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二四章 自导自演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京师城西一处宅院,云柳急匆匆推门而入,熙儿有些茫然地迎出来。

    云柳见到熙儿后,劈头盖脸地问道:“你是怎么做事的?为何要对大人下毒手?”

    “我……我……我没有。”熙儿整个人都懵了,眼里蓄满泪水。

    云柳道:“还说没有?大人只是让你伪造刺杀的痕迹,你不必下如此狠手,大人现在已命悬一线。”

    熙儿急道:“师姐,你要埋怨我,也该把事情问清楚才是……大人让我假装刺杀,当时我的剑没有刺进去,却被大人一把给握住剑尖,顺势捅到胸前……具体伤情如何,我根本就不知道啊。”

    “你说什么?是大人自己把自己刺伤的?”云柳一时间难以理解。

    熙儿一脸委屈:“是大人让我这么做的,我没伤害大人,只是之后的消息都说大人伤势严重,就连太医看过后也这么说……师姐,你说会不会是大人使苦肉计,让世人都相信事情是建昌侯派人做的,让陛下把建昌侯杀了,才故意把自己伤这么严重?”

    云柳整个人有些发晕,道:“你果真没有伤害大人?”

    “没有。”

    熙儿撅着嘴道,“师姐,你连我都不相信吗?”

    云柳皱眉道:“那大人的伤情为何如此严重?还是说大人故意营造出的假象?但不可能啊,连太医都去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大人怎么可能伪造得那么完美?还是说大人果真是……”

    熙儿急切地问道:“师姐,现在大人到底如何了?”

    “不知道,你也别多问,我还有事,你且守在这里……哎呀不对,你先把马氏女带走,这里可能不太安全,周老三这个人不稳当,你先躲到城南枣园,有事的话我会过去找你。”云柳果断吩咐。

    “哦。”

    熙儿应了一声。

    随即云柳从小院离开,到外面街口的茶铺召集手下,其中就有刚入沈溪门的彭余。

    “云当家,您有何要事吩咐?”

    彭余并未参与到当晚行动中,对于外面发生了什么茫然不知。

    云柳道:“大人遇刺受伤,现在满城都在搜捕刺客,官兵很可能会找上门来,需预作提防。”

    彭余紧张地问道:“大人怎么样了?”

    云柳回答,“并无大碍,目前在家养病。”

    “这就好!”

    彭余明显松了口气,随后自信满满道:“云当家,我们都有官身,怕什么官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云柳冷声道:“大人之前有吩咐,如果城内出现变故,所有据点暂时作废,等事情平息后再行联络,所以未来一段时间,尔等需要安心潜伏,不用再来联络汇报。”

    彭余急切地问道:“那小人呢?小人不会也……什么都不做吧?”

    “先撤到城外,城里的事情不要理会,天明后想办法出城去。”

    云柳一摆手,“不过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大人在城外救了些女人,部分会在天亮后进城,另一部分则留在城外,你去妥善安排,等案子平息后,让她们归家。”

    彭余好奇地问道:“什么女人?”

    “让你办事,不需要问为什么。”

    云柳正色道,“大人不在,一切都要听从我命令行事,未来半个月内城内无论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回来!”

    ……

    ……

    张延龄下狱,在朝中人看来不可思议。

    堂堂国舅爷,居然会被朱厚照不顾情面打入天牢,简直颠覆三观。毕竟大明有以功勋免罪的先例,历朝历代勋贵都享有种种特权,并不是后世传的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皇权面前一切都瞎扯淡。

    沈府内宅,沈溪伤情成为家里人最关心的事情。

    沈溪受伤当晚,沈家人只是听到一些模糊不清的讯息,前院和中院一片兵荒马乱,先是沈溪亲兵布控,后来随着朱厚照光临,御林军接过了安保任务,没人能出来问询具体情况。

    到第二天天亮家里人才知道沈溪身负重伤,一个个非常担心。

    谢韵儿和周氏都想到中院东厢探视,却被阻拦,御林军虽然随着朱厚照撤去,但沈溪却给自己的亲兵下了命令,不允许内眷前去探视。

    “……朱老爹,这都什么时候了,老爷受伤,为何不允许妾身前去探望?”谢韵儿显得很生气,觉得沈溪既然在府上养病,就应该回内院主屋,而不是留在厢房,至于沈溪亲兵阻拦更是理解不能。

