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三〇章 太平日子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当晚,朱厚照见识到了丽妃为他精心准备的十二钗。

    这比张苑给他准备的“选美”要有趣多了,丽妃找来的女子并非皇宫里的宫女,都是自民间所寻,背后帮忙的人正是钱宁。

    钱宁很清楚,自己跟花妃的关系已闹得很僵,甚至说花妃对他有些不屑一顾,钱宁趁着把丽妃送到朱厚照身边这么一个契机,终于找到新的邀宠方式,这位丽妃对他可说非常倚重,所有事情都交给他办理……这也跟丽妃刚得宠,手头没有资源,双方需要互利互惠有关。

    十二钗争奇斗艳,每个都代表了一种时令花卉,朱厚照喝了几杯酒有些飘飘然,随即命令这些女人排成排,搔首弄姿,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展示出来,他作为唯一的裁判评头论足一番,每个女人都得到他的指点,然后全都赐予“美人”封号。

    因为这些女子没有进宫,朱厚照的册封没有通过相关职司衙门,没有太大的意义,不过这些女子好歹能得到一份俸禄,这让她们在豹房终于有了安身立命的基础。

    当晚朱厚照拉着十二钗进了房,丽妃身体不适,没有跟随朱厚照一起进去胡闹。

    等一切安排好后,丽妃终于松了口气,幽幽地道:“要侍奉这样一个主子,可真不是什么轻省的差事。”

    小拧子从房内走出来,把房门关好后,见丽妃坐在那儿,赶紧过去行礼问安。

    丽妃道:“拧公公多礼了,陛下可歇息了?”

    “还早着呢。”

    小拧子笑着说道,“陛下正在里面饮酒,吟诗作赋……很久没见到陛下如此高兴了,丽妃娘娘可真有本事啊。”

    朱厚照身边,太监势力和妃子势力相互依存,形势微妙……双方有时候合作,有时候又是竞争对手,而更多时候则是主仆关系。不过因小拧子在朱厚照身边地位比较高,他不需要对丽妃有多恭敬。

    甚至丽妃还要主动巴结小拧子,毕竟要得到圣宠,需要皇帝身边这些太监帮忙,丽妃在豹房时间没花妃那么久,人脉没那么深,以至于她现在行事处处迎合别人,以赚取好感,也有很多人试图跟丽妃这位皇帝跟前的新贵搞好关系。

    丽妃笑道:“还是拧公公您有本事,自小就随侍陛下身旁,深得陛下信任,以后妾身还要多仰仗拧公公。”

    说完丽妃起身施礼,这让小拧子大感颜面有光,一时间竟有些飘飘然……皇帝身边得宠的女人都对自己低声下气,这是何等的荣光?

    随即他想起自己的死对头张苑,神色又显得拘谨起来,躬身道:“时候不早,丽妃娘娘忙碌一天,想必早已倦怠,奴婢告退,就不打扰丽妃娘娘休息了。”

    “嗯。”

    丽妃微笑着点头,随即安排宫女送小拧子出门。

    小拧子走后,丽妃没在大厅停留太久,向身边的小宫女附耳嘱咐两句,随即小宫女出门去办事。

    丽妃往皇帝所在房间看了一眼,听到里面依稀传来的嬉笑声,摇头轻叹了口气,随即向外行去。

    ……

    ……

    丽妃来到旁边一个院子的小花厅。

    外面天寒地冻,房里虽然生有火盆,温度也不高,丽妃穿着厚重的大氅,端庄地在暖榻边坐下。

    不多时,钱宁贼头贼脑地地从外面进来。

    “娘娘深夜叫小人来,所为何事啊?”

    钱宁看到丽妃,神色间很是得意,因为丽妃是他精挑细选送到朱厚照身边的,更是通过他不时找一些女人送给朱厚照而受宠,钱宁觉得自己是丽妃的大恩人,故此在小花厅会面后,不免有些忘形。

    丽妃道:“陛下对你找回来的女子很满意,这会儿已临幸之,你居功至伟啊。”

    钱宁笑道:“瞧娘娘说的,小人这不是为陛下……还有娘娘您尽心竭力办事么?娘娘找小人来,不会又想安排为陛下找女人吧?”

    “我是想问问你朝中的情况。”

    丽妃道,“你可能告知我一二?”

    钱宁有些诧异,想了想有些好奇地问道:“娘娘怎么回对朝堂的事情感兴趣?这可不太……合规矩,大明后宫一向不干政……不过,若是娘娘真想知道,但问无妨,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丽妃笑了笑,道:“我不是想干涉朝政,只是对朝中的一些事感到好奇罢了,之前听说兵部尚书沈之厚被人刺伤,建昌侯因此而下狱,这件事现在如何了?”

