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九〇章 两方面压力
    张懋的马车停在沈府门前。

    下人上去通禀后,沈府管家朱起出来恭迎,张懋摆摆手:“带老朽进去见你家老爷便可,剩下的话,等老朽见到你家老爷自然会说。”

    张懋怕被拒之门外,所以一来就施压。

    不过朱起年老成精,对于张懋在朝中的地位十分了解,之前沈溪已有吩咐,凡是“大人物”来访一律不得阻拦,于是主动迎张懋入府。

    张懋进门的同时,朱鸿已把张懋到来的消息通知后院。

    沈溪整理好衣衫,前往书房。

    张懋抵达书房时,沈溪也刚到,二人正面对上,沈溪赶忙上前见礼:“老公爷,作何深夜来访?”

    张懋笑道:“之厚,你这府门不好进啊……听说你生病这段日子,除了宫里来人,旁人都无法入你家门……”

    沈溪琢磨张懋话中之意,心想:“别人不说,你张懋消息灵通,能不知道何鉴来过我这里?你这分明是讽刺我不近人情……”

    沈溪道:“张老公爷来,随时都可以进。”

    “呵呵!”

    张懋捻须而笑,随即一伸手,“那咱们进去叙话?”

    沈溪为张懋引路,二人进到书房,张懋没有先寒暄一番,直接道:“之厚,你明日要入宫面圣吧?”

    “张老公爷从何而知?”沈溪反问。

    张懋笑道:“之厚,你不必否认,老朽知道的事情可不少,你这病怕是已痊愈,既然能处置政务,就该早些归朝,莫让牛鬼蛇神出来捣乱……朝堂且不说,如今就连五军都督府内也是一片乱象。”

    沈溪看着张懋,问道:“老公爷这是刚从谢阁老府宅出来吧?”

    “嗯!?”

    张懋以为自己的行踪不会有人掌握,此番突然到沈府造访定让沈溪这个主人感到突然,却未料沈溪足不出户,对外界发生的事情竟却了若指掌,当即笑道,“哈哈,我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了之厚……所谓三军未动,情报先行,之厚到底是带兵之人。”

    听起来是称颂,却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沈溪道:“在下知道老公爷从谢府而来,倒不是提前收到风声,而是老公爷所言跟之前刑部何尚书带来的谢阁老之意,如出一辙。在下只能想,老公爷是得谢阁老授意,前来找在下说事。”

    张懋释然,随即道:“之厚,你误会了,老夫前来,不是跟你说朝廷人事安排,而是涉及外戚一党……难道之厚没听说,近来有人在京师周边为非作歹,不但强抢民宅民田,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奸淫掳掠之事?”

    沈溪摇头:“在下已有旬月未入朝,不曾听闻。”

    张懋觉得沈溪这话非常敷衍。

    在他看来,沈溪手里一定握有一支神秘的力量,否则不可能那么顺利便将刘瑾扳倒,其中情报又是最重要的一环。

    如此一来,沈溪所说之言,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在搪塞。

    张懋道:“刘瑾伏诛后,寿宁侯和建昌侯仗着控制京营,趁京畿形势不稳,大肆劫掠民财,强抢民女,百姓怨声载道……之厚,你身为兵部尚书,岂能不管不问?”

    沈溪继续摇头:“那老公爷为何不管,而要来跟在下一介晚辈说项呢?”

    “嗯?”

    张懋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沈溪给呛回来,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眼前这位已不再是以前那个唯命是从的年轻后生,想继续拿以往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逼迫沈溪做事,已不可能。

    “之厚,你是兵部尚书,涉及军中事务,应由你牵头处置才是。今日寿宁侯和建昌侯入宫见太后,在有张太后撑腰的情况下,你觉得五军都督府能做什么?”

    张懋再次推诿,这跟他以往的做事风格一脉相承。

    不管谁当权,或者闹事,张懋一向不管,只等最后出了状况,甚至等事态平息后,他才出来捡便宜。

    反正谁当政都不会影响他这个世袭公爵的地位。

    沈溪道:“既然老公爷特地过来说明,在下记住了,若明日能见到陛下,便跟陛下稍微提一下,但陛下是否会降罪两位国舅,另当别论。”

    “呃?老夫可没让你……”

    张懋本想说,没让你跟陛下请示,但一想,沈溪分明是在给他下马威。

    难道沈溪不知道这件事跟朱厚照说明,屁效果都没有?当初正直清明的弘治帝都没把他的两个小舅子怎样,小皇帝又会对两个舅舅做什么?而小皇帝登基后,所做恶事也不少,多少跟两个舅舅耳渲目染有关。

    沈溪问道:“难道张老公爷不想让在下对陛下提及?”

