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九一章 尘埃落定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一大清早,朱厚照从豹房回到皇宫。

    这一路他都乘銮驾,与几个钱宁找来的女人腻歪在一起,好在有纱幔遮挡,外面的人不知銮驾上发生了什么。

    小拧子跟在銮驾侧,多少听到里面传来的动静,这一切对他来说习以为常。

    一直到乾清宫外,朱厚照终于从銮驾上下来,同时下来还有衣衫不整的三名女子,这三名女子简单整理仪容后向朱厚照行礼。

    朱厚照笑道:“几位爱妃,你们不是想知道皇宫里是何等光景?朕今日就带你们进宫来看看,接下来你们有大把时间把皇宫上下好好游览一番……小拧子,引路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等下午朕回豹房时,捎上她们便可。”

    “是,陛下。”

    小拧子回了一声,三名女子则噤若寒蝉,不敢说什么。到了皇宫内苑,没人敢随便闲逛,就算有朱厚照的命令也不行,随便唐突宫里某位贵人就可能掉脑袋,宫外女人见识再浅薄也明白这道理。

    朱厚照正要进乾清宫,小拧子跟过去问道:“陛下,几时让沈大人前来见驾?”

    “这个……”

    朱厚照琢磨一下,道,“时间太晚也不好,干脆就现在吧,不知即刻前去传召的话,沈先生多久能过来?”

    小拧子笃定的道:“差不多半个时辰,奴婢这就去传召……”

    朱厚照一摆手:“此等小事你就不必亲自去了,让下面的人去,你先按照朕吩咐的,带她们在宫里走走逛逛,不过别去坤宁宫、永寿宫那些地方,就在前面这些个宫殿看看即可。”

    “是,是。”

    小拧子忙不迭应诺。

    朱厚照打了个哈欠:“说起来朕真有些困了,恐怕最多支撑半个时辰,如果半个时辰后沈先生还没来,那就请他等朕睡醒后再入宫来,不用刻意留下等候,下午差不多的时候前来见驾就是。”

    小拧子道:“陛下可真是体贴下臣的明君圣主啊。”

    “不用你来拍马屁,朕可不吃这一套,你且去把事情处置好!朕先进去了,这一宿下来,不觉又有些疲倦。”

    朱厚照精神明显不支,很快在两名太监陪同下进入乾清宫。

    小拧子这边赶紧安排人传召沈溪,而他则按照朱厚照的命令陪那三个宫外的女人游览皇宫,虽然觉得这件事有点荒唐,但他还是按照命令办事。

    结果小拧子正在跟手底下的太监说去请沈溪入宫来见驾,张苑急匆匆过来:“陛下可是回寝宫去了?”

    小拧子皱眉:“张公公有何急事?”

    张苑道:“沈大人已在午门前等候,请示是否能入宫面圣。”

    小拧子稍微惊讶一下,随即意识到沈溪一大清早便到宫门前来等候面圣,无关乎朱厚照是否回宫。

    小拧子道:“陛下刚回来,既然沈大人已到午门,劳烦张公公过去通禀一声,咱家这就去跟陛下说……”

    ……

    ……

    不到一刻钟,沈溪便从午门过来,等他出现在乾清宫大殿时,朱厚照还没困倦到睁不开眼的地步,不过精神已比之前刚回宫时萎靡不少。

    “沈先生来得真够快的,如果再晚来一会儿,怕是朕已经睡下了,只能等下午才相见。”

    朱厚照打着哈欠,无精打采地对沈溪说道。

    沈溪从怀里拿出整理好的奏疏,道:“陛下,这是微臣彻查阉党案后取得的成果,所有被归为阉党的大臣,都列在名册中。”

    “拿过来!”

    朱厚照对侍立一旁的张苑说了一句。

    这次召见沈溪,张苑算是占了天时地利,加上小拧子另有任务不在君前,无形中又占了人和。

    等张苑将奏疏转呈朱厚照跟前,朱厚照接过后仔细阅览,突然一拍桌子:“这些人,吃着朕的俸禄,却帮乱臣贼子做事,朕实在错看了他们……但凡归入阉党之列的大臣,以后一律不得启用!”

    沈溪道:“陛下,有些大臣虽被归为阉党,但能力突出,况且还有许多被迫屈从的……以臣的想法,其中部分人只要涉案不深,没有贪赃枉法的记录,可酌情降职叙用,而不必将其一棍子打死。”

    朱厚照皱眉:“还要留他们在朝中?这不是养虎为患吗?”

