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二一章 这是要造反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戴义非常为难,带着朱厚照的话回到永寿宫。

    当着张太后和张氏兄弟的面,他把朱厚照的话原封不动进行传达。

    张太后听完非常着急:“皇上怎么能这么说?寿宁侯和建昌侯到底是他亲舅舅啊!”

    张延龄委屈地道:“太后,皇上竟然不肯帮我们,不相信案子不是我做的……可是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张鹤龄显得很生气:“你没做?那你城外庄园里藏匿的那些女人是怎么回事?还有,今日大兴县衙发生的事情你又怎么解释?”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些话你也能当着姐姐的面说?”张延龄非常气恼,觉得自己的兄长是在拆他的台。

    张太后道:“怎么,你们有事隐瞒哀家?你们……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之前哀家怎么跟你们说的?如果真的侵占民田,或者御史言官参奏的事情属实,你们只管把土地还回去,那些蝇头小利根本不用不意,以后会少了你们的田宅吗?你们还有什么事没说?”

    张鹤龄回道:“太后明鉴,二弟的确做了错事,他强占田宅,奸淫民女,甚至污人为贼,致数十无辜百姓丧命!”

    张太后伸手阻止张鹤龄说话,对戴义道:“戴公公,你先退下,这里没你的事情了!”

    戴义巴不得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忙不迭躬身退了出去。

    戴义出了永寿宫门口,惊魂未定,这时张太后愤怒的咆哮声已然传出:“……让你们体念先皇恩德,谨言慎行,你们是怎么做的?纯心想要让我张氏一门断子绝孙吗?”

    戴义心道:“坏了坏了,这回真出大事了……现在说沈大人被刺杀一事跟两位国舅无关也没人会相信,怪不得陛下不来向太后请安,这个时候岂能为私情而断公义?”

    “哎呀,不好,陛下母子交恶,这宫里必定闹得不可开交,我得赶紧躲开,最好不要跟这件事扯上干系。”

    ……

    ……

    朱厚照没有离开沈府,直接在沈家中院正堂坐了下来,这里成为了他断案的临时公堂。

    朱厚照对旁边站着的何鉴,还有之前刚赶过来不久的刑部尚书张子麟道:“你二人对刑狱之事在行,看过沈尚书上奏后,你们有何感想?”

    一刻钟前朱厚照把沈溪呈奏的关于张氏兄弟犯罪的证据交给何鉴和张子麟过目。

    何鉴之前就已知道内容,瞟了几眼就放下,张子麟却是第一遍看,看得非常仔细。两人不时用眼神交流,揣测朱厚照这是不想就此善罢甘休,准备在沈溪家里就把案子审结。

    张子麟虽然是刑部尚书,朝中地位却不高,不会僭越说话。何鉴主动道:“回陛下,以沈尚书奏疏看,证据齐备,几乎坐实两位侯爷强买强卖,动用官府之力诬良为贼,以达到霸占田宅和妇女的目的。不过城外关押的女子,似乎没送进城来……”

    朱厚照黑着脸道:“朕没想到,两个舅舅会如此胡作非为,甚至到了草菅人命的地步……来人啊,把寿宁侯和建昌侯抓起来,押解到这里受审!”

    “陛下且慢!”何鉴赶紧叫止。

    朱厚照打量何鉴,问道:“怎么,你觉得这案子还有转圜的余地?现在人证、物证沈尚书都已找到,还有什么好说的?朕刚才让戴公公转告太后,让他们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朕一直知道两位国舅行为不端,但念在他们是母后的亲弟弟,所以一直没有采取行动,可谓仁至义尽,如今他们居然连沈先生都敢刺杀,何其猖狂……朕不杀他们,不足以平民愤!”

    何鉴迟疑不决,心中矛盾非常,一边想让朱厚照严厉惩处张氏兄弟,一边又觉得这么做太过草率。

    何鉴道:“陛下,案子尚未过堂,未真正有定论,焉能将两位国舅投入牢笼?何不在天明后,于宫中御审?到时候让大臣于朝堂公议,以最后结果作为惩治依据……”

    朱厚照一摆手:“不必了,朕觉得有这些证据已足够……朕的话就是圣旨,就是法度!朕不想那么麻烦,还要到朝堂上审案……夜长梦多,谁知道两个国舅是否会想方设法消灭证据?”

