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一六章 冥顽不灵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被人监视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感觉非常的别扭,没过多久沈溪就决定离开……作为朱厚照的臣子,他不需要对张太后负责。

    无论怎么样,沈溪都不会妥协,有些事情触及了他的底线,不秉公处理,他觉得对不起身上的官服。

    “大人……是否侍奉您宽衣?”

    两名宫女又走了过来,目光迷离,粉颊通红……对于能跟沈溪发生点什么,她们充满了期待。

    既能完成张太后交托任务,还能跟眼前这般英雄人物春宵一度,留下美好的回忆,对她们而言实在是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沈溪这次没有再给她们机会,站起身道:“已经过了很长时间,本官该离开了,告辞!”

    沈溪不想再听两个宫女的哀求和解释。

    无论张太后如何惩罚这她们,都是宫里的事情,沈溪首先要把内心不必要的负罪感给驱除掉,这件事本就是张太后强人所难,不管这两个可怜的宫女最终结局如何,他作为受害者都不必背负心理包袱。

    等沈溪出了偏殿,发现外面有太监和宫女等候。

    沈溪没有理会,径直往午门去了。

    刚走到半道,一个老熟人匆忙赶来,沈溪侧头一看,正是司礼监秉笔太监戴义。

    “见过沈大人。”

    戴义过来就对沈溪行礼。

    沈溪驻足打量戴义,问道:“戴公公从何而来?”

    戴义恭敬回道:“刚从太后那里过来,太后让奴婢把这件东西交给大人……大人做事辛苦,朝廷理应有所赏赐。”

    说完,戴义把一个袋子递上。

    沈溪接过来打开一看,马上皱起眉头,里面居然装着几份田契、地契。

    沈溪心想:“又是赐食,又是送女人,现在连房子和田土都送来,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啊!”

    戴义笑道:“沈大人可真有福气,此乃太后娘娘恩典,旁人想得到如此赏赐都没机会……实在让人羡煞也!”

    “戴公公羡慕的话,只管拿回去自用!”

    沈溪态度强硬,没有给戴义面子,直接把袋子丢了回去,“本官现在奉皇命查案,就算太后没有赏赐,也会尽力而为……一切都要以事实为根据,律法为准绳,若因此而有所偏颇,本官如何跟朝廷和百姓交代?大明法度不存,又如何指望约束万民,推行礼乐教化?”

    “嗯?”

    戴义被沈溪的大道理说得一愣一愣的,不知该如何应答。

    沈溪不再理会,转身便走,连招呼都不打一个。戴义赶紧往前几步,追上去道:“沈大人请留步,太后娘娘还有话转告。”

    沈溪头也不回:“多余的话本官不想听,听了也没用,戴公公最好免开尊口!”

    说完,沈溪人快步而去。戴义看出沈溪态度坚决,无可奈何,只能停下,琢磨回去后该怎么跟张太后回禀。

    ……

    ……

    永寿宫内,张太后倾听戴义回奏。

    前方地上跪着两个战战兢兢的美貌宫女,戴义虽然人站着,但整个腰身都弓了下去,心里非常担心,毕竟张太后交托的差事未完成。

    “……太后娘娘,沈大人说要以律法为准绳,认真查案,老奴想跟他多说几句,他都不理,老奴只能回来跟太后娘娘回报……”

    戴义能力有限,沈溪态度强硬些他就没辙了,连张太后交待的话都没法告知沈溪。

    张太后有些恼火:“沈之厚究竟还是不是我朱家的臣子?他是为皇室负责,还是为普通百姓负责?”

    这问题,戴义不好回答。

    张太后气急败坏,大发雷霆。

    戴义虽然没多少能力,也知道说多错多的道理,只是默不做声,等张太后自行宣泄负面情绪。

    “太后息怒。”旁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戴义侧头看过去,正是平时不怎么说话的夏皇后。

    戴义心想:“几次到永寿宫来都见到皇后娘娘,可听她说话还是第一次。”

    张太后在儿媳面前,始终得保持一定风度,道:“本以为给沈之厚一些好处,他就知道该怎么做,谁知道这般不识趣……都说他年少有为,做事沉稳,现在看来都是旁人恭维,分明是个顽固不化、喜欢逞强的莽撞后生!”

    夏皇后想了想,目光茫然:“太后是在说刚才来的那位沈大人?”

    “什么大人小人,不过是我朱家的臣子罢了……”

    张太后不屑地说道,“正所谓君为臣纲,他所做一切,应该以维护皇室安稳为前提,现在他拿百姓利益做借口,撼动皇室利益,简直不可理喻!”

