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八七章 有病不用医
    朱厚照最近这段时间小日子过得异常逍遥。

    得益于查抄刘瑾府宅所得大笔银两,朱厚照可以肆无忌惮地花钱,每次打赏都是几百上千两,哄得那些戏子和女人对他恭维至极,百般逢迎,想方设法哄他开心,再加上有司马真人提供的“仙丹妙药”,朱厚照基本是夜夜笙歌。

    “……这有钱和没钱就是不一样,有钱能让鬼推磨,连朕这个皇帝都不能免俗。”

    朱厚照发现,如果单纯依靠他皇帝的威势,没法得到他想要的逍遥日子,就算旁人会服从,也是带着害怕和敷衍的态度,没人真心实意对待他。

    可有了银子就不同了,在利益驱动下,每个人都会争先恐后在朱厚照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才华。

    小拧子在旁听到朱厚照的感慨,却越发理解不能,心里纳闷不已:“皇帝的想法就是跟凡人不同,有权有势就行了,干嘛还要有钱?如果缺银子,只管从府库支取就是,难道非要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朱厚照突然问道:“沈先生的病好了没?”

    小拧子愣了一下,才意识到皇帝是在问自己,赶忙回答:“陛下,沈大人那边没什么消息传来,估摸这会儿尚未病愈,是否需要派太医去瞧瞧?”

    “这不是废话吗?沈先生生病,乃国家大事,之前朕就说过要派太医去的……怎么,最后太医院没派人,是吗?”

    朱厚照忽然记起之前去探望沈溪病情时,曾许诺过要派太医诊病,但回宫后他就把这件事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拧子苦着脸道:“陛下回来后没提……”

    “没用的东西,朕不说你就不办事了,是吧?”朱厚照很生气,发了一顿火后,没有太过苛责小拧子,道,“你亲自带太医去一趟沈府,看看沈先生如何了……如果沈先生病好了,就请他回朝,朕想问问他关于工商税征收的问题。朕现在手头是有银子,但却处于坐吃山空的状态,如果不赶紧找到赚钱的门路,要不了多久朕手头就会拮据,到时候谁肯为朕卖命?”

    小拧子这下更觉纳闷儿,一个皇帝,居然总是想怎么赚钱,这种事连普通地主人家都不屑于提及,生恐辱没门楣……赚钱是商人才会成天琢磨的事情,而商人又是九流之末,怎么这个当皇帝的心态跟商贾无异?

    小拧子道:“不知奴婢见到沈大人该如何说?”

    朱厚照想了想,道:“之前朕说要开朝议,谈谈收取工商税的事情,可惜沈先生生病不出,只能作罢。你去跟沈先生说,等他病好后这件事才会正式拿到朝堂上说,无论朝中是否有反对的声音,朕都会力排众议将此事落实……让他尽管放心,以后工商税的事情朕就交给他全权负责,保管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小拧子意识到,朱厚照是要让沈溪帮忙敛财,负责的是以前刘瑾做的事情,区别是刘瑾靠纳贿和贪赃枉法保证朱厚照的日常开销,而沈溪这边则是靠收取所谓的工商税,满足朱厚照的需求,殊途同归。

    ……

    ……

    小拧子奉皇命,带太医往沈家见沈溪。

    而这天正是沈溪计划好的处置阉党案的最后一天,他准备次日前去面圣,可以说小拧子来得正是时候,沈溪顺带可以询问一下皇帝的近况,毕竟沈溪跟小拧子交情不错,小拧子也愿意通过巴结沈溪来获得他想要的权势。

    诊病的地方,并不在卧房,而是在沈家书房。

    沈溪坐在书桌后面,任由太医为他诊脉。经过望闻问切之后,太医面色有些担忧:“沈大人这是积劳成疾啊。”

    小拧子不满道:“宋太医,沈大人如何病的还用你来说明吗?你但说如何能早些让沈大人痊愈。”

    宋太医在朝多年,明白事理,如今沈溪的病情重还是轻都不重要,一切都要视其态度而定。

    宋太医沉思片刻,道:“还是要多休息,这病……长久而为沉疴,或许难以痊愈,最好是安心调养……我这就开一副方子,沈大人先用着,若是有不妥的话,再换方子。”

    小拧子催促道:“既如此,宋太医你赶紧开方子,完了咱家还有一些陛下交代的话,要当面转告沈大人……”

    “是,是!”

