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八五章 新老之争
    这几天除了钱宁这位“大人物”返京外,还有一人风尘仆仆赶到京师。

    此人就是之前被沈溪收为幕僚,但之后便一直闲置不用的唐寅。

    唐寅的仕途已完全没有指望,除了跟沈溪过了几年好日子,剩下的时间基本便是坐吃山空。

    唐寅之前帮沈溪在琼州开盐场,但耐不住海岛上的孤苦寂寞,主动北上找沈溪,但沈溪行迹飘忽不定,仅仅在西北苦寒之地便做过三边总制和宣大总督,让他望而生怯。后来,唐伯虎靠沈溪预支的俸禄在大江南北游历,手头的钱花得差不多了,靠售卖书画也没办法维持生计,只能想办法动身到京师找沈溪。

    到底沈溪才是他可以依靠的靠山。

    唐寅到京后,不知该以什么名义拜会沈溪,想了很多办法都未能成行,最后硬着头皮,把妻子留在客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到沈府投递拜帖,结果他还未表明来意,沈家知客朱起已让他进去见沈溪。

    原来沈溪早就知道唐寅回到京城,只是懒得理会罢了。

    唐寅惴惴不安跟着朱起往沈家书房行去,路上小声嘀咕:“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想那沈之厚,之前不过是外放的翰林官,一别经年已当上兵部尚书……若当初我考取进士,前途能跟他相比吗?”

    到了书房门前,朱起进去通传,唐寅恭敬地侯立门前。

    过了片刻,朱起出来请唐寅入内,唐寅无法责怪主人不亲自出门相迎,他知道自己没那资格。

    “这……”

    进入书房,唐寅发现沈溪坐在桌案后看卷宗,房间里没其他人,不由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跟沈溪单独相处。

    沈溪站起来,咳嗽两声:“这不是伯虎兄么?在下染病在身,不能亲自出门相迎,见谅见谅。”

    唐寅赶紧行礼:“沈尚书,您可真是客气,在下不过一介布衣,岂能当得了您如此重礼?”

    就算唐寅放荡不羁,也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若不是当初沈溪赏识带他去东南上任,他还在姑苏老家混吃等死,连酒钱都要拖欠,更莫说是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了。

    这几年踏遍大明山山水水,经历不少艰难险阻,让唐寅明白很多道理。

    沈溪请唐寅落座。

    唐寅有些心虚,不敢跟当朝尚书相对而坐,但见沈溪很客气,不像是客套,这才小心翼翼坐下。

    沈溪问道:“伯虎兄这几年在何处高就啊?”

    唐寅一怔,随即意识到,沈溪这是跟他见外,赶忙解释:“未曾谋职,只是游历四方,当作增广见闻。”

    “原来如此。”

    沈溪笑道,“伯虎兄的画功,应该有长足进步。”

    唐寅听沈溪问自己画功,一种不安的情绪在心里弥漫,暗道:“他不会是想将我拒之门外……又或者只是把我当做普通朋友吧?”

    唐寅想到自己家里有娇妻爱子需要养活,再想到自己最近的落魄,赶紧道:“沈尚书,在下这次到京师来,是想继续帮您做事。”

    “哦?”

    沈溪笑了笑,未置可否。

    唐寅心里一沉,忽然意识到彼此社会地位差距太大,沈溪不可能像那些知府、县令一般,再次征辟他为幕僚。

    或者说,现在的沈溪已不需要豢养清客壮大声势。

    沈溪道:“伯虎兄刚到京城,不妨闲住一段时间,在下如今养病在家,暂时未有回朝的打算……恐怕无法供养伯虎兄这样的大能之人。”

    就算唐寅再迂腐,也听出沈溪言语中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当即轻轻一叹,道:“或许是在下自作自受吧。”

    “伯虎兄何出此言?”沈溪皱眉问道。

    唐寅看了沈溪一眼,没有再谈及这方面的话题,道:“在下游历大江南北,饱览大明秀丽山河,游历后作了些诗词,并留下诸多画作,其中有些感觉还不错……在下准备送给沈尚书,当作对在下眷顾的回报。”

    “怎么敢当?”

