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九五章 善待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老太监再出现时,带了十几名姑娘前来,得到赏钱后他做事更有动力,等所有姑娘一字排开,老太监过来恭敬地对沈溪说道:

    “侯爷,这是您要的江北丫头,远不如刚才那一批……您有看中意的,来个实在价,就可以把人带走……”

    “这江北丫头姿色虽不佳,但一般都有把力气,能干活,可就算再能干,您给的价也足够出去雇请几个壮劳力,根本不必专门来这儿买粗使丫头。”

    “关你什么事?”

    彭余喝斥道,“休要啰嗦,赶紧把人对照名册逐一介绍清楚,侯爷要的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姑娘。”

    老太监开始介绍,一圈下来,又没有“随安”。

    而且整一页河南籍女子中,除了被划去的人外,只有“随安”没现身。

    沈溪指着书册问道:“为何这个名叫随安的姑娘不在其中?”

    老太监皱起眉头,不耐烦地道:“侯爷,您选人就选人,怎么问起不相干的事情来了?”

    彭余怒道:“问你是看得起你,莫非还想隐瞒不成?侯爷说要谁就要谁,你分明是把好货色藏起来了!”

    老太监一甩手:“什么好货色,其实不过是个不识相的小丫头,自打来到这儿就捣乱,不好好干活,光琢磨着逃跑,不知道被打了多少回了……如今已是冬天,那丫头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根本不能给人看,所以关进柴房去了,此番并没有带出来。”

    沈溪皱眉,没想到“随安”进了教坊司后居然吃了这么多苦头。

    沈溪见前面那排女孩中的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神色似乎一动,欲言又止,立即走过去问道:“你认识随安吗?”

    那女孩低着头不敢应答,彭余厉声喝道:“哑巴啦?问你话只管回答!”

    女孩嗫嚅道:“认识。”

    “那她平时……可是经常被人打,这才没出来见人?”沈溪问道。

    老太监扁嘴道:“侯爷,您不相信老奴说的话?何必跟个下贱的丫头片子求证呢?”

    “信你个大头鬼。”彭余没好气地道,“侯爷问话,关你什么事?这是买卖,可不是人情,你靠边儿站!”

    老太监悻悻地退到一旁,但见那被沈溪问话的女孩用羞怯的语气回道:“我……跟她关系挺好的,她经常挨打,挨饿受冻,现在正关在柴房里……她几次逃走都不成……”

    老太监道:“侯爷和彭爷听到了?那丫头是因为私逃才被打,这可不是老奴胡诌的,人都不成样子了,还是别看了吧?那身上的伤……简直瘆人啊!”

    沈溪回过头,用厌憎的目光打量老太监:“本人做事素来执拗,越是不想让我看的,越是想看……这大户人家的小姐,如果连一点个性都没有,我买回来作何?”

    “嘿!”

    老太监一听,声调提高八度,嘴里发出啧啧声,“您这位爷,可真是世间罕见,这囫囵人您不要,却要个遍体鳞伤的,感情您是要找个能抗揍的,是吧?”

    彭余恼火地道:“怎么着,老营,你这脾气可见长啊,莫非以后不想跟我做买卖了?”

    老太监不耐烦地道:“既然你们坚持要见人,老奴这就去找,不过丑话可说到前头,给的赏钱不能收回去!”

    “少不了你的。”沈溪挥挥手道。

    老太监把人留下,独自去找那名叫“随安”的少女。

    沈溪看了看之前回话的姑娘,明显比旁边几个女孩子漂亮,身上穿得很干净,显然是教坊司待价而沽的“珍品”,至于别的女孩,连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身上的补丁一层接着一层,惨不忍睹。

    沈溪见那女孩似乎很害怕,安慰道:“不用怕,我不是坏人,你知道随安到这里几年了?”

    女孩摇摇头:“不清楚,我头年才来,她已经在了……不过听别人说,她好像来了三四年了……”

    彭余凑过来道:“爷,小人问过了,随安是弘治十七年来的,正好三年。”

    女孩用敬畏的目光看着沈溪。

    在她眼里,老营可以说很有地位,基本上能决定她们的生死,而这个姓彭的男子之前对老营那么凶,但在这个一脸青涩的年轻人跟前却毕恭毕敬。

    沈溪神色中带着几分悲切,叹道:“还是来晚了。”

    不多时,老太监回来,身后牵着个用绳子捆住双手、走路一步一颠的女孩。女孩到来后,耷拉着脑袋,看上去死气沉沉。

    老太监道:“侯爷,您稀罕的小姑娘给您找来了,您看看是否是您满意的类型?”

    沈溪上前去看了下,因时过境迁,加之女孩低着头,不知是否是本人,他没回老太监的话,向跟在身边的彭余低声问道:“让刘婆来看,她能认出吗?”

