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二七章 上门挑唆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沈溪在小院内等了不多时,马昂终于到来。

    沈溪打量着风尘仆仆的马昂,皱眉问道:“马兄弟,你这是从何处而来啊?”

    马昂赶紧回答:“卑职乃是自家中赶来,大人是要问周当家下落吗?卑职也在找,不过最近确实没有他的消息,莫不是被仇家盯上了?卑职现在于前军都督府候缺,没有大人的吩咐,卑职无法鞍前马后为大人效命。”

    马昂明白周胖子失踪这件事对他的影响,毕竟他是周胖子介绍来的,如果沈溪有所针对的话,很可连他也一起怪责。

    沈溪道:“本官对周当家下落不感兴趣,他喜欢玩躲猫猫,就继续藏着不出来吧,本官是想给你安排个差事,让你可以有所建树。”

    “大人,卑职愿意领命。”马昂显得很热切,估计早就对这种无所事事的布衣生活厌倦不已。

    沈溪一抬手:“那里有个沙盘,你过去看看,是否能看懂。”

    马昂站起身,走到沈溪所指的桌子前,看了半天也不明白这是什么玩意儿,毕竟沙盘这东西虽然历史悠久,但在军中却从未普及过,没有人解释的话,普通人很难领略其中奥妙。

    沈溪道:“这是京畿之南地形……一马平川,各城塞都在上面有标注……你可认字?”

    马昂羞惭地道:“舍妹读书不少,卑职则一心军旅,识字不多。”

    都是一家人,男人还不比女人有学问,沈溪暗自琢磨这马家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半天不得要领后,他直接道:“本官准备派你去山东平响马。”

    “啊?”

    马昂一听马上开始打退堂鼓,让他挂军职他愿意,但让他领军平响马上一线战场的话,他就不那么愿意了。

    沈溪脸色一沉,问道:“怎么,感到为难了?”

    马昂回道:“卑职一直都在西北边军中供职,对于中原地形地貌不那么了解,就怕……误了大人您的事情。”

    沈溪看出马昂有退缩之意,毕竟像他这样的将领,大半都未曾经历战争洗礼,平素又贪生怕死,想让他们鼓起勇气打仗,好比赶鸭子上架。

    沈溪微微摇头:“中原之地,地势平坦,对于地形地貌不需要作太多功课;再者,本官不是让你一个人前去,你只需听命行事便可……本官准备以新任佥都御史、山东巡抚胡琏为帅,需要几名将领辅佐……你不愿意去?”

    “胡大人!?”

    马昂听到胡琏的名字,眼前一亮,连忙道,“胡大人之前在宣府抵御鞑子犯边有功,在九边威望甚高,能在他手下效命,卑职自然愿意。”

    沈溪见马昂前后如此大的反差,便知道这是个投机主义者。

    这样的人根本不能指望委以重任,沈溪心想:“本来想试试你的本事,现在看来就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就怕到时候你的失常发挥给三军带来负面影响。”

    沈溪道:“这次出兵南下时间不会很长,但最迟明后天就会出发,大概两三个月回来,因为开春后本官就要着手准备出征草原。”

    马昂一听更为振奋,之前回避之色消失不见,握紧拳头道:“若能追随陛下和大人,成就平定草原的千秋伟业,卑职定竭尽所能。”

    沈溪摇了摇头:“光嘴上说没用,本官更注重实际能力……如果这次你在平地方乱事上能立功,本官可以保证提拔和重用你,若是你发挥不佳,甚至临阵脱逃,到时候可能你就要以士卒之身前往草原!”

