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一三章 秉公办理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沈溪虽然主动到谢府拜会,还是在面圣后第一时间便赶了过来,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但就算如此,谢迁依然火药味浓重,不自觉就会拿出高高在上的语气进行质问,沈溪哪里会惯着他?毫不留情就进行反击!

    谢迁心想:“真让你小子走了,才是失策,如此岂非随你心意处置外戚案?你小子行事素来无所顾虑,要真把太后两个弟弟给咔嚓掉就麻烦了。”

    “说吧!”

    谢迁黑着脸问道,“陛下是怎么安排的?你又准备如何做?”

    沈溪见谢迁态度稍微缓和,也就没有继续刺激对方,道:“案子尚未有头绪,陛下虽委派我处置,但要等宫里把御旨送到手上,才能正式查案……总归要以事实为根据,大明律法为准绳,秉公办理!”

    “好一句秉公办理,你把太后娘家人赶尽杀绝,自绝于朝堂,你就满意了?”就算沈溪没说他会如何处置,谢迁依然认定沈溪会下狠手。

    沈溪有些奇怪,反问:“要是犯错不大,为何要杀人?但若他们欺男霸女杀人如麻,致天怒人怨,按照我大明典章,就算定个死罪也无可厚非,到时候就看陛下是否会下旨特赦!谢阁老最好不要左右办案者的想法,否则我会认为您老有意包庇张氏一门。”

    谢迁脸色越发难看,他觉得何鉴已经把他对待张氏外戚为恶表现出的漠不关心都告知沈溪,脸上火辣辣的,有种巨大的羞愤感,认定何鉴和沈溪都对他的人品产生质疑……他却不知,何鉴为了保住他那张老脸,压根儿就没提过。

    谢迁恼火地道:“就算老夫要包庇,也是为维护朝堂稳定,寿宁侯和建昌侯乃皇亲国戚,手握军权,事关京师安稳,焉能轻动?你若不想闹出什么乱子,最好大事化小……老夫能提醒你的就这么多,如果你把案子闹大,老夫第一个不饶你!”

    说话时,谢迁涨红着脸,显得恼羞成怒。

    涉及自身品性,他只能尽力为自己作辩解,要说没有私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谢迁一直把张太后当作是自己的一颗重要政治筹码,也曾经从张太后那儿得到不少便利,现在张家出事,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

    沈溪道:“那依照谢阁老之意,维护大明律法尊严还不及所谓的确保朝堂安稳来得重要?杀人可以不管,奸淫掳掠甚至官逼民反也都可以不予追究?”

    谢迁不想继续跟沈溪理论下去,本来在这件事上他就不占理,多说多错,当即一摆手,道:“行了,你要怎么处置,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老夫就那句话,一切都要以大明国祚安稳为前提,如果你处置不当,老夫第一个参劾你!”

    沈溪看出来了,谢迁态度非常强硬,一点都不愿做妥协。

    但这恰恰是沈溪喜欢看到的情况,因为他占据了道德和舆论的制高点,谢迁之前那些主张还可以服众,但在这件事上却完全进入一种偏执状态,这让谢迁之前对他的攻讦显得孱弱无力。

    ……

    ……

    沈溪在谢迁府上没得到实质性的指点。

    按照谢迁的说法,保住张氏兄弟才能维护朝堂稳定,这道理是否说得通,沈溪不想评价,但有一点沈溪却知道,如果谢迁继续偏执下去的话,那他将来在朝堂上的公信力会大幅度降低。

    第二天一大清早,宫里圣旨传了下来,沈溪奉皇命调查朝中官员对张氏外戚的弹劾,这充分显示了正德皇帝对案情的重视。

    沈溪人在兵部,但管的已不完全是兵部的事情,何鉴闻讯匆忙过来见沈溪,在何鉴看来,这是自己和沈溪一起努力的结果。

    兵部公事房。

    沈溪面对何鉴,摇头道:“如今陛下只是答应查案,并不代表陛下已下定决心惩处外戚,就算查有实证,最后定罪也需请示陛下,赦免也就是一道圣旨的问题。”

    何鉴点头:“即便如此也不容易,要知道朝中百官对外戚作奸犯科敢怒而不敢言,如果这案子持续没人管的话,地方上不知要乱成什么样子。哦对了,之厚,你是如何说服陛下彻查案子的?”