    “够呛。”

    彭余摇头不迭,这次他没敢打包票。

    沈溪沉思一下,对老太监道:“行,就是她了,开价吧!”

    “稀奇,真是稀奇,怪事年年有,今年还真被老奴给撞上了。”老太监怎么都想不明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沈溪。

    此后谈价钱时就不需要沈溪亲自出面了,按照规矩,中间人会跟教坊司方面洽商好。

    过了半晌,彭余回到沈溪面前,低声道:“爷,对方死咬着五十两银子不放……是否太贵了?”

    市面上一个平民家的小姑娘卖身当丫鬟,基本行情是五两到十两银子间,一切以女孩的年岁、容貌和勤快程度而定。

    现在从教坊司带走一个看上去没什么姿色,而且还满身都是伤痕的女孩,开五十两纯属狮子大开口。

    沈溪黑着脸道:“怎么这么贵?能不能让他们把价格往下降降?”

    彭余紧忙道:“爷,您可别以为是小人从中作梗,想赚取差价……是对方像是看出什么端倪来,认定老爷赎人别有用意,所以怎么都不松口……”

    沈溪微微摇头:“你当我是吝啬那几十两银子?这件事我不想让人知道,他开如此离谱的价格,根本就是试探,以确定是否符合他猜想……你务必谨守底线,按照市价处理,多一分一毫都不行。”

    彭余明白沈溪的意思,如果不还价就买,必定会引起怀疑。

    一个不受待见的女孩,居然有人专门上门来赎买,其中必有隐情,教坊司的人肯定会生出疑心,怀疑是否跟女孩的出身、背景有关。这世道艰难,很多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到时候或许会借着追查事情而行敲诈勒索之举。

    不管从哪方面看,老太监都是坐地起价。

    彭余又过去跟老太监争论,沈溪没有理会,侧头看着站在不远处低下头一语不发的小女孩“随安”,此时离“随安”最近的,是之前跟沈溪介绍“随安”情况的那个女孩。

    那女孩很有心,看出沈溪对“随安”的关切,现在又执意要把人买走,而沈溪无论是年岁还是举止谈吐,都是一个随时准备着被变卖的女孩中意的主人类型,她想借着跟“随安”的关系,一起被买走。

    半晌后,老太监跟彭余一起过来,老太监嬉皮笑脸地道:“这位侯爷,一看你就是不差钱的主,既然看上随安姑娘,那就爽快点儿,按照我开出的价格买人。如果不肯,这买卖就没法做了。”

    沈溪知道老太监是以退为进,要挟之意明显。

    沈溪指了指随安旁边的女孩,道:“这丫头姿色倒是不错。”

    老太监本来笃定眼前的“侯爷”是为了“随安”而来,但现在看到对方居然对旁边的女孩也感兴趣,稍微有些惊讶,不知该如何接茬。

    彭余顺势问道:“这丫头几两银子可以带走?”

    “彭爷,您这是……让老奴难做啊,要不……您去找上面的人谈生意?老奴不跟您多嘴多舌了。”

    或许是老太监察觉事情不一般,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就在老太监准备把带来的女孩子全部带走时,云柳和熙儿挡到他身前,老太监嚷嚷起来:“这里是官衙,你们要干什么?”

    熙儿抽出宝剑,冲着老太监比划一下,旁边云柳将东厂腰牌展示给老太监看,老太监瞬间脸色就变了。

    沈溪冷冷一喝,问道:“怎么,阁下不想做买卖了?”

    “几位爷,你们这是……嘿,小人怎敢跟您老为难?”

    老太监无比紧张,刚开始他以为是有钱人前来买姬妾,后来又认定是“随安”的亲朋故旧前来搭救赎人,此时看到东厂腰牌,想法又变了,觉得事情可能跟厂卫查案有关,眼前的年轻人来头不小。

    彭余怒道:“老营,早就跟你说了,这位侯爷不好惹,你居然敢坐地起价,你分明是给自己掘墓啊!信不信……”

    说话间,彭余也把手放到腰间长刀的刀把上。

    老太监摇头苦笑:“好吧,既如此,那咱实在点儿,随安这不识相的丫头,几位拿出二十两银子即可带走,至于东喜那丫头……给三十两,一共五十两带走两人,这下几位爷没意见了吧?”