    宋太医唯唯诺诺,他非常识相,知道沈溪如今在朝中是什么地位,哪里敢得罪这位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

    沈溪对侍立一旁的朱鸿道:“带宋太医下去开方子。”然后使了个眼色,示意朱鸿拿笔银子给宋太医作诊金,权当“封口费”。

    朱鸿带着宋太医离开书房。

    等人走后,小拧子着急地道:“沈大人,您不知道,在您生病的这些日子,陛下是如何想念你……那是每天都会提及,甚至无时无刻都会念叨……”

    沈溪拱手道:“陛下圣恩,万死难以报答。”

    小拧子苦笑不已:“沈大人这病,还是赶紧好起来吧,陛下需要您……陛下之前不是来探望过您的病情吗?那次您对陛下说了什么工商税的事情,陛下对此很感兴趣,决定举行朝议把在京师试点征纳工商税的事情确定下来,但因大人您生病缺席而推迟,到现在都还没有重开朝议的打算。”

    “哦。”沈溪大概明白了,朱厚照开朝议根本不是为了商讨朝中人事,而是为了有人赚钱供他挥霍。

    由此可见,朱厚照除了对战争和吃喝玩乐感兴趣外,对朝廷其他事务根本不放在心上,就算司礼监掌印和吏部尚书等职位出现空缺都不在意,好像这些跟他这个皇帝没有关系一样。

    沈溪问道:“陛下可有说过关于实施工商税的细节?”

    “这不是要大人您来做主吗?”

    小拧子惊讶地问道,“陛下对此不是很明白,毕竟是大人提出的主张,按照陛下的意思,由您全权负责,旁人绝对不会干涉,陛下会给予最大的便利。”

    沈溪微微点头,脑子里依然在考虑这件事背后隐藏的政治风险。

    他明白,自己一旦在朝中推行改革,就算出于善意,也必然会遭到士绅阶层的强烈反对,就好像张居正改革一样,历史上没有任何一次改革会顺利推行,任何政策变动都是在既得利益者碗里抢食。

    夺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士绅阶层不但掌握大量财富,更是掌握民间话语权,沈溪在整个阶级面前力量太过微薄。

    沈溪道:“我的身体其实已好得七七八八,今日已将阉党案卷宗全部整理完毕,正打算面圣呈奏。”

    小拧子惊喜地道:“既如此,沈大人快去吧,陛下已恭候多时……对了,是要今日面圣吗?”

    小拧子巴不得沈溪马上随他入宫,但沈溪对此却没有表现得太过急切,道:“是要面圣,但不用急于一时,明日一早我入宫,到乾清宫面圣……陛下除了工商税的事情,就没旁的事情说了?”

    小拧子摇摇头:“这小人就不知晓了,一切都要等沈大人面圣后,当面倾听陛下训示。”

    沈溪笑了笑,不以为意。

    在小拧子心目中,朱厚照拥有无比崇高的地位,做什么都是对的,因为朱厚照是小拧子的衣食父母,但沈溪却不同,在他眼里,朱厚照就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屁孩,需要好好调教才能成器。

    当然,沈溪不会在小拧子面前妄加非议,点头道:“本官可能还有些事要跟陛下说,若拧公公方便的话,请代为禀奏陛下,主要涉及司礼监掌印人选,还有谢阁老呈奏的关于朝堂缺额官员的候选名单……这些均被陛下压了下去,趁着这个机会请陛下早做决断。”

    “这样啊。”

    小拧子有些为难,显然事关重大,他不想牵扯进去。

    沈溪问道:“怎么,有困难吗?”

    小拧子苦着脸道:“陛下对于朝事根本就漠不关心,之前有刘公公帮忙打理政务,朝廷运转倒也正常……现在刘公公不在了,确实需要任命新的司礼监掌印,帮助陛下处理朝政……小人并不是觊觎这位子,只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说起……”

    小拧子显得很纠结,他确实想得到司礼监掌印之位,以便在朝中呼风唤雨。但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莫说是朝中文武,就算宫里也有很多人对他不服气,认为他年轻没资历,如果是以前他也就放弃了,但现在朝中有沈溪这个样板,心里便多了一些野望。

    凭什么沈大人可以,我却不行?

    沈溪微笑道:“拧公公受陛下恩宠,本来不应该守在豹房和乾清宫……我有意推举拧公公入司礼监任秉笔,专司负责陛下身边事务……但这件事始终要有陛下力挺才可,如果拧公公有心更进一步,本官会帮忙说话。”

    “此话当真?”