    张懋收起之前的傲慢,他本想把沈溪当作棋子使唤,但现在发现,沈溪所走每一步都有深意,他想控制局面非常困难。

    张懋道:“之前老朽去见于乔,因于乔在外戚入宫后,也奉召入宫见太后,相信太后是想借助于乔之力,维护张氏一门的利益。”

    “无所谓借助谁的力量……”

    沈溪摇了摇头,道,“皇亲国戚,很多时候都凌驾于朝廷律法之上,没有陛下点头准允,无人敢动张氏一门,这也是为何在下要提出禀明陛下的根本原因所在。”

    张懋点头:“能让陛下知晓,自然最好不过,但老朽这里要提醒一句,这件事你得提早打定主意,哪怕兵部衙门不管,朝廷其余衙门也要发挥应有的作用,不然大明律的威严何在?当然,最好还是你来管,如此事情尚在可控范围内,如果是旁人做这事的话……”

    话说了半截,张懋便打住,其用意却昭然若揭,那就是胁迫沈溪做事,让沈溪以兵部尚书的名义过问张氏兄弟为非作歹之事,帮张懋拔除五军都督府内这两个不安定因素。

    沈溪微微点头:“走一步看一步吧,连明日在下是否能面圣还难说,即便见到,陛下是否肯听也存在问题,还有……这些事不过是道听途说而已,若陛下跟在下索要证据,不知从何而寻?”

    说来说去,沈溪就是不肯诚心实意帮忙。

    现在朝中出了什么事情,无论是官员还是皇亲贵胄有事,都希望沈溪帮忙跟朱厚照提及。

    在沈溪看来,如果只是人事安排,就算举荐的都是些老掉渣的顽固老臣,帮忙说说也就罢了,现在让他跟张氏外戚正面对上,甚至到皇帝面前举报,纯粹是强人所难。

    张懋到底是老狐狸,沈溪的意思他岂能不懂?

    不过他还是执迷不悟:“要证据,总归会有的,张氏外戚为非作歹不是一日两日,只要朝廷肯彻查,保管其无所遁形。”

    言语间张懋的要求降低了几个档次。

    最开始说是要治罪,现在只是小惩大诫,沈溪相信再回头肯定就是想让朱厚照知晓,处置不处置都是题外话。

    沈溪道:“在下尽量吧。”

    一句尽量,就代表沈溪态度消极,不会在对付外戚张氏兄弟上出太多力,这下张懋的心情更不好受了。

    张懋愁容不展:“之厚,本来刘瑾伏诛,你应该跟陛下建言,平草原的时间可适当往后拖拖,或者这件事干脆作罢,但你却没这么做,按照你的意思,应该是想继续完成国策,帮助大明清除外患……老朽相信你有这能力,但这里我想问问,若无军方支持,你能达成目的吗?”

    沈溪眯眼打量张懋,感觉对方是变相威胁自己……你现在肯帮忙,那回头我就在出兵草原的问题上倾力相助。

    沈溪故作不解:“张老公爷的意思,在下不是很明白。”

    张懋笑道:“你说这张氏外戚在阉党倒台后,大肆扩充势力,排除异己,在民间更是为非作歹,别到明年,出征大军的先锋以张氏外戚担当,那时京营人马完全不在你控制下,你有再大的政治抱负,怕也无处施展,反倒将一世英名尽丧!”

    威胁的话,越发明显。

    沈溪点头:“张老公爷如此分析有些道理,但如今陛下是否愿意继续执行出兵草原的国策都不知道,调哪路人马充作主力也存在疑问,张老公爷又如何确定寿宁侯和建昌侯会对北伐产生影响呢?”

    “拭目以待吧。”

    张懋神色平静,觉得自己有信心说服沈溪。

    张懋心想:“你沈之厚年轻气盛,之前取得的成就已足够让你名垂青史,但你肯定不会满足现状,想立下千古功业,所以你才没有劝陛下停止执行平草原国策,只要你还有立功建业之心,能不乖乖就范?”

    沈溪没有再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

    不但他跟军方在角力,更主要的是他跟朝廷那帮老臣也在角力。文官集团在朝中有根深蒂固的影响,就算刘瑾当权也没能把这些人彻底扳倒,这些人存在一天便会成为他做事的阻碍。

    沈溪行礼道:“在下不敢保证什么,只能说尽力而为。”

    ……

    ……

    张懋从沈府出来,神色明显要比谢府出来轻松。

    在谢府他没得到想要的支持,而谢迁那边他自认没什么作为要挟,但沈溪这里却觉得把握住了沈溪“命门”,以他一个年老持重之人的想法,自觉胜券在握。

    张懋见到夏儒后,夏儒明显感觉到张懋脸上溢满的自信。

    夏儒问道:“这是跟沈之厚沟通好了,他肯出手相助?”

    张懋笑了笑,没急着回答,而是让夏儒跟他一起进入马车,等马车开动后,才道:“就算不是十成,也有九成九……沈之厚到底年轻,他想做的事情,是旁人不敢想不敢为的,也是因为他这年岁所取得的成就,已是千古罕见,怕只有强汉的霍去病能跟他相提并论,他能甘心只是当个兵部尚书,碌碌无为?”

    夏儒摇头:“这跟沈之厚是否愿意帮忙,有何关系?”

    “夏国丈还用多问么?沈之厚想平草原,这是他最大的梦想,也是一个年轻人的梦想,显然谢于乔不会支持他,他在朝中需要得到认同,而不单纯是陛下一方支持,若在军中得到老朽支持的话,那岂不是……如虎添翼?”

