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八九章 变化的时代
    谢迁在张太后面前,要为自己留些脸面,所以把沈溪说成是个不成器的后辈。

    张太后笑道:“哀家相信,有谢先生在,沈卿家一定会好好辅佐陛下,令朝堂稳定。不过朝中有一些传言,说是刘公公死后,有人想兴风作浪……”

    说到这里张太后便顿住了,话语中明显带着试探。

    这些东西她都是从张鹤龄和张延龄那里听来的,并不能十分肯定,她一向尊重谢迁,所以想知道这位首辅对如今朝堂持何等看法。

    谢迁无奈地禀报:“陛下登基后,长久不临朝听政,对朝臣多有疏离,刘瑾才会乘势崛起……刘瑾伏诛后,陛下依然不开朝会,亟需有人代为打理朝政,如此一来自然便有风闻,说会有第二个刘瑾崛起,至于具体是谁,很多人都在传,却无实据,以老臣看来,多为政见不合之人互相攻讦,绝不可当真。”

    “原来如此。”

    张太后低下头,略微一琢磨,便觉得谢迁所言很有道理。

    她心想:“两个弟弟说沈之厚会成为第二个刘瑾,权倾朝野,打压我张家不说,还会危及皇室安危。但想那沈之厚,一介文臣,始终跟皇室没什么关系,绝对不可能跟刘瑾一样,可时常在陛下跟前进言……他又不是太监!”

    谢迁再道:“请太后娘娘安心,有老臣在,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张太后微笑着看向谢迁,道:“有谢先生在朝,哀家的确可以放心。之前哀家见过寿宁侯和建昌侯,也就是哀家那两个不争气的弟弟,他们对谢先生充满了敬意……”

    张太后觉得沈溪成为第二个刘瑾之事不靠谱,并且谢迁已做出承诺会帮忙“管教”沈溪,也就没那么担心了,在她看来,不管是谢迁还是沈溪,都是丈夫为儿子留下的能臣,实在没必要担忧。

    她现在更想帮两个弟弟跟谢迁进行沟通,让谢迁这个首辅在朝中帮衬一下。

    谢迁恭敬地道:“两位侯爷在朝中也算股肱之臣,当日诛杀刘瑾可谓居功至伟。”

    言语中,谢迁对张氏兄弟充满溢美之词,张太后听了很高兴:“他们两个啊,实在不争气,不过对朝廷、对大明皇室倒是忠心耿耿,关键时刻不会动摇……以后谢先生有事,可以跟他二人商议,或许可以帮到谢先生。”

    “不敢当。”谢迁行礼。

    张太后面带笑容,好像之前的不愉快已完全释怀,道:“皇儿登基以来,荒于政务,以至于刘公公有机可趁,幸好有谢先生在朝辅佐,才转危为安。哀家会跟皇儿说,让他对谢先生多加礼重,将来朝廷内外的事情,还得多仰仗谢先生。”

    虽然谢迁觉得张太后所言不太靠谱,因为现在连张太后自己都很难见到朱厚照一面,更遑论影响朱厚照对他的态度了,但没有揭破,依然恭敬行礼,心里嘀咕张太后差不多该说完了吧。

    对于朝中阉党覆灭之事,张太后不太在意,刘瑾作为皇室家奴死也就死了,在她心里掀不起一点波澜,张太后更关心的是自己的两个弟弟和朝中重臣和谐相处。

    张太后看着谢迁,郑重地道:“哀家身在宫闱,对于外面的事情不是那么了解,谢先生以后要多帮帮我们母子,帮助张家,哀家在这里先谢过。”

    说完,张太后站起身,往前慢走两步,恭恭敬敬地对着谢迁行了一礼。

    谢迁赶紧还礼:“太后娘娘切不可。”

    因为二人间有一段距离,再加上彼此身份相差悬殊,谢迁不能上去相扶,不过即便如此,二人这种相处模式似乎超越了应有的界限。

    张太后直起身子,抬头看向谢迁,脸上笑意满满。

    谢迁看过去,跟艳若桃李的张太后对视一眼,突然间心里多了一抹遐思,赶紧低下头来,身体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不知何故,张太后俏脸也飞起一抹红霞,手一摆:“天色已晚,还麻烦谢先生入宫,实在是哀家心中满是疑窦,急需有人代为解惑。现在哀家心中疑虑进去,眼看时候不早,就不耽搁谢先生的时间了。”

    “老臣告退……”

    谢迁说此话时,额头上的汗珠滚滚而下。

    这气氛对他来说,太过压抑。

    张太后转过身回到暖座坐下,谢迁立即告退,等他出了永寿宫殿门后,仍未从之前紧张的情绪中走出来。

    “这是怎么了?为何我这一大把年纪,居然会有……唉!”

