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二二章 御审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张延龄不敢独自回家,只能跟着兄长到了寿宁侯府。

    张鹤龄上前跟包围府宅的御林军交涉,然后邀张延龄一道入府。

    “……大哥,为何那些人只是围住你府宅?还是说陛下轻饶你,只是查抄了小弟的家?”张延龄不解地问道。

    张鹤龄道:“刚问过了,说是陛下最初听说你指派人刺杀沈之厚,甚至放火烧刑部大牢后,很生气,要将咱二人府宅查抄。沈之厚醒来后帮忙说和,才让你我府邸幸免于难……二弟,你几时又派人去刑部衙门纵火了?”

    张延龄急道:“大哥,如此看来一定是有人想谋害咱兄弟……我几时派人去烧刑部衙门了?咱们之前一道入宫,你说我有时间吗?”

    张鹤龄皱眉,有些为难道:“现在的问题是,所有证据都指向你……或许,你真的没有派人,但你手下却知道你的心意,自行其又当如何?”

    张延龄道:“就算小弟手下那帮兔崽子胆子再大,也不敢去刑部纵火,那可是掉脑袋的差事!大哥,你说会不会是沈之厚干的?这事估摸也只有他能做得出来!”

    张鹤龄往外看了看,只见院墙外夜空被御林军官兵手持的火把映红,马匹嘶鸣声不时传来,一副兵荒马乱的样子,不由摇头道:

    “之前我也怀疑过,但现在想来,沈之厚这么做意义不大……他已查到你罪证,就算闹出这些事情,也无法置你我于死地,如此做又有何意义?”

    “再者说了,他被人刺伤,伤情非常严重,明知陛下去探病会带御医,他敢作伪吗?最后,他醒来后第一时间为你我兄弟说话,或许是也意识到有人栽赃你我兄弟……”

    “大哥,瞧你说什么啊,你的意思是……那小子还有意偏帮咱们不成?”张延龄显得难以理解。

    张鹤龄脸色阴沉,摇头道:“你可千万别以为沈之厚是易与之辈,他在朝年数不少,影响力却无比巨大,不单当今圣上对他信任有加,朝臣也都敬服……你看看朝中除谢于乔之外,旁人谁敢对他轻视?”

    “大哥,你别说了,总之我觉得这件事怎么都像是沈之厚贼喊捉贼,咱兄弟被人给算计了!”

    张延龄恼恨地道,“咱们回府简直就跟自投罗网差不多,现在应该想办法离开,实在不行的话……咱们索性反了吧,反正你我兄弟控制了京营,十二团营中我们的嫡系就掌控了六营!”

    张鹤龄惊愕无比:“你还真敢想!如果你谋逆,事败不但你我兄弟要被满门抄斩,就连太后娘娘也会被牵连进去……”

    “我跟你说过,为了皇位可以连父兄和子侄都不放过,大明此前已发生过靖难、夺门等多次变乱,皇室和群臣对此充满警惕,根本就没成功的可能……再者说了,京营人马基本都在城外,如何调到城内来?没有兵符擅自调动兵马,你以为下面的人都会听从吩咐?”

    张延龄气恼地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按照大哥的意思,我们只能在这里坐以待毙,等着朝廷收拾我们,是吗?”

    “我早就说过了,最好是去跟陛下认错。”

    张鹤龄道,“你先等等,现在家里边人心惶惶,我得交代一下,然后我们一道去见陛下……现在陛下正在沈宅,见他不是难事,到时候你只管按照我教的话来说便可,这是你保住现有身份和地位的最后机会!”

    ……

    ……

    张鹤龄带着张延龄出现在朱厚照跟前。

    沈家正堂,朱厚照端坐在中间的主位上,两侧站着的是何鉴、小拧子、张子麟和几名侍卫,面前跪着的则是张鹤龄和张延龄两兄弟。

    “……陛下,罪臣把弟弟带来了,都是他不懂事,才掀起如此大的风波,但以罪臣所查,弟弟他只是侵占民田,至于女和草菅人命的事情,跟他无关……”

    张鹤龄有所准备,所以见到朱厚照后,言语间颇有条理。

    朱厚照气定神闲,之前他担心这两个舅舅会仗着手握军权行谋逆之事,现在见到两个舅舅跪到面前,旁边都是自己的亲卫,也就把悬着的心放下,不过心中的愤怒依然未消。

    朱厚照喝问道:“到现在还想狡赖,是吗?是要朕把罪证一样一样呈现在你们面前,你们才会承认?”

