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〇二章 用心何其毒也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白钺虽然表现得老态龙钟,一副风烛残年的凄惨模样,高坐在上的朱厚照却一点儿都不同情,勒令他认为是在装病的白钺必须留在礼部尚书任上。

    在场大多数官员也都认为白钺是无病呻吟,简直是没事找事。

    只有少数人知道白钺身体的确不好。

    沈溪了解这段历史,白钺于正德五年死在任上,属于“英年早逝”,当然这只是相比于朝中那些长寿的老家伙而言,在这五十岁便是知天命的时代,很是平常,毕竟大多数人活到这么大已相当不容易了。

    朱厚照被人打岔,心情不佳,黑着脸大声说道:“诸位卿家,朕许久没见你们,这次召集诸位前来,是跟你们商量几件事……”

    谢迁在朱厚照开口后,马上出列,上前一步行礼:“陛下,老臣有事启奏。”

    朱厚照话说到一半又中断,瞪着谢迁喝问:“谢阁老,你不是想说,你也准备请辞吧?”

    谢迁这边只是说有事启奏,朱厚照就猜他要请辞,就好像故意挤兑这位当朝首辅一样,谢迁一肚子不快,但还是努力心平气和道:“老臣身子骨还算康健,能再支撑两三年,尚未有乞老归田的打算……老臣是想启奏西北军情。”

    虽然谢迁尽量压制心中怒火,但这话已经很冲了,在场那些官员都在替谢迁着急,怕他在朝堂上忍不住大发脾气,而跟皇帝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沈溪心想:“谢老儿倒是学聪明了,不拿大道理说事,知道熊孩子不会听他那套,干脆拿西北军情当幌子……分明是投其所好啊!”

    果然,朱厚照一听西北有军情,顿时来了精神,瞪大眼睛道:“谢阁老请言。”

    谢迁道:“老臣查到,西北过去几年鞑靼犯边,以及十数起民乱奏禀,都属子虚乌有,乃贼逆欺瞒圣上,故意编造所致。老臣整理所有事件汇总,将部分尚未惩治的奸党成员列在名册中,请陛下御览,将这些祸国殃民之人定罪!”

    谢迁说的事情,乃是过去几年刘瑾为了达成某些目的故意虚构战事,包括鞑靼犯边和地方民乱,其中大多数都是刻意针对沈溪。

    虽然朝臣多知道其中内情,但在刘瑾倒台后官方一直未有定论,谢迁现在把事情整理好上奏,大有“秋后算账”的意思,大殿里那些曾名列阉党名录的官员,脸色都是一变。

    朱厚照黑着脸道:“这件事,朕已经知晓了,阉党作乱后,朕就调查过,虚报瞒报之人中的确有很多未予惩治……谢阁老所奏倒也恰当!”

    谢迁乃是文臣之首,朱厚照不好拂他面子,再加上朱厚照的确对沈溪在办阉党案时高举轻放的策略有所不满,干脆就趁谢迁奏禀这件事的时候,准备好好计较一下。

    随后张苑将谢迁的奏疏转呈到朱厚照跟前,朱厚照看过之后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一把将奏疏摔到面前的案桌上,抬头怒视谢迁,喝问:

    “谢阁老,你说阉党中人对刘瑾误国有责任,朕不反对,毕竟这些人上下串通,沆瀣一气,欺瞒朕、欺瞒朝堂、欺瞒天下百姓,罪不可赦,但你……居然把沈尚书也列在阉党同谋名册中,这算什么意思?”

    “啊!?”

    在场官员听到朱厚照的话后,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多人都在偷偷打量谢迁,暗自琢磨开了:“谢中堂可真是敢作敢为,居然把沈之厚也列在阉党同谋中,明摆着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沈之厚曾跟阉党暗中有勾连啊!”

    因为沈溪在朝中风头正劲,朝野对他的非议声也很多。

    甚至有人背地里议论,沈溪当初是取得刘瑾信任,在这个阉党魁首不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反戈一击,才最终获得成功。

    这件事说得有鼻子有眼,以至于很多人都信以为真……沈溪的行动在很多人看来太过匪夷所思,刘瑾在其人生巅峰时轰然垮台,让人实在难以置信。

    谢迁在满殿官员注视下,镇定自若道:“老臣只是据实以陈,所有调查均合情合理,经得起推敲,请陛下明察秋毫!”

