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〇四章 隐相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谢迁拦住去路,准备用强硬的态度逼迫沈溪屈服,但显然他这番举动没有太大意义,沈溪真要做什么,没人可以阻止。

    小拧子挡在沈溪身前,板起脸喝问:“谢大人,您这是作何?陛下说了,只召见沈大人一人,若您也想要面圣的话,小人可以把话传到,由陛下圣裁……您可不能公然阻挠陛下召见大臣。”

    或许是小拧子说话太过刺耳,谢迁的脸色非常难看。过了半晌,他黑着脸,用近乎威胁的语气道:

    “沈之厚,你若想自绝于朝堂,尽管胡作非为,否则一切都要按照朝廷的规矩来!哼!”

    谢迁只能尽可能吓唬沈溪。

    你以后还想继续当大明官,想得到天下人认可,维持朝野对你的清议,就要按照规矩行事,若你跟皇帝暗地里便做出决定,跳过朝廷正常的办事流程,就是异类,必将被天下人唾弃,历史也会将你打入另册!

    沈溪好像根本就没听到谢迁的话,当然接受皇帝传召的他也不需要回答什么,跟着拨开谢迁的小拧子,径直往乾清宫后殿去了。

    路上小拧子劝道:“沈大人,您看开些,谢阁老说话做事确实有些咄咄逼人,但只要您忠于陛下,就对得起朝廷,对得起黎民百姓,根本不必在意谢阁老他们会怎么想……”

    沈溪摇摇头,问道:“那你觉得,我是大明的臣子,还是一介儒生?”

    面对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身份,小拧子愣了一下,仔细琢磨后笃定地道:“大人您自然是大明的臣子,而且位极人臣。”

    沈溪苦笑道:“但我不是刘瑾!”

    说完,沈溪不理会小拧子那一脸呆滞的表情,大步往前走。

    小拧子皱眉思考,想半天也没搞懂沈溪的意思,心里琢磨道:“这跟刘瑾不刘瑾的有何关系?”

    ……

    ……

    乾清宫后殿,朱厚照余怒未消。

    沈溪跟随小拧子进入殿门,朱厚照看到后,立即站起身迎上前,在沈溪行礼前一抬手:“沈先生不必多礼……你们都退下吧,朕有话要单独跟沈先生说。”

    “是,陛下。”

    在小拧子带领下,旁边服侍的太监和宫女皆躬身退出殿门,只留下沈溪和朱厚照单独相对。

    朱厚照道:“沈先生,您说那些朝臣莫非是吃饱了撑着?尤其是谢阁老,根本就是跟朕唱对台戏……这些老家伙,平时不做事,养尊处优惯了,遇到事情都后知后觉,结果朝廷要推行改革,一个二个却争先恐后跳出来反对,他们有那资格吗?”

    沈溪问道:“陛下是想让微臣说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

    朱厚照一愣,问道,“沈先生觉得朕说的话不对么?”

    沈溪语气平淡:“站在朝臣的立场,无论陛下做什么,或者朝堂有什么事,他们都可以参与议论,所以就算是微臣的提议,或者是陛下所做决定被他们反驳,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古时不是有唐太宗虚心纳谏,作为明君的表率么?”

    “那些都是骗人的!”

    朱厚照一听到大道理,就会不自觉抵触,皱眉气恼地说道。

    沈溪道:“无论陛下是否赞同,都得认清楚一个现实,那就是不管做什么,都要朝臣来执行,需要获得世人认可,否则大臣就会阳奉阴违,出工不出力……”

    “朕看谁敢!谁要是这么做,朕就让他滚蛋,以后别想在大明为官!”朱厚照打断沈溪的话,语气很冲。

    沈溪叹了口气,摇头道:“陛下,无论谢阁老在朝会上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微臣都能理解……或许陛下在很多事上太过依赖微臣了。”

    “什么依赖?事实本来就如此嘛……刘瑾谋逆是被沈先生察觉并亲自拉下马来的,你怎么可能跟阉党暗中勾结?明年战事,大明还要依赖沈先生调兵遣将,朕只是给沈先生打打下手而已……朕重用贤才,难道也有错?”朱厚照道。

    沈溪摇头:“微臣获陛下认可,高兴之余,不免诚惶诚恐,不过有些事终归不能以过往成绩作定论,历史上有多少名将遭遇败绩声名一朝丧尽?来年这场战事,若建立在大明百姓流离失所的基础上,微臣自己也感到没有必要。”

    朱厚照本来想从沈溪身上寻找认同感,结果没想到听了一耳朵反驳意见,当下惊讶地问道:“沈先生,您怎么打起退堂鼓来了啊?”

