    沈溪来到门口,把朱起叫过来,附耳吩咐两句。

    等沈溪折身回来,张永还很奇怪:“沈大人交代了什么话?”

    沈溪道:“只是提醒张苑张公公一句,告知你在这里,让他自己选择是否前来相见。”

    张永脸色不善,感觉沈溪好像摆了他一道,心里琢磨开了:“之前一直有人传言说张苑跟沈之厚关系非同一般,难道二人间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晓的?今日张苑前来,到底是偶然,还是根本与沈之厚提早商议好的,甚至沈之厚老早便已决定要举荐张苑为司礼监掌印?”

    因为心里没底,再加上张苑前来的时间点太过巧合,张永难免会心神不定,胡思乱想。

    不多时,张苑在朱起引领下到了书房门外,沈溪和张永已在门口等候,沈溪不时捂嘴咳嗽,似乎是向外人提醒他病人的身份。

    “沈尚书、张公公,久违了!”

    张苑来到后,倒也客气,他已从朱起那里得知张苑在场,本来不想来见,但又一想如果不见的话,沈溪继续跟张永交谈,指不定到手的司礼监掌印太监之位就飞走了。

    张苑很生气,你沈溪是我大侄子,怎么会接见张永?难道想脚踩两条船?

    “一起进来说话!”

    沈溪语气冷漠,做了个请的手势便转身进了房门。

    张苑先瞪了站在门口的张永一眼,这才跟着一起入内,进到书房后,张苑先把房门关上,随即转过身看着沈溪和张永,此时二人已坐下。

    张苑心想:“你们在我面前大模大样,以为我是来汇报工作的奴才?”

    沈溪一摆手:“张公公,请坐。”

    “哼!”

    张苑轻哼一声,在另一侧的客座上坐下,跟张永正面相对。

    张永闭目养神,懒得打量张苑。自从朱厚照表明心迹,要从他二人中挑选司礼监掌印后,彼此都把对方当作最大的敌人,这种私下的场合相见,即便有沈溪在场,二人也没有缓和关系的打算。

    谁上位,都意味着另一方会遭到打压,毕竟朱厚照相信的就这二人,若其中一方上位后失势,基本是由对方来继承权位,因此不管谁掌权都不可能养虎为患。

    沈溪见二人不言不语,率先开口:“你二人前来的目的,本官不必多赘言,都是为司礼监掌印之位而来……但本官要告诉你们的是,陛下真正属意的人选,并非你二人,且陛下最终要定下的人选……也不是你们。”

    张苑和张永本来都在生闷气,但沈溪的话实在太过令人震撼,二人不由同时看向沈溪,想从他脸上的神情判断这番话是不是真的。

    “沈大人,您可别骗人,陛下之前可不是如此说的……为何到你口中,事情竟然有了反转?”张永率先提出质疑。

    张苑虽然没发问,但他的目光里同样满是疑问。

    沈溪笑了笑,道:“你们以为本官会拿这种事开玩笑?根本没必要……陛下探病时没提司礼监掌印人选,本官便知陛下改了主意……之前陛下在圈定司礼监掌印人选时,看重你们有能力,在朝中也有一定威望,如此才放到一起进行比较!”

    “那又如何?”

    张苑趾高气扬,“难道陛下所言有错吗?”

    沈溪摊摊手:“刘瑾能力如何?”

    张苑没有马上回答,先看了张永一眼,这才道:“叛逆之臣,有何能力可言?”

    沈溪笑了笑,道:“想陛下经历过刘瑾叛逆的风波,如今是否敢仰仗司礼监?”

    张苑不知该如何回答,张永则听出一点苗头,沉思一下后回道:“陛下现在要仰仗的,其实是沈大人您哪,司礼监掌印……形同虚设。”

    “形同虚设这话有些过了,但至少陛下不会安排一个跟刘瑾智计和威望相当的人执掌司礼监,因时局决定,陛下不需要这样一个人出来主持大局……两位张公公既有能力,又有人脉,是否会成为陛下最属意的人选?”

    沈溪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提出自己的问题。

    张永忽然站起身:“那陛下属意的,是年老持重,但其实并无大能力之人?那不就是……”

    张苑也站起身接话:“戴义!”

    ……

    ……

    论对君王的了解,张永和张苑都觉得自己精于此道,但跟沈溪一比,他们很清楚自己略逊一筹。

    朱厚照的想法,旁人很难揣度,做事风格天马行空且瞬息万变,之前所做决定轻易就会更改,能掌握住朱厚照性格的人就能掌握权柄,这也是刘瑾崛起的关键。

    张苑和张永听到沈溪的分析后,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心里依然有所怀疑。

    张永道:“沈大人,这些话既然不是陛下亲口跟您说的,那就是出自您的揣测……之前陛下可有言在先,在司礼监掌印人选上,并未提及戴公公!”

    沈溪打量二人,问道:“你们是在怀疑本官吗?”

    “不敢。”

    张永道,“做事都讲究有理有据,明日陛下就要举行午朝,那时司礼监掌印人选十有**就会出炉,而之前陛下可未曾放出任何风声说要让戴公公上位,朝中文武大臣不会提出意见?”

    沈溪笑道:“那二位是认定,宫里这么多太监中,那些文臣更属意您二位,而非戴公公?”

    “这……”

    张永随即皱眉思索,论头脑和政治远见,他比张苑要强很多。

    张苑不明就里:“朝中那些大臣,跟戴公公的关系也未必有多好,沈尚书如此说未免太过危言耸听了吧?”

    沈溪道:“戴公公乃是四朝元老,连曾经的司礼监掌印萧敬萧公公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先帝便对他信任有加,且戴公公跟刘少傅和谢阁老等人关系很好,二位觉得,论声望和资历,可能超过戴公公?”

    “但是在能力方面……”

    张苑还想为自己辩解,以为人处世的能力还有跟朱厚照亲疏而论,张苑自以为比戴义强太多。

    张永就不说话了,显然他在这方面更有见识,心想:“怪不得之前谢于乔对我态度冷漠,原来他早就想举荐戴义为司礼监太监,戴义昏聩无能,人云亦云,他若上位等于说司礼监将把权力拱手让给内阁……唉!我怎么之前就没想明白这点,还要沈之厚提点?就是陛下所说那两个人选,让我思维陷入了误区!”

    沈溪道:“二位如果不想联合的话,等于说把司礼监掌印之位拱手让人,今日见本官也就没有丝毫意义。”

    “二位请便,本官抱恙在身,只能先回去休息!”

    说完,沈溪果真起身便走,张永赶紧上前劝阻:“沈大人留步。”

    沈溪停下脚步,打量张永:“阁下有话要说?”

    张永先看了张苑一眼,一咬牙道:“我与张公公在宫里本就同气连枝,既然都到沈大人的府上来求助,想来想法也基本相同,无论最后谁来当司礼监掌印,总归不能让戴公公白白捡了便宜去。”

    张苑皱眉问道:“你想怎么着?”

    张永摇了摇头:“该怎么着不由你我二人决定,不妨先听听沈大人说什么……既然我们都以沈大人马首是瞻,那关于这件事就完全听从沈大人安排,你可赞同?”

    张苑本不愿跟张永合作,但转念一想,自己跟沈溪是什么关系?最后有了成果岂能把胜利果实分享给你?

    张苑笑了笑道:“咱家正有此意……沈尚书,咱二人答应跟你合作,你但说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