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九四章 寻人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沈溪在安排彭余去办事后,本未想过马上就能查出端倪来。

    但他明显低估了彭余的本事,不过才两天,彭余就按照沈溪之前所给地址找到云柳,由云柳带着他出现在了沈溪面前。

    沈溪会见彭余的地方,是在沈府附近的一家客栈,这里是一处秘密情报联络点。

    沈溪让云柳退下,这才问道:“彭兄弟,你这办事效率可真够高的,这才过多久,就调查出那小女孩的下落了?”

    彭余道:“小人去问刘婆,谁知刘婆马上就想起那姑娘,知道这会儿人正在教坊司,小人是这么想的,大人您派人扮作买家,把人赎买出来,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没有人会怀疑到大人身上。”

    “可是,小人……不敢擅作主张,只能前来请示。”

    沈溪嘉许地点了点头:“你想得倒是挺周到的,要是人没有问题,派人悄悄把她赎买回来确实很合适……不过,本官想亲自前去教坊司赎人。”

    “大人欲亲往?要是被人……认出来,那可如何是好?”彭余担心地问道。

    沈溪一摆手:“认出来也无妨,难道我沈之厚就不能出现在教坊司?彭兄弟不必担心,我会把事情处理好,你只管带路便可。”

    彭余问道:“大人这就去?”

    “嗯。”

    沈溪点头,随后又问,“大概需要带多少银子?”

    彭余紧忙道:“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可能就几两银子的事情……每年教坊司落罪和发配的女眷数不胜数,小人只是有些担心,怕那小姑娘已不在里面……小人打听了一下,说是里面有这名字的女人存在,但至于是不是原先那位,就不好说了。”

    沈溪不解了:“怎么,有人喜欢偷梁换柱?”

    “那倒不是……不过教坊司每年进入的女子太多,很多遭变卖,或者发配别处,又或者经受不了折磨,病死或自杀,由新人继续顶着名字……毕竟女儿家很多都没名字,随便拿一个来用用便可,根本就没多少讲究。”

    “小人怕打草惊蛇,这才来请示大人,并非是小人怕麻烦……如果大人准允的话,小人自个儿就能把人带回来,不用大人您另外花钱。”彭余道。

    沈溪一摆手,道:“这件事既然是我主动提起,自然应该亲自去看过……这样吧,今日你便带我去一趟教坊司,先确定是不是那可怜的小姑娘,如果无误,另外给你赏赐,绝对让你不虚此行。”

    彭余有些激动。

    每次帮沈溪做事,赚到的银子对他来说都是笔天文数字。

    虽然这回没到救惠娘那次那么夸张,但也是他几年才能赚到的数目,而且以后还有机会跟着沈溪做事,赚的钱就更多了。

    “大人,您这么去的话,怕是会被人认出来,最好……乔装打扮,小人另行称呼,教坊司每年接待的达官显贵多不胜数,知道规矩,不会主动询问客人来历,小人可保证大人身份不会外泄。”彭余提醒道。

    沈溪点头:“既然由你主导,自然一切都听从你安排。”

    ……

    ……

    沈溪除带彭余一起前往,还带上男装的云柳和熙儿,除此之外尚有几名经验丰富的细作暗中保护。

    这些人都是沈溪精心培养的军中精英,现在已不完全属于朝廷军队系统,以沈溪麾下标兵的名义,平时拿朝廷和沈溪两份工资。

    路上彭余把大致情况告知,沈溪知道自己要去何处,会见到什么人,如何应答才得体。

    “……大人,这教坊司下属一些勾栏,基本都在东四牌楼附近,小的带您去的并非是教坊司官衙,所见也不是教坊司官员,这点您完全不用担心……只是,小人怕您威名远播,知道的人太多,当初您带兵进城时有不少百姓见过您模样……”

    沈溪笑了笑,问道:“如果你是教坊司的人,会相信我跟你到这种地方来?”

    彭余一怔,随即摇头:“自然不会。”

    沈溪没有再跟彭余多言,一行人在天黑前抵达本司胡同,这里是大明歌舞升平之地,一入夜无数莺莺燕燕便冒了出来,不但官妓院生意兴隆,私娼和暗娼也顾客盈门,到京城来的商贾、学子在这一个个销金窟中流连忘返。

    教坊司以及各秦楼楚馆的存在,使得本司胡同访客如云,商贩聚集,更有大批杂耍卖艺人充斥期间,端的是热闹无比。

    彭余在前引路,走进一条小巷后,往四下看了看,最后到一处不起眼的小门外,上去敲门。

    “何人啊?”

    里面传来一声中气很足的男声。

    彭余大声道:“老营,是我,彭鱼儿,怎么……不想做买卖了?”

