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一四章 佞臣的忠心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沈溪领了圣旨,立即针对京畿周边叛乱做出一系列安排。

    皇帝不管事,他这个兵部尚书却不能袖手旁观,必须针对地方乱情进行摸底排查,然后有针对性地派兵围剿,不能让民变扩大。

    至于如何办外戚案,沈溪心中已有定计。

    下午沈溪并没有留在兵部衙门办公,而是直接去了城西的雅致小院,他要在这里接见几个人。

    云柳站在凋零的荷塘边,等候前面亭子里沈溪安排工作。

    清晨时京师下了一场小雪,水洼里枯黄的残荷上堆积了薄薄一层积雪。沈溪端起冒出丝丝白雾的茶杯,轻抿一口,然后道:“我奉旨彻查外戚案,需要你去收集一些情报,主要是张氏兄弟为恶的证据……务必小心行事,不可打草惊蛇,尤其现在外戚有了一定防备。”

    云柳行礼:“是,大人。”

    沈溪又道:“我要找的人,已经通知到了吗?”

    云柳回答:“卑职已传话过去,让周老三带之前送礼的马昂过来……不知大人为何要见马昂?卑职查过,此人在宁夏镇时并无建树,跟周老三认识,也仅仅是因为周老三向他行贿,方便做买卖,后来周老三还通过他买了个自由身回京。”

    沈溪没心思向云柳解释,一抬手:“你只管把人带到,剩下的事情我自会处置。”

    云柳怏怏地转身离去,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回来,告知周胖子和马昂已在门外候见,同时奉命前来的还有沈溪派去盯梢周胖子的彭余。

    “让周老三在外面等着,我这就去客厅见见马昂。”

    沈溪说完起身,顺着荷塘边的便道返回前面的宅子,刚在客厅坐下,一名魁梧的汉子便在云柳引领下现身门前。

    这汉子看着干净的木地板,不知是否该入内,毕竟他穿着靴子,外面因为冰雪消融令道路泥泞,不敢随便污了地面。

    沈溪招了招手,马昂这才鼓起勇气迈步入内,到沈溪身前后直接跪下来行礼:“卑职马昂,见过大人。”

    马昂奉传唤而来,虽然说是沈溪传见,但以他想来,自己能见到正主的可能性很低,所以并不觉得此时客厅内坐着的男子便是大名鼎鼎的沈溪,但又不知道这位爷到底是谁,所以干脆以“大人”称呼。

    沈溪抬起头打量马昂一眼,发现此人跟他之前收下并养在外宅的女人的确有几分相像,本来沈溪还在想,马昂送来的妹子应该跟他不是一母所出,但现在看来,似乎又像是嫡亲妹妹。

    “马兄弟无官无职,作何要自称卑职?”沈溪问了一句。

    马昂之前就怀疑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是沈溪,听说话的语气如此谦和,更觉得应该只是沈溪身边的幕僚。

    “兵部尚书沈之厚才略过人,没想到所找的幕僚也是如此年轻有魄力。”

    马昂心里有了一点底气,行礼道:“先生问的好,卑职一直想报效朝廷,即便人不在其位,仍旧有心浴血沙场,保家卫国。卑职希望能借来年对草原一战,建功立业,实现精忠报国的夙愿。”

    这话入耳,沈溪皱起了眉头。

    完全是官腔套话,没多少营养。

    一个靠出卖妹妹和小妾才铭记于史书,被历史认定为佞臣的人,居然在这里大谈精忠报国,实在让沈溪觉得荒诞不羁。

    但沈溪不会揭破马昂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的心思,道:“有忠君体国之心很好,但你没有留在三边踏踏实实从基层做起,而是回到京师来钻营,还把妹妹送到这里来,这又该怎么讲?”

    马昂心里仍旧满是疑惑,到此时他依然无法确定沈溪的身份,照理说一个谋士没资格问这等私密的问题。但旋即他又觉得这个人即便不是沈溪,也是沈溪身边能说的上话的人。

    马昂道:“卑职在三边少有人脉,报国无门,只能到京师来碰碰运气,可惜身无长物,无法攀附权贵,本只寄居于商贾周当家府中,等候时机。也是机缘巧合,得知周当家跟沈尚书乃是旧交,便以小妹相赠……舍妹对沈大人敬慕不已,愿意以身侍奉沈大人而不求名分,卑职实在拧不过,便成全她的心愿,顺带……希望能见到沈大人,谋求为朝廷效命。”

    沈溪问道:“那你为何被革职呢?”

    “呃……”

    马昂显得很犹豫,但还是努力为自己辩解,“宁夏叛乱,卑职奉御地方有不战之罪,后为御史弹劾,领兵平叛的曹总兵不问青红皂白便污蔑卑职跟逆贼有勾连,直接下狱问罪,好在沈大人特赦才让卑职保全性命……卑职满门忠烈,跟叛逆势不两立,岂会附逆?都是言官无中生有……还有卑职无银子上下打点,才会丢官去职。卑职本想回京师状告那些贪污腐败互相勾连的赃官,可惜诉求无门!”

