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一〇章 事态扩大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周胖子见过沈溪后,直接回了自己在崇文门附近的家。

    经历大起大落,周胖子对自己的身家性命极为看重,狡兔三窟,他在京师各处都置办有落脚的宅院,崇文门只是其中一处罢了。

    平时周胖子对于见彭余一点儿都不主动,因为他对沈溪也保持一定的戒心,他相信的人,基本都是他危难时不离不弃,又或者向他伸出援手之人,马昂便是其中之一。

    马昂自宁夏镇卸职后,就拖家带口到京师来投奔周胖子,这也算是他当初为官时留下的福泽,周胖子在他帮忙下回到京师后,很快便利用手头的资源打开局面,短短一年多时间便恢复昔日盛况。

    马昂手头没多少家资,厚着脸皮赖在周胖子这里白吃白喝。

    好在周胖子“知恩图报”,态度还算不错。

    周胖子一回来,马上便去见马昂。

    马昂迫不及待问道:“人送去了?”

    “送到了,鄙人见到沈大人后,当面把人送上,沈大人当时似乎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不过鄙人离开前,沈大人也未见你妹妹一面,也不知他是否喜欢。”

    周胖子说到这里,笑着调侃开了,“我说马老弟,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有个好妹妹,为何不考虑老哥我?你那妹子不简单啊,沈大人连人都没见到便决定留下,虽然不知最后结果如何,仅就让沈大人打破惯例收下你馈赠这一点,就足以让人称道……”

    马昂笑了笑,心想:“我身无长物,就这个妹妹拿得出手,如果许配你给了,我靠什么上位?”嘴上却竭力解释:

    “我这妹子脾气暴躁,自小便喜欢舞刀弄枪,一言不合即挥拳相向,实在有失体统,为避免贻笑大方,一直养在内宅,没敢把她秉性告之旁人。听说周当家跟沈大人有关系,这才想到把人送给沈大人,毕竟沈大人长于行伍,或许能镇住那丫头呢?”

    周胖子打了个激灵:“我的乖乖,你妹妹居然喜欢舞刀弄枪?这……老哥我还以为她能歌善舞,知书达理,美名在外呢……哎呀,不好,这些事我没对沈大人细说,不知他是否会见怪?”

    “不提就不提吧,或许沈大人就好这一口呢?”

    马昂赶紧揭过话题,故作期冀地问道,“周老哥,之前你不是说要把沈大人手下那个姓彭的介绍给我认识吗?为何这两天没了动静?”

    周胖子一甩手:“姓彭的本在御马监当差,你别小看他,此人交游广阔,跟户部、工部、兵部和三法司衙门都有关系……他现在跟沈大人办事,又分别在六部和厂卫挂差,眼高于顶,怕是不肯帮忙。”

    马昂眼里闪烁着光芒,道:“不管怎么样,都要试试,劳烦周当家帮忙说和一下……”

    周胖子笑着打趣:“却不知马老弟有什么可以拿来巴结姓彭的?”

    马昂脸上满是尴尬之色,这会儿他正处于人生低谷,连个妾侍都没有,心里无比苦恼:“难道要把我娇妻也送人?但送给姓彭的,也太不值当了,他又不能真正帮上忙,不过是在沈大人手下听用……若可以的话,送给沈大人倒是不错……”

    心里虽这么想,马昂却用谦恭的语气向周胖子说道,“一切劳烦周老哥帮忙。”

    周胖子道:“姓彭的暂时不用搭理,先看看沈大人是否愿意帮你的忙,剩下的事情再说……其实巴结寿宁侯和建昌侯两位国舅爷也是条路子,他们掌控着京营,恰恰鄙人跟两位侯爷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

    马昂神色振奋:“小弟就说没找错人,有周老哥相助,在下回行伍有望了!”