    沈溪道:“微臣从未有退缩之意,但有些事,必须获得朝臣认可,进而赢得天下百姓支持,如此朝廷推行方针政策,才会事半功倍……今日朝会上有一点谢阁老说得很对,来年战事不能过多耗损我大明国力,最好量力而为。”

    朱厚照转身往暖座而去,语气有些不耐烦了:“这些大道理,朕不想听,朕想的是一举平定草原,而不是小打小闹。”

    沈溪道:“微臣之前奏疏上所列数字,可适当降低,又或者……干脆由微臣来筹措粮草物资,不用户部调拨一文钱!”

    朱厚照惊愕无比:“什么?沈先生,你这话不是开玩笑吧?一场大战下来,动辄几十万兵马,您来筹措……难道就不是从民间所得,不会妨害百姓民生了?”

    沈溪笑了笑,道:“有些事,若是直面而行不可得,那就干脆换个前进的方式。之前谢阁老反对工商税改革,抵制来年增加军费用度,那陛下何不改个思路,以筹措军费为由,向商贾纳捐,朝廷再向商贾提供便利,让他们可以增加收入……陛下以为如何?”

    朱厚照眉头紧皱:“可是……这跟工商税改革根本挨不着边嘛。”

    沈溪正色道:“看起来不相干,但症结就在这里,商人从朝廷拿到好处,同时捐献军费帮助大明打胜仗,如此一来,朝廷和百姓都未增加开支……国泰民安,陛下您也可成就千秋功业……到了来年,陛下不需要商贾纳捐筹措军费,而商贾又看到纳捐带来的好处,那时不知商贾会以什么渠道行纳捐并获得朝廷给予的便利呢?”

    朱厚照脑袋瓜可不笨,稍微琢磨一下便回味过来,神情振奋道:“沈先生的意思是,先拿筹措军费作引子,让商贾出钱,其实是变相推行改革,等来年商人需要政策便利时,只需按例纳钱便是……等于说工商税就算不大张旗鼓地推行,朕也能拿到足够多的银子?”

    沈溪笑着回道:“大概意思便是如此。”

    朱厚照一拍大腿:“还是沈先生高明,现在朝中那么大的阻力,甚至商人自身也未必认可朝廷的工商税改革之举,但若是以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进行,阻力就要小很多。”

    沈溪感觉事情又回到正轨上,至少朱厚照不再想跟朝臣唱反调,强行通过他那些政策方针,进而让自己彻底站到文官集团的对立面。

    沈溪心想:“要当这个专横君王和固执朝臣间的联络人,真不是什么好差事,很容易就两边得罪,吃力不讨好。”

    朱厚照道:“沈先生的提议非常好,那不知接下来首先要做什么?”

    沈溪道:“陛下可记得,谢阁老朝堂上说的那些话?他说只要军费能自行筹措,来年战事他不会反对,甚至朝臣也不会有意见……既如此,陛下可安排微臣来筹措粮草军资,如此一来,想必朝野不会有非议声。”

    朱厚照笑眯眯道:“朕就说沈先生有本事,再困难的事情到了沈先生这里,也能轻易解决,要是沈先生能执掌内阁,不至于让朕难做,朝堂也不会有这么多争执!”

    沈溪摇头:“微臣资历有限,焉敢窃据首辅高位?况且正是由于年轻,阅历不足,使得很多事微臣不能考虑周详。”

    “朕也年轻,但做事有魄力,不像那些老家伙因循守旧,无可救药!”

    朱厚照语气显得很坚定,“这件事,朕就这么决定了,沈先生可全权处置军费筹措之事,只要与此有关,就算六部和内阁、司礼监,沈先生都可不予理会,甚至可直接定那些阻挠者的罪!”