    马昂把自己形容为一个遭受冤屈诉求无门的落难军官,丝毫不提他在任上所做那些贪赃枉法的事情。

    沈溪心道:“所有人都把自己往无辜处想,你若不是贪赃枉法,周胖子如何能脱身回到京城?还不是靠对你贿赂才成功?三边那么多官员和将领,到底有多少人牵扯进安化王谋逆案,难以厘定,这才是我当初决定特赦的原因。”

    沈溪道:“看来马兄弟受了些委屈。”

    这话好似引发马昂共鸣,他重重地点了点头,道:“这位先生,还未请教您是……?”

    沈溪笑道:“你不知面对的是谁,就跪下来磕头,是否太过冒失了些?”

    马昂陪笑:“宰相门前七品官,卑职不过是个没有官职在身的草民,在先生面前就算下跪,也是三生有幸,谈何冒失呢?”

    沈溪笑了笑道:“你倒是挺会说话……本官就是你要找的人。”

    “啊?”

    虽然马昂也有这方面的意识,但他没料到堂堂兵部尚书、弘治朝到正德朝第一名帅沈之厚会如此平易近人,赶紧再次磕头,恭敬地道,“卑职有眼不识泰山,居然不知眼前就是沈大人,卑职对您的仰慕如同卑微的蝼蚁仰望星辰……卑职在这儿给您叩首,祝千秋万世,富贵吉祥!”

    听到马昂这番肉麻的话语,沈溪心中感慨:“人在高处,跟前所有人说话都那么悦耳中听……都道忠言逆耳,就连我自己都不喜欢听指责的话,甚至为此跟谢老儿生出龌蹉来,看来以后我得时刻警醒自己,不要被奉承话冲昏了头脑……”

    “马兄弟起身吧。”沈溪道。

    马昂没有依言站起,仍旧跪在地上:“卑职能见到沈大人,就算跪到天长地久也是心甘情愿,大人还是让卑职跪着跟您说话吧。”

    沈溪没有阻拦,自己斟了一杯茶,拿在手上:“你回京师,是为求官复原职,本官看你一片忠心,倒是可以留你在麾下做事。”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马昂赶紧磕头谢恩。

    沈溪微微摇头:“但暂时你只是在本官麾下听用,待来年对草原一战,本官再予以重用……我叫人安排,你在五军都督府候缺,没问题吧?”

    “谢大人恩典。”

    马昂简直把沈溪当成再生父母。

    本以为回到京城也没机会往上爬,没想到转眼就攀上沈溪这棵大树。

    沈溪道:“起来吧,回头本官会着人带你去五军都督府,恢复军职,不过对外怎么说,你该明白吧?”

    马昂赶紧表态:“卑职会尽心竭力办事,绝不辜负大人信任,更不会对外泄露大人您提携的事情。”

    “嗯。”

    沈溪点了点头,“你先下去吧,本官跟周当家还有要事商议,从今天开始,你要注意减少跟他的往来,毕竟你们一个是官,一个是民……如果本官发现你三心二意,有什么后果,你自己多掂量掂量。”

    马昂身体不由一颤。

    朝中人说沈溪处事果断,雷厉风行,一出手就拿下权倾天下的刘瑾,但马昂知道,这绝对离不开一帮得力手下辅佐,正如狄仁杰身边有马仁义、司徒剑、洪亮、陶甘、马荣等心腹护卫,包拯身边也有公孙策、展昭、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等人杰,要是投靠了又背叛,下场只能是个死。

    “卑职遵命!”

    马昂不敢多打扰,跪着往后挪,直至完全退到门外,才站起来转身而去。

    ……

    ……

    沈溪跟周胖子说话不多。

    主要是商量择日接见京师内主要商会代表。

    随即周胖子和马昂离开,往周胖子位于崇文门的府宅而去。

    “……马将军,这里跟您说一声恭喜,你可不能忘了鄙人的相助之恩哪。”周胖子在马车上,一脸堆笑对马昂说道。

    马昂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兴奋地道:“憋屈这么久,终于可以出人头地了……说起来就跟做梦一样,沈大人居然坐在那儿,跟我说了那么多话,还说要对我委以重任。”

    周胖子非常羡慕,不自觉咽了口口水,笑着说道:“那是,也不看看咱跟沈大人的关系?在沈大人中状元前,鄙人就认识他,那时他就是个狠角色,才十二三岁就杀伐果断,民间都在传他是古往今来文韬武略第一人,就连当年卫、霍也未必有他的风采!”

    “嘿。”

    马昂拳头握紧,笑道,“多谢周当家提携,此番大恩大德,在下绝对忘不了。”

    周胖子笑着道:“还是马兄弟舍得,亲自把貌美如花的妹妹送到沈大人那里,你可不知,这位沈大人可是对美人情有独钟呢……”

    “哦?”

