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〇八章 自有天意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东长安街一座普通的四合院门前,谢迁从马车上下来,拿着弹劾张氏兄弟的奏疏,一路回到堂屋,心里满是担忧。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谢迁心里很是忧虑。

    以他的职业素养,应该把奏疏票拟后呈递司礼监,但因为他之前受张太后所托维护张氏兄弟周全,无法做到秉公办理。

    谢迁心里不停地为自己开脱:“怎么说他二人也是皇亲国戚,太后和陛下不会出手惩治,若这件事继续发酵,倒霉的只会是上奏之人,我这么做其实是避免事态恶化,保护这些上奏人!”

    谢迁这边正焦虑不安,不知该如何处置时,突然门房前来禀告,说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洪钟和吏部尚书何鉴联袂来访。

    谢迁有些担心:“这二人不必说便是为外戚作恶而来,若任由事情发展下去,朝野都不得安宁!不行,不行,一定要把事情弹压下去!”

    谢迁出来迎接洪钟和何鉴进门。

    进了正堂,没等坐下何鉴便把来意说明:“……于乔,你应该听说了,都察院和科道几十名官员联名参奏寿宁侯和建昌侯行事无忌,视王法如无物。尤其是建昌侯,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引发众怒。甚至有人说此兄弟二人是陛下登基之初京师匪案元凶,要求朝廷彻查……奏疏应该已到你这里了吧?”

    谢迁脸色不善:“既然说是上疏,那就该等陛下圣裁,你们到老夫这里来做什么?再者,要处置两个国舅,非得经过陛下准允才可,你们以为在当前情况下,陛下会出面管这事儿?又或者你们想让我徇私,来个先斩后奏?”

    何鉴看了洪钟一眼,洪钟回避地侧过头,显然是不想跟谢迁说理。

    之前谢迁议定阉党,差点儿把洪钟也一并纳入名册中。谢迁给洪钟定下的罪名是“徇瑾挞御史”,意思是按照刘瑾的吩咐鞭挞御史言官。那时洪钟是左都御史,谢迁这么判定有一定道理,但却把洪钟给得罪惨了。

    何鉴叹道:“于乔不必咄咄逼人,我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朝野传得沸沸扬扬,建昌侯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不说,还公然将女子夫家人下狱,并以军法定下通藩大罪,择日斩首,根本就是草菅人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明以律法立世,难道于乔忍心看到百姓因此蒙受不白之冤?”

    “老夫堂堂首辅,日理万机,怎么尽拿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人!”

    谢迁语气冷漠,好似对何鉴所言一点儿都不关心。

    何鉴无奈地道:“于乔,我来是跟你商议,怎么上疏陛下,你怎么……唉!难道听到有人为恶,也要无动于衷?”

    谢迁脸色漆黑:“涉及皇亲国戚,就不再是普通朝事,现在我等连面圣都难,谈何上疏建言?没有陛下御批,三司衙门也无从干涉……况且外戚张氏兄弟掌兵,一举一动都可能影响京师安稳,牵一发而动全身……除非能得到陛下的准允,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何鉴试探地问道:“于乔的意思,我等是否要想办法面圣?”

    “什么面圣?一切顺其自然吧。”

    谢迁挥挥手,语气间满是不耐烦。

    洪钟本来就对谢迁不满,见这位一向把公平正义挂在嘴边的首辅拿出截然不同的态度对待外戚和沈溪,对沈溪是苛刻至极,对外戚则是放任自流,当下出言讽刺:“谢阁老这是准备听之任之,有罪而不究,放任奸人为恶么?实在有悖儒家礼仪教化啊!”

    谢迁脸色漆黑,但他没多说,一甩手道:“送客!”

    ……

    ……

    此时沈溪也得知朝中有人参劾张氏外戚之事,对他而言,并不觉得有多稀奇。

    “……刘瑾擅权时,外戚通过向阉党妥协,换取便利,在京师周边强占民田,时有欺压良善之事出现,但慑于刘瑾淫威,朝中百官对此不管不问。阉党覆灭后,外戚变本加厉,行事越发肆无忌惮,引发民怨。如今朝中正义之士纷纷上疏,弹劾外戚,大人可趁势而为,将此等奸邪参倒,以正视听……”

    云柳对外戚的猖獗痛心疾首,之前她就向沈溪反馈过张氏兄弟的斑斑劣迹,可惜沈溪头脑清醒,知道只要张太后健在一日,张氏兄弟就不会垮台,就算碍于舆情汹涌不得不加以惩治,也只是点到即止。

    现在外戚激发公愤,惹得千夫所指,朝野尽是抨击声,云柳的想法是沈溪果断出手,把外戚势力彻底扳倒。

    张氏兄弟仗着自己后台硬,一直跟兵部唱反调,要是能搬掉这块拦路石,对于沈溪未来指挥调度兵马出征草原也是个大利好。

    此时沈溪正在城西一处庭院内,院子被松柏和云杉包围,在这冬日居然随处可见绿色,非常难得。

    沈溪来这里是为躲清静,同时办一些私事。

    沈溪为自己斟上茶,神情悠然:“外戚作奸犯科,世人皆知,但朝中却没一个衙门敢管,听起来虽荒诞不羁,却又在情理之中。犯了罪而无人出面阻止和惩戒,换作谁,怕也抵御不了继续作奸犯科的心思!”