    钱宁道:“哈哈,您说的是这事啊,怎么说呢……狗咬狗罢了,沈之厚可说非常强势,自打扳倒刘瑾后就目中无人,连外戚他都敢查,所以才会被人刺伤,不过陛下也为他申冤做主,把派人行刺的建昌侯下狱……那建昌侯可是太后的亲弟弟,太后几次派人来跟陛下说情,陛下都没答应。不过,建昌侯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很快就会放出来了。”

    “哦。”

    丽妃点头道,“那沈之厚现在情况如何?他的伤情……可危及性命?”

    钱宁皱眉:“小人哪里会在意这种事?不过话说回来,他是死是活跟娘娘有何关系?莫不是娘娘认识他?”

    丽妃摇头道:“我到豹房之前,不过是个普通妇人,从何处去认识这样一个大人物?只是民间有所传,说他年纪轻轻便高中状元,之后几年更是为大明建功立业,这传闻多了,我自然好奇,想问个清楚。”

    虽然丽妃做出解释,但钱宁却不以为然,心想:“你大半夜把我叫来问话,只是想满足这没来由的好奇心?骗鬼啊?”

    钱宁显得有些不耐烦:“大概是死不了了,虽然目前还没回朝办事,但若是他那边伤情严重的话,早传到陛下耳中了……陛下最近对沈之厚的伤情不怎么关心,看来距离沈之厚痊愈之日为时不久,这也就是冬天受伤,福大命大,若是换作隆夏,怕是他小命不保。”

    丽妃点头:“那钱大人平时可有机会去见这位沈大人?”

    钱宁瞪眼道:“娘娘到底是几个意思?一再过问沈之厚的事情,让小人实在想不通,不管沈之厚伤情如何,小人也不想去见他,小人的差事就是侍奉好陛下,跟沈之厚没有任何关系,若是娘娘跟他是旧相识要送什么东西,小人倒不介意帮忙。”

    丽妃一摆手:“既然没交集,就当我没问这个问题吧,我还有一些关于陛下喜好的事情跟你说……”

    ……

    ……

    沈溪养伤这段时间,享受了难得的清闲。

    不用关心朝事,所有事情都会有人去操心,可以安安心心当一个闲人。

    虽然伤情不重,不过在府上时沈溪还是尽量小心谨慎,毕竟沈府内可能会有朝廷安插的眼线,下人太多,难以每个都去详细调查,沈溪一直住在病房,跟内院女眷接触也都很少,更不要说同榻共寝了。

    沈溪毕竟身体无大碍,闲得慌了偶尔也会觉得寂寥……好在白天他可以偷偷溜出去跟云柳和熙儿短暂相处,可以稍微让身心放松,到了晚上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回到养病的厢房,以免出乱子。

    不过这天他抽出时间去了一趟惠娘处。

    小别胜新婚,惠娘和李衿有一段时日没见到沈溪,迎接沈溪进门后,欢喜之余赶紧收拾房间。

    本来担心沈溪的伤情,但在详细看过“伤口”后,她们才知这狰狞的疤痕原来都是用一些特殊东西化妆而成。

    “老爷,您这又是何苦呢?”

    惠娘有些埋怨,觉得沈溪没必要如此委屈自己……不但要处置那么多军国大事让自己身心俱疲,更要用这些阴谋诡诈的手段获得政治利益。

    “不如此无法让横行不法的外戚就此收敛!”

    沈溪解释了一句,又指着胸口道:“没法沐浴,这地方用水洗后,没法还原,先就这样吧。”

    惠娘对李衿道:“衿儿,还不快去端些热水来?你先去沐浴,老爷这边交给我了。”

    “嗯。”

    李衿紧忙去准备热水,而惠娘则俯下身子,轻轻抚摸沈溪的伤口……惠娘做什么都温柔体贴,让沈溪感觉到一种脉脉温情。

    惠娘突然道:“老爷,随安和东喜正在后院陪泓儿玩耍,看得出她们本性纯良,若是老爷喜欢的话,随时可以纳了。”

    沈溪摇了摇头,正色道:“不可能,她们才是半大的孩子,再者……我过不了心理那一关……尽量给她们提供优裕点儿的生活环境,等长大后找个好人家嫁了,算是对过往的一种交待吧。”

