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二五章 不幸之女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沈亦儿到了沈府后门,没敢进去,拔腿就开溜,亲兵想追都追不上。

    沈亦儿这已经不是在跑,而是在逃,所去方向正是她平时所住府宅。

    她虽然年少,但腿脚利索,跑起来虎虎生风,但即便如此还花了小半个时辰才跑到家门口。

    “二小姐?”

    朱山正在门前练武,见沈亦儿回来,收功迎了上去,正要打招呼,只见沈亦儿已经往门里面奔去。

    “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沈亦儿进门后就大声嚷嚷。

    周氏正在房里给沈运量身材,准备给儿子做身新衣服,听到吵吵声不由从屋子里走出来,见到女儿一路狂奔回来,顿时骂开了:“你个小崽子,不在你大哥家里安生待着,回来作何?”

    沈亦儿哭诉道:“娘,我死了你一定要为我烧纸钱啊,我喜欢新衣服,你也记得多烧几件给我……呜呜,娘,我再也看不到你和爹还有大哥、嫂子、小嫂子和弟弟了,下辈子我就不当你闺女了,你就把我忘了吧!”

    周氏听得一头雾水,女儿疯了一样跑回来,满嘴鬼话,让她一时间理不清楚头绪。

    “你再说一遍,你不当老娘的闺女了?那你要当谁的闺女?”

    因为沈亦儿说话语速太快,周氏没听清楚,立即黑着脸问道。

    沈亦儿哭哭啼啼道:“娘这么凶,下辈子我才不当你闺女呢,我宁可找一户像大哥和嫂子的人家,让大哥和嫂子当我爹娘。”

    “你个小兔崽子,老娘把你拉扯这么大,你就这么报答你娘的?”周氏气不打一处来,当即想抄起东西打闺女,但一时间找不到趁手的物件儿。

    绿儿从侧院过来,见周氏要打女儿,本来她不想搀和,但最终还是过去问道:“老夫人,这是怎么了?”

    沈亦儿哭诉道:“绿儿姐姐,我前几个月把皇帝老儿给打了,还打得他头破血流……以前我不知道他是谁,这次我又诬告他是刺伤大哥的凶手,新账旧账一起算,肯定不会放过我,一准儿砍我脑袋。”

    “二小姐,这话你可别乱说。”

    绿儿被吓着了,她在成婚后仍旧留在沈家帮佣,二小姐可说是她亲眼见着长大的,虽然古灵精怪,但大致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周氏心虚得很,故作镇定地问道:“你个兔崽子,什么皇帝老儿,你几时打过他?”

    沈运从房间里出来,嘴里嚼着东西,虽然他平时被姐姐欺负,却被沈明钧和周氏宠溺着,尤其是长大后,男孩和女孩的区别出来了,沈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平时偶尔还会开小灶,新衣服比沈亦儿多了几倍。

    沈运讷讷地道:“姐姐上次打的那个人,就是皇上。”

    周氏其实已经从沈溪那儿得到过准信,担惊受怕好几个月,现在却依然嘴硬:“你知道什么?回去!”

    “哦。”

    沈运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转身回屋去了。

    沈亦儿哭着道:“对对,就是那个家伙,上次我把他打了,娘你好像也把他给骂了,这下咱母女可能要一起投胎……娘,过奈何桥的时候咱们可别一起过,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下辈子就别认识了吧!”

    ……

    ……

    周氏在家里把女儿痛打一顿。

    她心里很不爽,因为女儿不但惹恼了皇帝,还把她给气坏了。

    然后她胆战心惊地带着女儿去沈府,用周氏的话说,要去给皇帝老儿请罪。

    等她到了沈家,正门戒备森严没法靠近,只能从后门进。

    周氏拖着沈亦儿到了沈家后宅正堂,找到谢韵儿,道:“好儿媳,娘带着闺女来给皇帝老儿赔罪,上次我们把他给打骂一通,大不了他打回来就是,或者干脆把我们母女给杀了,没憨娃儿什么事!”

    谢韵儿皱眉道:“娘,您在说什么?”

