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八四章 上位
    沈溪一句话,就把悬而未决的纳妾疑难问题给定了下来。

    但陆曦儿那边还继续吊着,沈溪没有改变初衷的意思,之前沈溪大致试探过惠娘之意,连惠娘都不知该如何处置。

    这对惠娘来说极为矛盾。

    她觉得自己亏欠了女儿,夺走女儿应得的东西,至于如何解决,她也是一头茫然,因为从人伦礼法来说,这件事难以解决,惠娘不时会为此抹眼泪,当然是李衿私下里告知沈溪的。

    如同谢韵儿所言,如今尹文和陆曦儿不再是之前懵懂无知的小丫头,而是知书达理的大姑娘,十八九岁的年龄,在这时代已经快是“老姑娘”了。

    但因沈家呵护有加,以至于二女没受俗世太多纷扰,一直保持着童真。

    在沈溪看来,能让陆曦儿一直保持童心,实属不易,毕竟陆曦儿从小失去父母,如今又是寄人篱下,很大程度是因为沈家从来没把她当外人,见证她的成长,如同至亲一般。

    纳尹文进门,沈溪让谢韵儿不要声张。

    在沈溪想法中,尽量别刺激陆曦儿,不要让她感觉自己是特殊的存在,但也知道有些事终归瞒不住。

    因沈溪还在病中,一应事宜都是谢韵儿操劳。

    当天谢韵儿便去见尹文的祖母和娘亲,私下把迎娶尹文进门的事情说明,这时代婚姻毕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对于尹家来说,他们早就巴望尹文能入沈家门。

    尹文一直留在沈府却没有被沈溪纳入房中,这在他们看来非常难以理解,如今尹家住在京城完全靠沈家供养,他们本以为沈溪嫌尹文出身太低,心中惴惴不安,结果等谢韵儿把来意说明,尹家上下欣喜若狂。

    谢韵儿顺带捎去了聘礼,虽然尹文如今就住在沈家,但一些必要的礼数还是要尽到,沈溪跟尹文的婚姻不需要举行什么仪式,甚至不用摆酒。

    当天谢韵儿便把所有关节走完,回来后她告诉沈溪:尹文随时可以过门。

    “……这丫头本来就住在咱家,能进相公您的门才是最重要的,小妮子什么都不懂,是否要妾身去教教她?”

    谢韵儿想得很周到,怕尹文在一些事情上茫然无知,唐突了沈溪。

    沈溪摇摇头:“什么都不需做,顺其自然吧。”

    “那相公几时让她进您的门?”谢韵儿问道。

    这又让沈溪为难了,叹道:“让你安排,本想又可以拖延些时日,谁知短短一日便水到渠成,人不收进房中都不行。”

    谢韵儿白了沈溪一眼:“相公可别得了便宜又卖乖,小文是个懂事的丫头,相信她以后也会对相公千依百顺……恭喜相公又得了一件贴身的小棉袄。”

    沈溪笑问:“贴身小棉袄不是你吗?”

    谢韵儿横了沈溪一眼,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吧,让这丫头早点儿安心……如果相公同意,妾身这就去告知她。”

    ……

    ……

    沈溪和尹文的婚事定下,不过当日沈溪并没有急着把尹文迎进门。

    他正在病中,行事总归要有所收敛,而且他顾虑重重,涉及后院安稳,迎娶尹文看起来事小,但会引发一系列反应,比如说要考虑到谢恒奴和林黛的想法,更要确保不伤陆曦儿的心。

    此时豹房内,朱厚照春风得意。一连几天他都没过问朝廷的事情,因钱宁给他找的女人很合心意,整日都沉迷美色中难以自拔,这使得宫里宫外的事情都被耽搁下来,司礼监长期没有掌舵人,朱厚照自己也不批阅奏疏,使得朝政陷入停滞状态。

    此时朱厚照身边赤手可热之人,非钱宁莫属。

    钱宁从辽东回来,本以为要当段一段时间哈巴狗,见谁都低声下气,结果一晃眼发现旁人开始巴结和恭维他,厂卫内邀他过府饮宴的请帖不知收了多少。这正是风水轮流转,就连小拧子见到他都客气不少。

    “……钱千户,陛下对你前几日的安排很满意,不过陛下说了,你还得再接再厉才行……似乎你跟陛下说过,回头要为陛下遴选宫外女子进豹房……”

    小拧子作为皇帝的传声筒跟钱宁说话,这几天内钱宁少有机会见到朱厚照。

    跟以前不同,朱厚照没有再让钱宁跟他一起胡天黑地,钱宁想时常见到朱厚照,但很多时候只能通过第三者之口,才知晓皇帝的意思。

    钱宁道:“不知那几名女子中,陛下对谁最满意?”

    钱宁需要知道朱厚照的口味,这也是他做事认真细致的地方,考虑细节比起小拧子和张苑等人更上心,主要因为他是正常男人,懂得以己度人,小拧子毕竟是个太监,对这些事情一知半解。

    小拧子皱眉:“对谁满意?这重要吗?只要是女人就成!”