    朱厚照很生气,想发火却有一种无力感。

    本来召集朝臣前来,朱厚照为的是商议在京师试行征收工商税和来年出兵草原之事,结果却被白钺和谢迁接连出来抢戏,最后竟演变成为对沈溪的一场声讨大会。

    朱厚照道:“阉党虚构西北军情,主要是为了调虎离山,让沈尚书到宣府坐镇,等沈尚书到任后,再假传地方民乱,借机让朕惩罚沈尚书剿匪不力……这都是刘瑾所设毒计,针对明显,怎么谢阁老到现在都不明白这层道理?”

    谢迁大义凛然:“这都是某些人一家之言,或者说……朝中有人想让陛下如此认为……敢问没有民乱,为何时任宣大总制的沈之厚未向陛下呈递奏疏,解释清楚个中内情?为何让朝中人都相信有这件事?说到底,沈之厚定是背地里跟刘瑾有勾连,图谋不轨,至少……也是知情不报!”

    谢迁越说越来劲,似乎跟沈溪杠上了。

    谢迁丝毫不提刘瑾权倾朝野,封闭所有朝臣跟朱厚照沟通的渠道,也不提当初沈溪为把消息传递给朱厚照所做努力,单单利用朱厚照跟朝臣间消息不对等做文章……毕竟朱厚照不清楚刘瑾当初欺上瞒下,嚣张跋扈到了什么地步。

    谢迁的上奏,让沈溪有些措手不及,他暗忖道:“谢老儿真够可以的,之前见到我虽然也是一副犟脾气,但至少还有商量的余地,结果一转眼就在朝会时当众参劾我,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朱厚照急了,竭力为沈溪辩解,道:“什么勾连、知情不报,谢阁老也不想想,谁家主人会主动跟贼联络,难道是为了让贼抢自家的东西?刘瑾做这一切的目的,为的是打击沈尚书,你却说沈尚书跟刘瑾勾连,天下有这种白痴吗?”

    “旁人老臣不知,但沈之厚……可就未必了。”

    谢迁反驳的话语中带有深意,朱厚照听了一怔,略一沉吟,这才问道:“谢阁老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臣的意思很简单,沈之厚行事让人捉摸不透,他之前跟刘瑾势成水火,但暗地里有何联系却无人知晓……刘瑾倒台前,朝中可有人知道刘瑾要谋逆?最后也不过是沈之厚一家之言罢了!”谢迁道。

    谢迁的问题实在太过尖锐,已到要为刘瑾“平反”的地步。很多人大跌眼镜,心里都在琢磨谢迁这是怎么了?要知道前些年谢迁跟刘瑾一直都势不两立,怎么现在却站到刘瑾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只有沈溪听出个中关键。

    “谢老儿觉得刘瑾已死,不管其是否谋反,总之无法活过来,阉党专权已成为过去式,反倒不如藉此攻击我,让陛下对我人品产生怀疑。”

    “只要陛下跟我有了嫌隙,朝中文官集团的目的也就达到了,那时就算我依然担任兵部尚书,说的话也不好使,领兵出击草原就将成为空谈……”

    “谢老儿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出招狠辣,简直是一击必杀!以前我还是小觑了他!”

    虽然沈溪看出谢迁的阴损招数,但就是一句话不说。

    换作旁人,被人无端攻击,早就出来磕头为自己申冤,但沈溪却如同旁观者,表情冷漠,好像事情跟他无关一般。

    朱厚照听了谢迁的话,果然生出疑心来,问道:“谢阁老的意思是……刘瑾并未谋反?”

    谢迁道:“陛下亲眼见到刘瑾谋逆?”

    朱厚照嘴巴张了张,本想说看到了,话到嘴边却收了回去,不是因为他不确定刘瑾是否谋逆,而是他不知该怎么讲述当日的事情。

    朱厚照一摆手:“刘瑾谋逆已成铁案,逆党中也有很多人承认罪行,只是朕网开一面,没有追究到底罢了……谢阁老若再说下去的话,就是存心为阉党开脱,其心可诛……朕不想再听到类似话题!”

    谢迁据理力争:“陛下,老臣虽痛恨阉党贪赃枉法,为非作歹,但为人臣子,当公私分明,一切都应以大明法度办事,有则有无则无,若子虚乌有的事情被定成铁案,这是对大明纲常法纪的公然挑战!”

