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一五章 特殊的贿赂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沈溪非常忙。

    他手头事情不少,除了兵部和军事学堂事务外,更要查办阉党案和外戚案,还得平息地方民乱和筹措军费,甚至来年出兵草原细节也需要他策划。

    若是换作他人,面临这么大的压力,工作一定会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但对沈溪来说处理起来还算轻松。

    至少他还能按时上下班,维持一种较为固定的生活规律。

    谢迁不再过问外戚案,既然烫手的山芋给了沈溪,他可不想惹麻烦上身,只需要紧紧盯住便可。

    张太后很快得知朱厚照安排沈溪查办张氏案。

    张太后绝不容许两个弟弟出状况,本身她就是个不服软的女人,略为筹划,便下懿旨召沈溪入宫,虽没说明具体是何用意,但明眼人都能看出,张太后是要给沈溪施加压力,或者说要逼沈溪屈服。

    大臣入宫见太后,这本身于礼法不合,谢迁这么做是因为他仗着自己资格老,而沈溪入宫进内帷见太后,则顾虑重重。

    这两天沈溪已把张氏兄弟所犯罪行粗略调查了一下,对于入宫见张太后,有了一定心理准备。

    当日朱厚照没有举行午朝,沈溪于未时入宫,跟着奉命前来引路的太监,一路往永寿宫而去。

    沈溪暗自琢磨:“谢老儿能进宫见一个未亡人,那是因为他年老体迈,朝中人相信他不会跟太后间有什么……而我一个年轻力壮的年轻大臣见太后,传出去像什么话?如果太后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年人还好说,关键是她到现在也尚未满四十岁……”

    沈溪不由想到惠娘,以岁数来说,张太后只比惠娘大个六七岁。

    换作旁人,不敢这么瞎想,不过沈溪不会顾虑这些,他的思想相对开明,想的事情没有这时代大臣那么拘束。

    到了永寿宫,太监进去传报,等到太后传唤,沈溪才入内。

    沈溪还是第一次到永寿宫来,这里对他而言很陌生。

    进到殿内,沈溪发现这里显得相对褊狭,或者说就是缩减版的坤宁宫,雕栏画栋一概俱全,但不及乾清宫和奉天殿等处那么奢侈和夸张,一切都显得很朴质,适合居家过日子。

    沈溪心道:“之前朝廷拨款重修慈宁宫、永寿宫等宫殿,怎么没见张太后把自己住的地方修建得豪华大气一点?”

    张太后端坐于暖座上,外面天气严寒,北风呼啸,天空中飘着小雪,殿内温度倒还适宜。暖座旁隔着道屏风,沈溪大概往那边扫了一眼,从黑乎乎的影子上判断屏风后面有人……能在张太后见外臣时不避开的,沈溪料想只有夏皇后这个有名无实的一国之母。

    “微臣参见太后。”

    沈溪礼数简单,并没有给张太后下跪。

    他已经很久没给朱厚照跪过,君臣间不太拘泥礼数。大明皇帝平时只有在奉天殿大朝时才会要求大臣下跪,别的时候都善待臣子,这跟后世传言大相径庭。

    张太后没有回沈溪,轻轻一摆手,周围的宫女和太监弓身退下。

    瞬间永寿宫内冷清下来,让沈溪心生怪异,虽然他知道张太后此举仅仅是不想让家丑外扬,但还是感觉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尴尬。

    “沈卿家免礼。”

    张太后语气非常柔和。

    沈溪仔细回忆了一下,他甚至不记得上次见到张太后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心想:“应该是先皇在世时吧。”

    张太后道:“沈卿家,哀家找你来,是听说陛下给你安排了新差事,让你负责调查之前大臣参奏的案子……”

    沈溪心道:“你这话说得可真直接,看来不用再拐弯抹角了。”

    “是。”

    沈溪回答得也很干脆,“陛下让臣彻查建昌侯和寿宁侯强买强卖、奸淫掳掠等不法行径。”

    张太后听到这话不由皱眉,她不喜欢听到如此带有倾向性的字眼,好在还能保持克制,毕竟她知道现在还处于调查取证阶段,如果跟沈溪交恶,对张氏一门没好处。她跟儿子缺乏沟通,沈溪只需要对朱厚照负责,按理她这个太后无权召大臣来皇宫里相见。

    现在沈溪能来,已经算是很给她面子了。

    张太后道:“那些个大臣啊,每天都在琢磨朝中人得失,为的是体现他们存在的价值,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子虚乌有,亦或者小事被他们尽可能夸大来说。”

    张太后是个聪明的女人,有些话她不会直接说出口,就比如说她不会明说张氏兄弟是被人诬陷,而是拿些浅显的道理来说事。

    沈溪心想:“刚才还觉得你不会跟我拐弯抹角,怎么一转眼风格就变了?”