    钱宁笑道:“拧公公这话就不对了吧?如果谁都成的话,那陛下不会单纯对宫外的女人青睐有加,难道皇宫里少了女子?”

    小拧子面色中透出一丝迷惘,显然不是很明白钱宁话中之意。半晌后,他才回道:“那个有些胖的女人,看上去没什么姿色,但不知为何陛下却对她宠幸有加。”

    钱宁会意地点点头:“原来如此。”

    小拧子急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钱千户难道还要在咱家面前卖关子不成?”

    钱宁笑呵呵道:“是这样的,拧公公可知那女子的特征?”

    小拧子摇摇头:“她特征如何跟咱家有关系吗?当奴婢的,岂能偷窥主人的隐私?”

    钱宁道:“拧公公会错意了,小的说的是一个人的特质,包括性格、谈吐等……比如说我们得弄清楚,那妇人身上到底带着那些吸引陛下的东西……在我敬献的所有女子中,这位妇人的年岁虽不是最大的,但也年过三十……”

    “嘶!”

    小拧子吸了口凉气,瞪着钱宁道,“钱千户,你分明是用心不良,居然为陛下找这么大年岁的女子?”

    钱宁笑道:“难道公公以为陛下会喜欢那些少不更事的稚嫩小丫头?拧公公在陛下跟前这么久,陛下喜好是什么,不会不知吧?”

    小拧子侧头看向另外一边,略一揣摩,知道钱宁没说错。

    “这女子,年岁三十多,未曾生育,乃是富贵人家豢养的妾侍,受过不错的教育,知书达理,不过因年长色衰,再加上身体有些……发福,为原本主家厌弃,这才送到小的这里来,由小的转送陛下!”钱宁介绍道。

    小拧子忍不住打量钱宁,他对于女人可说一窍不通,没法接钱宁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小拧子才问道:“这跟陛下是否宠信有何关系?”

    钱宁笑道:“拧公公有所不知,这经历过挫折又有风韵的女子,才最解风情……看来陛下对这类型的女子情有独钟,此等女子饱经磨难,知道男人喜好,懂得如何迎合才能讨好男人……如此看来,陛下不喜欢在某些事上采取主动……”

    因为钱宁说的事情,已涉及帝王私密,让小拧子分外着恼,不过他的恼火更多是因为自己不懂女人,又想逞强,当即冷笑不已:“妄自揣测圣意,钱千户其心可诛!”

    钱宁看出小拧子并非真心责怪,而是故意摆架子,但此时钱宁也有了自恃的底气,笑着问道:

    “小的之所以跟公公直言,是没把公公当外人,小的所言,不恰好对公公您有所帮助?”

    “哼哼,如果不是如此,咱家非要在陛下跟前告你一状不可!”小拧子咬牙道。

    钱宁上前陪笑:“拧公公,除了这妇人外,还有谁得陛下宠信?”

    “没谁了。”

    小拧子有些不耐烦,“知道陛下喜欢有风韵的女人,你还想作何?难道你想跟刘瑾一样,掌控陛下起居饮食,连陛下每日穿什么衣用什么茶也要调查清楚?”

    “不敢。”钱宁回道。

    小拧子轻哼:“量你也不敢,陛下这几日对你赞誉倒是颇多,说你这次回来更会办事了,似乎有意提拔你……”

    “当真?”

    钱宁眼前一亮,似乎已看到如花似锦的前程。

    他刚跟从朱厚照时,已是世袭的锦衣卫百户,之后朱厚照只是提拔他当上千户,便再无动静。现在朱厚照有意重用他,那意味着他晋升高位指日可待。

    小拧子道:“陛下只是透露出这么个意思,还未最终定下来,主要还是看你的表现……东厂和锦衣卫那边都出现空缺,甚至连锦衣卫指挥使都只是临时派人顶着,你想更进一步的话,最好做事勤快点儿,赶紧把陛下想要的女人送至豹房!”

    “是,是!”

    钱宁喜不自胜,急忙点头。

    小拧子没再理会钱宁,转身而去。

    钱宁没有对小拧子的蛮横无理记恨在心,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巴结朱厚照身边人,找来更多的女人讨得皇帝欢心。

    ……

    ……

    钱宁见过小拧子后,得知自己有机会晋升为锦衣卫指挥使,越发有干劲。

    他心想:“一定要找来更多的女人,既然陛下喜欢成熟有风韵的女子,那就以此为契机,最好是找那种聪明伶俐的女人,未必要有多好的姿色,最重要的是能理解陛下的心意,那种曾沦落风尘的女子再好不过。”

    有了这种想法,钱宁确定了做事的方向。

    为朱厚照选美,本来从京师之地选拔最方便,但钱宁手头并无这方面的资源,以他的身份到了地方或许可以耀武扬威,但在京师这种权贵云集之地,简直一筹莫展。

    等他回到自己家中,院子里有十几个跟着他去辽东的锦衣卫弟兄等着,这些人中最受钱宁器重之人名叫刘晾,此人靠钱宁提拔得到锦衣卫百户的身份,对钱宁可说唯命是从。

    “大人,您此番去豹房,可有见到皇上?”钱宁刚回来,就被手下团团围住。

    以前钱宁风光的时候,在锦衣卫简直横行无忌,巴结他的人多不胜数,但他失势后,只有这十几个手下不离不弃,虽然跟着他不愁吃喝,甚至到了地方还能耀武扬威,但始终不能跟以前那般无法无天。