    “沈之厚在阉党案中雷厉风行,对特定人等痛下杀手,对其他人却法外开恩,必然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最重要一条,他要掩盖当初跟阉党暗中来往的事实……”

    不知不觉间,谢迁已到愤世嫉俗的地步,把沈溪形容成跟刘瑾一样的危险人物,以打击沈溪在皇帝和朝臣心目中的地位。

    如此一来,莫说朱厚照不接受,就算在场那些个大臣,尤其是之前跟谢迁关系不错的大臣,也觉得这位首辅大人做事太过分。

    不管怎么说,沈溪当初是因为在朝堂上参劾刘瑾而被贬谪在外,后来更是被刘瑾百般诬陷,而沈之厚最后也通过调查阉党的不法行为而一举将阉党铲除……你谢于乔做事,也要讲点儿良心!

    谢迁越说越多,朱厚照不胜其扰,断然一摆手:“行了,行了,朕不想再听了!谢阁老,请住嘴好吗!”

    谢迁这才停下,愤愤然地抬头看向朱厚照,似乎并未有善罢甘休的意思。

    朱厚照看了沈溪一眼,问道:“沈卿家,谢阁老弹劾你说是跟阉党勾连,你有什么要说的?”

    沈溪在所有人注视下走上前,脸上表情似笑非笑,非常古怪。

    朱厚照凝视沈溪,发现沈溪笑容中透露出一丝悲凉的意味,心中一痛,点头道:“沈卿家,你有何冤屈,只管说出便可,朕为你做主!”

    沈溪无奈地道:“谢阁老参劾的每一项,听起来都让人毛骨悚然,微臣可是要连身家性命于不顾,去跟一个狼子野心之人暗地里私相授受,目的仅仅是要让我沈家家破人亡?”

    说什么话,要注意对谁说。沈溪很清楚跟谢迁讲大道理没有半点儿作用,只能说明情况让朱厚照自己分析判断。

    朱厚照听到沈溪的话,略一思索,顿时心中了然:“沈先生当初没回京师担任兵部尚书时,府上就被人放了一把火,刘瑾谋逆当夜,更是派出大批人马把沈家团团围困,若沈先生跟刘瑾暗中来往甚至私相授受,刘瑾根本不必这么做!”

    “嗯!”

    朱厚照心中更加笃定沈溪不会跟刘瑾有关系,大声道,“刘瑾陷害忠良,沈卿家多次为刘瑾污蔑和参劾,朕料定沈卿家不会跟刘瑾有什么关系,谢阁老不必再说了!”

    如果沈溪把话挑明,比如说我家被人放火,又被贼人围困,谢迁一定会反驳,说什么沈家被人放火,又或者被人围困,都是其一手导演,贼喊捉贼,又或者是你沈之厚跟刘瑾勾结后故意让刘瑾这么做,演给世人看。

    但沈溪却给了朱厚照思考的空间,没有把话挑明,如此一来谢迁没法就事论事,连沈溪都没拿出来当作辩词的事情,你谢迁提出甚至反驳,用心何在?

    谢迁不由瞪着沈溪,他发现要跟沈溪在朝堂上论事太过困难,沈溪思考的细节比他这个老狐狸都更为透彻,根本没有给他发难的机会。

    “陛下……”

    谢迁不愿就此善罢甘休,想继续攻击沈溪。

    朱厚照怒不可遏,愤然站起:“谢阁老,朕说的话你没听到,是吗?你听是风就是雨,阉党成员可不是每个都被卸职,有很多没查出实据,更有落罪的阉党官员,背地里编造事情污蔑沈卿家,你作为内阁首辅,应该调查事情真相,以正视听……看看你现在在做什么?居然拿那些道听途说来的事情攻击朝廷股肱之臣,用心何其毒也?”

    被皇帝如此当面打脸,谢迁只觉一股怒火从心底往外蹿,但他知道皇帝确实已动怒,即便再心有不甘,也不敢随便说话……再胡搅蛮缠的话,意味着自己彻底地站到了朱厚照的对立面,违背了他谋划的由朱厚照帮自己打压沈溪的宗旨。

    在场除了沈溪外,没有其他大臣出来反驳谢迁的观点,当然也没人表示同意谢迁的观点。

    谢迁心道:“现在那些阉党成员莫说是攻击沈之厚,恐怕连一句恶言都不会有,只会帮他说话,因为沈之厚身上已具备刘瑾当政时很多特征,再加上他对阉党成员所持的怀柔政策,更是让人对他推崇备至,反倒我站出来进几句忠言,会被陛下怨责!”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