    但听张太后补充:“不知沈卿家查得如何了?”

    沈溪道:“前两日陛下才安排臣查案,而臣最近手头事情比较多,陛下也未规定期限,所以到现在也只是小打小闹,并未查到有用的东西……不过以目前的情况看,寿宁侯和建昌侯的确犯有过错。”

    张太后本以为当着她的面,沈溪会打圆场,却没想到沈溪居然直接提出张氏兄弟有问题。

    张太后惊讶地问道:“你不是还没查出结果吗?为何……这么早就下定论?”

    沈溪道:“以臣所知,寿宁侯和建昌侯拥有的田宅,这几年急速扩张,从顺天府户籍册上就能查得一清二楚。”

    “难道他二人就不能去购买田宅吗?”张太后急道。

    沈溪摇摇头:“微臣看过顺天府所存买卖契约誊本,得知二位侯爷所购买田宅的价格,比市价足足低了六七成,有的甚至连市价一成都不到,这就很有问题了。”

    张太后脸色不悦:“难道就不能是因为地方上一些农民拥有的土地太多,耕种不完,所以才贱价变卖?又或者是有人为避税,故意把价格定这么低……听说民间很多举人、进士家里的田宅也有很多,但其实这些土地并不归他们所有,只是挂在名下规避税赋罢了!”

    沈溪不由对张太后刮目相看,这女人知道的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不由暗忖:“看来你做过功课,今天不好应付。”

    沈溪道:“有些事,的确可以拿太后的话来解释,但有些事却如何也说不清楚……田地确实存在诸多猫腻,但宅子呢?光是两位侯爷所住庭院,自陛下登基后便扩了数倍有余,从五进院到如今十几进,有人甚至拿来跟皇宫相比……虽然无从比起,但太后想一想,原本侯府周边那些人家,为何要把祖上传下来的宅子变卖?”

    张太后嘴上嘟哝:“原来还扩宅子了,真是过分,也不跟哀家说说!”

    “太后说什么?”沈溪问道。

    张太后咳嗽一声,道:“哀家没说什么,只是对沈卿家说的这些事保持一定怀疑……如果只是田宅之事,哀家不会如此关心,实在是有人攻击建昌侯奸淫掳掠,还说他私自调遣京营兵作恶,这件事若坐实,影响可不小……哀家怕民间舆论被狄夷引导,故意引起我朝中上下猜忌,那些上疏弹劾之人用心不良,不可不防!”

    沈溪听这话,觉得很耳熟,好像什么事都可以归拢到敌寇身上,就比如张延龄强抢民女和侵占田宅的借口,也是这些人家跟鞑靼人私通。沈溪正色道:“臣正在调查,既不会让好人蒙受不白之冤,也不会让阴谋家得逞!”

    张太后目光如电,扫过沈溪的脸,显然怀疑这话有几分诚意。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承诺,当即道:

    “如果到最后也没有找到确凿证据,沈卿家务必定将那些没事找事的御史言官绳之以法,我张氏一门为保大明江山社稷可说兢兢业业,哀家只有这两个弟弟,不能让他们受委屈……哀家在宫中无法为他们申冤,事情就拜托沈卿家了!”

    沈溪心想:“怎么就成了申冤?难道就不能是查证有罪?”当即拱手行礼:“微臣必定尽心竭力。”

    张太后摇头:“哀家知道办案的难度,沈卿家肩负多项重要使命,不一定每一件事都要查清楚,如果遇到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去见见寿宁侯和建昌侯。沈卿家虽年少,却南征北讨为朝廷建功无数,相信哀家两个弟弟对你也恭敬有加……”

    沈溪听了不知该怎么接话,心里琢磨,我没被你两个兄弟生吞活剥就算不错了,还说什么恭敬有加,他们眼里几时有过我?之前我在家中被人刺杀的事情还没找到正主,或许就是他兄弟指使呢?

    张太后道:“沈卿家,你应该知道是哪些人参劾寿宁侯和建昌侯,可否把名字告知哀家?”