    沈溪嘴上说不敢当,心里却乐开花。

    自己某些方面确实强过唐寅,但唐寅的画作却无人能比,从某种程度而言,唐寅的画作是能成为传家宝的存在。

    沈溪观察唐寅,根本没带什么书画,唐寅马上意识到这点,赶紧道:“回头在下便让人送来。”

    说话间,唐寅已站起身,准备离开。

    因为在沈溪这里谋职没有着落,唐寅想告辞回客栈另谋出路。沈溪问道:“伯虎兄在何处落脚?若要要找伯虎兄,不知哪里才能寻到人?”

    唐寅本来觉得沈溪拒人于千里之外,没有再抱在沈溪麾下求职的希望,但听到这句,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暗忖:“难道他想找机会收拢我?”

    随即想到自己提出送书画给沈溪,又不免有些沮丧:“他不会只是想知道我住的地方,跟我索要书画吧?”

    不过他马上意识到一件事:“沈之厚的画功,当初就在我之上,如今我籍籍无名,画作根本不值钱,他会稀罕我这样一个小人物的作品?”

    因为不自信,唐寅心态也逐渐发生变化,本来自视甚高的他,逐渐开始怀疑自己,偶尔还会自暴自弃,觉得自己人生一片灰暗。

    “住在城中三元客栈,却不知几时要搬家,若更换住处,会亲自到府上拜会……送上拜帖。”唐寅语气低沉。

    沈溪点头:“在下于京师尚有几处住所,只是寒酸了些,乃是独门独院的小户人家,若是伯虎兄不嫌弃的话……”

    唐寅赶紧道:“寄人篱下,岂能嫌弃?在下实在是荣幸之至。”

    沈溪发现,饱经风霜的唐寅跟从前不太一样,以往是自命清高,处处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落魄只是因为时运不济所致,到了现在居然口称寄人篱下,即便是嗟来之食也拿得心安理得。

    不过由始至终,唐寅死皮赖脸的性格没有改变,只有心态发生变化,更接近时下普通读书人的处世态度。

    沈溪微笑着点头:“那便让家中下人带伯虎兄过去……在下还要养病,不能亲自引路。”

    “不必,不必!”唐寅笑得合不拢嘴。

    虽然没谋得职位,但至少把住宿问题给解决了,“长安居大不易”,他知道京城安个家有多难,来京一趟他的钱就花得差不多了,住客栈几天钱包眼看就要见底,现在有了免费的居所,怎不让他欣喜若狂?

    ……

    ……

    唐寅回到京城,暂时没有得到沈溪器重。

    准确地说,此时的沈溪根本不需要唐寅这样虽然有头脑但却喜欢自作主张的幕僚,他需要的是马九、朱鸿和王陵之这样能帮他做实事的帮手。

    在沈溪看来,唐寅是个狂生,虽有才,但绝对不是治国的大才,且桀骜不驯难以驾驭,反倒是那些通过科举进入朝堂的人,进入到体系内,为了身家和前途,会自觉地遵循朝廷的典章制度行事。

    循规蹈矩不一定好,但至少不会出差错。

    沈溪这几天称病在家,基本没见什么人,但朝中却因沈溪不在,形势发生剧变,问题就在于谢迁没有沈溪的支持,难以压住朝中那些牛鬼蛇神。

    谢迁这段时间都在忙着填补阉党革职后留下的朝廷官缺,他觉得自己公正廉明,其实还是存有私心,他的想法就是启用那些被罢官的老臣,这跟朝中受刘瑾拔擢的一批在职大臣的利益发生剧烈冲突。

    谢迁被委命暂时打理吏部,但涉及六部官缺,需要皇帝御批审核,以前走的是通政司、内阁、司礼监这条途径,但如今司礼监掌印出现空缺,使得谢迁把奏疏呈送上去后,几天都没得到批复。

