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2031章 第二〇三二章 同是沦落人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年底时朝中各衙门都在做年终总结。

    何鉴这段时间不但要负责吏部的事情,礼部那边他也跑得很勤,路上积雪很厚,就算每天有专人清扫,路也不好走,累得不轻。

    很多人想拜访何鉴这位新任吏部尚书,希望藉此获得官职上的升迁,可何鉴对这些人情往来非常抗拒,府门完全处于谢客状态,就算是乡党或者同年来见,也都被拒之门外。

    何鉴去的最多的地方还是谢迁的小院。

    得知王琼回京,并且先后拜访过杨一清、谢迁和沈溪后,何鉴便知道王琼在谢迁那儿碰壁了,于是便去说和。

    “……于乔,对九边的人别太苛刻,你也知道刘瑾把九边钱粮全都调回京师,至于目的是什么,咱不好计较,但现在正是冬荒时节,西北地方想把钱粮要回去度过难关,无可厚非……”

    何鉴这话中肯,偏向性不大,但谢迁却油盐不进,冷冷打量他一眼,“是沈之厚,还是德华让你来当说客?”

    “都不是。”何鉴道,“年底这段时间,朝廷的事情已让我忙晕了头,哪里有时间去见他们?”

    谢迁道:“那你意思是我这边太清闲,你想跟我换换位置?”

    何鉴很无语:“同殿为臣那么多年,于乔至于说这等丧气话?我只是来跟你就事论事,如果你不想帮德华,谁也不会勉强,不过你这样等于说跟之厚间不留余地了……”

    谢迁不屑一顾:“我跟他留什么余地?他现在不是在养伤么?连兵部的事情他都不怎么管,现在西北的事情他却硬要插上一杠子?”

    何鉴道:“你就是犟,不过也罢,之厚最近没什么表示,倒是有传言,陛下准备年初就会征调地方兵马驻防京师,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因中原一带地方不靖,必须防止小股乱民联合起来成为流寇,再者便是为来年出塞之战做准备,你于乔还是不管不问?”

    “爱怎么捯饬怎么捯饬,臭小子做什么事跟我商议过?”谢迁道。

    何鉴无奈道:“我是跟你说陛下的事情,怎么又扯到之厚身上去了?”

    谢迁扁扁嘴:“如果不是之厚在背后搞鬼,陛下怎么可能突然有这方面的意向?对于大明兵马调度,我不想过问,反正我说了也没人会听,陛下完全听沈之厚的,事情根本没得商议。”

    何鉴叹道:“你若是反对,可以试着去跟陛下说……也罢,反正怎么劝你都是徒劳,眼看就要过年了,天寒地冻的我不想再过来,如果宫里没有赐宴的话,或许下次见面就要待来年开春了。”

    谢迁听何鉴要走,没有挽留的意思,不过还是送客出了门口。

    何鉴匆忙上了轿子,谢迁看着远去的轿影,叹了口气:“沈之厚最近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好像朝廷都没他这个人了,这像是他的风格吗?”

    ……

    ……

    沈溪在年底这段时间非常低调。

    本来所有人都把他当成瞩目的焦点,偏偏遇刺受伤在家休养,一时间沈溪跟外戚都暂时在朝中销声匿迹。

    沈溪的回避,让张苑和谢迁的联合,成为朝中最为庞大的政治力量。

    如此一来,什么事都要看谢迁的脸色,张苑的注意力不在朝堂上,一心想怎么巴结朱厚照,使得朝事基本落在谢迁手上。

    沈溪暗中为来年的事情筹划,最重要的就是筹措钱粮,为来年战事做准备。

    他找来不少帮手,那些闲置的人此时也都派上用场。

    马九、宋小城、朱鸿、唐虎、王陵之,甚至是沈永祺和杨文招都有使命在身,更有从南方前来投奔他的唐寅也忙碌起来。

    沈溪看起来被投闲置散,好像什么事都不理会,但其实他这边要做的事情非常多,这还不算兼顾云柳手里的情报系统,光是一项跟地方商贾联络,就足够让沈溪头疼。

    腊月二十八这天,云柳给沈溪去了消息,说是周胖子已找到。

    沈溪当天下午去见了云柳,云柳把详细情况告知:“……周老三于年底前,暗中跟草原人做买卖,至于是跟鞑靼人还是兀良哈人,尚不清楚,他之所以避开大人,是因为事情太过重大,如今他不敢回京,倒是城内物资开始往外运,怕是要跑路。”

    沈溪诧异地问道:“给他阳关道不走,居然选择走独木桥?”

    云柳恨恨地道:“定是他平时恶事做多了,这次回京,能在短时间内崛起,就是靠跟草原做买卖,他在京师开设的商号不多,但积累的财富却不少,说明他把货物都运到北方去了,否则为何他的商号几乎都处于歇业状态?”

    沈溪喝问:“那你之前为何没调查清楚?”