    朱起不知沈溪用意,只能根据病房内传出的话,原封不动告知谢韵儿:“……夫人切莫着急,老爷伤情应无大碍,不过因陛下和朝中重臣随时都会前来探视,有内院女眷在,始终不那么方便。”

    谢韵儿道:“陛下和大臣们前来探望时,妾身回避就是,何至于如这般连面都无法见到?”

    朱起道:“昨夜陛下就来过,当时未曾通报,直入病房……所以夫人最好听老爷的话,现在是特殊时期。”

    谢韵儿听说皇帝亲临,不由想起之前曾跟朱厚照有过照面,心中有些发怵……朱厚照在民间的名声可不太好,尤其是他喜欢搜罗美女藏于豹房之事已成为坊间传闻,就算是官员也都会避讳自家妻女出门被人看到。

    “知道了!”

    谢韵儿没有勉强,尤其是知道这件事乃是沈溪亲口吩咐下来的,更不会意气用事。在她看来,只要沈溪没有生命危险就好,其他事情都可以商议。

    等回到内院,谢韵儿马上被等候消息的一帮女人围住。

    周氏一马当先:“儿媳,憨娃儿他怎么了?听说伤势严重,你探望过没有?”

    谢韵儿不想让家里人担心,没敢承认自己并未见到沈溪,安慰道:“娘和几位妹妹放心,妾身见过老爷了,伤情并不十分严重,只是皮外伤。”

    周氏笑道:“我就说吾儿福大命大……他那么硬的命,怎么会受重伤呢?我们这就去探望吧。”

    “娘。”

    谢韵儿马上阻止周氏,“有些事情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这两天府上前来探病的人会很多,因老爷最近在查朝中一个大案,受伤也是因此案而起,昨夜陛下来过府宅,妇孺不方便过去,这也是为何老爷没有把病榻设在内宅的缘故。”

    周氏一脸迷惑,旁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问道:“嫂子,啥是陛下?能吃吗?”

    林黛赶紧把小姑子拉到身边,谢韵儿耐心解释:“亦儿,不要乱说话,陛下就是皇上的意思,咱可不能对皇上不敬。”

    周氏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以前给老娘惹事也就罢了,还敢出言不逊?皇帝老儿那可是大明最厉害的人,你的话若是被旁人听到,非治你罪不可。”

    沈亦儿被两位长辈教训,心里有些不明白,暗忖:“天底下不是大哥最大吗?怎么谁比大哥更厉害?那我有机会可要见识一下。”

    周氏有些心虚,连忙道:“既然连皇帝老儿都来了,那咱还是不去见了……憨娃儿如果有什么需要,只管派人到后院来说……好儿媳,准备东西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谢韵儿道:“娘,妾身知道了,您不用太担心,还是早些回府歇着吧。”

    “走了走了。”

    周氏显得颇不耐烦,“两个兔崽子,跟娘回家。”

    “哦!”

    沈运木讷地应了一声,跟在老娘身后,而这边沈亦儿则大声回绝:“我先不回去,我要在这里吃小玉姐做的饭。”

    周氏没有勉强,骂骂咧咧道:“老娘做的饭你不喜欢,偏偏要吃小玉做的饭,话说小玉会做什么饭?你个小兔崽子,分明就是不想回家……”

    骂声中,周氏被谢韵儿等女送出门。

    等周氏带着沈运走了后,谢韵儿让各房女人都安心回去,只剩下小玉和沈亦儿没走。

    沈亦儿道:“嫂子,那个皇帝老儿到底有多厉害?为何会比大哥更厉害?”

    这问题让谢韵儿很无语,小玉笑道:“二小姐,有句话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大明天下都是皇帝的,你说厉害不厉害?连老爷也只是给皇帝作臣子,天地君亲师,除了天地外,就是君王最大。”

    沈亦儿眼睛闪动着光彩,道:“那生下皇帝的人,是不是更厉害?”

