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二八章 倒张苑联盟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张永主动登门拜访,诉苦,表忠心,谈合作,一气呵成。

    沈溪从他的话语中得悉不少宫中秘闻,比如说丽妃的事情,外人根本无法知晓,另外还有关于张苑张罗着给朱厚照找女人以成就其第二个刘瑾的野心等。

    或许是因为钱宁得势,再加上张苑一系列小动作,让张永感觉前途渺茫,才找上门来谈合作。

    沈溪蹙眉思索,张永用热切的目光凝视他,想从微小的情绪变化中知晓沈溪是否有合作意向。

    过了半响,沈溪道:“张公公到我府上来,说了一些很可能引起朝廷纷争的事情,若被外人知晓,怕是你和我都会有麻烦。”

    张永不以为然:“这些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难道沈大人会把今日谈话内容告知旁人?咱家所说都是肺腑之言,就算沈大人您甘心屈居人下,咱家依然替您感到不值。”

    沈溪微微摇头,道:“张公公的话,本官记下了……请回吧。”

    “沈大人,您到底是如何想法,该告知咱家!”

    张永急了,如果沈溪当即拒绝,他还能就此断了心思,或者找寻下一个能合作的人,但沈溪现在却吊着他,没有个明确的态度,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

    沈溪道:“有些事本官需要详加思虑,才能有决断。至于张公公所说党争之事,本官觉得不妥,暂时本官不想节外生枝,安稳度日最好……但为防止张苑和钱宁等人在陛下面前蛊惑圣听,还是会做出防备,具体事宜,要等本官仔细斟酌后再跟张公公答复。”

    张永松了口气,暗忖:“就这么逼迫沈之厚表态也不合适,他不相信我,估摸担心我是陛下派来试探他口风的,所以才会拖延……不过这足以说明他有合作意向,否则直接拒绝我便可,无需这般麻烦。”

    张永行礼:“那咱家先回去,希望沈大人尽早做出决断……张苑刚搜罗一批女人,又努力为陛下敛财,一心求得陛下欢心。如果被他得逞,或许以后朝中就没沈大人您什么事了。”

    沈溪微微点头:“张公公请回吧。”

    张永很不甘心,自己明明带着极大的诚意而来,结果却只能无功而返,他几乎是三步一回头出了沈府大门。

    沈溪没有出门送客,毕竟他现在正在病中,无需委屈自己。

    张永怏怏不乐离开,他没有就此回皇宫,而是直接坐车回到他在城东的私宅,进内后,里面有人正等着他。

    “张公公,跟沈大人说的如何了?沈大人可答应跟咱一起斗张苑那匹夫?”里面四人都是宫里太监,而且都拥有极高的地位,却是司礼监秉笔太监戴义、高凤,御用监太监李兴、内官监太监李荣。

    这几人,可说是宫里除了张苑外,少有的几个大太监。

    张永叹道:“沈大人没说是否合作,只说需要仔细考虑后再给出答复,或许沈大人担心咱家是奉皇命去试探他,这才没有当面作决定!”

    李兴恼火地道:“这可如何是好?张苑执领司礼监后,行事愈发肆无忌惮,现在咱已经被压榨到什么地步了?本以为陛下只是用他一个月便会撤下来,苦日子熬一熬也就过去了,现在看他愈发蹬鼻子上脸,现在还跟谢于乔勾连,已快要权倾朝野了。”

    虽然在场的人都觉得李兴的话言过其实,但没人跳出来反驳,因为这是一个倒张苑的松散联盟,当众说几句张苑的坏话,就好像喊口号一样习以为常,算是他们表明态度的最佳方式。

    戴义苦着脸道:“算了算了,如果沈大人不肯出面的话,还有谁可以出来领衔跟张苑斗?愿赌服输,既然人家有本事执领司礼监,咱们就该有点儿眼力劲儿,最好是退避三舍,否则咱几人都可能要落灾!”

    虽然戴义被几人拉来联盟,但显然意志并不那么坚定,毕竟戴义年岁大了,宫里的资历也属他最老,心中所想是如何安享晚年,对于争权夺利没有另外几人那么热切。

    李荣怒道:“戴公公,咱们之前可说好了的,事成后让你来执领司礼监,谁都不会跟你争,怎么到现在你却先打起了退堂鼓?”