    张延龄几乎是哭诉道:“陛下,下臣真的没有草菅人命……下臣不过是做了一些仗势欺人的事情……下臣鬼迷心窍,当初刘瑾擅权时为笼络人心,特意买了一些土地送给下臣,下臣一直没收,刘瑾死后这些土地就归在下臣名下,下臣接收时跟土地原来的主人起了一些冲突……”

    张鹤龄请幕僚专门为弟弟编造故事,案子的始作俑者不再是张延龄,而是刘瑾。

    如此一来,张延龄抢占土地的事情,就变成刘瑾当政时的“旧案”,使得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朱厚照听得一阵头疼,直接打断张延龄的话,道:“朕不管你们强占土地的事情,朕只问你们,女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们罗织罪名残害无辜,刺伤沈尚书又是怎么回事?刑部那把火,是谁放的?”

    张延龄摇头道:“陛下,之前是有佃户因为交不起租钱,卖儿卖女,那时下臣觉得他们可怜,才把人给买了,可是有字据凭证啊!”

    朱厚照皱眉,显然张延龄说的跟他之前听到的明显不同,而且张延龄陈述的道理似乎也说得通。

    张延龄继续道:“得知朝中有人参劾下臣后,下臣便让家仆把买来的女人送回去了,还让人把土地还回去……至于后来这些人如何被下狱,下臣一概不知,可能是……大兴知县领会错了下臣的意思!”

    “陛下,案情复杂,应仔细勘察,而不应简单把罪行归到国舅身上!”何鉴本来是参劾张延龄的急先锋,但见态势发展到这地步,反而站出来帮张延龄说话。

    朱厚照道:“该死的大兴知县呢?把人叫来,朕要当面审问!”

    小拧子赶紧出门去传报,朱厚照这才看着张延龄道:“建昌侯,现在你说的好像有一点道理,你也肯定会否认刺伤沈尚书和刑部失火的事情跟你无关,是吗?”

    “下臣一概不知。”

    张延龄矢口否认。

    朱厚照怒道:“就知道你会这样,不过朕早有准备,等把刑部放火的人还有刺客抓回来,就知道你所言是否属实了……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你现在承认的话,或许朕会从轻发落。”

    张延龄继续辩解:“真不是下臣所为,请陛下明察!”

    ……

    ……

    审问陷入僵局。

    朱厚照对案情根本就不了解,让他亲自主持审问工作,可说毫无头绪,加上张延龄已编造好谎言,使得断案根本无法进行下去。

    过了半晌,小拧子从外面进来,神色间显得异常为难:“陛下,大兴知县付同宽畏罪自尽,死在刑部牢房了。”

    “什么?”

    朱厚照气得站起身来,“就这么死了?自杀?怎么可能会自杀?”

    小拧子道:“听说是自缢而亡,刚进牢房,没人留意就找机会把自己给勒死了……”

    听到这话,张延龄明显松了口气,朱厚照则怒不可遏,瞪着张子麟,厉声问道:“张尚书,之前你还在朕面前信誓旦旦,说不会出事,现在可好了,先是刑部大牢失火,接着又死了一个重要犯人,回头不会连所有证人都莫名其妙死了吧?”

    张子麟身体瑟瑟发抖,心想:“得知出事后,我马不停蹄赶到这里来,谁知道刑部那边究竟发生何事?”

    何鉴出面说话:“陛下,付同宽畏罪自杀,至少说明此人有罪,或许很多事都是他擅自行事,跟两位侯爷无关。”

    “无关?!”

    朱厚照恼火地道,“你们说无关就无关?朕看那付同宽根本就不是自杀,而是有人把他给灭口了……县衙剩下的人呢?”

    小拧子傻眼了,赶紧道:“奴婢这就去传报。”

    朱厚照一摆手,道:“算了,就算把人叫来,估摸也都说自己不知情,这种事朕早就预料到了……”

    “建昌侯,你可真有本事,命人刺杀沈先生后,立即跑到宫里跟太后求援,同时还安排人在刑部大牢纵火,现在更是杀人灭口……别跟我狡辩,你说,大牢里哪里来的绳子?然后你试试看,没有旁人搭手能不能把自己给勒死?说来听听,你究竟有多大本事,竟然能把刑部衙门的人指挥得如臂指使?”

    “下臣并未如此做,望陛下明鉴。”张延龄听到朱厚照为他罗织的罪名,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只能不停磕头求饶。

    张鹤龄硬着头皮求情:“陛下,这件事有诸多蹊跷,还是应查明真相为好。”

    朱厚照一摆手:“把沈尚书之前所拟奏疏拿来,朕要对比上面的罪证,一一计较!”