    谢韵儿摸了摸沈亦儿的脑袋,道:“你岁数不小了,不要说这种荤素不忌的怪话!咱到底是尚书府,亦儿,以后出去别乱说。”

    ……

    ……

    沈亦儿小小年岁心里便种下一颗种子。

    以前她最崇拜的人是沈溪,这会儿她突然找到另外一个崇拜的人,那就是比沈溪还“厉害”的皇帝。

    但这个皇帝到底是谁,她不太明白。

    不过有一点关系她却能理顺皇帝最大,那生下皇帝的人就更大了,现在的皇帝一定会死,那下一个皇帝的娘就能够支配新皇帝,就好像她老娘周氏把她和沈运管得死死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前院和中院防备紧密,出了内院,就有岗哨盯着。

    看似是在维护沈溪安全,其实是营造一种紧张气氛,不让人随便接近沈溪病房。

    如果换了他人,自然无法去东厢房,但沈亦儿到底是沈溪的亲妹妹。

    沈溪这帮亲卫大多认识刁蛮任性的沈亦儿,见她不遵号令到处闲逛,也只会客客气气请二小姐回后宅,动粗绝对不可能,冒犯就更不可能了。

    沈亦儿几次偷跑到东厢房那边,都被人请回内院,让她很不甘心。

    “……不是说皇帝老儿会来见大哥?到底什么时候来,我倒要看看他是否跟孙悟空一样三头六臂……”

    沈亦儿平时接触的故事,不是什么列女传又或者是女学中的模范人物,而是林黛玉、孙悟空、猪八戒等等,沈家这种故事书很多,当初在汀州府大行其道,沈家这边拥有连环画的底稿,沈亦儿年届十一,已经能看懂文字,平时这些书她最喜欢。

    她跟普通女孩子不同,非常活泼,喜欢攀爬和胡闹,眼看没法进入东厢房院子,她就干脆爬到后宅一处高高的假山上眺望,看着院子里的人们进进出出,仔细观察,分析哪个人更像是那神通广大的“皇帝老儿”。

    可惜这么看了一天,都没找到符合描述的人物。

    “不行,一直在后院这么等着,不是好办法,最好能翻过墙头去看看,或者我从后院去正门,或许皇帝老儿就从正门来了呢?”

    沈亦儿心里打定主意,“皇帝老儿年岁一定很大,我只要盯着那些年岁大的,就一定能找到人!”

    沈亦儿好奇心作祟,尝试翻墙进东厢房不得,干脆从后门绕过院子到了前门,几次靠近大门口都被人赶走。

    朱起听闻奏报哭笑不得,把沈亦儿送回后门,结果沈亦儿又偷偷跑过来,她脑子机灵,想找一身衣服蒙混过关。

    “如果我化妆成士兵,或许可以蒙混过关……就是我个头矮了一些,如果这么过去的话还是会被人认出来,我上哪儿去找衣服?”

    却说这会儿朱厚照终于睡醒了。

    朱厚照忙碌半夜,天亮时才入睡,下午未时末醒转,手头没事可做,便想探望一下沈溪的病情。

    朱厚照怕被人行刺,带了大批侍卫,前呼后拥,他自个儿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这时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小拧子掀开车帘喝问。

    一名侍卫靠前道:“发现一个行迹可疑之人,由于担心是刺客,末将已把人拿下。”

    朱厚照睁开眼来,惊讶地问道:“刺客?这已快到沈府了,到处都是官兵,这些刺客这么不开眼,还敢出手?朕倒要悄悄他们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说着,朱厚照从马车上跳下来,只见一个小人儿被扭送过来,穿着一袭不合身的士兵衣服,看起来就很滑稽。

    “放开我,听见到有?不放开的话,我让我大哥打你们屁股!”来人很嚣张,嚷嚷声很是尖锐,让朱厚照直想捂耳朵。

    “公子,人已带到。”侍卫头领回禀。

    朱厚照看到来人,不由皱眉,这“少年”对他而言已不是陌生人,之前来沈府的时候,还跟这位小祖宗有过两次交集,而且无一例外他都吃了亏。

    小拧子一看那人,赶紧来到朱厚照身边:“公子,好像是沈大人的妹妹。”

    朱厚照不想正眼瞧沈亦儿,赶紧回过头,不耐烦地摆摆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去吩咐,把人给放了。”

    “哎!”