    云柳蹙眉:“难道朝廷对此束手无策?”

    沈溪摇头苦笑:“至少暂时没有,张太后不可能为平息民愤而把本家兄弟给杀了,甚至剥夺官职也不太现实,而陛下则需要信得过的人掌握京畿兵马……况且现在皇上对朝事本来就不太理会。”

    云柳贝齿紧咬着下唇,愤愤不平道:“不管怎么样,也不能任由外戚继续作恶下去。”

    “现在就要看朝中那些道貌岸然对我苦苦相逼的老臣,如何应对了。”

    沈溪饶有兴致地道,“现在跟以往不同,之前案子被人压了下来,没有大面积爆发,朝中即便有人知道,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已是人尽皆知,京师百姓怨声载道,朝廷再想弹压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云柳试探地问道:“要是民间继续扩散下去,不知对办案是否有帮助呢?”

    沈溪皱眉:“本身朝廷就一身窟窿,在民间风闻很低,要是再加上外戚兄弟种种恶行……啧啧……丑闻不必扩大了,来年大明要对草原开战,若百姓对朝廷离心离德,到时候一点小火星也会引发燎原大火,暂且作罢吧!”

    “是,大人!”

    云柳虽然应了下来,但低下头时眼珠子骨碌碌转个不停,显然心中另有想法。

    沈溪挥手道:“去看看,周胖子是否来了,几天前交待他办的事情,差不多该完成了,时间很紧,若他无法做到,我就得考虑换人……”

    云柳领命退下,不多时便带着周胖子出现在沈溪面前。

    周胖子跟上次一样,见到沈溪便匆忙下跪。

    等磕完三个响头,周胖子才恭敬地道:“大人,小人为您准备了一份薄礼,请笑纳。”

    说着,周胖子把礼单交给侍立一旁的云柳。

    云柳接过来,呈递到沈溪面前。

    沈溪侧头扫了一眼,见是一笔两千两银子的“重礼”,对于一个商贾来说,一次便送出两千两银子,已经算是难得的大手笔,毕竟在明朝中前期,美洲的银子没流入的情况下,银子非常值钱。

    沈溪笑道:“周当家出手不凡,这钱要是送到地方官府那里,应该能做不少事情。”

    周胖子赶紧道:“大人言笑了,小人承蒙大人庇佑,才赚下这份家业,焉敢不效全力?小人能跟随大人,乃毕生最大福分,除了这份薄礼外,小人还为大人准备一份特殊礼物……嘿嘿,请大人一并笑纳。”

    “那是什么?”沈溪好奇地问道。

    周胖子道:“是女人,小人之前曾想过给大人送美女,但那时候大人刚中状元,为时尚早,现在……正是需要有佳人相伴的时候……”

    沈溪刚认识周胖子时,年不过十三,向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郎送女人,想想都不靠谱,这使得周胖子送礼无门。

    但现在情况却不同,沈溪当官有些年生,就算不算权倾朝野,也称得上位极人臣,而且正是年届弱冠、血气方刚之时,送上酒色财气正合适。

    沈溪笑了笑,道:“看来周当家是想让本官陷身温柔乡,流连忘返,乐不思蜀啊。”

    “大人言笑了,小人哪里敢哪!”周胖子眉飞色舞道。

    沈溪从周胖子神色判断,对方应该已把事情处置得差不多了,送礼也多了几分底气,觉得能得到器重,背靠大树好乘凉。

    沈溪道:“本官让你办的事情,做得如何了?”

