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二九章 选美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腊月二十一下午,朱厚照醒来得很早,此时太阳尚未落山,他简单梳洗后,便考虑晚上有什么好节目。

    小拧子过来,把白天发生的事情跟朱厚照简单说了一遍,大概是张太后又派人来请皇帝回宫商议事情,朱厚照闻言恼火地道:

    “太后还要为建昌侯说情吗?哼,别以为朕不知道,她心中只有那两个不争气的弟弟,都快没我这儿子的位置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小拧子不敢再提跟外戚有关的事情,稍微迟疑一下,道:“陛下,张苑张公公前来请见,说是有要紧事跟陛下奏禀。”

    “他没说是什么事?”朱厚照斜着瞟了小拧子一眼问道。

    小拧子想了下,摇摇头:“张公公未说明白,他这会儿还在外面等候,说是要等陛下起来后亲自跟陛下禀奏。”

    朱厚照道:“这个不省心的东西,让他办事就喜欢来烦朕……让他进来吧。”

    “是。”

    小拧子领命而去,不多时,张苑便出现在屋门前。

    张苑进来,一见到朱厚照马上跪下:“陛下,老奴给您请安了,恭祝陛下万寿无疆。”

    朱厚照皱眉:“今儿又不是万寿节,你来这里这里跟朕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张苑笑道:“陛下,老奴来给陛下您送礼……老奴准备了份薄礼,想送给陛下,望陛下能给老奴一个忠心的机会。”

    张苑满脸堆笑,这谄媚的表情都是从刘瑾那里学来的,但他学的不像,反倒有一种刻意的雕饰意味,小拧子看到后很着恼,心想:

    “早知道就不给张苑传报了,他得势就意味着我们遭殃,幸好他现在不敢对我下手!不过料想也快了。”

    朱厚照道:“什么礼物,送到豹房就行了,朕不想看。”显然他对张苑送出的礼物不感兴趣。张苑没想到自己热脸贴在冷屁股上,赶忙道:“陛下,老奴为你精心准备了一批美女……”

    朱厚照眼前一亮,随即嘴角一撇,用嘲讽的语气道:“张公公,朕平时是如何跟你交代的?朕让你帮朕批阅奏疏,令朝堂稳定,你花心思在这些无谓的东西上面做什么?朕要女人,还要你一个阉人费心吗?”

    很显然,朱厚照对僭越办事的人很不爽,尤其是他对张苑有成见的前提下。

    朱厚照只是临时找个人帮他处理朝政,并不是多看得起张苑,这跟他以前对刘瑾的态度截然不同。

    张苑被骂,心里很委屈,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帮朱厚照找寻女子,这是忠心的表现,朱厚照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出言喝斥。

    朱厚照发了好一会儿火,这才一摆手:“你找了多少女人回来?”

    张苑道:“回陛下,老奴为您找了六十名女子。”

    “嗯?”

    朱厚照一听马上瞪起眼来,之前钱宁从民间搜罗女子,一次最多也就十几二十人,而张苑现在一下子给他送来六十个女人,让他很是“惊喜”。

    朱厚照不想表露自己前后态度的反差,不动声色地问道:“这批女子现在何处?”

    张苑哭丧着脸道:“没有陛下准允,老奴不敢带到豹房来,暂时留在教坊司衙门,只要陛下想要,随时都可以征调过来。”

    朱厚照道:“那还等什么?把人叫来,朕想看看你的眼光如何……如果你这次不能把事情做好,可别怪朕降罪于你!”

    到最后朱厚照还想说两句重话,但发现理据不足……人家费尽心思给你找女人,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你还要降罪于人,这算什么道理?

    朱厚照心里带着窃喜,但表面上依然板着脸,让张苑把人带来,而他也收拾心情准备“选美”。

    ……

    ……

    过了半个时辰,张苑依然没把人送到,朱厚照有些急不可耐了。

    恰在此时,两名太监到来,朱厚照认得他们分别是花妃和丽妃身边的人。

    “有事吗?”

    朱厚照眉头一皱,出言问道。

    当前一名太监道:“陛下,花妃娘娘请您过去饮酒。”

    后一名太监道:“回陛下的话,丽妃已经备好酒食,请陛下过去用膳。”

    朱厚照道:“你们回去跟各自的主子说,朕要过去的话,自己知道过去,不用她们来催,这样反而让朕厌恶……如果再派人前来打搅,别怪朕冷落她们。”

    “是。”

    两名太监本来就是奉命办事,没敢多说话,领命告退。

    朱厚照对小拧子吩咐:“小拧子,记得没有重要事情,别让花妃和丽妃房里的人靠近,朕有主见!”

    小拧子问道:“那陛下今日在何处就寝?”

    “还用问吗?”朱厚照怒道,“张公公一会儿就会把女人送来,难道朕还需要考虑在哪里过夜的问题?”

    小拧子意识到自己多嘴了,恰在此时,张苑急匆匆过来:“陛下,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就算朱厚照尽力压制心中窃喜,但还是无法掩盖,急冲冲出了门,突然想起不知张苑把人留在何处,又回过头瞪了张苑一眼:“还不快引路?”