    夏皇后稍微一怔,随即“哦”了一声,没做出表态。

    张太后知道自己这个儿媳是天然呆,她平时只想找个人说说话,打发一下寂寞,她那个婆婆现在信佛,不怎么搭理人,本身太皇太后王氏也不是弘治皇帝的亲生母亲,关系疏远,张太后不想以晚辈的身份经常前去拜会,只能跟儿媳亲近些。

    “皇后,你先回坤宁宫,哀家还有些事要跟戴公公说。”张太后准备着手安排一些事,不想让儿媳知晓。

    涉及娘家利益,她不会完全把主动权交给沈溪,想动用手头权力做一些事。

    等夏皇后走后,戴义越发紧张,因为很可能张太后要问罪。

    但张太后却并没有对戴义发火,吩咐道:“你去内阁见谢阁老,把今日的事情大概说给他知晓,让他帮忙斡旋,总之哀家那两个弟弟一定不能有任何变数,实在不行的话,可高举轻放,小惩大诫,以平息事端。”

    “你再去一趟寿宁侯府,跟寿宁侯介绍一下情况,让他不要乱来……最好让建昌侯出来赔礼道歉,尽早把事情了断,该舍弃的利益一概不要,选择息事宁人……另外,切不可对兵部沈之厚有任何不轨之举,以免一错再错!”

    “是,太后娘娘,老奴这就去办理。”戴义领命后紧忙离开永寿宫。

    ……

    ……

    寿宁侯府,张鹤龄见到戴义。

    听戴义告之张太后接见沈溪的情况,张鹤龄非常窝火,当即把张延龄召唤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斥责。

    张延龄火冒三丈:“……姓沈的小子简直是找死!姐姐这么低声下气求他办事,算是他八辈祖宗烧了高香,谁知他变本加厉,姐姐对他客客气气,他居然蹬鼻子上脸……小弟这就找人把他做了,一了百了!”

    说完,张延龄站起身,准备去找亡命之徒办事。

    “站住!”

    张鹤龄厉声喝道,“你啊你,怎么这么不争气?怪不得太后要为你牵肠挂肚!太后有吩咐,不得对沈之厚有任何不轨之举,太后让你把能舍的都舍了,然后向沈之厚赔礼认错,必要时甚至可以拿出一些钱财堵住那些百姓的嘴。”

    “只要苦主不出来闹事,这件事就不会扩大,沈之厚查不出什么证据,又有台阶可下,事情也就顺利平息了!”

    张延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大哥,我没听错吧?你居然让我去跟沈之厚服软?咱们是什么人家,还要不要脸皮了?”

    “你的脸皮重要,还是你的小命重要?”

    张鹤龄怒道,“现在朝中那么多人对你有成见,事情甚至惊动陛下和太后,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你就要被沈之厚拿来杀鸡骇猴,树立威信了!太后吩咐,只有你这边赔礼道歉,才不会让事态扩大,如果沈之厚放开手脚彻查,不知能查出你多少龌龊事,那时想收场也难!”

    张延龄显得很不耐烦:“我又没做什么,不需要遮掩!”

    张鹤龄破口大骂:“好你个不成器的东西,你当为兄不知道?之前你把抓回来的女人放走,还说要把土地归还,可结果呢?你让人把土地赎买回去,却高出市价那么多,不买就以那些人家的女人抵债,甚至公然上门欺辱……你简直是无法无天!”

    “什么无法无天,欠债还钱,乃是天经地义之事!我手里可是有欠条的!”张延龄扁扁嘴道。

    张鹤龄道:“那行,你尽管把欠条叫给沈之厚,看他能放过你!到现在你没瞧出来?沈之厚的目标是替代刘瑾,把持朝政,而且他做事比刘瑾更狠,刘瑾怕太后,不敢对你我兄弟如何,但沈之厚却对太后熟视无睹,你觉得他犯得上得罪御史言官来帮你我兄弟?”

    张延龄恼火地道:“所以说,杀掉这小子最简单不过,什么麻烦都没了!”

    张鹤龄厉声喝道:“现在为兄命令你,把抓来的人全放了,农田归还回去,再许些好处……无论你是威逼还是利诱,总之堵上那些人的嘴,不能留下任何罪证,就当是花钱买教训!”

    张延龄往椅子上一坐,头一别:“请恕小弟无法做到!”

    “什么!?”

    张鹤龄感到事态可能比想象的更严重。

    张延龄道:“人抓的抓,杀的杀,判的判,现在得罪我的那些个农庄,近乎没人了!除非把剩下的人一并杀绝,否则没法息事宁人!”

    张鹤龄怔立那儿,半晌后反应过来,把手上的道德经丢到地上,怒不可遏:“好你个混账东西,你分明是要置我张氏一门于死地啊!”

    张鹤龄把详细情况问过后,又惊又怒,“本以为你没有牵涉进人命官司,问题不大,现在倒好,你居然草菅人命……你可知这么做的后果?”

    “大哥,你不是说怕夜长梦多么?既然那些人对我们形成威胁,那何不干脆点,斩草除根……沈之厚不是想要证据吗?人都死绝了,他去哪里找人证?而且从何处证明我草菅人命?人都是衙门审理后公开处决的,就算不是地方府县衙门,也是军中衙门,反正跟我无关。”张延龄道。

    张鹤龄诧异地问道:“你未露过面?”