    惠娘看着沈溪,目光突然有些悲切。

    这时李衿端来水盆,惠娘让丫鬟把暖炉内的炉火烧旺一些,然后拿起热毛巾,拧干后一点点帮沈溪擦拭身体。

    惠娘道:“随安和东喜这两个孩子,身世都很可怜。随安自小被拐子拐卖,家里是个什么状况,早就模糊不清。因为被转卖的次数太多,所以她学会了察言观色……”

    “哦。”

    沈溪闭着眼,不愿多想,充当一个忠实的倾听者。

    惠娘再道:“虽然她们年岁不大,但经历的事情却很多,身世比妾身更为坎坷……知道她们的遭遇后,妾身突然觉得这辈子还算幸福。”

    沈溪微笑看着惠娘,没有说话,眼里满是柔情。

    随即惠娘也不说了,房间里非常安静,却又充满温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可以不用在意外界的纷扰,仿佛整个天地只局限在这小小的院落之中。

    半晌后,惠娘终于抬起头来,白了沈溪一眼,道:“衿儿那边沐浴得差不多了,让她过来服侍你吧,妾身这两日身子不适。”

    沈溪苦笑道:“如此说来,我应该算好日子再过来?”

    惠娘轻轻点了沈溪的额头一下,随即又帮沈溪整理好前襟,亲自端着水盆出门而去。

    沈溪留在惠娘和李衿这里,心神得到巨大的放松。

    毕竟是外宅,就算再矜持,也会情不自禁想一些方式固宠,如此一来跟沈溪的感情也会更精进,沈溪也就更愿意过来。

    就算以前行事相对偏激的惠娘,这几年相处下来,态度逐渐也有了变化,有意无意地成为一个争宠的女人,想方设法赢得沈溪的宠爱。

    临近傍晚,京师开始下雪,雪很大,天地一片苍茫,不过房间内却暖意洋洋。

    惠娘偶尔会到房里看看,隔着帘子说一些事,拿出女人所有的温柔和体贴,不过她知道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将更多的机会留给李衿,而她则像是一个富有包容心的姐姐,为这个小家操碎了心。

    一切都平息后,天色逐渐暗淡下来,沈溪突然感到一阵饥饿。

    惠娘道:“老爷到底还是有伤在身,不能亏待身子,厨房已做好晚饭,今儿就在这里用膳吧。妾身没给老爷准备酒水,让衿儿以茶代酒陪老爷。”

    “嗯。”

    沈溪点了点头,侧头看着臂弯里一脸羞赧的李衿。

    惠娘走进帘子,坐到榻边,看着沈溪道:“老爷有许多时日没来,账目什么的妾身都准备好了,还有一批银子从江南运过来,不知该送到何处?”

    沈溪有些惭愧:“让你们辛辛苦苦买卖,却不断把盈利拿出来,填我这边的无底洞,实在让你们费心了。”

    “本来就是老爷的买卖,我们不过是帮忙打理罢了,再说了妇道人家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惠娘道,“刘公公势力被瓦解后,老爷在南方的声望更隆,现在商会在地方做买卖更容易了,粤赣等地的官府都在照应……”

    沈溪不由苦笑一下,自己本身最反感这种官商勾结的经营模式,但最后却发现,自己成为官商勾结最大的得益人。

    李衿笑盈盈道:“如此一年下来,差不多能有二十多万两银子入账呢。”

    听到这数字,沈溪惊讶了一下。

    以前惠娘打理汀州商会的时候,商会赢利连这个数目的一半都达不到,但现在光是南方几个省的地方贸易就已经能达到如此高的利润,让沈溪看到了在这时代发展工商业的契机。

    沈溪起身穿衣,惠娘过来帮忙,嘴里说着生意经。

    惠娘似乎对南方有一些眷恋,末了道:“……有时间的话,妾身想回广东看看,地方上现在的人未必靠得住,难保他们不会中饱私囊……”

    沈溪笑道:“对于下面的人,不要那么苛刻,适当地分润一些利益出去,否则谁会尽心尽力帮着做事?”

    惠娘没好气地道:“听老爷这说法,咱们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还要让下面那些蠹虫捞上一笔?屡经修订的商会章程莫不成了摆设不成?之前已经考虑到了那些掌柜的利益,再伸手就说不过去了,老爷现在这么大的官,恩威并重即可,岂能把更多利益让出去?”

    对于做生意惠娘的想法很传统,她把整个商会当成一个大家族,以大家长的方式来决断这个家族中所有事情,到目前为止运转得还不错。

    沈溪没说什么,他把生意交给惠娘和李衿,对二人的能力还是很放心的,至于她们把生意发展成什么样子,沈溪不会过多干涉。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