    云柳和熙儿都看向沈溪。

    沈溪想了下,微微点头:“五十两买两个丫头,倒也合适,彭兄弟,你那份另算,先给钱吧。”

    说完,沈溪向后退了几步,任由云柳和彭余过去办理卖身契约交接。

    旁边没被挑中的女孩,被人带走,只留下“随安”和之前说话的那个叫“东喜”的女孩,随安根本不知自己要面对什么,对所有事情都表现得漠不关心,东喜则疾步来到沈溪跟前,直接跪下来磕头:“谢老爷救奴婢脱离苦海。”

    沈溪一看,就知道这东喜有些心机,微微颔首道:“起来吧,稍后跟我离开。”

    “是,老爷。”

    东喜站起身,回去帮随安解手上的绳子,然后搀扶着可怜的小姐妹,就好像对待自家的小姐一样。她明白靠着说跟“随安”是姐妹,才换得自由身,很清楚现在“随安”的地位比她高。

    ……

    ……

    不多时,彭余已把随安和东喜的卖身契拿来。

    彭余道:“爷,所有事项均已办妥,可以走人了。”

    “不会泄露消息吧?”沈溪问道。

    彭余笑了笑,道:“肯定不会……爷要是第一时间拿出东厂的名头,那老东西根本就不敢啰嗦,就算是现在,他也只会怀疑是哪位公公要收干女儿……呵呵。”

    说话间,彭余悄悄打量云柳,以他观人于微的本事,感受到云柳那不同于普通人的气质。

    一行人向外走,东喜小心翼翼地扶着随安,亦步亦趋地跟着沈溪前行。

    “老爷,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出了院门,东喜忍不住问道。

    “不该你知道的事情,少问。”

    彭余没好气地喝斥,“能脱离教坊司是你们的福气,至于以后成什么样子,全看你们自个儿的造化。”

    沈溪没有加以理会,带着人走到本司胡同街口,前面有人过来迎接,恭敬地向沈溪行礼。

    “大人,马车已安排妥当。”来人直接道。

    虽然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还是轻易便听到了,云柳低声提醒:“注意称呼。”

    东喜脸上明显带着一抹惧怕,因为“大人”这称呼,在她看来太过危险。

    一行人继续向前,很快便来到两辆马车前,彭余带着东喜和几名随从上了一辆,沈溪则让随安跟着他上了另一辆,由云柳和熙儿亲自负责赶车。

    ……

    ……

    天色暗淡下来。

    随安缩在马车车厢角落里,对眼前陌生的年轻人极为恐惧。

    沈溪想知道这小女孩是否是当初自己探监惠娘时哭泣的那个,以及这女孩是否还记得自己。

    “你叫随安?”沈溪开口问道。

    马车颠簸中,女孩没有回话。

    沈溪继续问道:“你几岁了?”

    依然没有声音,女孩往沈溪对面的车厢壁缩了缩,一语不发。

    “唉”

    沈溪叹了口气:“我只是想问清楚你的身份……你还记得你母亲吗?”

    女孩有所触动,身体稍微动了下,但并没有抬头看沈溪。

    “你是三年前到的教坊司,他们说你一直试图逃跑,每次被抓回来就会挨打,不知为何会如此?”

    即便女孩不回答,沈溪还是不依不挠提问。

    女孩蜷缩成一团,显得很怕生,丝毫也没有意识到应该回答沈溪这个主人的问题。

    沈溪再道:“你记得我吗?小时候,我见过你。”

    “嗯!?”

    女孩听了半天,只有这句话听明白了。

    眼前的人好像是说,跟她是旧识。

    以沈溪观察,女孩显然不记得他了,暗忖:“弘治十五年时,我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郎,那时还在青春期,正在变声,就算女孩当时听过我说话,但时过境迁,她恐怕很难记住……”

    沈溪又问道:“你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吗?”

    女孩终于试探着抬头看向沈溪,随即摇头,显然她母亲被烧死时,并不在场,因而也不知具体情况如何,只知道跟母亲分别后再没有相见。

    “看来你能听懂我说的话,你没必要害怕,我跟你父母认识,这次来是专门营救你的……”

    说到这里,沈溪心中一阵酸楚,以至于接下来也保持着缄默不语的状态。

    ……

    ……

    沈溪本想带女孩回家,让她留在沈府,至少收她当义妹或者义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但因为女孩过于复杂的背景,沈溪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家里人解释这女孩的来历。

    思来想去,沈溪决定带女孩去见一个人,他相信这个人绝对能给女孩母亲一样的温暖,那就是惠娘。

    在这件事上,他没打算隐瞒什么。

    之前惠娘曾问过那场火的事情,沈溪的解释是,找了个死人代替,虽然惠娘当时没说什么,但以惠娘的睿智,显然想到背后有秘密。

    沈溪让彭余跟着云柳、熙儿一道离开,准备让彭余在云柳的手下办事,随叫随到。

    此后沈溪亲自带着随安和东喜,到了惠娘的寓所。

    “我进去看看,你们在这儿等着,没有吩咐,不要到处乱跑。”

    马车停在院子里,沈溪领着两个女孩下车,着重对随安说了一句。他看出东喜很懂规矩,但随安却有私逃的可能,不过门口有人把守,这丫头想逃也逃不掉。

    这是恰好惠娘和李衿从内院出来,惠娘略微打量,当即好奇地问道:“老爷,您带两个丫头过来作何?”

    沈溪道,“惠娘,我有事情跟你说……衿儿,你暂时先回避,这件事跟你无关。”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