    张延龄道:“审案的时候没有,不过上门逼债时……自然是有的,嘿。”

    张鹤龄马上想到之前调查到的情况,张延龄上百姓家门辱人妻女,这件事在军中传得沸沸扬扬。

    张鹤龄深感问题的严重性,道:“二弟,你简直无法无天,我张氏一门迟早要毁在你手里……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沈之厚揪着不放,你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到现在这个地步,大哥还反对我去做了那小子?”

    张延龄咬牙切齿,“姓沈的小子以前就跟我们作对,既然大哥说了,他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刘瑾,那就干脆把他杀了,免得以后他执掌大权……我算是看出来了,他主动跟皇上参奏我们,就是想趁我们没完全掌握军权前把我们除掉,分明也是把我们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张鹤龄皱眉:“他没这胆子。”

    张延龄道:“你说没有就没有?他已经上门挑衅来了……当初大哥收拢过他,斗刘瑾时,咱们也帮忙了,但他可有领情?现在他对谢于乔也没那么恭敬了,甚至专门对着干,足以证明这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咱们兄弟是皇亲国戚,一直手握军权,他能不对我们下手?”

    本来张鹤龄没把沈溪当作假想敌,被张延龄这一说,开始皱眉沉思,显然是被弟弟这番话打动。

    张延龄继续道:“这小子仗着有陛下信任,目中无人,太后跟他说他都不听,你还指望他能对我们张家高抬贵手?真不知道他为何会对我们兄弟有如此大的成见!”

    张鹤龄一抬手,打断张延龄的话:“姐姐召见他,说了一些关于案子的事情,他表态说要查清楚,但谁知道最后调查结果如何?你说他针对你,为时尚早……不过,正如你说的一样,此事不得不防!”

    “你看我说的对吧?早解决掉早完事!”张延龄道。

    张鹤龄气冲冲地道:“还在这儿说风凉话,如果不是你,咱们兄弟用得着这么战战兢兢防备?沈之厚不过是听命行事,最后决定权都在咱们那皇帝外甥手上。你赶紧回去,把所有事情都了结,既然你已经杀过人,就不能留下后患,把手尾全交给地方或军中衙门,这样即便事后有人追究,也怪不到你头上!”

    “知道了!”

    张延龄不耐烦地站起来,向张鹤龄挥挥手便打道回府。

    等回到建昌侯府,一帮爪牙都在,其中一名看起来形容猥琐的三十多岁男子走到张延龄身前,躬身道:“二老爷,按照您吩咐,那些贱民该关的关,该砍头的砍头,至于那些女子……已经用马车载着,送到您在城南的庄园,您随时可以过去享用!”

    张延龄黑着脸:“把人都杀了!那些村子里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女人也包括在内!”

    “啊?二老爷,这是为何?”男子很意外,好奇地看着张延龄。

    张延龄道:“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现在朝廷查得紧,有人要针对我张氏一门,芝麻绿豆大的案子,现在已闹开了,本侯只能弃车保帅!”

    男子很紧张:“二老爷,您不会是想把小人杀了……让小人来顶罪吧?”

    张延龄皱眉:“本侯几时说过要杀你?”

    猥琐男子稍微松了口气,不过心里犹自在琢磨:“既然不拿我定罪,为何要说弃车保帅?”

    张延龄道:“那些坐牢的人,想办法全部除掉,一把火解决的事情不用做两回……至于那些女人更好办,今晚就解决掉,把尸体拉到荒山野岭埋了,务必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如果做不成,你自己提脑袋来见!”

    “小人能完成,小人能完成!”男子忙不迭拍着胸脯做保证。

    张延龄一拍桌子:“姓沈的小子,老子是跟他有杀父之仇还是怎么着?没事就上门来找麻烦,简直活腻了,以为自己当了尚书就能高枕无忧?给本侯找几个高手回来,本侯准备把他给做了!”

    “侯爷,您不会是想杀沈大人吧?他身边……护卫可不少,人家是兵部尚书,管着军队,这么下手……是否太过冒失了?”男子有些胆怯地说。

    张延龄冷笑不已:“怎么?害怕了?忘了当初如何向本侯效忠的?在本候麾下做事,就得勤快点儿……如果你不敢,那我就把你杀了……反正又不用你亲自动手,你只管找人便是!”

    “是,是!”男子应着,心里一阵发怵。

    张延龄道:“牢里的男人,还有庄园里的女人,今晚必须全部解决掉,天亮前如果事情办不成,可能会被沈之厚抓住把柄……你们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别被他的人盯上,如果出了事,一定不能说跟本侯有关!”

    “明白,侯爷请放心,小人必定能把事情办好,否则没脸来见!”男子表态道。

    张延龄这才摆手,让那人退下。

    等人走后,张延龄仍旧有些不甘心。

    “唉!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土地,还有大把可随意蹂躏的女人,心里刚觉得舒坦一些,又要为姓沈的小子做出牺牲……你小子别犯在我手里,不然我定让你府上鸡犬不留!”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