    ……

    ……

    建昌侯贪赃枉法、荼毒百姓之事传得沸沸扬扬,京师街巷皆知,群情激愤,谢迁感觉自己快弹压不住了。

    逼于无奈,谢迁只好进宫去见张太后,希望通过张太后教训一下建昌侯,疏导几欲沸腾的民怨。

    至于如何了结,谢迁没想明白,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跟张太后“诉苦”……您请我帮你庇护两个弟弟,我做到了,但你这两个弟弟实在太不争气,作奸犯科,鱼肉百姓,无恶不作,把皇家的脸都丢光了,我没秉公办理已算是给你面子。

    永寿宫暖阁,张太后召见谢迁。

    上次张延龄出言不逊,把夏皇后给得罪了,张太后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跟儿媳重修旧好。为了体现对儿媳的尊重,这次张太后也没让夏皇后回避。

    张太后笃定谢迁不会说一些挑拨新老外戚关系的事情,但听了谢迁进言,张太后有些后悔,因为建昌侯的斑斑劣迹简直是在给她的娘家抹黑。

    “……谢阁老,哀家这两个弟弟实在不争气,也是先皇把他们惯坏了,平日做事目无法纪,谢阁老千万别生气啊……”

    张太后说话时脸上满是惋惜的表情,却没多少恐惧和气愤,主要是她自信无论是谁都不敢公然开罪皇室中人,无论两个弟弟做了什么坏事,最后都可以保全。

    谢迁非常为难:“如今朝野舆论汹汹,御史言官群起弹劾,太后应尽快召两位国舅进宫加以训斥,不能让他们执迷不悟,继续为恶!”

    “知道了。”

    张太后道,“哀家本想见见皇儿,让他限制一下两个舅舅的权势,但哀家现在不太容易见到陛下……谢阁老放心,等下次两位国舅进宫来,哀家会好好教训他们,让他们到谢阁老面前赔礼道歉!”

    谢迁心想:“我需要他们到我跟前来赔不是吗?现在是天下人需要他们站出来赔礼认错……强抢民女草菅人命,难道仅仅是告个罪便可以解决问题?”

    由于儿媳夏皇后就在屏风后面,张太后不想再在自己两个弟弟身上纠缠不清,有意引导话题:

    “谢阁老,现在朝堂上怎么样了?刘公公死后,哀家长居深宫,对外面的情况几乎两眼一抹黑,您是大明脊梁,哀家想听听您的看法。”

    谢迁道:“朝堂大致还算太平,不过也有不同寻常之事发生,一是沈之厚提出工商税改革,公然开罪士绅百姓;二是陛下确定来年御驾亲征,兵发草原,实现封狼居胥的夙愿,可如今粮草和军饷都未筹措完毕,陛下让沈之厚代为筹备!”

    “哦。”

    张太后点了点头,随即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事情都跟沈卿家有关……”

    谢迁不太想跟张太后倒苦水,道:“老臣在朝多年,难得朝野清平,太后娘娘更应该督促陛下,以百姓利益为先……切不可再让两位国舅生出事端。”

    张太后脸上满是苦恼之色:“谢阁老的苦心,哀家怎会不理解呢?这样吧,哀家现在就派人传两位国舅前来,好好教训他们一下……谢阁老不必自责,这件事跟您无关,您先回去吧,这件事交给哀家来处理可好?”

    “老臣告退!”

    谢迁把事说完,不想久留,行礼后便退永寿宫。

    ……

    ……

    一个时辰后,张鹤龄入宫见过张太后,立即出宫赶往建昌侯府,一路上火气都未消退。

    “二弟,瞧瞧你做的好事!”

    张鹤龄见到正抱着侍女嬉闹的张延龄,怒不可遏,“要不是你,太后娘娘也不会对为兄百般责难……你倒好,居然躲避不去皇宫,是何居心啊?”

    张延龄屏退侍女,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地道:“既然明知道入宫要被姐姐痛骂一场,我为何要入宫,自讨苦吃?姐姐只是发一下脾气罢了,旁人又不能真把我们兄弟怎么样,何必顾虑那么多?”

    张鹤龄道:“谁说旁人不能奈何你我兄弟?太后娘娘说了,这次是内阁首辅谢于乔亲自入宫呈奏此事,还说如今案子已经捅到陛下那里,陛下随时都会过问案情。”

    “吓唬谁啊?”

    张鹤龄一脸不屑,“大哥被这么被姐姐的话吓着了?你也不想想咱那大外甥平时都忙活些什么,朝堂上的事情他一概不管,当初阉逆刘瑾都骑到头上拉屎拉尿了还是靠沈之厚出手才拨云见日,他会管这些?”

    “退一步讲,就算大外甥知道咱做了错事又如何?咱们兄弟乃是当朝国舅,掌握京营兵马,大外甥不想节外生枝的话,绝对不会对你我兄弟如何!兄长,你只管把心放回肚子里去便可!”