    小拧子喜不自胜,赶紧行礼,“多谢沈大人,小人一定牢记您的恩德。”

    小拧子对沈溪的期待值非常高。

    朱厚照对沈溪信任有加,甚至现在沈溪还肩负着帮朱厚照赚钱的重任,使得所有有野心的太监都跑来巴结沈溪,以能得到沈溪的赏识为荣。

    把来日觐见皇帝的事情说定后,小拧子带着宋太医告辞。

    沈溪没有亲自出门送客,让朱鸿送二人离开,出院时小拧子对沈溪毕恭毕敬,把姿态摆得很低。

    小拧子带着宋太医离开沈府,坐上马车。

    宋太医道:“拧公公,沈大人的病体尚未痊愈,不知回去后该如何对陛下禀奏?”

    小拧子没好气地道:“怎么说是咱家的事情,你只管把沈大人的病况大致说明,咱家会替你转告。”

    “好,好!”

    宋太医巴不得不去面圣,在他看来见皇帝太过危险,尤其在确定沈溪病情不是很严重,很可能是故意装病的情况下,更不想面圣了,因为这意味着可能要担上欺君罔上之罪。

    马车没有往豹房,而是直接向紫禁城西安门方向而去。

    到了西安门门口,小拧子刚下马车,便见又有马车行了过来,小拧子眺望一番,却没发现明显的标志,也不知是哪家皇亲贵胄要入宫。

    “这不是拧公公么?”老远一个人便跟小拧子打招呼。

    小拧子仔细辨认一下,但见走过来的并非一人,而是两位,正是张鹤龄和张延龄两兄弟,赶紧上前去行礼:“见过两位侯爷。”

    “客气了,拧公公,你如今可是陛下跟前红人,应该是本侯给你行礼才是。”

    寿宁侯张鹤龄说话非常客气,他知道小拧子属于朝中能够随时面圣的少数人之一,如今皇帝不临朝听政,谁能面圣谁就炙手可热。

    张延龄态度就不那么友善了,冷冷地瞥了小拧子一眼:“小拧子,你这架子可真够大的,出入都乘坐马车,甚至带着随从,前呼后拥的……你这是往何处去啊?”

    张氏兄弟以前在小拧子面前便骄横跋扈惯了,小拧子知道两位国舅爷不好惹,就算张延龄出言不逊他也只能陪笑应对,小心翼翼道:“奴婢刚去过兵部沈尚书府宅。”

    “哦!?”

    张鹤龄和张延龄对视一眼,随即又齐刷刷看向小拧子。

    张延龄继续问道:“你去作何?看你这架势,不会是陛下有什么事派你去交代吧?跟我们说说!”

    张延龄欺负小拧子年少无知,想要套话。

    但小拧子在朱厚照身边不是一天两天,就算当年在东宫时的确茫然无知,但朱厚照登基后,皇帝身边俨然是竞争激烈的修罗场,如果没有丁点儿心机的话,小拧子早就被人吃得渣渣都不剩了。

    小拧子道:“只是前去探病而已,这不,陛下让小人带了宋太医一起过去。”

    张鹤龄和张延龄属于目中无人的存在,在他们与小拧子对话时,根本就没发现旁边还站着个宋太医。

    张延龄冷笑不已:“既然是去探病,那沈之厚现在病情如何?可是快死了?”

    张鹤龄皱眉:“二弟!”

    这话算是提醒,让张延龄别乱说话,毕竟沈溪是朝中重臣,如果让小拧子把张延龄的话传出去,张氏兄弟会有麻烦。

    小拧子没有让宋太医过来说话,直接回道:“宋太医诊过沈大人的病,虽无大碍,但也需要一段时间调养……好在沈大人从过军,身子骨硬朗。”

    “就他?哼!切!”张延龄语气中充满不屑。

    张鹤龄不再让自己的弟弟乱说话,道:“拧公公既然奉皇命办差,理应早些回去复命,就此告辞。”

    小拧子赶紧行礼,甚至不敢去问张氏兄弟入宫的目的。

    “小人告退。”

    小拧子行礼后,带着宋太医匆忙往宫内行去。

    等小拧子和宋太医走远,张延龄问道:“大哥,你觉得咱们那大外甥到底是什么意思?居然派太医去沈府,不会是怀疑沈之厚装病吧?”

    张鹤龄没好气地道:“之前陛下还亲自去沈府探望过病情,那又怎么说?”

    “呵呵,怀疑呗。”张延龄不屑地道,“一而再探病,足以证明大外甥对姓沈的小子不信任。”

    张鹤龄板着脸道:“如果陛下对沈之厚不信任,就不会将刘瑾给杀了……现在沈之厚就算称病在家,陛下依然令他全权负责查办阉党案,军中事务更是全部托付其手,这岂能算是不信任?少去想这些没用的东西,赶紧入宫去见太后娘娘,争取入夜前从宫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