    沈溪道:“太后见谅,在案子最终盖棺定论前,上奏人名字一律需要保密,以免案情有变。”

    张太后皱着眉头,道:“沈卿家可真是谨小慎微,你认为哀家会打击报复,是吗?何其缪也!这江山是皇上的,哀家身为皇上的母亲,岂能拆儿子的台?哀家只是想知道,这些人中间是否有张氏的仇人,居然如此不遗余力攻击我张家人,不过也对……有沈卿家查案,哀家尽可放心,相信一定会还我们张家人一个清白!”

    张太后可不认为她的两个弟弟会做出多么无法无天的事情,就算有,朝廷也要尽可能帮她两个弟弟开脱。

    沈溪面对这样一个帮亲不帮理的太后,没说什么,想改变这样一个久居深宫的女人的思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跟张太后讲道理一点作用都没有,反倒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他更愿意跟朱厚照或者谢迁说这些。

    正所谓对症下药,无论他多有道理,在这样强势的女人面前就是没法讲理,他不愿就此把这女人得罪死,至少此时此刻不会,他还想顺顺利利出宫。

    张太后之后说的话,基本都是数落那些状告张氏一门的言官,提到弘治皇帝对张氏一门的优待和信任,最后张太后望着沈溪道:

    “沈卿家,你是先皇精心培养出来辅佐皇儿的得力帮手,这么多年来,你为皇家立下汗马功劳,哀家和皇儿不会负你……哀家恳求你,谨慎处理案子,不能让大明朝廷出现任何变乱!”

    沈溪恭敬行礼,到这个地步他已不需要再说什么,反正张太后说来说去就是一件事,帮张氏一门遮掩罪行。

    最后张太后道:“沈卿家近来为朝廷做事必定非常辛苦,哀家想留你在宫里吃顿便饭……来人啊,请沈卿家去东庑用膳!”

    沈溪没想到张太后居然还管饭,而且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随即帘子后面走出两名宫女,俏生生往这边行来,神色拘谨,走路缓慢,等她们到沈溪跟前时,张太后吩咐:“好好侍候沈尚书用膳,做得好,回来重重有赏!”

    “是,娘娘。”

    两名宫女说话娇怯脆嫩,宛若黄莺初啼,极为悦耳动听,让人听了心里很舒服。

    沈溪行礼:“微臣告退。”

    “沈卿家用过膳再走,便当是哀家的一片心意!”

    说完,张太后不再挽留,让宫女带沈溪去永寿宫东边的偏殿用膳。

    沈溪退出殿门,有心告退,两名宫女已然在前引路,想了想只好跟上,毕竟公然拒绝太后的好意,这需要巨大的勇气。

    到了地方,两名宫女分别侍立一边,一名脸稍微圆一些的宫女娇声道:“沈大人,请用膳。”

    沈溪没想到张太后这边早就安排妥当,他来的时候,屋子中间的圆桌上已摆满碗碟,全都用金属器皿盖着,以防止里面的美味佳肴凉了。

    这时两名太监又送来酒壶、酒盏,做了个请的手势后,恭敬退下,把这里完全交托给两名宫女。

    沈溪道:“有劳两位了……本官可以自行用膳,之后便会离开,你们不必留在这里。”

    沈溪不习惯被人盯着吃饭,而且他不觉得这是什么优待,今天这宴堪比鸿门宴,料想不至于下毒,但万一用点儿什么腹泻药又或者慢性毒药,权当警告他,还是有可能的。

    被人盯着,只能埋头吃,否则就是对太后不敬。但若没人盯着,随便对付一下他就可以离开。

    那圆脸宫女道:“太后娘娘特意吩咐过,奴婢二人焉敢擅离?奴婢这就为大人添酒。”

    沈溪想支开二人,但两个宫女赖着不走不说,还有意无意靠近,脸上娇艳之色越甚,沈溪这才有闲心关注两名宫女容貌,只见她们十五六岁的模样,眉如春山,眼横秋水,肌肤白皙细嫩,琼鼻洁白如玉,樱唇娇艳欲滴,都是难得的美人胚子。

    可惜的是,在皇宫内苑这样的女人比比皆是,并不如何稀奇。

    沈溪毕竟是外臣,进了皇宫还是内帷,对任何宫女都自觉地保持距离,否则随时都可能犯下欺君之罪。

    “沈大人……啊!”

    圆脸宫女正要为沈溪添酒,不小心碰到沈溪胳膊上,酒水洒了出来,顿时花容失色。

    沈溪连忙道:“没事,我自己擦擦就好。”

    沈溪身上带着绢帕,直接拿出来就要擦拭,那圆脸宫女已把方巾递过,却是条粉色丝巾,上面绣着鸳鸯,显得很雅致。

    沈溪看到塞过来的粉巾,不由皱眉,照理说宫里的宫女,不能接触鸳鸯等有明显隐喻男女关系的东西,现在就像是送出定情信物一般。

    “嗯?”

