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二〇章 英年早逝?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夜色深沉,豹房灯火通明。

    豹房这边完全是日夜颠倒,这里的人都清楚自己是在为谁服务,调到这里轮值的太监和宫女,还有那些宫廷侍卫,以及从各地搜罗来的美女,都适应了朱厚照的生活习惯……日落而作,日出而息。

    眼看再过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朱厚照还兴致不减,吃着零嘴儿喝着小酒看戏。

    几个南戏班子凑一堆唱对台戏,据说这是宫外流行的一种表演方式,就是在距离不远的地方同时摆下多个戏台,台上各唱自的,下面的听众自己选择听谁的戏。

    对台戏最大的特点就是热闹。

    钱宁和小拧子做出安排,允许豹房内不值班的宫女和太监都来听戏,使得今晚安排的各个戏台前都热闹非凡。

    可惜的是,这里终归少了孩子的喧嚣和商贩穿梭其中,高宅大院中的对台戏再怎么热闹还是较民间远有不及。

    但即便如此,朱厚照仍旧看得很过瘾,毕竟他这边不是两家唱对台,而是同时四个戏班子在场。

    “好,好!”

    朱厚照瞎起哄,拍着手大声叫好,顺带打赏的银子如同流水一般送到戏台上,如此一来那些戏子更有动力了,唱得越发卖劲。

    钱宁在旁笑道:“陛下,您看上了哪个角,只管跟小人说,小人负责把人带过来,让您好好品鉴。”

    朱厚照心有余悸:“这些唱戏的,很多都是男的唱女角,女的唱男角,公母不分,或许看上去很漂亮的女人,叫过来卸完妆却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啧啧,真是吓死人了!”

    钱宁道:“陛下,您可以先限定条件,让戏班子那边自行甄选,非得是有姿色的女人才可,小人再带来给你过目。”

    “好吧,不过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这些戏子走南闯北,风尘味太重,临幸她们没什么意思。”朱厚照意兴阑珊地道。

    钱宁很得意,朱厚照在刘瑾当政后期几乎“饥不择食”,很多姿色和才艺不佳的女人也都被朱厚照临幸,就在于选择面太窄。但在他回来后,有了他这个专业人士为朱厚照搜罗女人,使得豹房的女人质量明显提高,现在朱厚照竟然对那些民间官员和富商追捧不已的戏子提不起兴趣了。

    “司马真人呢?让他过来跟朕一起喝酒。”朱厚照左右看了看,随口吩咐。

    钱宁一愣,司马真人不是在对面的戏楼上看戏吗,人呢?四处张望却没发现人,暗自嘀咕,那家伙可能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去了,于是禀报:“之前还见过真人,小人这就去给您找寻。”

    “快去,让他再送一炉丹药过来,朕吃完了!”朱厚照说完,冲着钱宁挥挥手。

    钱宁赶紧退下去找司马真人,结果在戏台后面一个僻静的杂物间,找到刚穿好衣服出来的司马真人。

    “钱爷?怎是您……?”

    司马真人知道现在谁得志,随着朱厚照倚重日深,钱宁在豹房的地位迅速攀升,再加上此时做贼心虚,说话非常客气。

    钱宁往里面看了一眼,有个女人衣衫不整缩在角落,地上散落着戏服,立即明白是什么回事。

    钱宁志得意满地道:“真人今儿怎么了?你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半仙么?怎么会对民间的庸脂俗粉感兴趣?”

    司马真人讪笑道:“就算是仙人,偶尔也得做一回凡夫俗子,否则阴阳失调,会损坏道基……钱爷,回头我给您送些好东西过去。”

    “免了吧!”

    钱宁语气冷漠,“真人莫要在陛下面前说坏话,在下就算是烧高香了……陛下请你过去喝酒!”

    “好。”

    司马真人巴不得早点儿离开,免得钱宁叫人来把他的丑事揭破。

    回去的路上,钱宁用阴阳怪气的腔调道:“真人可真有本事,陛下在那边看戏,真人却在这里体会当皇帝的瘾,要是陛下知道了,怕是你身上某些东西不保,只能入宫当太监了……对了,神仙不食人间烟火,就算做公公也没什么关系吧?”

    司马真人的把柄落到钱宁手上,只能陪笑:“钱爷言笑了。”

    他心里一阵恼恨,自己明明找了个极度隐蔽的地方办事,怎么还会被钱宁这无耻小人找到?

    等二人回到唱戏的大园子时,远远见到小拧子急匆匆上到二楼,快步如飞到了朱厚照跟前。

    司马真人点点头:“看来拧公公有事情找陛下。”

    钱宁道:“拧公公近来看起来似乎有些失势,不跟以前一样常伴陛下身边……你可知是为何?”