    不是朱厚照不同意,而是他根本就没看到奏疏。

    朝廷在运转上出现问题,导致重大事情无人做主,内阁始终只是皇帝的顾问,无法自作主张,而司礼监没了管事的掌印,也不敢随便下朱批。

    谢迁几次找戴义问询,想搞明白内阁呈送的奏本如何处置以及朱厚照批复情况,都没得到具体答复。

    这天谢迁再去司礼监质询戴义,依然得不到答案,回到内阁后大发雷霆。

    “……这朝廷,难道已完全陷入瘫痪状态,连基本的官员任免都无法进行?除了之前陛下安排的六部部堂,剩下的官缺就这么空着,不需要人来顶替么?”

    谢迁发火的时候,旁边只有杨廷和作陪。

    内阁原本有四个人,但焦芳和刘宇如今都被革职,投闲置散,内阁所有事情都需要二人处置,不过好在没多少事,反正司礼监无法行使审批权,内阁票拟呈递上去也不会有结果,这让谢迁对于票拟之事不那么重视,干脆撒手不管,一应事宜都让杨廷和做主。

    如此一来,杨廷和每天工作都得加班加点。

    一层压一层,谢迁仗着自己是首辅,朝廷股肱之臣,把所有事情都推到杨廷和身上。

    杨廷和苦笑一下,劝说道:“谢阁老实在没必要动怒,陛下或许是因为心有旁骛,才把朝中人事问题给搁置了……亦或者陛下另有想法,才置若罔闻,如今六部运转正常,何必急于一时?”

    谢迁生气地道:“能不急吗?说是要尽量减少阉党谋逆的影响,但刘阉流毒怕是一时半会儿无法消除!内阁的事情,如今只有老夫跟你处置,费尽心力却没有任何效果!自古以来,只有昏君才会如此!”

    这话说得太过激,杨廷和赶紧看看周围,确定没旁人听到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杨廷和苦笑道:“陛下之前不是已准允召梁学士回朝?估摸这几日便会回来……再者六部事务,谢阁老应该谋求面圣,亲自跟陛下请示才对。”

    “陛下可不那么容易见到。”

    谢迁打量杨廷和,听出他话语中的一些不好的苗头。

    杨廷和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别样意味,随即低下头,沉默不言。

    谢迁大概听出来了,其实这会儿要见朱厚照对他和杨廷和来说极其困难,无论是乾清宫拜见,又或者豹房请见,都不会有结果,可朝中有一人却拥有随时面圣的权力,甚至在家养病皇帝都会主动前去探望。

    “老夫实在不想见某人!”

    谢迁不等杨廷和回应,直接说出一句。

    杨廷和摇头叹息:“谢老实在没必要跟之厚置气,他如今养病在家,多半不想跟谢阁老发生直接冲突……谢阁老跟他讲和,此时正是时候。”

    谢迁皱眉:“老夫几时跟沈之厚交恶了?更勿论讲和……”

    杨廷和行礼:“请恕在下失言。”

    谢迁脸色多少有些阴沉,“老夫先试着去见陛下,若实在不成的话,只能去见沈之厚,说起来……老夫有些时日没见到他的人,他这病看来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言语间,谢迁依然有怀疑沈溪是在装病。

    杨廷和笑了笑,不想掺和进谢迁与沈溪间的恩怨,无论沈溪是否真的生病,他都不想理会。

    ……

    ……

    谢迁思虑再三,还是觉得有必要去见沈溪。

    但他顾忌身份,觉得自己亲自登门造访实在太掉价,不如派个人去沈府,把自己的意思传达,如此无论沈溪是否愿意帮忙,他都不会丢面子。

    “……这小子的性格老夫最是了解,不管强迫他做什么,都会跟老夫对着干。但凡不合心意,就死犟着不做,老夫已支使不动他……只能让世光借助问刑部阉党案,顺带跟他提一句……”