    因为李荣当初跟刘瑾相斗而引火烧身,被罚去守皇陵,但在刘瑾倒台后,李荣官复原职,更因他不畏强权在宫里威望提高不少。

    戴义道:“这不是打退堂鼓,只是审时度势,几位都是宫里的老人,为何要做这无谓之争?”

    几人中最有话语权的人要数张永,他既是东宫旧人,又有军功在身,更在促成刘瑾下台上功劳排在前几位,最后便是他跟沈溪交好,可以引为外援。

    张永道:“诸位莫要争执,谁要加入,谁又退出,一切都本着自愿的原则……现在咱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联络更多人,壮大声势,让沈大人知道咱们的力量。不过,这一切只能小心进行,绝对不能让张苑知晓,否则他必会报复我等……”

    “之前陛下定的考核期已过,现在张苑没了后顾之忧,大可把司礼监的事情交给旁人来做,而专心应付媚上欺下之事……诸位要明白,若没有沈大人相助,光靠我等力量,恐怕难以成事。”

    李兴道:“但现在沈大人没同意啊……要不,咱们给沈大人送一些金银珠宝和美女过去?”

    “你当沈大人是普通大臣?”

    李荣对李兴有些不屑,几人中以钻营而上位的人唯有李兴,而且李兴做事非常没有原则,谁得势他都会前去投奔,只有这次张苑得势才没有主动依附,因为在李兴看来张苑的能力和资历都不如他。

    李荣道:“这位沈大人可不好应付啊……他本就是商贾出身,以前大明显赫一时的汀州商会便是他家开的,他能缺银子?美女就更不用说了,不知道朝中多少大臣勋贵想把自家千金给他做小,他都不理会,更何况那些庸脂俗粉?”

    “要让沈之厚同意,非得给他开出难以拒绝的优厚条件才可……张公公之前的分析有道理,唯有沈大人替代刘瑾,咱们才不会跟着遭难。”

    一直没说话的高凤摇了摇头:“谁知道他得势后是否会欺辱咱们这些宫人。”

    张永一摆手:“旁人不敢说,沈之厚一定不会,他毕竟不是宫里执事,若他得势,还是要靠咱宫里的人为他支应,这也是为何从一开始我就想找他合作的原因……换了宫里任何一人,包括在座几位,得势后谁会记得同僚?”

    这话说出来后,在场几人均面露羞惭之色。

    每个人都明白,宫里这些太监就是靠互相打压求存,现在联合在一起,仅仅是因为之前被他们轻视的张苑上位,所有人都不甘心,想一起把既没有能力又不得皇帝器重的小人拉下马来。

    张永道:“但若沈大人得势,权倾朝野,必然要以宫人维持现状,咱们既有能力,又对他没有威胁,不用咱们用谁?上位只是迟早的问题!”

    高凤嘀咕道:“到那时还不是要听命于人……”

    “总比听姓张的命令行事好吧?”

    李兴嚷嚷道,“现在他已经狮子大开口了,每个月让我们孝敬五百两银子,他怎么不去抢?以前刘瑾得势时,也没说对我们如此苛刻,他倒好,上来就想把我们压榨干净……最可恶的是还不能到陛下那里告御状!”

    张永一摆手:“行了,发牢骚大可不必,你李公公身家几何,在座诸位都知晓,当初李公公在宫外监工赚了不少银子吧?”

    李兴眨了眨眼,闪烁其词:“刘瑾得势时,咱家早就被他搜刮干净了,这种话你们少说,不然都以为咱家腰缠万贯呢?”

    “恐怕不止万贯吧?”

    高凤斜眼看着李兴,似乎有些不爽。

    在当场几人中,高凤是司礼监老人,看不起李兴这样投机取巧之徒。

    张永道:“自己人争什么?沈之厚答应考虑,意味着事情差不多成了,难道面对威胁,他自己会不紧张?无论是钱宁还是张苑,只要一人得势,对朝政指手画脚,沈之厚的日子都不好过,尤其现在谢于乔对沈之厚打压甚多,又跟张苑沆瀣一气,难道沈之厚就没警觉?”