    马昂提起精神,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周胖子道:“当初沈大人到京城赶考时,身边就带着红颜知己,后来更是接连娶妻纳妾,好不自在,连当朝首辅谢大人都把自己的嫡亲孙女送给他做妾来笼络这位少年贵胄,旁人也有想给沈大人送美人的,但没听说沈大人看上眼,谁知你送个妹妹过去,就赢得沈大人青睐……”

    马昂惭愧地道:“说起来也是巧合,身边就这么个妹妹拿得出手……再说了,不送妹妹,难道还要送妻子不成?”

    “倒不是不可以。”

    周胖子继续奸笑,“送妹妹去,已经能让沈大人刮目相看,若是送妻子……呵,老哥我并无冒犯的意思,马将军不必往心里去,如果你要再送沈大人美人儿的话,鄙人可以帮你找找,却不知能否入沈大人的法眼。”

    如果这话周胖子是对旁人说,恐怕早就怒了……你算什么朋友,居然挑唆我把妻子送给人侮辱?

    但话是说给马昂听,以马昂扭曲的人生观,早就想过这问题,他跟钱宁和江彬等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时代的人深受儒家思想荼毒,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观念根深蒂固,所以三国演义里刘安杀妻款待刘备才那么天经地义,水浒里各路英雄也屡见杀妻成全义气的场面,在他们看来,妻女不过是自己成功路上的垫脚石而已。

    之后周胖子再跟马昂说话,马昂都唯唯诺诺,有些心不在焉。

    他也在思索这个问题:“妹妹送过去,恐怕短时间内见不着,如果失宠的话,以后再难获得沈大人垂青,届时我的仕途也就戛然而止。实在不行的话,让婆娘试着去探望一下妹子,再问问妹妹沈大人几时过去……”

    “好好安排一下,先不动声色,让沈大人见到我那婆娘,若沈大人喜欢,垂青于她,那既是她的福气,更是我的福气。届时她可以自由行走于我和妹妹间,我就能得悉更多关于沈大人的喜好……就这么办。”

    ……

    ……

    周胖子和马昂走后,沈溪见到了彭余。

    彭余把这段时间的见闻说给沈溪知晓。

    “……大人,姓周的的确奸诈,跟着他难以调查到更多情况,他手下有一群亡命之徒,在城南一带欺行霸市,但小人没什么证据……”

    就算彭余再机灵能干,也没把周胖子的底细完全查清。

    沈溪道:“你做得已经很不错了……这几天你辛苦了,暂时不用再跟周胖子耗下去……”

    “大人,若您要继续查姓周的,小人义不容辞。”跟马昂一样,彭余刚跟随沈溪,希望得到建功立业的机会。

    沈溪摇头:“要查也不用急于一时,你做得很好,下一步本官要跟京师主要商会代表商议纳捐钱粮军费的事情,需要人帮忙跑腿,你来担当此重任正合适。”

    听到自己有新差事,彭余心中担忧立即打消,连忙应道:“是,大人。”

    随即沈溪让彭余离开,彭余如释重负,从其神色看,沈溪明白跟周胖子这几天,并没有落着什么好。

    沈溪心想:“周胖子也算是个枭雄,这些年起起伏伏,就算人生经历低谷,但只要给他个舞台就能绽放光彩……对彭余这样的小官僚,他既不巴结也不得罪,就是不让接触核心秘密,手段之高妙,非一般人能企及。”

    沈溪正想着心事,云柳出现在门口,对着沈溪遥遥行礼。

    “差不多了。”沈溪颔首道,“我也该回去了。”

    云柳请示:“大人,那留在这里的女人……”

    “嗯!?”

    沈溪突然想起来这院子后宅其实住着马昂的妹妹,那女人好似笼中鸟,除了这狭窄的一方天地,哪里都不能去。

    云柳道:“大人若是喜欢的话,卑职可以代为安排,若大人不喜欢,卑职也可以安排……”

    沈溪皱眉问道:“你要安排什么?”

    见沈溪动怒,云柳觉得可能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行礼,低头不再多言。

    沈溪道:“对于女人,我并非来者不拒,这女子对我来说有一定利用价值,把她留在这里,说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先让她住一段时间,之后我会对你做出交代,不需要你指手画脚。”

    “卑职有错。”云柳赶紧行礼。

    “你没什么错。”沈溪道,“只是你想问题的方式跟我不同罢了。”

    云柳请示:“那大人,这女子就让她住在后宅,哪里也不许去?”

    沈溪想了下,道:“暂时只能如此了,她若不告而别,为你是问。”

    云柳本想继续请示,但见沈溪态度不善,也就不再多说。

    沈溪起身,压根儿就没有到后院转一圈的打算,云柳跟随在沈溪身后,一起出了院门,等沈溪上了马车,她才折返回来。

    “姐姐,大人对那女人如何处置?”熙儿一直想见沈溪,可惜未得传见,等人走了后才紧忙过来询问。

    云柳摇头:“大人没说,不过却吩咐不能让那女人离开。”

    “没什么啊……”

    熙儿满不在乎地道,“这女人是姓马的送给大人的礼物,平常人家家里都还豢养歌女和舞女呢,大人又没做错什么。”

    “你懂什么!”云柳喝斥一声。

    熙儿这才不说话,不过神色间还是有些不服气。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