    小玉从外面进来,凑到谢韵儿耳边说了两句,却是马九找机会把话带给妻子,让妻子转告。

    谢韵儿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摇头苦笑:“娘,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陛下没说要计较,而且……今日亦儿只是在自家门前胡闹,断不至于杀头那么严重。”

    “什么?不杀头?”

    周氏非常意外,“把皇帝老儿得罪那么狠,他居然不计较?也怪憨娃儿,不提醒他妹妹,这才闯下大祸。现在没事最好,我也可以放心了。”

    沈亦儿终于从老娘的身后闪出来,梨花带雨地问道:“嫂子,那个人不杀我吗?我还诬陷他是刺客呢。”

    谢韵儿没好气地道:“你就喜欢惹是生非,那可是天子,随时都能要你命……”

    小玉插话:“老夫人和小姐不用担心,之前我那口子传话过来,说皇上已经走了……皇上只是来探望一下老爷的病情,过后便匆忙离开,好像有什么事。”

    “坏了,一定是回去拟罪状了。”

    周氏跟她女儿一样神经质,“皇帝都是小心眼儿,当初我儿就是因为一点小小的错误,就被皇帝发配出京,这次岂能善罢甘休?”

    谢韵儿道:“娘,您就别跟着添乱了,带亦儿回去吧,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情,即便有,有老爷在,皇上也不会对咱沈家如何。”

    周氏用质疑的目光看着儿媳,问道:“皇帝……真不会杀咱们?”

    沈亦儿扯着老娘的衣服道:“娘,嫂子说不会,咱还计较什么?上次我打了皇帝,他也没说派人来把我逮住杀掉……咱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赶紧走吧!”

    “你个小兔崽子,都怪你惹事!”

    周氏虽然嘴上在骂,但还是跟女儿一起出门,因为她自己也想躲远点。

    等人走后,小玉皱眉道:“夫人,您说这可如何是好?”

    “有什么好不好的,皇上不会怪罪……上次老爷就说了,只不过是小孩子家家闹着玩,无伤大雅。不过,这次事情千万别声张,如果被人知道咱沈家唐突了圣驾,一准儿会出问题。”谢韵儿吩咐。

    小玉点头道:“夫人请放心,我会让九哥跟弟兄们知会一声,不让他们乱说话,咱府上的人,都懂规矩。”

    ……

    ……

    朱厚照回到豹房,大动肝火,把眼前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

    小拧子站在那儿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也知道朱厚照因为什么而生气,但他半个字都不敢评论,毕竟惹到这位爷的人,正是皇帝最信任大臣的亲妹妹。

    朱厚照把东西砸了一通,坐下来气恼地问道:“朕看起来就那么软弱可欺吗?为何一个黄毛丫头屡次冒犯朕,朕却无可奈何?”

    小拧子虽然明白皇帝是在问自己,但不敢回话。

    他心想:“这可怎么跟陛下回答?难道跟他说,治沈家小姐的罪?”

    “小拧子,你说朕该怎么办?”

    朱厚照见没人应答,最后直接点小拧子的名。

    小拧子苦着脸道:“陛下,毕竟是沈大人的亲妹妹,少不更事,陛下应该不会跟她这样一个黄毛丫头置气吧?”

    “嗯?”

    朱厚照先是一怔,随即脸色不太好看,喝问,“怎么,你是觉得朕小肚鸡肠,居然跟一个小丫头片子置气?”

    小拧子赶紧跪下来磕头:“奴婢不敢。”

    朱厚照气呼呼地站起身,走到小拧子面前,就想一通拳打脚踢,恰在此时,门口有太监进来奏禀:“陛下,花妃娘娘请您过去,说是已备好酒菜……”

    朱厚照气恼地摆了摆手:“不去!跟花妃说,这两天朕有事,不能到她那里。”

    “是。”

    太监领命而去。

    自打钱宁回京,花妃明显被朱厚照冷落,毕竟之前都是花妃在为朱厚照安排一些“助兴节目”,但在钱宁回来后,专门负责打理这些事情,朱厚照对花妃迅速失去兴致。

    说到底朱厚照还是薄情寡性,从来没打算吊死在一个女人身上。

    朱厚照回过头,黑着脸道:“你小子竟然敢数落朕,信不信朕踢死你?”