    沈溪道:“在下对陛下说直隶、山东和河南地方出现民乱,指出其根源与朝廷不作为有关。”

    “这……”

    何鉴当即脸色就变了。

    在何鉴看来,你沈之厚不是虚报地方民乱达成目的吗?这么做跟刘瑾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当时刘瑾利用虚报的事情攻击朝中忠臣,而你则是为了针对作奸犯科的外戚,实质是一样的。

    沈溪知道何鉴在担心什么,解释道:“这并非是凭空编造,京师保定府、真定府乃至顺天府西边的房山,均有民乱兴起,才不到一个月已呈星火燎原之势,各府县已上奏朝廷请调兵马,因消息不畅,此事尚未传开,朝野上下很多人都不知晓。”

    何鉴这才释然:“原来外戚为恶,影响竟如此恶劣,怪不得陛下要过问。”

    何鉴并不怀疑沈溪欺瞒圣听,之前他就知道地方上的确很多弊端,尤其体现在马政上,大明直隶、河南和山东等地的农民,不但要缴纳赋税,更要负责为朝廷养马,如果马匹生病或者死亡,很多人家倾家荡产,只能卖儿卖女过活。

    京师本来首善之地,可惜世道艰辛,民间矛盾同样激烈,土地兼并远比其他地方还要严重,再加上外戚强买强卖、凌虐民女等恶行,地方上那些别有用心之人趁机挑事,民众不甘坐以待毙,一经煽动便揭竿而起。

    历史上刘六、刘七起义就这么形成的,不过因为沈溪提前结束刘瑾擅权的局面,使得一些事并未按照历史进程发展,刘六和刘七二人尚未来得及登上历史舞台,目前民间的反抗尚未形成气候。

    沈溪道:“何尚书请放心,陛下让在下查案,在下一定秉公办理,不过在最后定罪上,在下只能提出一些建议,一切都得交由陛下圣裁。”

    何鉴点头:“明白,明白,涉及皇亲国戚,只能如此,倒是让之厚你为难了……接下来你这边承受的压力不小啊。”

    沈溪心想:“你何鉴也知道为此事我担了多大干系?现在听起来皇帝让我负责调查案子,好像是多大的荣耀,但很快我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有人想通过我来攻击外戚达成他们的政治诉求,有人则会威逼利诱我为张氏兄弟遮掩罪行,更有人浑水摸鱼,趁乱盯上我,欲除之而后快……这案子不是烫手山芋是什么?”

    何鉴表达对沈溪的“理解”,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沈溪送何鉴离开后,很快刑部尚书张子麟也来兵部衙门求见沈溪,毕竟沈溪这次要做的事情代表了三法司,关于阉党后续案情和外戚案上,所有事情都要听命于沈溪,就连张子麟也要充当沈溪的助手。

    “……沈尚书,此案所有卷宗都在这里,包括顺天府那边送来的,还有刑部之前搜集的情况,全都查有实证,但所有证据……想要毁灭只是某些人举手之劳罢了,要想办成铁案,最好要有两位国舅爷口供……”

    张子麟对沈溪很尊重。

    要不是沈溪,他已被定为阉党,革职问罪,甚至可能抄家,至少谢迁把他划在阉党之列,现在他不但不用革职,还升任刑部尚书,对沈溪自然感激不尽。

    至于阉党和外戚案,朱厚照安排让沈溪负责,本来刑部衙门就不想牵扯进去,所以宁可把案子交给沈溪,以避免麻烦上身。

    张子麟自问惹不起张氏兄弟。

    沈溪皱眉问道:“听张尚书的意思,外戚随时都可能毁灭证据?”

    张子麟苦笑:“张氏兄弟手握京营兵马大权,想怎么做都行……这世道不是说公道正义站在谁一边谁就可以轻松获胜,这案子闹到朝野皆知陛下才过问,说到底还是不愿惩罚两位国舅……再说了,就算陛下有心正朝纲,太后也不允许啊。”

    避重就轻,不回答问题本身,沈溪看出张子麟处世的圆滑态度。

    能装糊涂就装糊涂,最好是把自己面临的困难先摆出来,表示会全力配合,但遇到权贵的反扑,就来个装聋作哑,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

    沈溪问道:“之前不是说建昌侯强抢民女,甚至光天化日之下登农户门做那禽兽之事……为何没有继续查下去?”

    “谁敢查?建昌侯肆虐过的地方,都有团营兵士守在村子外面,没人敢接近,谁去都会被阻拦,顺天府前后去了两拨人,一拨被劝回来,第二拨则是被打回……连衙差都敢打,您说这案子怎么审得下去?”张子麟苦恼道。

    沈溪很想问,顺天府想管管不着,难道你们刑部衙门就眼睁睁看着?为何刑部没派人去?

    但沈溪明白,现在所有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张子麟大可拿皇帝没做批示来推搪。

    沈溪点头:“我知道了,我即刻派人查案,争取早些将证据搜集齐全,如此也好跟陛下交待。”

    张子麟提醒:“沈尚书一定要小心外戚杀人灭口啊。”

    “杀谁?”沈溪问道。

    “呃……”

    张子麟犹豫一下,道,“涉案人等均有危险……以外戚无法无天的做派,料想能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沈尚书自己也要小心。”

    ……

    ……

    午时刚到,张延龄急匆匆赶到了寿宁侯府。

    刚刚起床不久正在品茗的张鹤龄,在书房见到弟弟,有些意外地问道:“你不会又惹了什么麻烦回来吧?”