    一时间,朱厚照几乎把沈溪当作超品官员对待。

    一个负责筹措军费的钦差,虽无前朝丞相之名,但有丞相之实,全面超出朝廷各衙门管辖权限,对所有官员均可调度支配。

    这也是朱厚照对谢迁为首的文官集团的强力反击。

    你谢于乔不是在朝堂上跟朕唱反调吗?那你反对的人,朕就全力支持,推动他跟你们作对,让你们知道朕的厉害。

    沈溪恭敬行礼,嘴上却没说领命,就内心而言他不想挑衅谢迁。

    “文官集团掌握着世俗舆论,我可不想被定性为刘瑾一样的佞臣,做什么事,最好还是在一定规则下进行……你谢老儿的威胁,我权且默认了!”

    朱厚照问道:“沈先生多久能将军费筹措完毕?距离明年开春,可没多少时间了!”

    沈溪道:“大概三五个月吧,跟明年开战时间基本相当,但后续粮草辎重,可能要在开战后才能筹措完毕!”

    ……

    ……

    对于沈溪去见朱厚照,谢迁心里非常恼火。

    但他实在没辙,干脆不在宫里等候事情结果,直接回了他位于长安街的小院,毕竟早晨他没进食就入宫去了,这会儿又累又饿。

    何鉴跟他一起回来,刚进院门,谢迁便抱怨开了:“……世光,你看看沈之厚在朝堂上做了什么!”

    没来由一句话,让何鉴很是尴尬,他苦笑着回道:“于乔,你对之厚是否太过苛责了?这孩子,到底是凭借自己的真本事在朝堂立足,为何到了于乔这里……好像他为非作歹,危及朝堂呢?不管怎么说,之厚都是三元及第的翰林官,更是陛下器重有加的帝师,未来朝堂安危全系于其一身啊!”

    谢迁打量何鉴,问道:“世光,你这是批评我么?”

    何鉴无奈解释:“于乔,你年岁不小了,也该想想将来由谁来接你班的问题……至少之厚是个不错的选择。听说今日早些时候,翰苑那边已出消息,说是陛下拟旨召叔厚回来……叔厚跟你算是旧交,他回来帮你,内阁的事情就没之前那么累人了,你也该好好休息一下!”

    谢迁一听急了:“老夫远未到年老体迈、走不动道的地步!看看秉德,才几岁啊,就嚷嚷着要乞老归田……老夫有说过撂挑子的话吗?”

    何鉴苦笑着道:“老夫年届花甲,不也跟你一样?”

    谢迁用古怪的目光打量何鉴一眼,随即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欲语还休。

    二人进了堂屋,谢迁坐下,何鉴跟着落座,谢迁若有所思道:“就怕陛下跳过内阁和司礼监,直接把两件大事定下,百姓可要倒大霉哪。”

    何鉴没说什么,他知道谢迁做这一切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私利。

    至于攻击沈溪对不对,他更不想评价,反正每个人都有自己做事的方式。

    谢迁道:“早些用过午饭,你我再去问问……估摸要不了多久,那小子就该从皇宫里出来了!总得把事情问清楚,看看那小子到底想搞什么名堂!来人啊,准备午饭,简单些便可!”

    谢迁招呼两声,并未见人进来,就在他疑惑时,一名下人匆忙跑进来禀告:“大人,外面有人前来通知,说是兵部沈尚书已从东华门出宫了。”

    “什么?”

    谢迁当即站了起来,嘴上嘟哝道,“这么快?”

    何鉴迷惑不解:“于乔,你这是……”

    谢迁解释道:“我是怕那小子在宫里盘桓不出,稍微盯紧一点儿,想看看他几时出宫。”

    何鉴不由皱眉,心说:“这根本不是盯人,而是监视皇宫宫门各处,如此一来,不管沈之厚从哪个门出宫都知道!”

    谢迁顾不上吃饭,马上就要出门,何鉴劝道:“于乔,既然之厚这么快便离宫,料想应该不会出什么状况,不如咱们先用过饭再说……”

    谢迁道:“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事情却不能耽搁……”

    “那于乔你也该说说去何处,难道是要去阻截之厚?他从东华门那边出宫,多半不回兵部衙门,要么是去军事学堂,要么直接打道回府,你现在去一定能碰上他本人?”何鉴根本不想陪谢迁到处乱跑,赶忙出言劝阻。

    谢迁冷笑道:“要问事,一定要去找本人?经过今日之事,怕是他会躲着我……我还是换种方式打探消息吧!”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