    沈溪手一缩,躲过粉巾。

    圆脸宫女愣了一下,赶紧就势给沈溪擦袖子上的酒水,然后用如蚊蚋的声音道:“太后娘娘让奴婢二人侍奉大人,不到天黑……不许大人出宫,里面有软榻……”

    说到最后,声音已微不可闻,但意思沈溪却完全明了。

    张太后为了收买他,在宫里摆下迷魂阵,除了安排好酒好菜,还给他塞了两个漂亮的小宫女。

    这事儿听起来非常香艳旖旎,沈溪知道,两个宫女大可予取予夺,他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未时刚过半,也就是说还有两个时辰才完全天黑,这段时间,他可以在皇宫内帷中体会一把当皇帝的瘾。

    沈溪心想:“张太后这算几个意思?是让我霍乱宫闱,好让我有把柄落到她手里,逼我就范?”

    沈溪懂得分寸,就算眼前两个宫女再迷人再顺从,他也只能收敛起心中邪念,这可是涉及人伦纲常的大事,看起来是张太后的恩典,真要做了无异于留下人生一大污点,随时会被张太后拿来要挟他。

    “太后娘娘的意思,本官不是很明白。”沈溪语气冷漠,皱着眉头道,“本官奉召入宫,不过是面见太后说一些事,能得到赐食已非常荣幸,两位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坐下来跟本官一起用膳。”

    另一个宫女此时已经把所有盖子打开,屋子里飘散着诱人的香味。听到沈溪的话,两个宫女对视一眼,然后齐齐摇头,显然自问没资格与当朝顶级文臣同桌吃饭。

    她们相当于打包好送出的两件礼物,是张太后为了笼络沈溪而特意准备的。对于她们来说,非常幸运,宫女能得到皇帝临幸的只有极少数,且朱厚照登基后,对宫女失去了兴趣,她们想得到皇帝的宠爱难比登天。

    对于两个进入青春期、对情爱之事懵懵懂懂的少女来说,眼前的男子气宇轩昂,且在朝威望甚隆,乃梦中情人的不二人选,能得到这样男子的垂青,乃是她们朝思暮想之事,所以心底并无排斥,甚至带着几分羞喜和期待。

    “大人,奴婢侍奉您用酒。”

    圆脸宫女以为沈溪已同意她二人留下,再次凑过身添酒,却被沈溪伸手阻拦。

    沈溪道:“两位若不想留下一同用膳,在一旁等候便是。”

    沈溪语气变得冷漠,两名宫女虽然奉了太后懿旨,却不敢违逆沈溪的意愿,只能退到一边。

    沈溪拿起酒杯,稍微饮一口,感觉酒水的浓度比市面上的白酒要烈一些,芳香醇厚,说明这是宫里珍藏陈酿,至于里面是否被动手脚尚且不知,但料想不会出现那等污秽之物。

    心里有些不安,被两个好似眼线的宫女盯着,沈溪这顿饭吃得很不自在。

    两名宫女几次想靠近,都被沈溪回绝。

    沈溪用最短时间把饭吃完,随即站起身:“时候不早,本官这就离开,你们回去见到太后,替本官感激她老人家的盛情款待!”

    两名宫女一听沈溪要走,顿时紧张起来,如果她们没有完成张太后的交托,回去挨罚是必然的事情,而且她们这一生中能接近沈溪这样大人物的机会只有这一次,过了这村就没这店。

    “大人,望您体谅奴婢。”

    圆脸宫女跪下来道,“若是奴婢不能完成太后娘娘吩咐,回去后会被活活打死!”

    “请大人体谅。”

    另一名宫女也跪下来磕头。

    沈溪往窗外看了一眼,似有人影晃动,显然张太后不放心,还派人过来盯梢。

    沈溪心想:“张太后知道她那两个弟弟到底有多不靠谱,所以明知道留大臣在宫中贪欢之举太过荒唐,但还是不惜身份如此做……若我就这么走了,张太后可能恼羞成怒,不惜全力对付我。”

    “既然两位如此说……”

    沈溪坐下来道,“那本官稍作休息,不过不能等到天黑再离开,最多喝杯茶消消食……本官身负皇命,事务繁忙,实在不能在宫里久留,两位请帮本官倒杯茶水。”

    两名宫女这才高兴地站起身,急忙给沈溪斟茶递水。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