    张子麟赶紧道:“陛下,人证和物证都已送到刑部,一定不会出什么状况。”

    就在张子麟打包票的时候,小拧子突然从外面一路小跑进来,急冲冲地道:“陛下,刚有刑部吏员前来传话,说是刑部大牢失火!”

    “什么!?”

    这下不但朱厚照目瞪口呆,连何鉴和张子麟也都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朱厚照呆滞片刻,终于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地吼道:“张尚书,你怎么说来着?不会出状况?这就是你的保证?”

    “微臣该死,微臣该死!”

    张子麟赶紧跪下来磕头认错。

    何鉴有些懵了,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他的预料,怎么都想不到张氏兄弟“狼子野心”,事情居然做得这么绝。

    朱厚照怒不可遏:“朕看有些人不是想要毁灭证据,而是要造反哪!他们手上掌握着京营兵马,知道朕要惩处他们,是想把朕的皇位给夺了,从此之后大明就改姓张了,是吗?”

    何鉴跪下来磕头:“陛下,请三思而后行。”

    “不必了!”

    朱厚照大喝道:“小拧子,传朕旨意,立即派兵把寿宁侯府和建昌侯府给抄了,即刻将二人下狱,如遇反抗,格杀勿论!”

    “陛……陛下……务必慎重行事啊!”

    何鉴知道事关重大,事情涉及张太后,就算事情真的是张氏兄弟所为,也不能这么大张旗鼓抓人。

    做事总要留一定余地。

    但显然这位皇帝可不这么想,只知随兴办事。

    朱厚照不理会何鉴和张子麟的劝阻,大步离开正堂,到了前面院子。

    院子里,马九巍然伫立,虽然朱厚照下令查抄张氏兄弟府宅,但命令是对侍卫上直军将校所下,跟他无关。

    “陛下!”

    马九见到朱厚照出来,赶紧行礼。

    朱厚照左右看看,有些担心地问道:“马将军,如果有人领兵犯上作乱,沈府安全吧?”

    马九这才明白朱厚照的担忧,赶紧回道:“小人誓死保护陛下的周全!”

    朱厚照听到后点点头,随即在马九陪同下来到沈府门前,此时小拧子已把朱厚照口谕传给领军赶到沈府候命的御林军值日都督、将军,查抄寿宁侯府和建昌侯府的人马正在出发。

    就在朱厚照心里隐隐有些后悔自己行事太过冲动时,沈府内宅出来两人,小拧子与其交谈后来到皇帝身边,小声道:“陛下,沈大人醒过来了。”

    “沈先生醒了吗?他……没大碍吧?”

    朱厚照言语间显得很关切。

    小拧子抹了一把眼泪,道:“陛下,情况不太好……沈大人醒来后听说陛下在这里,说要见陛下,交待些事情。”

    朱厚照叹了口气,道:“他伤成这样,还不忘朝事,天下间哪里有这般忠心耿耿的大臣?在前引路,朕要去探望沈尚书。”

    说完,朱厚照在小拧子引领下,再次来到沈溪暂居的病房,此时宋太医已为沈溪包扎完伤口,正在床头旁的盐水里洗手。

    沈溪身体虚弱地倚在靠枕上,双唇惨白,面如金纸,眼神涣散无光。

    “陛下……”

    沈溪见到朱厚照,用微弱的声音说了一句。

    朱厚照赶紧上前:“沈先生不必多礼,快拿张椅子过来,朕坐在床边便可。”

    小拧子把椅子搬过来,朱厚照贴着床头坐下,这时何鉴和张子麟也闻讯赶来,站在床尾旁听。

    沈溪道:“陛下,微臣被人刺伤,未能完成陛下交托……”

    “沈先生别说了,朕知道你的辛苦……放心吧,你是为朕受伤,朕一定会用最好的药为你治疗……你放宽心,无论怎样,你的家人都会得到最好的照顾。”朱厚照关切地说道,丝毫未觉这话不吉利。

    沈溪微微摇头:“陛下,听闻您派人去查抄两位国舅府宅?”