    谢迁很自责,对于之前偶尔的心动,感到无法释怀,这也让他深刻地领会了那句话寡妇门前是非多。

    就算知道二人身份相差悬殊,但孤男寡女相处,那女子还雍容华贵,艳冠天下,更用一种超越阶级的礼数对待,难免让谢迁怦然心动。

    谢迁离开后,张太后也是怅然若失,小声嘟哝:“像谢先生这样的能臣,也曾是状元之才,当初劝说先皇不纳妃嫔对我有大恩……那时候的谢先生,羽扇纶巾,风华绝代,却不知他年轻时,是何等翩翩佳公子……”

    不由自主,张太后陷入某种暧昧的思绪中。

    ……

    ……

    谢迁出宫门时,依然处于失神状态,见到自家马车,也只是机械性往那边走过去。

    谢府仆人迎上前来,问道:“老爷,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一连问了两遍,谢迁只是站在马车前静默不语,一直等到马匹嘶鸣一声,他才回过神来,等定睛一看,发现面前仆人正好奇地打量他。

    谢迁顿时板起脸来:“还能去哪儿,打道回府。”

    仆人看出谢迁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有什么心结解不开,没敢多言。

    本来谢迁可以去长安街小院过夜,但或许是这会儿太过疲惫,非得需要家中的高床软枕才能彻底恢复,又或者是受到什么刺激,需要跟家人团聚来抚平欺负不定的心境,至于究竟为何,仆人不明白,只能照谢迁吩咐办事。

    一路到家门前,谢迁从马车下来,目光仍旧迷离。他进府门后,没有到内院,而是径直进入书房,在里面一呆便是半个时辰,一直等到知客前来禀事,才稍微回过神。

    “老爷,英国公到府上拜会。”知客道。

    谢迁泛红的老脸突然抽搐几下,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他来作何?”

    知客问道:“老爷,是否出去跟公爷说,您已经休息了,让他明日再来拜会?”

    谢迁一摆手:“当初老夫去英国公府请见时,即便深夜也能如愿,这会儿老夫岂能将之拒之门外?”

    随即谢迁带着知客出了书房,亲自到大门前迎接。

    一照面张懋便拱手行礼,脸上满是笑容,谢迁还礼后心里有些别扭,二人在门前没多说,携手来到谢府书房。

    宾主刚落座,张懋把来意挑明:“老朽听闻寿宁侯和建昌侯入宫见太后,旋即又听说于乔跟着入宫,事情未免太过巧合了吧?”

    谢迁皱了皱眉,问道:“张老公爷的意思,是我跟张氏外戚有勾结?”

    这时仆人送来茶水,张懋举起茶杯抿了一口,乐呵呵地道:“于乔何必对老朽心怀敌意?此来不过是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老朽所知,张家人最近小动作很多,一心将京畿军权揽入手中,但他们没机会见到陛下,始终无法如愿,想必他们会从太后那儿打开缺口……不知结果如何?”

    说话间,张懋打量谢迁,目光中满是疑问,好像怀疑谢迁已跟外戚张家连成一线。

    谢迁道:“太后召我入宫,问的是朝廷近况,倒是提过要我跟张家人走近些,但张老公爷觉得我会这么做么?”

    张懋摇摇头:“张家人果然不安分,通过太后之口跟于乔示好,不过是其中一环。老朽担心的是他们跟之厚联络……老朽听说之厚病情好转,准备来日入宫面圣,甚至于乔还让世光去了一趟沈府,应该是说朝廷人事安排吧?”

    谢迁瞪着张懋:“张老公爷知道的事情可真不少,是否这京师之地发生的事情,都躲不过您老耳目?”

    张懋哈哈一笑:“于乔,你千万别以为老朽有不良之图,不过是知彼知己罢了……经历刘瑾谋乱之事后,老朽谨小慎微,对朝中所有变故都极为敏感,想方设法打探清楚才能心安……知道的事情多一些总归不是什么坏事,现在老朽来找于乔也是为了安心……不知太后到底交待你做什么了?”