    “不知。”

    司马真人摇了摇头,随后打量钱宁,其实心底并不想知道答案。

    钱宁冷声道:“陛下安排他留在前堂,专门等候兵部沈尚书的消息,可见陛下就算再荒唐胡闹,对外面的事情也非常关切……他这一来,说明沈尚书那边出事了。”

    “哦。”

    司马真人随口应了一声,好像对此漠不关心。

    钱宁道:“真人该明白,一山不容二虎,他乃阉人,权势越大,你我在豹房内的日子就越不好过……莫要忘了当初刘公公是多么飞扬跋扈,你我更应该分清敌我,知道该如何应付!”

    司马真人一怔:“钱爷,你是在说拧公公?”

    “除了他还有谁?”钱宁眼神犀利,好似在说,你现在已有罪证在我手上,居然不听我吩咐行事?

    司马真人笑道:“那是,本真人身体健全,跟宫里的执事自然不同……钱爷现在深得陛下信任,本真人自然明白该跟谁走得近一些。”

    钱宁冷笑道:“希望你看清楚形势!”

    说完二人开始爬楼,刚出二楼梯口,就见到朱厚照霍然站起,着急地问道:“你说什么?”

    以钱宁和司马真人的观察,朱厚照是在盛怒之下问出这番话的,二人都意识到可能出了大事。

    小拧子回道:“陛下,乃是刚发生的事情,现在沈大人伤情如何暂不清楚,不过人已送到府宅,随后沈府下人外出请医生和购买药材……据说沈大人抓了一批嫌犯,现已押送至刑部衙门。”

    朱厚照一拍桌子,在周围嘈杂的环境中,声音并不突出,但周边人却面如死灰,生恐受池鱼之灾。

    朱厚照怒道:“朕信任的肱骨大臣,位列三孤,替朕办事,居然会当街被人行刺?刺客可有抓到?”

    “事发突然,刺客一击得手,然后利用夜色掩护成功遁去。”小拧子道。

    朱厚照脸色铁青,挥挥手道:“吩咐下去,今儿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朕现在要去沈府……把太医叫上,朕就不信了,大明王法就这么任人糟蹋!来人!准备随朕出门!”

    钱宁和司马真人对视一眼,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可是由始至终,朱厚照都没叫上二人,他们只能目送皇帝带着小拧子下楼,离开戏园。

    “这……”

    司马真人用不解的目光看着钱宁。

    钱宁冷笑着摇头:“应该是沈尚书出事了……也好,之前真人还没尽兴吧?现在再去,就没人再坏你好事了!”

    ……

    ……

    朱厚照匆忙出宫,跟以往单独行事不同,这次带了大批随从。

    从沈溪被刺一事中,朱厚照感受到巨大的危机……连重兵保护下的兵部尚书都能当街被刺杀,这还只是牵扯到几个势力的利益之争,要是涉及大明皇位传承,恐怕会有更多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有人关注,危险性更大。

    朱厚照乘坐马车到了沈府,此时沈府内外全都是人,基本都是沈溪的亲兵和五城兵马司官兵。

    “何人?”

    马车靠近时,有士兵过来阻拦,但在御林军将校亮出腰牌后,便没人靠近。朱厚照从马车上下来时,负责门禁的胡嵩跃和刚从刑部赶回来的马九过来迎接。

    “参见陛下。”

    马九直接跪下行礼。

    胡嵩跃感到很荣幸,没料到眼的少年居然是皇帝,神色激动。

    朱厚照急切地问道:“马九,你家老爷呢?现在情况如何了?”

    朱厚照尚是东宫太子时,马九于京师保卫战中陪在他身边,算是“旧部”,故此朱厚照对马九非常看重。

    马九回道:“大人被刺伤后,立即送回府宅,目前尚不清楚伤情如何。”

    “你们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朱厚照有些恼火地道,“朕把最好的太医带来了,快些进去给沈大人诊病!”

    朱厚照心急火燎往沈府内行去,马九陪同,胡嵩跃本想凑过去混个脸熟,马九却挥手示意他继续留在外面守好门禁。

    等朱厚照在马九陪同下到了沈家中院的东厢房,通过来往的大夫之口,得知沈溪伤情极为严重,已威胁到生命。

    “宋太医,你还在等什么?快些进去!”

    朱厚照见宋太医一直跟在身后,不由出言喝斥。

    宋太医赶紧先一步进了房门。

    沈溪临时所处厢房内外,还有很多大夫,朱厚照刚进房便嗅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心里有些慌张:

    “如果沈先生有什么不测,那是否明年平草原就没希望了?不单是明年,怕是以后也没戏了!这样的名将千年来只出了两个,前一个还是冠军侯霍去病……难道这样的旷世名将,都注定会英年早逝?”

    朱厚照进内,早一步到来的何鉴赶紧上前来行礼:“老臣参见陛下。”

    “这不是……何尚书?”

    朱厚照仔细想了一想,才记得何鉴的身份。这还算好的,如果换了什么侍郎和级别更低的官员,朱厚照恐怕就不认识了。

    何鉴担忧地道:“老臣听闻沈尚书被人刺伤,特前来探望,未曾出门迎驾,望陛下恕罪!”