    张延龄脸上带着一抹厉笑:“大哥可真是稳如泰山……看来今日上午朝中发生了什么你还一无所知吧?”

    “什么事?”

    张鹤龄脸上满是疲惫之色,“昨夜被沈之厚入豹房见驾之事折腾到半宿才睡下,这会儿才睡醒,谁知道朝中发生什么事?”

    张延龄道:“刚得到消息,陛下下旨让沈之厚调查咱兄弟,两个时辰前圣旨到了兵部衙门,大哥对此居然漠不关心?”

    “沈之厚!?”

    张鹤龄轻描淡写地道,“昨日沈之厚前去面圣,陛下提出让他查案乃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为兄又没有强抢民女,担心作何?倒是你……二弟,沈之厚这次可是把矛头对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张延龄对兄长淡然的话极为震惊,瞠目结舌问道:“大哥,你怎么跟我生分起来了?朝野中人,可不认你是谁,只知道咱兄弟二人一条心……何况这次被参劾的可不止我一人,还有你呢!”

    张鹤龄冷笑着把手上的书放下,恨其不争道:“二弟,你在朝中这么多年,早该明白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道理吧?”

    “为兄为你的事情那么上心,每次都替你擦屁股,而你呢,一次二次都不争气,先皇在世时你就冥顽不灵,现在怎么说?害怕了吗?你要是没做错事,沈之厚对你也无成见的话,你怕他作甚?还不是因为当初你总是明里暗里跟他过意不去?”

    张延龄听到这话,又气又急。

    本来他对沈溪就恨之入骨,只是找不到办法对付,现在沈溪反过头要来查他,更让他愤愤难平。

    “大哥这么说,是想甩手不管,让小弟独自面对案子,是吧?”张延龄咬着牙问道。

    张鹤龄抬头打量张延龄,道:“现在知道怕了?你早点儿拿出现在这态度,谨慎应对,也不至于让为兄一直为你提心吊胆……既然你觉得有本事能对付沈之厚,自去便可,为兄以后对你的事情都不管不问。”

    “大哥,你不是跟小弟我开玩笑吧?咱们可是从来不分彼此的……”张延龄急道。

    “免谈!”

    张鹤龄一摆手,“你是你,我是我,先把关系拎清再说……朝中参劾你的皆是什么强抢民女、奸淫掳掠、纵奴伤人等大罪,闹得民怨沸腾,一个不好就要被砍头,相信沈之厚不会轻易放过你。”

    “反观为兄,最多是侵占商铺、民田,那些宅子和田地为兄都是花银子买的,且多为刘瑾当政时过的手,就算追究也没多大责任!”

    张延龄很意外,张鹤龄昨晚到他府上拜会,被他给怼了回来,这才过了一夜,到今日态度就变了。

    “大哥,你……!”

    张延龄心里满是迷惑,不过他倔强惯了,哪里肯低头认错?当下咬紧牙关道,“既然你不管,那兄弟我要如何应对就不用你来掺和,若是做出什么不当之事,你少到我这里来指手画脚!”

    说完,张延龄转过身,拂袖而去,一点都没给张鹤龄面子。

    “二老爷,您……”门口侍立的寿宁侯府管家正要跟张延龄说话,却见张延龄一脸傲慢,头也不回离开。

    管家进到门内,好奇地问道:“老爷,二老爷这是怎么了?”

    张鹤龄怒道:“让他去,一次次嘚瑟,到处树敌,每次我这个做兄长的都好言相劝,可结果如何?全都要我为他收拾残局,这次陛下要动真格的,让兵部沈之厚负责我兄弟的案子,那么多参劾奏疏,罪证确凿,沈之厚岂能善罢甘休?到时候肯定会掀起一场大风波!”

    管家劝道:“老爷,既然问题这般严重,您更应该和二老爷团结一致、携手对外才是。”

    “你知道什么是祸起萧墙?本侯执领京营多年,大大小小的战功立下不少,先皇和当今陛下对我张氏一门恩待有加,就是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一心要把我张氏一门整垮不可!难道本侯要跟他一起陪葬!?”

    张鹤龄很生气,所有怒火都宣泄到张延龄身上。

    管家道:“老爷,那现在当如何?”

    “还能如何?说是不管,难道本侯真要把这个弟弟推进火坑不成?不过好在这次陛下没有直接问案,只是委托沈之厚调查……料想那沈之厚拎得清轻重,不敢闹出太大的风波。”

    张鹤龄说到这里,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我这里写了封家书,你现在立即送进宫去,到永寿宫交与太后,只有太后出面,才能阻止沈之厚借题发挥……可惜,陛下没让谢于乔查案,而是委派沈之厚,否则事情要好解决许多!”

    管家应声道:“还是老爷想得周到,小的这就把信送到宫里。”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