    听到自己被张懋派人盯梢,谢迁心情不是很好,黑着脸道:“张老公爷要问的事情,在下回答不了,还是另请高明吧。”

    “嘶……于乔啊于乔,你都一大把年岁了,为何还这般小孩子脾气?”

    张懋苦口婆心劝解,“你当老朽是来跟你示威的吗?你可知道刘瑾倒台才多久,张氏兄弟便做了多少恶事?如果只是普通贪赃枉法也就罢了,老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不知,但他们如今已发展到欺压良善,强占人田宅,甚至辱人妻女……简直是要把大明皇室的脸给丢尽……你刚刚去见了太后,难道老朽就不能问问?”

    谢迁黑着脸道:“张老公爷想知道的,在下都已回答,没说的也就是未发生……如此张老公爷还不放心?”

    张懋有些烦躁,摆摆手:“也罢也罢,看来于乔你是被刘瑾擅权给整怕了,唯一在意的便是禁绝下一个刘瑾出现……身为文臣之首,对于皇亲国戚为非作歹居然浑不在意,甚至还想跟张氏外戚走近些,是吧?”

    “老朽不多跟你多说,不如去见见沈之厚……你有什么话让老朽带过去?没有的话,老朽这就告辞!”

    本来张懋要见谁,谢迁没资格反对,但听说是要去见沈溪却是他打从心底里抗拒的。见张懋起身要走,谢迁赶忙上前阻拦:“公爷的意思,是要让沈之厚卷入这是非中?”

    张懋停下脚步,神色间很是讶异,问道:“于乔的话,老朽倒有些听不明白,之厚本身就在这朝廷的是非恩怨中,他几时逃出去?”

    谢迁脸色铁青:“外戚的事情,最好别让他牵扯进去……张老公爷不会是要强人所难吧?”

    “原来于乔是想保护之厚……”

    张懋摇摇头道,“但可惜,有些事之厚非理会不可,他如今是什么身份?京畿稳定朝廷才会稳定,涉及军机他想抽身事外?实在太过艰难!之前于乔不是想跟之厚说,让他向陛下进言,取消明年对草原一战?这会儿于乔你该有所动作了。”

    言罢,张懋继续往外走,这次谢迁没有再阻拦,任有张懋离开。

    谢迁赌气,没有出门送客,张懋随谢府知客出了府门,见国丈夏儒还在外边等候。夏儒见张懋身后无人,不由好奇地走了过来,道:“情况如何?”

    张懋一摆手:“这于乔,脾气太倔了,想那沈之厚已掌控兵部,甚至陛下将军中事务悉数托付,但于乔就是不想让沈之厚出来主持大局……”

    “那……”

    夏儒迟疑了一下,又问,“寿宁侯和建昌侯入宫……”

    “于乔没说什么,态度晦涩难明,现在看来我等只有去找沈之厚……相信以沈之厚的为人,断然不会跟谢于乔这般迂腐。”

    张懋说着,又招呼了一下,意思是让夏儒上马车后再说。

    马车启动,夏儒担心地道,“既然谢大学士对张氏兄弟为恶不管不问,那以后还是少来打扰,想他终归是清流,不会跟奸邪勾结。”

    张懋不以为然:“彼一时此一时也,想当初,谁会想到朝中那么多正直的元老大臣会归附阉党?现在于乔行事太过偏激,谁知道他下一步棋会怎么走!”

    夏儒道:“那你又能确定沈之厚会跟我们站在一道?”

    张懋笑道:“沈之厚是什么人,或许国丈你不太清楚,这根本就是另外一头犟驴,认准了的事情绝对不会更改,尤其涉及军队事务,更不容许别人把手伸向他的一亩三分地……到现在沈之厚都没跟陛下提及取消明年平定草原的国策,就是想以此跟谢于乔分庭抗礼。”

    “如此一来,涉及军务陛下只能倚赖沈之厚,偏偏他称病不出,一边对谢于乔示弱,另一边却继续拿强硬的态度表明不放权……”

    夏儒吸了口凉气,道:“听你这一说,沈之厚不简单哪。”

    “可不是不简单么?否则为何以谢于乔的为人处世,居然对付不了一个他亲手提拔起来的年轻后生?谢于乔的时代已经过去,将来朝堂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一切都要看沈之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