    张苑在旁为沈溪帮腔:“陛下,朝廷到底需要人才治理啊。”

    “混账东西,朕跟沈先生说话,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资格在这里胡言乱语?”朱厚照怒道。

    张苑这才意识到自己已不复当初在朱厚照跟前的模样,那时候他即便说什么,朱厚照也不会怪罪,现在却俨然成了受气包,朱厚照有何不满只管向他撒气,不由灰溜溜地退到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沈溪道:“陛下实在容不下这些人,可着其革职返乡,永不叙用。”

    朱厚照听出沈溪对这些大臣有怜悯之意,一摆手:“算了,朕既已决定由沈先生全权处理,就按照沈先生的意思处理吧……这些人只要没大的过错,可宽宥,降职叙用,但记得将来不得将这些人安排到关键职务上,让他们在朝中发挥一下余热即可。”

    “是。”

    沈溪恭敬领命。

    朱厚照又看着沈溪,问道:“阉党案审结,怎么就这么薄薄一份名录?”

    沈溪从朱厚照期待的目光中,看出满满的贪婪,当下又拿出一份奏疏,道:“这是阉党案涉案财货账薄,包括店铺、田庄、山林等一并记录在案,既然陛下决定将这些财货悉数收归内库,臣已跟内库那边打过招呼,稍后便会将财货送过去。”

    “好,快拿来给朕看看。”

    朱厚照对金钱的渴望远超常人想象,这是个极度贪财的皇帝,听说有脏银入账,分外留心。

    等他看过账薄上的内容,高兴得眼睛完全眯在了一起,满腔欢喜溢于言表。

    朱厚照最后板起脸,一本正经道:“沈先生居功至伟,把案子查得如此清楚,涉案脏银一厘一毫都没能逃过沈先生法眼,实在令人钦佩……让旁人去查,一定有诸多敷衍,甚至可能中饱私囊!”

    沈溪道:“为陛下做事,乃是微臣应尽的责任。”

    朱厚照点了点头,道:“沈先生的功劳,朕记下了,这次朕准备任命你为吏部尚书,即日起,吏部考核、官员任免等,全都交给沈先生打理,至于兵部事务,可交由两个侍郎负责,朕准备暂时不设兵部尚书,若兵部有要事,可以请示先生,等于说两部事务均由先生一肩挑。”

    沈溪赶紧拒绝:“陛下,万万不可,如此一来,朝野必定全都是反对声,本来朝中就有人非议,说微臣是第二个刘瑾,估摸此令一出,御史言官全都会站出来弹劾微臣。”

    朱厚照看了张苑一眼:“朝中有这种议论吗?”

    张苑本来被朱厚照勒令不许说话,躲在旁边,噤若寒蝉。突然闻听朱厚照向他发问,张苑神色间多少有些尴尬:“回陛下,奴婢……未曾听闻,怕是要问过司礼监才知晓……”

    朱厚照道:“既然沈先生说有,那就必然存在,不过沈先生别太往心里去,朕知道沈先生的忠心……当初若不是沈先生,大明京师很可能会被鞑靼人攻陷,社稷都将不稳,这是多大的功劳?如果朝中有人胆敢非议朕的决定,一律交由厂卫处置,严刑拷打,看看是谁在背后指使。”

    沈溪道:“陛下切勿大动干戈,刘瑾谋逆案发生后,朝中对出现擅权者的担忧,非常正常,陛下让微臣同时兼顾吏部和兵部差事,朝中人更会觉得如此……非但陛下不应该让微臣兼领吏部,更应早日安排司礼监掌印人选,如此才能断绝朝中非议之声。”

    “一个司礼监掌印之位,有这么重要吗?”朱厚照好似在发问,但这问题却不需要有人来回答。

    “唉!”最后朱厚照长长地叹了口气,“既然沈先生不肯当吏部尚书,那先生以为谁来当合适呢?”

    沈溪道:“刑部何尚书德高望重,乃是吏部尚书最佳人选。”

    “何尚书?”

    朱厚照皱眉不已,“他才当了几天刑部尚书?连升三级也莫过于如此吧……不过他年纪倒是挺大的,应该属于那种德高望重的类型吧?那依照沈先生之意,刑部尚书又该由谁来担当?”

    沈溪道:“刑部之事,当以谳狱经验丰富之人来做最为恰当,微臣以为,原刑部左侍郎张子麟拔擢为刑部尚书,最为妥当。”

    朱厚照听了有些担忧:“这个张子麟,之前还有人弹劾他是阉党要员,就这么轻率提拔其做刑部尚书,不太合适吧?不过这件事应该早些定下来……”

    “沈先生不肯当吏部尚书,这件事就暂时揭过,等沈先生想担当重任的时候,再去当便可,或者等明年平定草原……那时沈先生功劳之大,应该没人会非议了。”

    沈溪行礼,没有答应,也未反对。

    朱厚照再道:“张子麟当刑部尚书,何鉴当吏部尚书就此定下,至于司礼监掌印,不妨就让……张苑,你来当这司礼监掌印,可有信心?”