    小拧子应了一声。

    这边小拧子还没过去传话,沈亦儿已在那儿嚷嚷开了:“那谁,你别跑,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上次就是你来我家找我大哥……来人啊,抓刺客啊,就是这个刺客伤我大哥的!”

    沈亦儿不是朝臣,生性顽劣,不需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谁惹着她,她睚眦必报一准儿会报复回去,而打击对手的最好办法,莫过于把眼前这个让她厌恶的少年,说成是刺伤沈溪的凶手。

    “休得无礼!”

    侍卫们一听火大了,竟然当面诬赖皇帝?

    天底下还有比这胆大妄为的事情?

    就在侍卫们要动手教训沈亦儿时,小拧子急忙道:“小祖宗,您可别乱说话……这位小姑娘乃是沈大人亲妹妹,你们不得无礼!”

    小拧子清楚,如果沈溪的妹妹被打,这件事不好解决。

    这下沈亦儿更加猖狂了,叫喊道:“来人来人,这里有刺客!”

    沈府周围本来就有各种明暗哨,听到这话,从街巷中涌出大批人手,把朱厚照带来的人围在中间。

    朱厚照看到这架势,一时间有些傻眼,心道:“怎么回事?这次朕带了这么多人来,居然还是要栽在这小丫头片子的手上不成?”

    “别乱来,别乱来。”

    小拧子见沈府周围的士兵已提着兵器冲过来,赶紧上去劝说。

    带兵过来的人正是马九,马九并未见到人缝里的沈亦儿,一眼看到朱厚照,作为一个军人他可不懂什么叫回避,直接单膝跪地:“卑职参见陛下。”

    周边顿时跪下一片。

    朱厚照从小拧子身后走出来,显得很不爽,一摆手道:“散了散了!朕是来探望沈大人病情的,也不知道是谁多事!”

    说完,朱厚照不想面对沈亦儿,就这么径直往沈家正门走过去。

    侍卫赶紧跟上,至于沈亦儿则被撂在原地没人管。

    “嘿!你们怎么不把他抓起来?”

    沈亦儿很好奇,“九哥称呼他为陛下,他不会就是那个皇帝老儿吧?可他不老啊,整个一个连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子嘛,也不比我大几岁。”

    马九健步如飞,紧跟在宫廷侍卫后面。

    沈亦儿一路小跑过去,抓着马九身上的战袍,急切地喊道:“九哥!”

    马九见是沈亦儿,有些惊讶,问道:“小姐,刚才是你在喊?”

    “是我啊。”

    沈亦儿咧开嘴一笑,露出两排皓齿,乐呵呵道,“九哥,那个人是谁?他就是你们说的皇帝老儿吗?”

    旁边沈府亲兵听到这话,都不由捂嘴笑,所谓童言无忌,他们没有太当回事,连皇帝都没说什么,他们就更不会乱说。

    马九为难道:“小姐,您不该在这里,赶紧回去,陛下来了,前院和正门不能随便进出。快把小姐送回后宅。”

    马九一声令下,马上有人过来送沈亦儿走。

    沈亦儿这下不满意了,嚷嚷道:“九哥,你还没说清楚,他到底是不是皇帝老儿呢!”

    一名亲兵劝解道:“小祖宗诶,您可莫要再问了,那就是皇帝老儿,这称呼私下里说说也就罢了,当着圣上的面可不能乱说,是要被杀头的。”

    “杀头?”

    沈亦儿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突然觉得凉飕飕的,大惊失色,“坏了,坏了,以前我还打过皇帝老儿呢,当时我拿石头把他打的头破血流!”

    亲兵道:“小祖宗,你别魔障了,若您真把皇帝老儿打得头破血流,坟头的草都恐怕长三尺了,还能在这儿活蹦乱跳?小祖宗,还是赶紧跟我回后院去吧!”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