    门从里面打开,一个男子探出头来,四下打量。

    从其花白的头发看,这名男子照理说已经很老了,但仔细一瞧却是白面无须,脸泛红光,跟一般中年人无异。

    沈溪略一打量,就知道此人是那种成年后才净身,油光粉面的老太监。

    “彭爷,什么风把您老给吹到这里来了?平时可连您老的背影都看不到啊。”

    彭余没理会老太监的恭维,回过身对沈溪道:“侯爷,这就是小人跟您说的教坊司勾栏院子,那些没长开的小丫头都在这儿……您请,您请……”

    老太监好奇地打量沈溪,问道:“这位是……?”

    这老太监显然身份和地位不高,根本不知眼前的年轻人是谁。

    “你管是谁呢,总归是你开罪不起的大人物。”彭余厉声喝道。

    老太监赶紧下跪:“老奴有眼不识泰山,见过侯爷。”

    沈溪笑着摆了摆手:“我只是姓侯罢了,并非是勋贵,阁下不必行此大礼。”

    “礼多人不怪,侯爷您就算不是侯爷,也是贵人,老奴跪得不冤枉。”老太监爬起来,话说得无比漂亮。

    随即老太监带着彭余和沈溪进入院子。

    因为这里是后院,假山亭台就占了一半地方,看起来并不宽敞。

    彭余道:“老营,别杵着了,这天眼看就快黑了,侯爷没多少时间在这里耽搁,就是买个丫头回去养着,年岁别太大,却也不能太小,十二三到十四五间,能看上眼的,一并带过来让侯爷过目。”

    那老太监显得很为难:“这……怕是不那么合规矩吧?”

    “有什么不合规矩的,难道要让我去跟刘司乐说一声?”彭余立即板起脸来,拿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说话。

    彭余口中的司乐,在朝中只是从九品的小官,这种芝麻官本身没什么权力,但因为手头管理着教坊司成千上万女人,地位跟着水涨船高。

    不过教坊司衙门还是太小了,最大的官也不过是正九品的奉銮,其管辖权又在礼部,司乐这样的官就算再风光,说到底也只是官员中的垫脚石。

    老太监紧忙去了,等人走后,彭余恭敬地对沈溪道:“大人,您别见怪,这里的人唯利是图,小人本可以给他一点银子,但不能一来就把他的嘴给养刁,不然他会一直卡着不办事。”

    沈溪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不多时,那老太监回来,彭余走过去问道:“为何没带人前来?”

    老太监道:“彭爷,老奴过去请示过了,说是要给银子才行……您要选人,无论怎么说都要先见名册不是?这名册可不是白给看的……”

    “怎么,你觉得我会赖账,是吗?”彭余怒道。

    老太监非常为难,苦着脸道:“规矩如此,彭爷请担待,您这不是把大主顾带来了么?您没有,这位侯爷也没钱?”

    说话间,那老太监打量沈溪,神色阴晴不定,似乎是担心眼前的年轻人财力不足。

    沈溪没有废话,向云柳一挥手,云柳立即将随身携带的包袱打开,里面不是银子,而是几枚金灿灿的黄金,而且全都是大金锭,一看就成色十足。

    “不够,外面还有。”云柳道。

    老太监这下没话说了,从怀里拿出本不大的书册递给沈溪:“这位侯爷,请瞧好了。”

    彭余不满道:“怎么,不需要先花钱再看名册了?可真势力!”

    沈溪接过名册,打开来一看,上面全都是名字,有的已划去。

    沈溪皱眉:“只有名册而无画像,如何看?”

    彭余正准备凑过头来跟沈溪一起找那女孩的名字,闻言马上厉喝:“侯爷的话没听到?把人叫出来……喏,这是给你的茶水钱。”

    说着,彭余从怀里拿出一枚碎银丢了过去,那老太监眉开眼笑地接了过去,健步如飞进内去叫人。

    等老太监离开,沈溪仔细在花名册上找寻那小女孩的名字“随安”,以沈溪猜想,这应该不是那女孩的本名,不知是刑部还是教坊司这边的人随便给起的,只是为了好区分而已。

    翻看几页后,沈溪终于找到目标。

    “……弘治八年生人,祖籍河南钧州……”

    记录的东西很少,这女子是因何落罪,家庭成员情况如何一概不知,沈溪不由想到林黛,暗忖:“若是黛儿当初没遇到我们母子,怕是也会被送到教坊司,如今不知漂泊到了何处。”

    “大人可有找到?”彭余显得很紧张。

    沈溪点头:“名字倒是发现了,但当初那姑娘我只是缘悭一面,又是在夜里,根本未看清楚相貌,如今又过了五年,小孩子的变化最大,怕是一下子认不出来。”

    彭余显得很自信:“大人请尽管放心,只要人在教坊司,就一定能找到,小人可以逼这里的人说实话……买卖做多了,教坊司的人基本都认识小人,不会在这种小事上耍诈,否则他们以后不要想再跟小人做买卖。”

    沈溪笑了笑,微微点头。

    虽然看起来他选择相信彭余的能力,但实则内心还是觉得不靠谱,毕竟时过境迁,一个连最后的至亲都失去的女孩,要想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中求存,实在太过艰难。

    过了许久,老太监回来,身后带了十几个衣着朴素的小姑娘。

    彭余上前道:“老营,你找来的小姑娘,一个个蓬头垢面,就没个拿得出手的?侯爷是来找美姬,而不是找干活的下人。”

    老太监陪笑:“彭爷,您又不是不知教坊司的情况,虽说这里几乎每个月都会来新人,但质量却是参次不齐,只有碰到朝廷兴大狱,将落罪官员府上女眷送来,才会有新鲜货色,到时候就算是细皮嫩肉、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也有机会碰到……要不,您老那时候再带着侯爷前来?”