    周胖子从怀里拿出一份书册,道:“大人让小人出面,整理商贾诉求,小人便登门一一拜访,仔细记录并整理成条款,呈递大人。若大人看了觉得不满意,只管跟小人说,这些生意人只想获得更高的利润,有时候说话办事不那么懂规矩,希望大人不要怪罪。”

    “本官既然让他们提出,那就是言者无罪……放心吧,我会仔细听取意见,尽可能满足他们的诉求。”沈溪道。

    云柳把卷宗接过,摊开后放到沈溪面前的书桌上,沈溪仔细浏览起来,上面记录的东西非常多,各地方商会获取利益的方式不同,经营的货物和运营手段也迥异,诉求自然差别很大。

    不过所有这些人的请求有个共通点,就是希望朝廷能放开商品贸易限制,可以让他们在民生买卖上赚到更多银子。

    另外,商贾最关心的便是税收问题,许多苛捐杂税并非是朝廷征收的,多为地方官府摊派,又或者士绅坐地设卡征收,跟拦路的劫匪无异。

    沈溪道:“做得好,不枉费本官的信任。”

    “谢大人夸赞,小人能为大人做事,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周胖子拍着胸脯表态。

    沈溪再次点头,将卷宗合上,道:“本官准备跟这些商贾见上一面,时间大概是年底前,具体商谈落实商贾的诉求,这件事由你传达……至于见什么人不见什么人,我自有安排,你不得擅做主张,帮忙把本官的意思传达到就行了。”

    “是,是!”

    周胖子感觉沈溪对他还是有戒心,不过对他而言,能得到沈溪的庇护已是天大的恩赐,不敢奢求沈溪对他有多亲善。

    沈溪道:“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回去了。哦对了,把你的礼物带回去,本官对阿堵物并不那么在意……本官手头很少有缺钱的时候。”

    周胖子恭维道:“小人听说,大人乃经商奇才,年少时帮忙打理汀州商会,使得一个地方商贾组织,差点儿把生意做到江南各省,天下间谁能比大人更厉害?大人想必早就富可敌国了,小人这礼物,确实显得有些寒酸了……小人可以把银子收回,但那女子,望大人您能收下……”

    沈溪皱眉:“怎么,这女子背后有什么隐情不成?”

    周胖子苦笑道:“说来有些惭愧,小人落魄时,辗转九边各地,做些低买高卖的勾当,因而认得宁夏镇一个将军……说起来就是个小兵头,因安化王谋逆落罪,削职为民,不得不到京城来,希望能找个机会官复原职……小人跟他很熟悉,他想通过我把妹妹送给大人做妾……”

    沈溪听这话,觉得有些耳熟,不过不是现实中经历过,而是这故事跟历史上发生的一件事极为相似。

    “那人是谁?”沈溪问道。

    “姓马,当初在宁夏镇当差,不过如今已是草民之身,流落京城……贱名就不跟大人您提了!”周胖子苦着脸道。

    沈溪听说姓马,笑了笑问道:“可是叫马昂?”

    “大人居然知晓?大人……果真消息灵通,小人不敢隐瞒,的确是叫马昂,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小人只是当初受了他一点恩惠,后来做买卖经常有来往,这才……答应帮忙,望大人见谅。”周胖子赶紧行礼。

    沈溪点了点头,他知道周胖子之前被流徙辽东充苦役,本来十有**要客死他乡,谁知道周胖子善于钻营,居然想办法在九边之间做起了买卖,最后还能化险为夷回到京师。以沈溪想来,应该是有人帮他,而这位马昂便是其中之一。

    历史上这个马昂有一定名气,算得上是朱厚照跟前一等一的佞臣。

    因弘治中后期到正德初年,沈溪几次到西北任职,导致历史发生变化,到这会儿马昂也没能巴结上江彬,故此没机会晋升。

    沈溪此前已见过江彬,江彬如今在宣府担任游击将军,也未巴结上钱宁……

    想到这里,沈溪心里一阵腻味:“没想到历史上那些尚未有机会出头露脸的人物,居然兜兜转转先跟我认识了,倒是巧合!难道某些事,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很多事沈溪都无法解释,那些他努力干预的事最后都走回历史原来的轨道,就比如刘瑾擅权,还有他一度认为拯救过来的朱厚照,最后依然沉溺逸乐不可自拔,让他深感无能为力。

    现在马昂突然送妹妹给自己,沈溪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沈溪暗忖:“历史上,马昂把自己的小妾和妹妹都送给了朱厚照,当时他妹妹还怀孕在身,按照时间推算,大概是在十一二年后,也不知他妹妹现在多少岁了?不过以朱厚照喜欢成熟女子看,那时他妹妹应该是二十五六,那现在他的妹妹应该是十四五岁到十七八岁之间。”

    周胖子说完马昂的事情后,内心有些惶恐,低下头等候沈溪表态。

    见沈溪迟迟不说话,他试探地问道:“大人,这女子,留还是不留?”

    沈溪忽然来了兴趣:“留与不留,要视其姿色而定,本官不会强人所难,若确有国色天香之貌,而她自己也愿意留下的话,本官自不会拱手让人。”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