    “是卑职疏忽了。”云柳俯身道。

    沈溪语气有些阴沉,“本来打算利用周胖子,跟地方商贾联络一下,现在看来不太现实,不过拔了这颗钉子,倒是能让地方商贾对朝廷信任增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的话,直接调五城兵马司的官兵过去把人拿下。”

    云柳有些为难:“大人,如此是否会打草惊蛇?”

    沈溪道:“他如果是蛇的话,早就惊了,现在大明跟草原贸易近乎完全断绝,做这买卖能让他赚不少钱,把他的家产全部查抄,倒是能给朝廷筹措一笔军费。”

    “那马昂呢?”

    云柳对周胖子找来的人同样不放心。

    沈溪摇头道:“旁的事情跟你无关,先把人拿下,再试着来一次清剿,算是杀鸡儆猴吧!”

    ……

    ……

    京城外,周胖子东躲西藏数日,他最担心的事情莫不过被沈溪的人查到行踪,那时他很可能性命不保。

    就在周胖子准备把京城大部分钱财运走便离开时,忽然有人前来拜访,却是他料想不到的一个人物,正是之前跟他有过交集,甚至之后此人在西北还接受过他资助的江栎唯。

    刘瑾倒台后,江栎唯便失去官职,不敢抛头露面,跟周胖子过着同样东躲西藏的日子。

    周胖子未料到自己的行踪居然会被江栎唯掌握,他对于江栎唯这个不速之客报以极大的戒心,虽然他知道江栎唯也在躲沈溪,不太可能跟沈溪有勾连。

    “……周当家让在下真是好找啊!”江栎唯见到周胖子,便用羞恼的语气道。

    周胖子眼中的江栎唯,已没有了之前的风采,不过才三十岁上下却已经有一股子四五十岁人才有的沧桑,周胖子冷目看着江栎唯,虽然他有足够的信心能把这个不速之客给除掉,但还是保持了克制。

    “你来作何?”周胖子语气不善。

    江栎唯道:“周当家最近明明志得意满获得沈大人垂青,怎突然就要逃离京城过飘泊不定的日子?难道周当家自知做了什么对不起朝廷的事情?”

    周胖子板着脸:“鄙人的事情,跟江大人您无关。”

    江栎唯阴笑道:“有些事是跟我无关,但跟沈大人却有几分关系,你不但卖国通番,跟北方狄夷和东面的倭寇做买卖,甚至还曾给刘公公贿赂试图成为阉党一员,这些往事被沈大人知道的话,每一样都会让你性命不保,所以就算沈大人对你施加优待,但你还是迫不及待要逃出京师当亡命之徒!”

    周胖子怒道:“江大人,你来跟鄙人说这些,可想好退路?以鄙人所知,你跟沈大人的关系似乎也不太融洽,你几次想陷害甚至刺杀沈大人……这次沈大人受伤的事情,怕是跟你也脱不了干系吧?”

    江栎唯道:“是我做的又如何?我不但想杀沈之厚,更想将他千刀万剐,断子绝孙!你以为我没有凭仗,就敢到这里来见你?”

    周胖子用不屑的语气道:“你自己都跟丧家之犬一样,居然还来威胁鄙人?江大人还是多考虑一下自己怎么逃命为好!沈大人追查线索的能力,可非同一般,只要让他找到你,怕是你要先断子绝孙了!”

    两人目光在空气中碰撞,都想在这次交谈中占据绝对的上风,但可惜二人都有一个共同的避讳,就是不敢暴露行藏,沈溪不会放过他们中任何一人。

    江栎唯一摆手:“周当家实在不必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来找你,就是知道你如今的处境,你已不容于沈之厚,不容于朝廷,只有跟我合作,你才有生路。”

    “跟你合作才缺心眼儿呢。”周胖子嗤之以鼻道,“你当我不知道你用心?当初你跟了刘公公,就是为了杀沈大人,结果如何?如今你已到山穷水尽,还不肯罢休,你是想害死多少人?”

    江栎唯道:“以前我没机会,现在我敢确保,沈之厚没几天活路了!”

    “哈哈,这话你还是留着骗鬼去吧,当初你跟刘公公不是也这么说的?最后怎么样?强如刘公公到头来也死在沈大人手上,最后不是被千刀万剐?”周胖子提到刘瑾,心里便带着忌惮,很怕步其后尘。

    江栎唯咬牙道:“那是你不知道我手里的筹码……这么说吧,我有足够的把握诛除沈之厚,但需要有人支持,你周当家虽然只是个市井之徒,但你要人有人,要钱有钱,怕什么?甚至你跟狄夷和倭寇有合作,怕沈之厚作何?”

    周胖子不想回答,他在考虑出手杀掉江栎唯后会带来怎样的反应。

    江栎唯道:“怎么?不想合作?现在你还有选择的机会?我既然能找到你,就有办法把你的行藏泄露出去,还有你要运出京师那些钱财,已在我掌控中,如果你不合作的话,那我就把你的行藏和你的财货泄露给沈之厚知晓,以沈之厚的能力,弹指间你就会倾家荡产。”

    周胖子近乎是嘶吼道:“姓江的,你自己死也就罢了,居然想拉我垫背?”