    彭余看了一眼,本想跟沈溪说上几句。

    这也算是一种职业病,彭余想提醒沈溪的是,接下来很多落罪的阉党官员的家眷和丫鬟会发配教坊司,其中肯定会碰到几个绝色佳人,但他马上意识到,这次沈溪并不是来选什么美人,单纯只是为了搭救那个名叫“随安”的女孩。

    “先把人叫过来看看,你给介绍一下,出身怎样,最好出自大户人家,有教养,这样买回去养在府上也会安份些。”彭余道。

    老太监惊讶地说道:“彭爷,你不是开玩笑吧?那些大户人家出身的丫头,买回去后才不安份呢,还是小门小户好……”

    “呸!”

    彭余啐上一口,“要小门小户的丫头,我来你这儿?直接去城内人牙子那里不是更好?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找有背景和气质的女人……给了你茶水钱,就赶紧办事!”

    言语间,彭余显得很不耐烦,似乎迫不及待要把生意做完。

    老太监想到之前看到的金锭,大概明白彭余的心态,只有买卖做成,中介费才能拿到手,不但彭余那边有收获,他这边也会有好处。

    “好吧!”

    老太监摇摇头,把几个女孩子叫了过来,然后向沈溪行礼:“侯爷,您过来看,哪个您中意,只管说一声,不过我先申明……这里每个丫头的价都不一样……”

    沈溪问道:“我买下来的话,卖身契方面没问题吧?”

    老太监笑道:“看来彭爷没给您说清楚,但凡从教坊司走出去的姑娘,您想纳为妾侍,又或者养在家中做歌姬、舞姬,全随你的便,至于卖身契,肯定会签好,尤其是我们衙门可以在顺天府那边把户籍办好。”

    彭余也附和:“侯爷请放心,这些事都包在小人身上。”

    “好!”

    沈溪这才点头上前,把眼前几个姑娘仔细打量过,但见这些女孩都不是那种姿色出众的存在,岁数从十一岁到十五岁不等,面黄肌瘦,精神不振……这跟这些女孩常年需要做苦工有关,她们毕竟在相貌上不出挑,没人愿意在她们身上花银子,这跟养能卖出高价的瘦马完全不同。

    沈溪道:“人还可以,却不知是何出身?”

    彭余一把将老太监抓过来,又把花名册塞到对方手里,喝道:“对照名册,把人一个个介绍给侯爷知晓……在出身问题上不能撒谎,如果拿小门小户的女子冒充大户千金,看以后谁还跟你们做买卖。”

    在彭余威胁下,老太监屈服了,苦着脸把所有姑娘对照花名册,一一跟沈溪说了,却并没有沈溪要找的“随安”。

    “侯爷,您意下如何?”最后彭余请示。

    沈溪摇头:“可供挑选的人实在太少,我不喜欢江南的姑娘,说什么水灵,但其实太过娇弱,不知可有北地的姑娘?尤其是河南、山东和北直隶和一代的?”

    沈溪之前看过花名册,知道“随安”祖籍河南,故意如此发问。

    老太监有些纳闷儿了,皱着眉头道:“侯爷,您老的品味可真够独特的,都道江南女子好,婉约秀气,您偏偏喜欢北方的,老奴这就去给您找。不过话撂在前面,南方的姑娘您都不喜欢,北方想找个中意的那就更难了。”

    说话间,老太监显得很不乐意,觉得自己是被人白白消遣。

    沈溪一摆手,云柳迅即拿出一枚二两小银锞子丢了过去,老太监一把接住,眼睛闪闪发光。

    彭余连忙道:“侯爷,您这是何必呢?就算打赏,也用不得如此大手笔吧?”

    “彭兄弟心疼了?”

    沈溪笑着挥挥手,“事情办成,给你的赏赐只会更多。”

    老太监捏着银子,笑得后槽牙都露出来了:“是啊,彭爷,您不能阻碍侯爷给老奴赏赐不是?你们几个跟咱家下去,继续干活,看来你们没福气脱离苦海啊……”

    那些小姑娘跟着老太监离开时,一个个表情木讷,没有谁有挣扎的勇气,脸上死气沉沉,了无生趣,或许自从进入教坊司开始,她们就知道自己将来的命运如何,已不想做什么抗争。

    沈溪看到这悲惨的画面,强忍心中泛滥的同情心,他知道这个时候任何的负面情感都不必要,这本就是这个时代的缩影,他挽救不了全天下的苦难人。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