    戴义叹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人家沈大人就是能忍,你能奈若何?”

    李荣皱眉:“现在说这些没意思,我担心的是明年,沈之厚一直在咬牙坚持,陛下也一门心思要把草原给平了,就怕重蹈当年英宗覆辙……”

    在场几人又都不说话了。

    其实他们都不想打仗,每个人都希望安守本份求得安稳。

    张永冷声道:“你们没跟沈之厚打过仗,不知道他本事,当年他麾下不过数千人马,就能杀退数十万草原雄兵。如今草原上鞑子连年内战,实力大减,沈之厚会把这些手下败将放在眼里?”

    “不可轻视,不可轻视。”李荣道。

    张永道:“不管是否轻视,只要这场仗适可而止,对我等都有好处,如今我们要对付张苑,只能依靠沈之厚……沈之厚既有手腕又得圣宠,没有他现在你们还在被刘瑾压榨……不扯那么多了,说吧,这里到底谁说了算?”

    几人面面相觑,最后都齐齐点头,戴义开口道:“张公公你既然想做主,那就你出来主持大局吧,这件事……咱家摇旗呐喊便可。”

    ……

    ……

    张苑的确开始做一些小动作。

    有感于自己当上司礼监掌印后被朱厚照有意无意疏远,张苑心想现在自己手头的权力无异于空中楼阁,没有皇帝的重新随时都会崩塌,他看到钱宁和司马真人得势,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要倾尽一切投朱厚照所好。

    朱厚照需要什么,就给他什么,如此自己才能在朝中站稳脚跟,获得想要的一切。

    张苑首先想到了敛财,不但是为朱厚照,更是为自己,在他看来有了权力不能变现那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但他毕竟跟朝臣没那么熟络,也没人对他有恭敬的意思,他只能先把手伸到了宫里这些太监身上,这也埋下众太监结成联盟反对他的巨大隐患。

    “……张苑没有刘瑾一样的权威,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在一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基础上进行,没人会佩服他,这个人的能力相对一般,做事完全是市井小民的心态,没有刘瑾那样的远见,如此还想当第二个刘瑾,简直是在痴心妄想……”

    “……张苑现在跟谢迁交好,意味着他是想利用朝廷正统文官力量来获得认同,他跟谢迁之间是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等彼此发现对方没有太大价值时,都想把对方一脚踢开,现在他们正处于蜜月期,所以合作紧密,甚至会让谢迁在某些事上占据绝对主导,毕竟张苑在大小事情上没有多少主见……”

    “……随着张苑在司礼监权势日益稳固,又凭借送女人和敛财获得朱厚照宠信,谢迁在张苑看来就会显得碍手碍脚,那时张苑处理朝事就会刚愎自用,跟谢迁产生矛盾,进而互相攻击,朝廷又会发生一场内斗……”

    朝廷目前看起来还一片风平浪静,但沈溪对于未来形势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认定张苑跟谢迁的合作不会长久。

    沈溪仔细琢磨要不要跟张永合作。

    张永背后有很多人支持,串联成一股巨大的力量,而张苑却被蒙在鼓里,依然我行我素,足以证明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本来还指望你我同出沈家一门,可以跟你在朝事上有一定合作,但现在看来你是烂泥扶不上墙,你的贪婪和小气,让你注定不能成为跟刘瑾一样有远见和政治抱负的人,或许只有你遇到困境时才知道谁对你有用。”

    沈溪把整理好的思路用笔记录下来,随即用火烧毁,不想让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被人察觉。

    但他又需要把事情用文字来表达,似乎用这种方式找到认同,在这样一个时代,沈溪发现自己很孤独,内心的想法没人能理解,而他所做决定,已不局限于要当一个忠臣良将,甚至当一个权臣。

    “如果我继续选择置之不理,那未来朝堂就会是谢于乔和张苑斗,我也没法做到坐山观虎斗,因为他们在相斗前,必然会先想方设法把我的权力压制,来年那场在他们看来非常不靠谱的战争,会成为他们攻击我的最好因由!”

    *********

    ps:感冒中,或许有词不达意的情况,请谅解!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