    江栎唯得意地道:“钱财乃身外物,何必纠结呢?当初你周当家不也被朝廷搜刮,身无分文?现在不照样腰缠万贯?给你个自我救赎机会,如果你不好好把握的话,大不了你我同归于尽。”

    周胖子很生气。

    他在想自己当初下狱发配,颠沛流离的那段苦日子,想自己如何从一个胖子变成如今瘦消的模样,他时刻提醒自己,不能步以前的后尘,所以一直防微杜渐,就算没有发现沈溪有跟他清算的意思,还是选择逃走。

    现在如果他忤逆江栎唯的话,将意味着自己要跟江栎唯的下场一样,被沈溪找到,下狱都是轻的,很可能要被直接格杀,甚至凌迟处死。

    周胖子暗忖:“这个姓江的死不死没人在意,居然敢威胁我!我不能让他得逞,现在最好稳住他,不要让他乱来,只要过了今日,我随时都可以杀他,就算答应合作也可以反悔。”

    周胖子道:“你想怎么杀沈大人?”

    “既然选择合作那就先改个称呼……”

    江栎唯道,“沈之厚当不起大人二字,给他脸叫一声沈之厚,不给他面子直接称呼沈贼,我现在有十足的把握能杀他,比刘公公当时使的法子都管用,但现在不能告知于你具体办法,我想通过你见到鞑靼人,还有东洋人的代表。”

    周胖子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栎唯冷笑道:“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我想集合几方之力一起杀沈之厚,你周当家再有本事,也只能提供一点银钱,你手下虽好勇斗狠,哪个能派去刺杀沈之厚?沈之厚身边可有那么多高手保护。”

    周胖子道:“你不是说这次刺杀乃是你幕后指使?”

    江栎唯当然是吹牛,不过他不想解释,因为他觉得这是让周胖子相信自己能力的一种方式。

    江栎唯嘴角发出不屑的声音,“管你怎么认为,可惜我派去的刺客并未得逞,下一次要刺杀就困难重重,不过我要杀他,未必需要动用刺客,或许我能让他跟刘公公有一样的下场呢?”

    周胖子突然醒悟:“你是想让倭人和鞑子,制造跟沈大人暗地里勾连的罪证,暗中陷害?”

    “算你有点头脑。”

    江栎唯道,“否则你以为自己有什么本事?靠你的银子?我当初为了杀沈之厚,花费的银子少吗?最后结果不也到现在这样颗粒无收?你最大的本钱,还是你宽广的人脉。”

    周胖子内心有些被说动,但思索半晌后,又摇头,“不可能的,皇上绝对不会相信你的鬼话,这种浅显的离间计,皇上怎么可能会相信?朝廷文武百官也不可能会帮你……你这是一厢情愿!”

    江栎唯得意笑道:“你以为我是凭何有这样的底气?如果是让朝中人去弹劾沈之厚,那皇帝必然会站在沈之厚这点,但我要用来攻击沈之厚的人,却不是皇帝身边的人……这么说吧,皇帝身边现在的人,无论是太监还是宠臣,又或者宠妃,我都能说上话,到时候只要他们一齐来说沈之厚的坏话,把沈之厚跟东洋人和鞑靼人勾连的证据拿出来,那时沈之厚又功高盖主的话……你说皇帝会怎么做?”

    周胖子咽口唾沫,觉得江栎唯所言从理论上来说可行。

    就在他准备表态时,突然手下人进来禀告:“大当家,大事不好,有不明来历的人马,把咱运货的马车给截下来了。”

    周胖子皱眉道:“会不会是例行检查?”

    江栎唯讪笑:“什么例行检查?你这都看不出来?沈之厚动手了!”

    “不可能,沈大人不可能知道我的目的。”

    周胖子显得很笃定,“这次我潜回京师非常隐秘,而且我派出去的人,都可以信任,绝对不会把消息泄露出去。”

    江栎唯道:“怕是你在这里,已经被沈之厚所调查到,我能查出的事情,沈之厚查不出来?如果你自信的话,可以跟我走,等明日天亮后你再看结果。”

    周胖子那名手下很紧张:“大当家,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先撤。”

    周胖子虽然有一股莫名的自信,但还是被说动,因为他觉得江栎唯比自己更为神通广大,毕竟连自己下落都能被江栎唯找到。

    周胖子赶紧带着亲随,跟江栎唯一起离开藏身的院子。

    才走出不远,周胖子便看到院子周围突然有大批举着火把的官兵现身,内心不由一惊。

    “姓江的,不会是你跟沈大人检举老子的吧?”周胖子怒气冲冲道。

    江栎唯骂道:“我检举你作何?刚才我也在里面,走迟一步也要被抓住!你觉得我下场会比你好?而且我检举把你的钱财查封了有何好处?”

    (本章完)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