    张苑本有些颓丧,等听到这话,“噗通”一声跪到地上,连连磕头:“奴婢定万死不辞。”

    朱厚照皱眉道:“谁让你去死了?朕只是问你是否有信心,可没说一定让你来做!”

    张苑心情大起大落。

    朱厚照这种大喘气的说话方式,让他欲仙欲死,本以为稳稳到手的差事,未料只是试探,并非最终定夺。

    张苑道:“若陛下让奴婢担任司礼监掌印,奴婢定会尽心竭力。”

    “你行吗?”

    朱厚照用怀疑的目光打量张苑,问道,“你是识字,也在司礼监做过秉笔,但以朕所知,你的学问相当一般,让你来帮朕审阅奏疏,如果处置不当的话,岂不是丢朕的脸面?”

    张苑赶紧磕头:“陛下,奴婢自知才疏学浅,但奴婢会跟沈大人多学习,跟朝中那些老臣学习,定不辜负陛下期望。”

    朱厚照没直接回答,侧头看着沈溪问道:“沈先生,你觉得张苑做司礼监掌印太监,有问题吗?”

    在张苑满心的期待中,沈溪只是淡然摇头:“回陛下,司礼监掌印之位事关重大,此乃陛下家事,微臣实在不方便发表评论。”

    “这样啊……”

    朱厚照陷入沉思中,半晌后终于做出决定,“那就让张苑先做几天试试……张苑,给你一个月时间,如果你能把差事做好,那朕就让你继续担任司礼监掌印,否则朕会另行派遣他人。”

    “谢陛下隆恩。”张苑磕头谢恩。

    虽然只是一个月的临时差事,但在张苑看来,事情已是十拿十稳,本身司礼监掌印只需要按照内阁票拟进行朱批便可,甚至有不明白的地方,他还可以去问戴义等老人的意见,甚至可以问沈溪这个堂侄。

    而且朱厚照平时很少管朝堂之事,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也不可能知道。

    这也是为何之前刘瑾能做到只手遮天的根本原因所在。

    朱厚照点了点头:“那你好好干,朕不会指点你什么,需要你自行摸索……接下来朕要跟沈先生商议事情,你先退下,去司礼监那边看看,把掌印的差事接了,最短时间内将之前积压的奏章处理完毕,如果完不成差事,朕随时会撤你的职!”

    “是,陛下!”

    张苑赶紧站起来,弓着腰退出殿外。

    等人走后,朱厚照笑了笑,道:“这奴才,得好好提溜着点,不然不会好好办事,张苑以前算是朕比较信任的人,但可惜……他粗心大意,处理事务欠缺谋划,不为朕所喜……沈先生,现在连张苑也走了,朕想跟你商议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相信昨日小拧子见你时,已经把工商税改革的事情跟你说了吧?”

    沈溪点头:“拧公公说了。”

    “叫什么拧公公,沈先生也太过抬举他了,叫他小拧子便可……以前东宫时朕经常欺负他,也算是竹马之交。如今长大他倒是挺机灵的,不妄自是朕从东宫带出来的老人。”

    朱厚照提到小拧子,语气中多少带着宠信,“朕之前想在朝堂上说工商税改革之事,但朕对于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恰好之前一段时间沈先生于府中养病不出,以至于这件事就此被耽搁下来,好在沈先生现在回朝……不知这工商税,多久能顺利收取呢?”

    沈溪道:“计划可以在短时间内定好,但要具体落到实处,恐怕会遭遇巨大阻力,所以以微臣之意,先在京师之地展开试点,只有试点通过,查缺补漏后再将其推行到大明所有行省。”

    朱厚照忙不迭点头:“好,好,只要能够顺利收取就行,朕之前说要把工商税收入全都归到内库,朝中人不会有意见吧?”

    沈溪心想,你知道这么做会让人非议,本就是以朝廷名义收上来的钱,凭什么让你一个人挥霍?脸上却不动声色,道:

    “若陛下怕被朝臣议论,可以增设一个衙门,或者派出钦差,专门负责工商税之事,这衙门可单独设立府库,用以储存工商税所得,部分收入可归到户部府库,这样也可增加户部收入。”

    朱厚照皱眉不已:“现在工商税还未收取,也不知有多少,就要分出部分给户部,那朕还能剩多少?”

    沈溪道:“首先还是要保证陛下内库存银充足,才能调拨户部,而且这部分款项,可交陛下自行处置。”

    朱厚照叹息道:“这件事只有沈先生最为了解,就算给出方案让旁人来做,也未必能把事情做好,但问题是沈先生还要负责兵部事务,难道两头兼顾不成?沈先生可有什么好人选?”