    本来沈溪想重用马昂,让这个在历史上有诸多污点的人,可以在自己手下发挥不一样的作用,一洗耻辱。

    但在深聊后,沈溪发现马昂没有能力不说,还贪生怕死,如此一来沈溪不太想帮他,只是简单敷衍了事。

    因为就算是荆越和胡嵩跃这些人,也没听说要去平个响马就会紧张和害怕得主动退缩。

    不过沈溪仔细回想了下,好像自己提拔起来的这些人,自信心都不是天生就有,而是他赐予的。

    只要每场战事都获胜,自然而然就会树立起自信,而本身大明对外战绩一塌糊涂,西北前线一直都是以防守为主,难怪这班将领如此不堪了。

    沈溪没有多跟马昂说什么,他本打算让马昂进军事学堂进修几天,如今主动打消了这个念头,先让马昂跟着胡琏去山东和河南一带历练一番,检验一下心性和水平,再说其他的事情。

    一个时辰后,沈溪回到府宅,当日前来拜访的人员名单已呈递过来。

    沈溪养伤这段时间,前来探望的人多若过江之鲫,皇帝来过,六部尚书除了礼部尚书白钺因身体不佳没来过外,其余都来过,另外朝中但凡跟他有点儿关系的,也都前来拜访,更遑论那些受过他恩惠的阉党成员了。

    朱起道:“老爷,之前御马监张公公前来拜访,听说你不在便没有进屋,说是之后还会再来。”

    沈溪微微点头,道:“若他再来,可以请到我书房……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

    朱起口中的“张公公”,是刚调任御马监担任掌印太监同时皇帝特别下旨提督东厂的张永。

    在张苑调任司礼监后,按照司礼监掌印不能兼任御马监掌印的原则,之前司礼监掌印有力竞争者的张永也就顺理成章成为御马监掌印。

    沈溪明白,此时的张永很郁闷,之前沈溪曾给张永传达过朱厚照想以戴义为司礼监掌印,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在张苑和张永间做出选拔,最终以张苑获胜告终。

    沈溪也想见见张永,看看他想说什么。

    一直到入夜时分,张永才姗姗来迟。

    对张永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大太监来说,在京城拥有自己的府院并不是难事,而且晚上一般都不会留在皇宫里。

    这些大太监通常找民间女人照顾自己,结成名义上的夫妻,这比宫里的“对食”要更像样一些。张永到来时,脸上带着些许沧桑,显然因为落选司礼监掌印一事,对他打击很大。

    见到沈溪后,张永倒没有任何不敬或者怨念,向沈溪深鞠一礼。

    “张公公客气了。”沈溪还了礼,请张永坐下,张永好像打开话匣子,开始向沈溪倒起了苦水。

    “……沈大人这么快便痊愈,咱家心安了,若沈大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大明指不定会乱成什么样子。”

    沈溪摇头道:“这世上少了谁,都照样运转,明日太阳也会照常升起。”

    张永苦笑道:“沈大人,您或许不知现在宫里的状况,钱宁回来后,为陛下找女人的事情都被其一人包办,跟以前刘瑾当权时不太一样,那时朝政以及为陛下安排嬉闹之事,都由刘瑾负责,而现在钱宁却成为陛下面前最得宠的人……关键他是正常人,尽管有人猜测陛下可能会让他净身,但始终只是在豹房活动,难以影响宫闱……”

    沈溪大概想了下,心里有些迷惑,暗忖:“你张永犯得着吃钱宁的醋?”

    张永又是叹息:“新近钱宁找了个女人回来,被陛下封为丽妃,甚是得宠。由于丽妃乃是钱宁举荐,故陛下对钱宁更为器重,传闻陛下暗中下令钱宁出任锦衣卫指挥使。张苑为求跟钱宁竞争,给宫内各衙门下令,让我们帮陛下找女人,由他进献给陛下……这不是舍本逐末么?”

    沈溪道:“几时发生的事情?”

    “就是前天。”

    张永道,“咱家跟张苑素来不和,他得势后自然把咱家当成眼中钉肉中刺,这次更是摊派下来,让咱家找十个女人……咱家算是看明白了,就算把女人找回来,他也一定会找种种借口说不合适,再让咱家找,让咱家难堪!”

    沈溪想了想,问道:“张公公准备到何处去找女人?”

    张永苦笑:“还能去哪儿?只能给各地镇守太监去信,让他们帮忙留意一下,成不成只能看天意了。沈大人难道看不明白?刘瑾死后,所有人都想补他的缺,把陛下的信任还有朝中大权都掌握手中?”

    沈溪没说什么,这种话其实不算禁忌,连谢迁也在说防止朝中出现第二个刘瑾,甚至很多人把他跟刘瑾相比。

    张永道:“如今谁有沈大人在陛下心目中那么高的地位?沈大人可不是权宦或者是那种宵小之人,沈大人是真正可以帮陛下匡扶社稷的能臣,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朝中威望无人能及……如今文官都以沈大人马首是瞻,沈大人却无心朝堂争夺,这才让咱家觉得不可理解。”

    沈溪摇头:“为官之道,在于民本,说那些朝堂勾心斗角之事有何意义?”