    朱厚照懒得理会何鉴,赶紧往床榻边走过去。

    到了床头,在微弱烛火映照下,只见沈溪紧闭着眼,脸色一片煞白,附近地上散落片片擦拭过伤口的血布,几个水盆都被鲜血染红了。

    朱厚照见宋太医正在为沈溪把脉,不由关切地问道:“沈卿家伤情如何?”

    宋太医赶紧起身回道:“陛下,沈大人被人刺伤胸部,失血过多,再加上伤口很深,此时尚未完全将血止住,怕是……有生命之虞!”

    朱厚照听沈溪有生命危险,怒道:“到底是什么人敢行刺沈尚书?顺天府!顺天府的人来了没有!?”

    沈家上下一片忙乱,没人回答。

    何鉴赶紧过来道:“陛下,这件案子已经上报顺天府,此时顺天府已派人在城中追查凶手!”

    “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连是谁做的都不清楚,是吗?”

    朱厚照勃然变色,他这一发怒,顺天府尹最轻也是个丢官。

    何鉴从怀里拿出一卷奏疏,呈递给朱厚照:“陛下,此乃沈尚书今日所查寿宁侯和建昌侯欺压良善、强占民田以及草菅人命的证据,请陛下御览!”

    朱厚照愣住了,没有去接奏疏。

    本来他还在想,会不会是狄夷或者阉党余孽行刺,但在听到何鉴的话后,马上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最有可能刺杀沈溪的人,就是他那两个舅舅。

    “陛下?”

    朱厚照不伸手去接,小拧子只能上前代为接过,等他回过头看着朱厚照,发现皇帝这会儿正发呆。

    朱厚照平复了一下心情,对焦头烂额的宋太医道:“宋太医,你务必把沈尚书治好,宫里名贵药材你随便取用,甚至各藩属国进贡的药材也可以调用,朕那里还有一些上好的丹药……回头再让司马真人炼制一些疗伤的丹药,总之不能让沈尚书有事!”

    宋太医战战兢兢地道:“微臣遵命。”

    朱厚照气呼呼离开病房,来到外面的院子,深深地吸了口气。

    何鉴跟过来道:“陛下,这件事一定要追查到底啊!”

    朱厚照回头看着何鉴,问道:“何尚书,你是吏部尚书,照理说涉及刑狱之事,朕不该问你,但你曾经做过刑部尚书,对这种事情应该有经验……你觉得是谁买凶刺杀沈尚书?”

    何鉴脸上全都是为难之色,虽然他在敦促朱厚照追查凶手,但也明白这件事其实根本就不用查,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张氏外戚。

    何鉴道:“陛下,老臣未参与办案,对于谁为凶手并不清楚。”

    “你是不清楚还是不敢说?!”朱厚照厉声喝问。

    何鉴一咬牙:“老臣认为,沈尚书如今正在追查寿宁侯和建昌侯枉法之事,恰好就被人刺伤,此事可能会与二位侯爷有关,但手头并无证据,只能令有司抓紧时间追查!”

    朱厚照道:“事情如此巧合,还不算证据?前脚沈尚书刚查到线索,连人都抓住了,刚要办案就被人刺伤……简直是要造反啊!”

    就在朱厚照怒不可遏时,月门处有人往院子里面走进来,朱厚照侧目看过去,却是戴义。

    “陛下……”

    戴义一来便跪下,恭敬磕头。

    朱厚照皱眉:“戴公公,你到这里来作何?”

    戴义抬起头回道:“是太后娘娘……命奴婢前来传话……请陛下到永寿宫,说是有要事跟陛下商议。”

    朱厚照冷笑不已:“啧啧,还说没关系?沈尚书前脚被人刺杀,后脚太后她老人家就什么都知道了……不会是太后在幕后做了什么吧?”

    听到朱厚照出言不逊,何鉴赶忙劝谏:“陛下切不可如此说,太后娘娘或许是有别的什么事情跟陛下商议。”

    “朕不去!”

    朱厚照态度强硬,“太后久居深宫,眼下天又未亮,她是怎么知道沈先生出事的?朕自打登基以来,太后总是在背后指指点点,这也不行,那也不当……朕算是看出来了,太后对朕有偏见,如果不是因为先皇就朕这一个儿子,皇位肯定轮不到朕来坐……”

    何鉴听到这话,简直想去死,朱厚照这番触及儒家大忌的话,若传到有心人耳中,必将引发轩然大波,就连他这个吏部天官也负有不规劝的责任。

    朱厚照道:“戴公公,你回去跟太后说,朕不打算见她,至少这几天不会。至于沈尚书手头尚未办完的案子,朕准备亲自来断,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若寿宁侯和建昌侯真的做出草菅人命的勾当,朕会亲手送他们上法场!”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