    张苑高高兴兴上前带路,穿过几处回廊,来到一处花厅,朱厚照顿时被一群莺莺燕燕看花了眼。

    “好。”

    朱厚照情不自禁称赞一声。

    张苑总算松了口气,心想:“陛下果然喜欢美女,我就说这么做一定没错。”

    朱厚照过去转了一圈,脸色变化很快,之前满是兴奋,但在看过一些女子后,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不那么好看了。

    张苑心里纳闷儿:“陛下这是怎么了?我找来的女人姿色都不差,一个个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段有身段,甚至陛下喜欢成熟有风韵的女子,我也准备了好几个,为何陛下还是这般神色?”

    朱厚照从女人堆里转了回来,瞪着张苑道:“这就是你找来的女人?”

    “是啊,陛下,您……不知有何不满意?”张苑赶紧问道。

    朱厚照黑着脸道:“这些女人你是从民间找来的?还是从皇宫哪个犄角旮旯里找来的?宫里那么多宫女,如果朕要女人,需要你把人召集来?朕只要一道圣旨,莫说六十名,就算是六百六千人也能找到!”

    张苑对女人算是了解,却说不上精通。

    他对于美女的评判标准,从容貌和身段上判断一个女子的好坏,跟朱厚照基本大同小异,所以他觉得自己找来的基本都有七八分的美貌,其中甚至有不少属于百里挑一甚至是千里挑一的绝色。

    但奈何最大的问题是,朱厚照喜欢的不单纯是美女,更要有风韵,哪怕一个眼神一种态度都会成为朱厚照选择女人的标准。

    民间女子到了陌生地方,会显得茫然不知所措,身上带着一种迷惘和无助,这会引发朱厚照强烈的征服欲,这是他喜欢民间女子的重要原因。

    宫里的女人,跟外面的女人有极大不同。

    这些候选女子身上带着的精明和渴望无从隐藏,这些女人到了朱厚照跟前,羞喜的成分很少,多数都带着争宠上位的心思。

    张苑心道:“陛下从何看出,这不是外面的女人,而是宫里的?话说这些怎么可能是皇宫的女人?”

    张苑没有意识到,他让那些太监帮他搜罗女人,除了极少数对他阿谀奉承的太监外,其余的人都虚以委蛇,给他找女人自然不会尽心竭力。

    你张苑不是想给皇上送美人吗?那我们就从皇宫,或者是教坊司给你找一批来,反正你也不知道具体每个人的出处,我就说这些都是良家女子,你从何去查?

    至于你要成熟一些的女人来迎合君王胃口,那我们就找一些年长的宫女……有些老宫女巴不得能离开宫墙到豹房,若是能得到君王恩宠,那是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

    以至于到现在,张苑都没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儿。

    张苑道:“陛下,这些女子可都是老奴从外间找来的,要不……陛下再仔细瞧瞧?”

    朱厚照脸色越发难看:“你当朕眼瞎吗?这些人,基本都是宫里的女人,下次你不需要再为朕做这种事,否则朕会让你好看!”

    朱厚照说完,没有继续选美的兴致,直接转身离开。

    小拧子看了张苑一眼,心里带着窃喜,不过他不敢当面得罪张苑,小拧子紧忙跟着朱厚照离开。

    张苑心里很憋屈,从打定主意找美女,他就带着极大的期待,如今梦想破灭,他自然很不甘心。

    他走过去道:“老实交代,你们从何而来?”

    不少女子直接跪了下来,其实她们很多人都认识张苑,只是张苑贵人多事多,不可能记得那么多宫女。

    张苑道:“把谁送你们来的,还有你们的身份都老老实实交代清楚,咱家就不信,找不出源头……居然敢糊弄咱家,那些老东西不想活了?”

    在场女子面面相觑,其中自宫外来的女人不少,她们脸上满是好奇,不明白这个说话阴阳怪气的人为何这么生气。

    张苑一摆手,马上过来几名太监。

    张苑道:“把人送到教坊司,将她们的来历调查清楚,看看究竟是谁在糊弄咱家……咱家一定会把他逐出宫门,让这些老东西平时对咱家阳奉阴违!”

    ……

    ……

    朱厚照从选美的花厅离开,径直去了丽妃所住别院。

    刚入内,便见宫女在收拾宅院,寒冬腊月的居然捧出几盆鲜花来。

    “参见陛下。”

    宫女见到朱厚照后,笑着行礼,随时都带着一种朝气和活力。

    朱厚照心道:“丽妃可真不简单,连她身边的侍婢都这么有味道,回头可以尝试采摘一二。”

    朱厚照问道:“天气如此严寒,哪里来的盆栽?”

    一名宫女回道:“这些都是丽妃娘娘精心养在暖室里的盆栽,一年四季都会开花,丽妃娘娘嫌这几盆不够贵气,让挪到旁处,又挑选了几盆新的摆出来。”

    朱厚照笑道:“倒是有趣,北方之地一年四季都能看到鲜花,实在不易。”

    言语间,朱厚照心情好了许多,带着小拧子信步入内。

    进到正屋,丽妃不在,只有几名宫女在收拾,朱厚照问道:“怎么一个个都在忙碌?是丽妃如此安排的吗?”