    张永凑过来,低声道:“如果沈大人不想亲自做的话,那些散碎事情可以由咱家代劳……钱宁和张苑之流,靠投机取巧而获得陛下信任,自身有多少真本事?那个张苑,处置奏疏都靠内阁票拟,一点主见都没有,拱手把权力交给内阁……难道大人您甘心被谢阁老左右?”

    沈溪眯眼打量张永,大概想明白对方为何会来了。

    在张永看出,张苑跟谢迁交好,二人可说打成一片,而张永觉得沈溪一定需要在宫里找个内应,他就适时出现。

    沈溪道:“谢阁老怎么说也是经历几朝的老臣,前朝时就为先皇器重。”

    “呸!”

    张永直接啐了一口,似乎对谢迁很不屑,还有就是想借这种方式来获得沈溪信任,他道,“谢于乔在先皇时做什么,咱家清楚,沈大人也清楚,当时可说是刘少傅和李大学士二人掌握朝堂话语权,谢于乔不过是个能说会道的两面派罢了……他后来能得到先皇器重,还不是沈大人您在背后出谋划策的结果?”

    沈溪忍不住想笑,却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失态,暗忖:“你张永简直是玩火**,凭什么认为我不会把你的话告知于谢老儿?”嘴上却道:“所以呢?”

    张永试探地道:“以沈大人的能力,自然不用说,朝堂有沈大人在,就算是谢于乔也要靠边站,若是陛下那边……需要女人和一些玩闹的东西,也没有任何问题。以在下所知,沈大人曾送给陛下不少好东西,比如说皮影戏,又或者那些武侠说本,就算是先皇对您的武侠说本也是赞不绝口!”

    沈溪皱眉:“这些事,你从何而知?”

    张永道:“沈大人不否认便好,其实没什么好否认的,沈大人当时所处那个位置,如果不靠这些来跟东宫太子打好关系,又如何能到今日被陛下器重呢?天下间有能力的人不少,但像沈大人这般识趣、如此高瞻远瞩之人,却绝无仅有!”

    沈溪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问道:“张公公这次来,有所准备吧!”

    张永一咬牙:“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咱家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沈大人,您只要一句话,咱家就愿意投到您的门下。”

    “咱家自信在找女人方面不比钱宁逊色,找来的女人也一定能在陛下面前得宠,就算是那些大臣家里的妻女,咱家也有办法送到陛下龙榻上。沈大人若要钱财,咱家也可以帮您去跟那些士绅说……咱家别的本事没有,在宫里这么多年,多少有些人脉……”

    “那你要得到的回报是什么?”沈溪不动声色地问道。

    张永道:“不求回报!说要当什么司礼监掌印,又或者什么权倾朝野,都是糊弄人的鬼话,咱家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那个张苑入宫才几年?连内书房都没进过,就当上司礼监掌印,屁点儿能力没有,却要我们对他俯首帖耳,他做的事情换个人都能做,因何让他占据高位?”

    “沈大人的能力不在谢于乔之下,凭什么要听从谢于乔吩咐行事?如果沈大人可以当上吏部尚书,那朝堂上下所有事情,只要问您沈大人便可,至于首辅大臣是谁根本无关紧要,只要沈大人一句话,谁人敢不从?”

    张永前来似乎就是为了挑唆离间,听到他这番话,沈溪不由皱眉,这些话虽然大致说到他心坎儿里去了,但显然张永只是个会动嘴皮的。

    沈溪道:“所以张公公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当司礼监掌印……到时候你想让我来执领朝中文武,而你则以司礼监掌印的名义处置天下事,行之前刘瑾所为?”

    “绝无此意!”

    张永信誓旦旦,“到那时,就算只是个普通的太监担任司礼监掌印,也必会听从沈大人号令,是谁又有何关系?”

    ps:天子感冒发烧,加上腰痛病又犯了,这一章是在非常痛苦的情况下写成,接下来几天更新视身体情况而定,抱歉!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