    张懋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夏儒看到后眉头微蹙,问道:“老公爷是否太过自信了些?这沈之厚可不好应付,否则何至于至今谢于乔依然对其无计可施……这么个诡诈的年轻人,单纯以其动机令之屈服,是否太过草率?”

    “你等着瞧吧!”

    张懋还是如之前一般自信,没有再对夏儒做解释,他悠然地看向车窗外,似乎在琢磨来日沈溪在朱厚照跟前检举张鹤龄和张延龄的光景。

    与此同时,谢府书房里,谢迁还在生闷气。

    “张老匹夫,以为自己多有本事,居然跑到沈之厚府上寻求帮忙,你以为自己狡猾多端,但在沈之厚那只小狐狸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

    谢迁气愤的话,并不是大声说出来的,门口侍立的仆人没听清楚,更无法明白,连忙问道:“老爷,您说什么?”

    “跟你没关系,退下!”

    在谢迁喝令下,仆人耷拉着脑袋离开。

    谢迁脸上仍旧带着一股气恼,自言自语:“沈之厚想做什么,朝堂中谁人能看懂?若他想当第二个刘瑾,万难做到……那他到底想以怎样的方式驾驭帝王?以其抱负,绝对不甘心被人压制,那他又该如何应付张氏外戚?”

    想了半天,谢迁仍旧没得到答案。

    “唉!老夫真该去当面问问……不过,或许就算老夫屈尊到沈府拜访,他也不会如实相告,这小子城府极深,奇谋百出……咦,老夫不如学他,干脆称病不上朝,看他如何应付?就许沈之厚生病,难道老夫就不能病一场?”

    突然间,谢迁想出“以不变应万变”之策,准备称病,让沈溪猜他的用意,以便自己立于暗处观察朝局形势。

    ……

    ……

    沈溪同时面临谢迁和张懋两方面的压力。

    不过这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完全能泰然处之,甚至无需去想第二日见到朱厚照后该怎么说,有些事他根本没打算跟朱厚照提及,不需要考虑谢迁和张懋事后将以何种方式对他展开报复。

    对于谢迁的人事安排,又或者张懋检举张氏外戚,在沈溪看来都不切实际。

    当晚沈溪见到云柳和熙儿,不过不是在自己府宅,而是在距离沈家大宅不远的一个客栈里,这也是他手下情报组织的一个据点。

    沈溪称病不出的这些日子,他没有跟云柳和熙儿接触,情报系统依然正常运转,任何事情都无法瞒过他耳目。

    “……大人,刘瑾倒台后,建昌侯乘朝廷清算阉党,在京师周边强占土地一千多亩,这还不算其通过强买强卖所得,合起来应有两千多亩,除此之外尚有五十多座农庄,京师近百家店铺……”

    在云柳呈奏下,沈溪知道近来张延龄做事愈发不守规矩,得意忘形,为恶之烈比之前在弘治朝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沈溪道:“他这是觉得刘瑾死了,没人能跟他抗衡,所以想趁机敛财……他做的这些事简直是在挑战朝廷的底线。”

    云柳再度呈奏:“建昌侯从周边农庄掳劫不下百名妇人充作侯府奴仆,所有人均被强行签下卖身契,另外建昌侯为了让那些不肯就范的士绅屈服,甚至做出当众辱人妻女之事,地方官府接到报案后一概不受理,就连顺天府都拒绝接下案子。”

    沈溪点头:“意料之中的事情,还有呢?”

    云柳道:“这次建昌侯肆无忌惮扩充田宅,打的是清除阉党残留的名义,但凡有不从者,一律以乱党之名抓走,许多人被秘密处死,京师周边百姓谈国舅色变,若是建昌侯上门提出购买土地,无论价格多低,只能咬牙变卖。甚至很多跟建昌侯有宿怨的士绅扔下产业逃离京师……”

    熙儿在旁听到这些,咬紧牙关:“这种人,根本不配位列公侯,简直是大明的蛀虫。”

    “不管是不是蛀虫,只要大明江山稳固,张太后屹立不倒,下面的官员谁敢得罪张氏外戚?那根本是跟自己的仕途和身家性命过不去……当然,也是因为京营控制权在此兄弟二人之手,位高权重还能随时调动军队,谁不害怕?”沈溪道。

    云柳请示:“大人,是否要将案情呈奏陛下?”

    沈溪微微摆手:“暂不忙……这件事我还得好好想想怎么处置,如果单纯是到陛下跟前检举的话,建昌侯根本就不会伤筋动骨,若让太后知晓,更会招来大麻烦……我现在不能硬碰硬,只能靠智取。”

    “以大人如今的身份和地位,难道还不能劝服陛处置张氏外戚?”云柳显得不太理解。

    沈溪道:“皇亲国戚跟朝臣最大的不同,是他们跟皇帝间有血缘关系,这是朝臣不能比拟的,我能做的就是把我所手头拥有的权力最大化,而不是说以鸡蛋碰石头的方式挑战这些人跟陛下的关系,如此于事无补不说,还会伤及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