    张鹤龄惊讶地道:“如今这事已闹得朝野人尽皆知,你居然还能如此淡然处之,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什么棺材,什么掉泪!大哥你忘了咱们的身份?你我兄弟帮皇室看家护业,皇家人能亏待咱们?不过是些许贱民闹事,我已按照你的吩咐,把人给放了,肯定没问题……这件事在朝堂传上几天就会风平浪静,大哥若没旁的事情,小弟我就不留你在府上吃饭了……请回吧!”

    张延龄显得很不耐烦,好像有重要事情等着他做。

    张鹤龄质问:“你真把人放回去了?不会是骗我的吧?”

    “不然呢?既然事情已经传开,我总不能错上加错吧?人自然是送回去了,就连侵吞的土地我也准备让他们赎买回去,只不过要稍微加一点钱……你我兄弟总不做亏本买卖吧?”张延龄道。

    张鹤龄很无奈,长长地叹了口气,摇头道:“实在拿你没办法,希望陛下不会因此而厌恶我张氏一门……你要记得你今日说的话,把人放回去,顺带把土地还给人家,至少能平息事态,剩下的事情,相信太后娘娘会跟谢于乔商议,不管怎么说谢于乔也会给太后娘娘几分薄面。”

    张延龄不屑地道:“你以为谢老儿真是好心帮咱们?分明是他知道奈何张家不得,故意拖着不办事罢了……最后他看到朝廷那边动静太大,实在熬不下去了,又跑到姐姐哪儿去诉苦……这就是个不办事的油滑老官僚,不足为惧!”

    “都怪你!”

    张鹤龄黑着脸喝斥一句,一甩袖道,“这几天我会派人监督,如果你拒不放人,又或者不归还百姓土地,我怎么跟太后娘娘交差?之后我会押解你入宫,向太后娘娘请罪……按照太后娘娘的意思,你还要去见见谢于乔,跟他赔礼道歉,咱张氏一门始终需要朝中重臣支持!”

    “谢于乔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我跟他赔罪?大哥就甘心落于人后?”

    张延龄冷笑着问道。

    “什么人前人后,若不是你行事无忌,犯了众怒,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现在张氏一门简直成了朝廷公敌,几乎所有官员都在上疏攻击,太后颜面尽失,你简直是在张家门楣上泼粪!”

    把弟弟喝斥一通,张鹤龄不想再在乌烟瘴气的建昌侯府久留,直接拂袖而去。

    张鹤龄走后,一名壮仆过来向张延龄请示:“侯爷,果真要听大爷的话,把人给放走?”

    “放就放,反正老子玩腻了。”

    张延龄不屑一顾,“把土地还给那些贱民,记得让他们拿银子来赎买,价格是原先的三倍,如果他们没钱的话,让他们拿人来顶,一个女人一百两银子,只要姿色过得去,有一个算一个!”

    壮仆为难地道:“侯爷,这么做的话,会不会又惹来……麻烦?”

    “这群刁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敢把事情闹大,让本侯为难,这次就当是给他们个教训,同时给那些观望的人提个醒,看谁以后还敢跟本侯作对……本侯倒是要瞧瞧,下次本侯要买土地带女人回来,谁敢阻挠!”

    张延龄拳头握得紧紧的,气势汹汹地发狠话。

    壮仆有些心虚,继续请示道:“若是那些贱民既不出钱赎买,又不肯交人,当如何处置?”

    “这还用本侯教你?当然是动手抢人!不过先让他们打欠条,不肯签名就强行让他们画押,之后再让他们还债……哼,这债他们一辈子都还不完!”张延龄蛮横地说道。

    ……

    ……

    谢迁没进宫去见找张太后还好,见过后听到兄长传话的张延龄心里来气,行事越发走极端,搞得京畿之地的农民纷纷破产,苦不堪言,眼看一场民变就要发生。

    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张延龄竭力弹压,甚至派兵去京城各路口堵人,还是被朝中官员得知消息,清贵的御史言官本来就没事可做,这下他们终于找到宣泄的目标,一个个发疯似的上疏抨击张延龄的罪行。

    何鉴闻听消息,赶紧又去见谢迁,这次他带在身边的是新任刑部尚书张子麟。

    因为何鉴是从刑部尚书任上左迁吏部尚书,以至于三司衙门都以何鉴马首是瞻,这也是洪钟和张子麟不断劳烦何鉴的根本原因。

    “……于乔,这次事情更不得了,建昌侯把掠夺的女子放了回去,也将下狱的无辜百姓送还,但却变本加厉,要那些卖田的人把田地赎回去,价格比市价高出三倍,不买还不成,没钱就以人抵债……”

    谢迁黑着脸道:“买卖田地不是寻常事吗?老夫不想管……”

    何鉴着急道:“你不管不行啊……你不是说见过太后能促使张氏兄弟反省,行事有所收敛吗?现在建昌侯居然变本加厉,搞得京畿首善之地哀鸿遍野,若任由其胡作非为,你就不怕百姓揭竿而起?”