    随着何鉴把奏疏呈递过来,张氏兄弟开始紧张起来。

    刚才差点儿蒙混过关,乃是建立在朱厚照不懂审案的诀窍,被他们牵着鼻子走的基础上,现在虽然沈溪被刺伤无法理事,却写了奏疏可以拿来作为借鉴,二人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妙。

    朱厚照拿着奏疏,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盯着张延龄,冷笑不已:“这上面的受害百姓可不是一户两户,而是近百户……如果是一家之言,还可以说是有人栽赃你,这么多人一起说是你所为,岂能作假?你强买强卖,他们不买你售出的高价土地,你就强迫他们写欠条,然后当着他们的面淫辱他们的妻女……”

    “陛下,冤枉啊,定是有人在背后栽赃陷害。”张延龄脸上全都是委屈之色,“此等贱民的话,陛下也能相信?”

    朱厚照道:“所有人的口供都在这里,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看来朕不用点手段你是不会承认了。”

    朱厚照说着,就要吩咐用刑。

    张延龄马上紧张起来,磕头不迭:“陛下,您可不能屈打成招啊。”

    朱厚照对于审案没有任何经验,眼看张延龄硬挺着不肯承认,便打算刑讯逼供……这也是他从平时所看南戏中学到的手段。

    朱厚照心想:“戏台上,一旦狄仁杰、包龙图等清官找到证据而罪人不肯承认,一定会用刑,现在朕也依样画葫芦来上一回。”

    但那边张延龄已在叫天屈。

    朱厚照道:“来人啊,大刑伺候!”

    何鉴当即劝说:“陛下,此案尚未查清楚,不应以刑罚加诸两位侯爷之身。”

    “怎么?朕要怎么做,还要跟你们商议不成?朕说打就打!”

    朱厚照最是跋扈,认准的事情旁人根本劝不回来,旁边张子麟也紧忙加入到劝说者的行列,但这会儿几名御前侍卫已进门,朱厚照指着张延龄道:“打!给我拉出去狠狠地打!”

    张延龄继续大喊大叫:“陛下,下臣无罪,下臣无罪啊!”

    就算他喊的声音再大,也无济于事,几名宫廷侍卫已把他抓着往门外拖去,等人出了门口,很快棍击和惨叫声同时传来,每一声都让在场的人胆战心惊。

    因为朱厚照没说打多少下,那些宫廷侍卫不敢怠慢,一棍子一棍子往下打,也不计较到底打了多少下,何鉴看这架势不好,赶紧劝谏:“陛下,若是把建昌侯打出个好歹来,这案子就审不清了。”

    朱厚照看了看跪在面前一声不吭的张鹤龄,心里奇怪为何大舅不出来求情,到此时他才觉得心中一口恶气宣泄出来了,一挥手道:“行了,差不多该把人拉进来问问。”

    何鉴一路小跑出了屋子,叫停外面用刑。

    等张延龄被拖回来,整个人披头散发,耷拉着脑袋,整个人就好像没了魂一样,嘴上念叨着什么,朱厚照侧耳凝听,却分辨不出是呻吟还是在骂人。

    何鉴道:“陛下,人已经带回来,可以问话了。”

    朱厚照冷笑不已:“建昌侯,你现在可承认自己所犯罪行?”

    “下臣无罪……下臣是被人冤枉的,下臣没有草菅人命,也未派人刺杀沈之厚,更没指使人纵火烧刑部,下臣冤枉……请陛下明鉴。”

    张延龄认准一件事,如果承认下来罪责更大,就算受些皮肉之苦,不能认的罪行就要死咬着不松口。

    朱厚照怒不可遏:“好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感情刚才白打了,是吗?来人啊,再给朕狠狠地打!”

    张鹤龄终于出来说话:“陛下,您要打的话,就连臣一起打吧……臣教弟无方,愿意替他受此罪过!”

    朱厚照道:“寿宁侯,你以为你的错误就少了吗?你倒是没有草菅人命,可朕听闻,你侵占田宅的事情照样做了不少……不对不对,谁知道你是否与建昌侯合谋?的确该一起打!”

    何鉴心里已后悔请沈溪出面揭发张氏兄弟,没想到朱厚照行事如此粗暴直接,赶紧劝谏:“陛下,万万不可,办案一定要让案犯心服口服,俯首认罪才可,刑讯逼供终归王道。”

    恰在此时,马九进来通禀:“陛下,放火烧刑部的人已抓获归案,不知该如何处置?”

    朱厚照眼前一亮,道:“甚好,朕审案陷入僵局,这证人就来了……赶紧把人押上来。”

    张氏兄弟听说案犯被抓住后,都不由长长地松了口气,心里都在想:“总算可以洗刷不白之冤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