    朱厚照听到这话,顿时来气:“朕知道,刺客一定是两位国舅委派,无论如何都要替沈先生讨回公道……就算他们是皇亲国戚,朕也不会宽赦!”

    沈溪叹道:“微臣不觉得是两位国舅指使,请陛下收回成命,不要伤了和气。”

    朱厚照有些气恼:“沈先生,不是他们做的,又是谁做的?你不知道,你被刺伤后,朕到了这里,结果刑部大牢那边有人纵火,分明是想消灭证据,真是无法无天……朕已派御林军去抓人了……”

    “那陛下也该查清楚才是……”

    沈溪道,“如果陛下贸然将两位国舅府宅查抄,京城定会陷入动荡。这次微臣被刺伤,看似国舅所为,但也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国舅就算再不知好歹,也是陛下可依赖的肱骨之臣,怎会知法犯法下此毒手?”

    朱厚照皱眉:“都这个时候了,沈先生怎么还替他们说话?”

    沈溪摇头:“这只是按照常理推测……目前所有情况都出自臆测,即便微臣真是国舅派人刺伤,陛下也不该直接派人查抄他们的府宅……现在京城局势太过复杂,一切都应从长计议,莽撞行事只会适得其反。”

    朱厚照感动地说道:“朕万万没想到,沈先生竟然主动为朕那两个不争气舅舅说话,这……”

    何鉴趁机过来劝说:“陛下,沈尚书所言极是,事情尚未调查清楚前,陛下当以维护京师安稳为先,不能草率查抄两位侯爷的府宅。”

    “张尚书,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朱厚照现在急需找个台阶下,所以又询问张子麟的意见。

    张子麟道:“回陛下,臣也认为当如此。”

    朱厚照又有些迟疑了:“可是……君无戏言,朕已派人去查抄两位国舅的府宅,现在怕是官兵已经进了两个国舅的家门。”

    沈溪语气微弱,带着颤音道:“陛下,亡羊补牢,犹未晚矣,若陛下继续不管不问,事情就会闹大,这并非微臣希望看到的结果,一切当以京师安稳为先。”

    朱厚照稍微一琢磨,便明白沈溪的意思,心想:“原来沈先生不是可怜两个国舅,而是替朕考虑……毕竟两个国舅掌握京营大权,若他们铤而走险,朕的皇位就将不稳!沈先生受了这么大的罪,居然还替朕那两个混蛋舅舅开脱,心中委屈可想而知……真是忠心可嘉啊!”

    何鉴见朱厚照沉默不语,赶紧拱手请示:“陛下,早些定夺为好。”

    “那行吧……”

    朱厚照不耐烦地挥挥手,“着人去把派出的御林军叫止,不过只是暂时不查抄,府宅该围起来还是要围,等朕下一步安排。”

    “是,陛下。”

    何鉴顾不上别的,赶紧出去传令。

    何鉴生怕因朱厚照的旨意导致京城大乱。

    朱厚照回过头看着沈溪道:“沈先生不用太担心,朕已下令暂不查抄两位国舅的府宅,先把案子问清楚再说……沈先生一定要把伤养好,接下来朝中事务无需挂怀,朕会让旁人代劳。”

    ……

    ……

    张鹤龄和张延龄在宫里被张太后痛骂一番,心中无比窝火。

    恰在此时,戴义又出现在殿门前,缩头缩脑的,行迹鬼祟。

    “戴公公,哀家不是让你回避吗?”张太后见到戴义有些不快。

    戴义站在门槛外,探头进来禀报:“太后娘娘莫怪罪,老奴刚听到宫外传来消息……说是陛下去探望沈尚书的病情后,下令把两位侯爷的府宅给抄了,现在御林军已在路上!”

    “什么?”

    张太后霍然站起,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张延龄反应激烈:“皇上一定是被姓沈的小子挑唆……咱那外甥是猪油蒙了脑子吧?”

    “混账!”

    张太后骂道,“你个不争气的东西,想找死吗?那可是当今天子,连哀家都不敢对他有所冒犯,你算什么东西?”

    张延龄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用茫然的目光望着自家姐姐,似乎在问,你为什么不支持我?