    “现在已不单纯是京畿地区民怨沸腾,就连周边省份也都乱了,原本京师西边的大山里就有响马出没,一旦乱民和盗匪合流,形成气候,后果不堪设想啊。”

    “跟我说这些作何?”

    谢迁不耐烦地挥挥手,“老夫说过了,能做的老夫已做了,太后娘娘那边也见过,该提醒的话也都提醒了,难道要老夫亲自带人把建昌侯拿下?是以顺天府的名义,还是以刑部的名义?”

    何鉴道:“我不是让你去拿人,是让你跟陛下呈奏……现在雪花片般密集的奏疏一股脑儿地往内阁送,你作为文臣之首,倒是尽快拿出个解决方案来啊!为何所有弹劾奏疏都留中不发?”

    谢迁站起身,来回踱步,气恼无比。

    倒不是谢迁对张延龄的罪行而生气,而是源自他在这案子上自内心生出的无力感,明明知道张延龄罪大恶极,却因为种种原因处置不得,这实在有违他平时为人处世之道。

    何鉴不解地问道:“于乔,你到底有何难处?跟陛下呈奏案情真的有那么困难?或者你想个办法,让外戚幡然醒悟,及时收手,以平息民怨?”

    谢迁道:“你也知道如今陛下不问朝事,老夫能做的,就是把奏疏票拟后送到司礼监,现在是司礼监那边不敢随便断案,至于陛下,多半还不知晓,但就算知道了又如何?陛下会惩治他的亲舅舅?”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鉴道。

    “呵呵!”

    谢迁讽刺地道,“你何世光可真会说话,既然你是吏部尚书,六部部堂之首,为何你不亲自去请示陛下?你大可去乾清宫前长跪不起,或者集结一批人到豹房外闹事,看看是否能奏效!”

    何鉴无奈地道:“于乔,咱们不是商议事情么?大可不必冷嘲热讽!”

    谢迁道:“正是因为老夫知道这件事难以决断,就算告了御状也未必有结果,才会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抉择……自打先皇驾崩,新皇登基后,朝廷礼乐崩坏,老夫已不指望朝廷能公允断案,老夫觉得……只要事情不闹大,如何都可!”

    “于乔,你这是助纣为虐!”

    何鉴气得吹鼻子瞪眼,“你不肯办事,老朽也不勉强,不过老朽这里提醒你一句,事情非要有个了断不可,你既然不肯秉公处置,老朽这就去见沈之厚,他好歹还有一颗主持正义之心,当初刘瑾就是他扳倒的,不像有些人坐收渔翁之利!”

    不提沈溪还好,一听到这个名字,谢迁气就不打一处来,黑着脸道:“你尽管去找他!看他能如何!这小子从来都是墙头草,做事城府极深,他会出头帮你惩治不法外戚?哈哈,你去吧,老夫这里你以后也不用来了!”

    二人就此谈崩,何鉴忍不下心中那口气,带着张子麟离开谢府。

    何鉴让张子麟先回去,独自去见沈溪,结果到了沈府才知道,沈溪并不在府上。

    何鉴本以为沈溪留在兵部或者是军事学堂办公,正待去这两个地方找人,但转念一想不对,又找门房仔细问过,才知道沈溪已传话回来,今晚会回府休息,于是进了沈府,到沈溪的书房等候。

    一直等到上更时分,沈溪才回府,何鉴已等得不耐烦了。

    “何尚书。”

    沈溪见到何鉴,恭敬行礼。

    何鉴在沈溪面前可不敢托大,毕竟他以为做过沈溪下属,赶忙拱手还礼,然后单刀直入:“之厚,你我就不必多礼了。有话我就直说,外戚在京畿周边横行不法你可有听闻?这次案情越发重大,外戚利用手头兵权,公然调动兵马欺压良善,欺辱妇孺……之前我去找谢中堂,他不肯处置,只能来求助你……你能否帮忙,把事情告知陛下?”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