    小拧子哭丧着脸道:“只要陛下能解气,便是踢死奴婢,奴婢也心甘情愿,陛下尽管拿奴婢出气!”

    “你个小东西,好的不学学刘瑾那一套?”朱厚照抡起腿便往小拧子身上招呼,小拧子跪在那儿不喊不叫,朱厚照踢了几脚后心里舒服多了。

    朱厚照又踢了几脚便气喘吁吁停下,嘴上嘀咕道:“朕现在身体怎么这么差了?才动了一小会儿就感觉上气不接下气……以前朕就算踢蹴鞠也能踢一两个时辰。”

    小拧子虽然明知道朱厚照为什么而导致身体虚弱,但不敢说。

    朱厚照道:“大概是朕最近太过操劳,心神俱疲所致……回头让司马真人多炼几炉丹药送过来,好好补补身子。”

    就在朱厚照准备坐下时,又有太监进来禀报:“陛下,钱千户求见,说是……为陛下找到几名佳丽,希望陛下过去挑选一番。”

    朱厚照眼前一亮:“还是钱宁最懂朕心思,这么快又找来一批美人儿?小拧子,你应该感谢钱宁才对……好了好了,耷拉着脸干嘛?朕不跟你一般计较了,现在就跟着朕去挑选美女。”

    小拧子苦着脸跟在朱厚照身后,往豹房后宅暖阁去了。

    ……

    ……

    没进暖阁,钱宁便一脸堆笑地迎出来,谄媚地道:“陛下,人为您选来了,这次不单是自京师周边挑选,还有来自江北各地的佳丽,因为时间比较长,美人儿都是一路辛苦颠簸而至。”

    朱厚照问道:“几个?”

    钱宁回道:“大概……十几人吧,不过有的因旅途劳顿,水土不服,可能状态不是那么好,陛下切勿怪责。”

    朱厚照笑着拍拍前南宁的肩膀:“朕几时怪过你了?这美人儿,从来都是贵精而不贵多,只要有好的,一个两个都成……当然,一时间难以从那么多女人中知道哪个好,所以这就需要朕不停去试,总之会找到满意的。”

    不自觉朱厚照居然对钱宁讲起了女人经。

    随即朱厚照带着钱宁和小拧子进到暖阁,眼前十几名女子,都是一身花花绿绿的新衣,虽然看上去鲜艳夺目,但服饰明显是临时找来的,穿戴起来并不合身,而且她们的妆容也没有精心修饰过,并没有让朱厚照看到便眼前一亮的靓丽风姿。

    朱厚照最初对钱宁还挺满意,但在仔细打量过这些女子后,脸上笑容不由带着几分僵硬。

    钱宁察言观色,发现朱厚照似乎不太满意,但他实在没辙,心想:

    “陛下近来胃口愈发增大,每次隔不了几天就又要我找一批新的回来,上哪儿去找那种既有容貌又有身段还必须上一定年岁的女人?那些豪门大户听说一而再再而三为陛下送女人,现在都避而不见了。”

    朱厚照咳嗽两声,往前走去。

    那些女人站成两排,前一排的女子,相对来说姿色不俗,但就算再漂亮,也实在难入见惯美女的朱厚照的法眼……朱厚照自小在皇宫长大,见过的女人何止万千?单纯这些庸脂俗粉,根本无法提起他的兴趣。

    “呃……”

    朱厚照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音,一步步从那些女子身前走过,女子都低着头,没有一个敢抬起头来与朱厚照对视,显然心里都很害怕。

    钱宁知道自己办事不力,不敢上前搭话,小拧子却凑上去问道:“陛下可有满意的?”

    朱厚照瞪了小拧子一眼,没说什么,随即往第二排走去。

    第二排女子,明显比第一排女子更不堪,他草草看过后已不只是脸色难看,简直要发怒了。

    朱厚照招招手,钱宁只能是硬着头皮过去,朱厚照把他拉拽着走到一边,怒骂道:“什么意思?朕让你去选美人,你就不能挑几个看得过眼的送来?”