    沈溪想了想,道:“兵部郎中胡琏,之前领兵往宣府取得战功,后又到山东任按察使,如今在微臣手下当差,可以让他以兵部郎中身份协理工商税,若遇事可问微臣,想必不会出差错。”

    “好!”

    朱厚照在工商税改革问题上根本没主见,他的想法就是要合法搜刮钱财供自己花销,至于别的事情他根本不想理会。

    沈溪道:“若是朝廷要增加工商税征收,必然要考虑到商人的利益,若要取之必先予之,以微臣看来,在京师开展工商税改革试点,必然先做出一些变革。”

    “什么变革?”

    朱厚照完全不理解沈溪这话是什么意思,脱口问道。

    沈溪整理了一下思绪,道:“以前工商税征收,主要依靠钞关,城门卫也有私下设卡征收者,但多不上缴府库,以至于工商税流失严重。”

    朱厚照皱眉:“这个……朕不是很明白,以前朝廷没有征收工商税吗?”

    “有。”

    沈溪解释道,“之前征收的工商税,乃太祖所定三十税一,但免征面太多,并于鱼课、富户、历日、民壮、弓兵,并屯折、改折、月粮等项银,全年总计征收不足十五万两,不足大明太仓银库年入之四分。若增加工商税,收入可增至四十五万两,解内库用银之急。”

    朱厚照道:“那意思是……不设钞关征税了?”

    沈溪摇摇头:“如今钞关征税,但凡有士绅、官船经过,一律不纳税赋,是为免税。地方工商税三十税一,看似很轻,但地方摊派的苛捐杂税,可令工商税达到五税一的地步,且商人买卖货物所受限制颇多,地方官府多设私卡征收杂税,以至于商人难以跨地域经营。”

    因为以前沈溪跟惠娘做过生意,明白大明朝做生意的难处。

    商人在这世道一点保障都没有,看起来大明工商税很低,但因为商人社会地位低下,但凡手头有点儿权力都会去欺压,在税收外要摊派到大笔杂税和徭役,若遇上不讲理的地方官,整车整船货物被扣押都是家常便饭。

    没人会出来帮商人说理,商人只能把损失分摊到货物跨地域运输售卖的货物的价格中,以至于商品跨地域后价格奇高,百姓不得利,商人也不得利。

    钱最后都入了地方官个人的口袋。

    沈溪改革工商税的目的,不单纯是要增加朱厚照的收入,而是想改变一些定规,把商人纳入朝廷体系中来,虽然看起来困难重重,但总归要做出一些尝试,况且现在他手下有大批人帮他做生意,改革工商税的结果,其实是为自己谋利。

    朱厚照思索半天,或许因为太困倦,再加上沈溪所言太过深奥,朱厚照最后只能是不懂装懂,做释然状地点点头:

    “的确是有问题……我看这样吧,沈先生找个时间跟朝臣说说……明日如何?明日朕开午朝,沈先生亲自跟那些大臣说明,有朕的全力支持,沈先生一定能说服他们,这样工商税改革之事就可以定下来。”

    此时朱厚照依然停留在用强权赚钱的思维中,不会考虑这么做是否有不妥,只要能捞钱,一切都听沈溪的。

    沈溪行礼:“微臣遵旨。”

    “好好,就这么说定了,明日举行午朝。”

    朱厚照道,“回头朕就吩咐下去,沈先生回去后也赶紧把工商税改革方案拿出具体条款来,写成奏疏,明日到朝堂上商议……”说到这里,朱厚照站起身来,似乎是准备回后殿休息。

    沈溪道:“陛下,微臣还有事启奏。”

    “等明天吧。”

    朱厚照打了个哈欠,眼泪汪汪,精神萎靡不振,“朕有些乏了。”

    沈溪知道这小子又在打退堂鼓,心想:“说是明日午朝,等你睡醒后是否记得有这回事还是两说,谢老儿请我帮忙说一下人事任免的事情,若我一句不提,岂非言而无信?”

    沈溪道:“微臣只有两句话要说,陛下听完再走也不迟。”

    “沈先生说的事情很重要吗?”朱厚照抹着红通通的眼睛,不耐烦地问道。

    沈溪点头:“的确很重要,朝廷内有很多官职出现空缺,阉党议定后,还会继续出现官缺,这些官缺必须要交给有能力的人来担任,之前谢阁老呈奏一份任命名单,但陛下迟迟未能批复。”

    朱厚照很不耐烦:“朕当是什么,这件事朕就不过问了,有什么官缺,只管找人补上就是……朕不是刚刚安排张苑担任司礼监掌印吗?沈先生稍后去跟张苑说,朕已同意让他朱批即可。朕真的困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