    又有宫女回道:“丽妃娘娘说为陛下准备了一份礼物,奴婢等人只是听从娘娘吩咐行事,把这里桌椅重新布局。”

    朱厚照坐下来,心里多了几分期待。

    朱厚照问小拧子:“你说丽妃为朕准备了怎样的惊喜?”

    小拧子道:“奴婢哪里有那头脑?奴婢跟陛下您一样期待呢。”

    朱厚照骂道:“你个猪脑子一定想不出来,朕觉得……多半是那些花花草草的东西,但她应该知道朕虽然喜欢,但只能作为调剂,如果她能为朕准备一些更为有趣的东西就好了,最好是……跟她一样有韵味的女人。”

    小拧子笑道:“陛下一定心想事成。”

    朱厚照搓了搓手,显得急不可耐,就在他站起身想找丽妃时,但听门口有宫女在说话:“参见丽妃娘娘。”

    “丽妃,你过来了?”

    朱厚照站起身迎上前。

    丽妃孑然一身,期待中的美女没有出现,不过即便如此,朱厚照的心情也没有变坏。但见丽妃娉婷施礼:“妾身参见陛下。”

    朱厚照笑着相扶,趁机将丽妃揽在怀中轻薄一番,才道:“不过两日没见,朕就想死你了,不知你身体可好些了?”

    丽妃有些歉意:“妾身身体不济,让陛下扫兴了,这两日虽经御医诊治有所好转,但还是不能侍奉陛下……”

    朱厚照笑道:“那你还让人过去请朕过来?”

    丽妃抿嘴一笑:“妾身为陛下您准备了一点好玩的东西,想让陛下看看。”

    “嗯?”朱厚照问道,“什么好玩的?是好吃好喝的,还是看戏?又或者是什么新的故事说本?”

    丽妃摇头道:“都不是。”

    朱厚照像个猢狲般抓耳挠腮,摇头道:“本来朕没什么兴致,被你这一说,倒是感兴趣起来……你且说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丽妃道:“妾身自从侍奉陛下以来,读了陛下常看的一些书籍,其中有《石头记》,每日翻阅,只是为打发寂寥。”

    朱厚照想了下,道:“说起来朕有好几年没看过了……那是沈先生送给朕的孤本,东宫时也经常看,很有意思。”

    丽妃问道:“陛下可还记得书中有十二钗?分别代表一位美人,这书中还为每个美人都赋诗,以形容她们的才品和容颜。”

    朱厚照吸了口气,道:“倒有些印象,不过时间太过久远,不是很记得了。”

    丽妃露出小女儿家的娇羞之色,道:“妾身也不懂这书中美人儿到底能有多美,毕竟妾身只会种一些花草,但妾身想来,那美人儿自然是人比花娇,妾身便以十二种花比喻那美人,选了十二名女子出来,分别代表十二钗中美人,想让陛下赏阅一番。”

    朱厚照本来只是随便应付丽妃,但在听说丽妃的安排后,小眼睛已瞪圆,显然丽妃的安排让他太过意外和满意。

    “好,那还等什么?朕这就去看看。”朱厚照迫不及待地道。

    丽妃微微摇头:“因为准备仓促,妾身不知陛下要来,没完全安排好,请容陛下再给妾身一点时间,让妾身把所有美人准备好,若是陛下喜欢的话,想采摘其中一两朵花,也是可以的。”

    朱厚照把丽妃腰肢揽紧,笑道:“你把朕看作什么人了?既然只是游戏,朕不会那么急色,有丽妃这样的大美人,朕又怎会对旁人有念想?”

    丽妃纤指轻点朱厚照的嘴唇一下,道:“后宫佳丽三千,负心莫过于陛下,非要在妾身这里装有情郎?”

    若是换了旁人这么说话,朱厚照定会觉得无趣,但经过丽妃的嘴说出来,且经过她神容动作加以雕饰,让朱厚照觉得分外有趣味。

    就好像一杯酒,若用普通方式喝,会觉得索然无味,但若是配上极佳的器皿,会增添不少趣味。

    朱厚照笑道:“若是有美人被朕看上了,朕不会忘记丽妃的功劳……丽妃不是说要去准备吗?那朕就在这里等上一等,爱妃你早去早回!”

    丽妃起身,恭敬行礼,随即退出门外。

    小拧子赞道:“陛下,看来丽妃娘娘安排,的确很有心啊。”

    “你懂什么?你又不是男人……不过话说回来,丽妃真乃少见的奇女子,她身上所带气质,啧啧,简直让人无可挑剔,关键是她还懂得迎合朕的喜好,让朕看上一眼都会被她勾魂夺魄!”朱厚照面带憧憬说道。

    小拧子学着丽妃抿嘴一笑,心想:“皇上哪里看得上丽妃,分明是喜欢丽妃弄的这些玩意儿……”

    “皇宫里那么多美女,皇上真正能看得上眼的能有几个?花妃和丽妃能得宠幸,都是靠那些奇淫技巧的玩意儿,现在两位娘娘比拼,可比当初花妃一人得宠时好玩多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