    张太后道:“你们的事情,哀家不管了,只能按照大明律法办,有一件查一件!也该让你们知道教训了!”

    “父亲过世后,看看你们两个把张家祸害成什么模样了?本指望你们好好继承家业,怎么说张家一门双侯,只要谨小慎微,便可世代传承,与国同休,但现在看来……哀家在世都保不住你们,若哀家走了,更不知会是何等悲惨下场……不如干脆由哀家亲自来惩治你们。”

    “姐姐,你心长偏了?”

    张延龄不知进退,在他心里,家里人就应该站到自己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浑然不觉此举多么蛮横无礼。

    张鹤龄赶紧拉住弟弟:“二弟,莫再惹太后生气,既然府上出事,我们赶紧回去看看,不要再烦扰太后!”

    “走吧走吧!”

    张太后下了逐客令,“以后莫要有事没事便进宫来烦哀家,哀家没你们这两个不争气的弟弟!”

    张延龄还要上前争辩,却被兄长强拉着出了殿门。

    两人到外面后,戴义提着灯笼在前面引路,有意无意加快步伐,足足距离两人有上百步的距离,好像在竭力避免跟张氏兄弟有所接触。

    “大哥,你说姐姐是怎么回事?把我们骂得那么重,又说不帮我们,一点姐弟情谊都不顾……”张延龄问道。

    “也不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张鹤龄黑着脸道,“你强占民田,女都已经是大罪了,结果你还草菅人命,现在为遮掩罪行,更是派人刺杀沈之厚……陛下都被惊动了,你说太后能帮你说什么?”

    张延龄扁嘴道:“姓沈的小子遇刺,是不是我派人干的还说不定呢!”

    张鹤龄无奈道:“是不是你派人做的都不清楚,你说你都昏聩到什么地步了?陛下亲自去探望过沈之厚的伤情,你觉得陛下会放过你?”

    张延龄有些心虚,但嘴里依然强硬:“咱们是皇亲国戚,凭什么外甥要帮沈之厚出头?他算什么东西?”

    张鹤龄喝道:“你跟我急有什么用?你又算什么东西?你姓朱吗?莫说你只是舅舅,自古以来为了皇位稳固,就算是父兄子女都照杀不误,陛下要利用沈之厚明年平定草原,除了沈之厚外谁能帮他这忙?你倒好,居然敢招惹到沈之厚头上,你说陛下是否要拿你杀一儆百?”

    “我?”

    张延龄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倒也不是张延龄不知分寸,而是他的逻辑跟旁人不同,在他心目中,自己享有特权,可以为所欲为,做错事也会有人替自己担着。当年弘治皇帝也的确是这么做的,让他更加肆无忌惮,后来刘瑾擅权也给了他一种错觉……凭什么刘瑾行事可以肆无忌惮,而我就不能?

    现在在做错事后,他仍旧发自内心地觉得这只是小事,一群屁民还有一个根本不值一提的沈之厚,完全没必要担心。

    结果却面临众叛亲离的境地!

    张鹤龄再道:“陛下已要查抄你我府宅,现在我们要做的,便是去陛下那里认错,该承认的就承认,不该承认的打死都不能松口,之前沈之厚不是查了大兴县衙吗?你就说是下面地方官主动迎合,擅自做出的决定,你可以跟陛下说自己有过错,但不能承认这件事你知情,甚至说是出自你指使!”

    张延龄郁闷地说不出话来。

    他整个人处于一种迷糊状态,对于兄长的话充耳不闻。

    “跟你说话,听到吱一声!”张鹤龄怒道。

    “大哥,这次……咱真的在劫难逃吗?皇上……会不会杀了我们?”张延龄脸色惨白,有些担心地问道。

    张鹤龄气得吹胡子瞪眼:“到这会儿了你还有心思想这个?有太后在,你怎么都不会死!只要你不承认杀人,陛下看在血亲的份儿上,会想办法轻判,朝中大臣也不会赶尽杀绝……之前谢于乔便主动弹压朝中舆论,相信跟他有同样心思的大臣不在少数,只要把事情拿到朝堂上去说,你绝对会平安无事!”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