    日久见人心,这让钱宁有了一批可以放心使用的死忠。

    钱宁道:“陛下没见着,倒是见到了陛下身边身边最受宠的拧公公,这位拧公公可不简单,如今二十四监那么多人,只有他随侍陛下跟前……按照他的说法,陛下对之前找来的女人非常满意。”

    刘晾笑呵呵道:“大人,您说这皇上是不是跟一般人口味不一样?黄花大闺女他不稀罕,就对这些破鞋感兴趣,感情当皇上的都喜欢穿破鞋?哈哈!”

    刘晾这一说,旁边那些人跟着哄笑起来。

    钱宁板起脸:“简直胡说八道,这种话你们也敢随便乱说?要是被人知道,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这不是当着大人的面,咱才敢直言不讳么?既然大人不准,咱们就不说了,请问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做?再去为皇上找女人?”

    有些头脑的刘晾见钱宁生气了,赶紧陪笑着说道。

    钱宁脸色仍旧不善:“女人该找还是得找,按照拧公公传来的意思,陛下对海州老王家送来的那个小妾很感兴趣,以后就按照这种类型来找!”

    刘晾更觉惊讶,瞠目结舌道:“老王家那个小妾?哎呀,不就是……又胖又丑那个?啧啧,在路上时候,有一天喝多了,我还……咳咳。”

    旁边的人起哄:“刘档头,听您这意思,是跟皇上当了连襟啊。”

    “别瞎说,当啥都没发生。”刘晾赶忙劝阻。

    钱宁没好气地道:“管你喝多了干什么,这件事最好烂在心里,别出去吹牛,除非你不想要自己的脑袋了!既然你们知道皇帝的眼光跟普通人不一样,那以后做事机灵一点,这几天咱们分头去,老刘带人去京城东面几个府,我去西边,至少再找五六个女人回来,给陛下送去。”

    ……

    ……

    钱宁经历起伏,开始有意识地培植势力,尤其是眼前完全忠于自己的这班人,委以重任之余,再把部分利益分配出去,做到雨露均沾,收买人心,为自己效命。

    钱宁身边的刘晾,行事极为大胆,连送给皇帝的女人都敢碰,但他非常有谋略,算是能帮钱宁做事的人。

    等其他人出去后,刘晾凑到钱宁身边,问道:“大人,您不是说要去拜会兵部沈尚书吗?他如今在朝中可是炙手可热,指不定就会是第二个九千岁……您现在不去巴结,等他掌权,您可能还要走以前的老路啊。”

    “什么老路,你的意思是说,他会找个借口将我发配辽东?”钱宁没好气地道。

    刘晾不敢说什么,但意思大概便是如此。

    钱宁稍微琢磨一下,道:“就算想去拜会,但人家是什么人,状元出身的翰林官,又是帝师,这种人清高得紧,若去拜会,怕是连人都见不到。”

    “有心便可。”

    刘晾道,“我等马上就要出京为陛下寻觅女人……干脆大人不必亲往,让小的带人前去便可,您留在京师,结交权贵,有时未必需要送金银珠宝,那些文官对于钱财不怎么稀罕,但若是您愿主动表示臣服……平白无故收一个帮手,这事谁不乐意?”

    钱宁显得很不甘心:“你的意思是……我腆着脸上门,低声下气说要拜入沈尚书门下?想想就不甘心!”

    “呵,给谁办事不是办事?除非陛下对大人您完全信任,才无需仰他人鼻息,自成一派……但这不大人刚回京师,处处需要人照应么?”

    刘晾说话很小心,生怕惹怒钱宁。

    钱宁沉思良久,最后一摆手:“行,你说的话,我大概明白了,找女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京城周边各府县由你们自己选择,我这边则拜会一下京师各方大佬……除了宦官外,就这个沈尚书难缠,他本事太大了,连刘公公都不是对手,就怕我上门也是自取其辱。”

    刘晾叹息:“大人可千万别以为有本事的人就不会待见您,您如今怎么说也是陛下跟前有头有脸的人物,沈尚书必然拎得清谁对他有帮助,大人选择站在哪一边,哪一边就有占据上风……谁不倒履相迎?”

    钱宁脸上多了几分自信,道:“这倒是,我好歹也是陛下跟前近臣,现在回到京城,指不定将来就能在朝中呼风唤雨,那些人还不得巴结我?”

    刘晾苦笑一下,心想:“我哪里有这层意思?”当下再次提醒:“大人可不能摆出高姿态……伸手不打笑脸人哪!”

    “就你话多。”

    钱宁没好气地道,“不过你说的我记住了,回头就去见沈之厚,送一份薄礼,看他是否肯帮我一把,如果他不愿意,我就站到他对立面,谁跟他作对我跟谁……哼哼,看谁敢瞧不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