    谢迁跑到刑部衙门,让何鉴帮忙。

    现在的谢迁看起来满朝都是朋友,但其实敌人也遍布朝野,如果朝中不是有何鉴这样的老臣,恐怕他已到众叛亲离的地步。

    谢迁一心拔擢那些跟他交厚的固执老臣,之前大部分弘治朝的老人都被刘瑾给涮了下去,如今全都在他重新拟定的委命名单内,但现在得靠沈溪去皇帝跟前帮忙游说,才能恢复他在朝中处处都是帮手的局面。

    何鉴看过那份名单,听完谢迁的请求后,非常为难。

    何鉴心想:“你谢于乔跟沈之厚出现矛盾,关键就在于对待朝中新老大臣交替态度迥异,结果你却举荐那么多的老臣,还要沈之厚去跟陛下说,不是违背沈之厚的初衷?你不亲自去,却让我去,分明是强人所难!我这么去了沈府,非被沈之厚敷衍搪塞不可。”

    何鉴无奈道:“于乔,你应该知道,我在兵部时就是之厚的下属,你让我去沈府拜会求情,始终不那么合适。”

    “怎是求情?”

    谢迁面色不善,“你乃三朝元老,就算作他的先生也绰绰有余……况且如今你跟他的职位相当,大家平起平坐,怎么能算上门求情?”

    何鉴想说,你跟沈之厚平起平坐,我始终担任过他下属,此番也是靠他举荐才登上高位,怎能一样?别的不说,你谢迁比我年岁小,中进士比我晚,就算我只是个普通进士而你是状元出身,你也算是我的后辈……但你几时给过我好脸色看?

    何鉴试探地问道:“要不,于乔你跟我一起去?”

    谢迁脸色更加难看,一甩袖道:“那小子,从这次回朝便我行我素,诛除刘瑾时就没跟老夫商议,自作主张把陛下从宫里给引出来,自那之后老夫但凡跟他说事都会顶杠,这会儿要是老夫去见他,等于说老夫主动认输……老夫不去。”

    何鉴笑了笑:“于乔,其实之厚心肠不坏,你看他这刚当上兵部尚书,就称病在府不出,这不是避免跟你出现矛盾?以我所知,他的病情并不太严重,远未到卧床不起的地步,还不是为了给你面子才不入朝?”

    “你怎知道他病情如何?你去他府上拜会过?”谢迁道。

    “这不刑部……唉!当我没说。”

    何鉴本想说沈溪去刑部衙门拿案宗之事进行说明,但想到谢迁对沈溪的偏见,无论自己怎么说,谢迁都不可能转变观念。

    “那好,我便亲自去一趟,但我不敢保证之厚会听我的,到底你才是他的先生,是他官场的领路人,我不过是他的老部下罢了!”

    何鉴说话间,把自己的身段摆得很低。

    谢迁点了点头,二人寒暄几句便离开。

    谢迁走后,刑部左侍郎张子麟走了过来:“何尚书,若在下所料不差,谢中堂是让您去求见沈尚书吧?”

    何鉴没好气地道:“不该你过问的事情,最好少掺和。”

    张子麟叹道:“何尚书,咱有话直说,听说这次谢阁老举荐的人,都是弘治朝老臣,你说这些人都已年老体迈,甚至比您入朝的时间都早,这入朝难道是来养老的?”

    张子麟比何鉴年轻多了,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在张子麟看来,自己是朝中的中坚力量,再加上之前谢迁有意要把他归入阉党之列,使得张子麟对谢迁的所有行政举措都不支持。

    朝中大部分刘瑾专权时提拔的新贵,均对沈溪抱有期望,毕竟沈溪才是年轻一代的楷模,尤其沈溪提拔年轻官员上魄力十足,无论是王守仁还是胡琏,都被看作是沈溪亲手提拔起来的新人。

    谢迁越是坚信弘治朝的官员都是最好的,越不得朝中如今这班大臣的支持。

    何鉴道:“元瑞,无论你怎么想,也别非议谢阁老,他到底是当朝首辅,虽然我也觉得你话说得没错,但被刘瑾荼毒后的朝堂,需要一些老臣出来稳定朝纲……从某种程度而言,谢阁老有他的道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