    钱宁心想,这都算不错了,至少有好几个我看了都怦然心动,怎么到了您老面前却连看过眼的水准都不到?我上哪儿去给你找那么多美女?

    钱宁努力辩解:“陛下,看女子未必只看外在,或许这些女子涵养很高呢?很多都是大户人家出身,能歌善舞,气质脱俗。”

    朱厚照狠狠瞪了眼钱宁,怒道:“你以为朕看不出来这些女人都是小门小户出身的是吗?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朕就当着你的面试试!”

    说到这里,他看着在场的女子,喝问:“谁会唱歌跳舞?亦或者是吹拉弹唱,比如古筝、萧、二胡等,但凡有一门才艺,走出来给朕看看!”

    问了一遍,在场女人莫说出列,一个个头垂得更低了。

    倒不是说这些女子真的一个都不会器乐和歌舞,只是因为她们被人贩卖到这里,对陌生环境很不适应,心中畏惧,哪里敢出来迎合朱厚照?

    朱厚照怒道:“钱宁,你就是这么糊弄朕的,是吗?”

    就在朱厚照发火时,突然后排女子中,有一人往前走了一步,但因为被前排的人阻挡,看不太清楚。

    小拧子眼尖,大声提醒:“陛下快看,有人出来了。”

    “谁啊?”

    朱厚照正在骂钱宁,不想竟有人出列,跟拆他的台差不多。就在他准备喝骂时,但听一个沉稳且清脆悦耳的妇人声传来:

    “妾身不才,虽才疏学浅,但也读过几年诗书,对于音律有所涉猎,若陛下要问谁有才艺,妾身倒是可以毛遂自荐。”

    朱厚照听了先是一怔,因为这女子说话腔调冷傲,让他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仔细一想,竟跟朝堂上那些他召对的大臣口吻相似,底气十足。

    朱厚照走过去,双手一拨,前排女子自动让开一道缝,朱厚照终于看到那说话的女子。

    这一看不要紧,朱厚照的目光立即被这女子所吸引。

    “嗯?”

    朱厚照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因为眼前女子跟旁的女子有所不同,别的女人都是一身绫罗绸缎,打扮得花枝招展,但因多不合身,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和谐,但这女子根本没有穿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简简单单一袭布衣荆钗,甚至连一张俏脸都没精心修饰过,形容憔悴,但这女子气质脱俗,站在那儿光是得体的仪容,就足够让朱厚照多看几眼。

    “你?”

    朱厚照看着眼前的女人,一脸的意外,“刚才朕为何没有留意到你?”

    女子双手扣在身前,微微欠身一礼:“妾身立于人后,并无芳华雕饰,即便陛下见到也并不会留下印象。”

    朱厚照不由莞尔,点头道:“有意思,真有意思……钱宁,这女人是谁?”

    “啊?”

    钱宁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对找来的女人并不那么了解,毕竟不是他亲自出去搜罗的,手下找回来一批女人,他大致看过觉得还算不错,便让她们精心修饰一番然后带到皇帝跟前,除此之外其他都一无所知。

    钱宁没法作答,女子主动回道:“妾身乃不幸之人,丈夫英年早逝,夫家便以妾身克夫为名赶出家门,自此流落市井之地……闻听陛下于民间选美,便想长侍君王侧,求一口安稳饭。”

    朱厚照听到后不由感慨:“你的命还真不好……如此说来,你是主动投奔朕的?”

    “是。”女子斩钉截铁地回答。

    朱厚照心里乐开花,以前不管身边的女人再怎么迎合,他都知道是碍于自己身份和钱财,不得已而为之,有一定强迫成分。像这种主动来投的女人极其少见,最关键的是,这女人身上有朱厚照迷恋的独特风韵,看到后便被深深迷住,难以自拔。

    朱厚照笑道:“甚好,甚好,既然你说自己精通才艺,朕肯定要好好检查一下……来人啊,为朕准备好酒席,朕要好好跟这位美人儿熟络熟络。哈哈。”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