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三八章 战与不战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王琼回到驿馆。

    他来的时候满是期许,面圣时满心感动,见过朱厚照后则满心疑虑。

    对于王琼来说,很多事情难以思索,毕竟不在朝廷核心层,不知道这场政治斗争背后的角力方都有谁,明面上看,现在是谢迁和沈溪的嫌隙,但他隐约又感觉好像没那么简单。

    王琼回来后,一个客人在下午来见他,这个人便是前三边总制杨一清。

    王琼对杨一清非常恭敬,到底杨一清年岁比王琼大,而且现在做了户部尚书,地位很高,且现在王琼还需要杨一清来帮自己调配粮食。

    杨一清来了后,开门见山:“……陛下午后已安排人到户部打招呼,年后开太仓调拨一批粮食往西北,具体数量虽没定下来,但料想不会太多,因为兵部沈尚书已经答应自行筹措部分军粮物资……”

    王琼面对杨一清时,有些心不在焉。

    他的思维已不局限西北缺粮这件事上,而杨一清把事情说明之后也隐约感觉到王琼似乎有心事。

    杨一清问道:“德华为何愁容不展?今日应该是跟之厚一起去面过圣,难道面圣时有所不顺?”

    王琼摇头道:“恰恰相反,陛下留我和沈尚书在豹房用膳,之后才出来。”

    杨一清一听觉得不可思议,道:“这可是好事,怎到你这里反而满怀心事?”

    王琼轻叹一声,似乎很纠结,问道:“杨尚书,以您看来,来年西北这场仗到底该不该打?实不相瞒,入朝前在下也认为可行,鞑靼内部纷争,四分五裂,实乃平草原最好机会,若等其一统,整合起来,再谈平草原就属妄想……”

    杨一清淡淡一笑:“怎么,到京城后发现情况并非如此?”

    王琼道:“在下感到陛下和沈尚书执意要开战,我大明如今内忧外困,中原之地民乱尚未彻底平息,西北又缺少粮食,物资方面多有紧缺,开春就打这场仗,太过仓促,但似乎陛下没有延缓战事的打算。”

    杨一清叹道:“若一场战争,只是表面所见,那就不是战争。”

    “此话何解?”

    王琼满脸期冀,想从杨一清这个已跻身朝堂核心层的同僚口中得到些经验。

    杨一清道:“朝廷不是没有粮食,这点你该清楚,但内阁和司礼监都不同意出粮用于西北,这是与兵部间的怨怼,倒不涉及私怨,而是朝中多数人并未把来年战事看作必须,仗打胜了也改不了如今朝廷格局,若败了……很可能带来极大的麻烦,尤其是在御驾亲征的基础上。”

    王琼想了下,问道:“应宁兄的意思是说,这场仗是有人为争夺权势而执意而为?”

    杨一清摇头:“也不尽然,至于谢阁老和之厚孰是孰非,没人能定夺,旁人对之厚执着于来年战事产生怀疑无可厚非,毕竟有英宗时土木堡前车之鉴,但世人也都知晓,若谁真能平定草原,怕是数百年内也难找出比之厚更合适的人选,如今又是最好时机,为何不试一试呢?”

    王琼点头:“如今情况正是如此,西北军中对于来年战事充满期许,就在于沈尚书常胜不败的名声实在太过响亮,将士们都想建功立业。”

    杨一清道:“军中从上到下都想打这场仗,陛下也想打,而能打赢这场仗的人又如何能回避?所以之厚即便想站在谢中堂一边,也难以抵挡来自陛下的压力,还有全体将士的渴求。”

    王琼听到后,终于明白过来,瞪大眼,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听杨尚书这一说,莫不是沈尚书也是被逼无奈,必须要打这场仗?”

    杨一清微笑道:“你入朝年数不短,但始终对京师官场格局参悟不透,之前我也一直认为是之厚太过执着,但以之厚对待阉党的态度,以及后来对谢中堂的态度,我发现他并无争名逐利的企图,反而是谢中堂对之厚太过苛刻。”

    王琼叹息道:“没想到杨尚书居然站在沈尚书这边,这是否意味着,来年这场战事,杨尚书也是支持的?”

    杨一清又摇头:“情感上支持,但现实中我却必须站在谢中堂一边,这是原则,朝中大臣多不希望这场战事发生,你我也都能看出这场战事失败的后果,即便胜利也是劳民伤财,得不偿失,既如此,我为何又要站出来支持开战呢?”

    王琼皱眉:“听杨尚书这一说,在下有些糊涂了,这场仗到底该打还是不该打?”

    杨一清道:“或许是我之前所言让你迷惑,但其实很好理解,之厚被逼无奈非打这场仗不可,但其实之厚自己也不想打,因为他跟朝中人一样,都能看出出塞作战代价太大,失败后的恶果难以承担,谁愿意牺牲自己的名誉来打这场仗?难道之厚打赢了,他就能权倾朝野?谢中堂会让位给他?”

    “嗯?”

    王琼还是很糊涂,没明白其中道理。

    杨一清续道:“这场仗不该打,但陛下和军中将士执意要打,理由充足,所以无论是战与不战,都有道理,我等只需做好本分,维持西北地方安稳,至于最后结果如何,不必强求,若开战则上下一心,不战则守疆御土,战与不战由谁来当,非你我的责任!”

    王琼终于恍然。

    杨一清说了半天,就是让他不要轻易表态,做好本职工作即可。

    管他打不打,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静观其变即可。

    王琼先是点头表示赞同,但仔细一思虑却有不同见解,暗忖:“照杨应宁的做法,岂不是把决定权拱手交给他人?为人臣子,就不能向朝廷发表有益的见解?杨应宁本乃忠直之人,为何回朝当了尚书后如此畏首畏尾?难道说这朝堂是消磨人心气之所,回朝后必须规行矩步,连自己的主见都不能有?”

    ……

    ……

    除夕这天,来沈家送礼的人不是很多。

    倒不是因为沈溪在朝中地位不高,而是因为沈溪平时就拒人千里之外,再加上朝中那些资历深厚的前辈官员看不起沈溪这样快速崛起的新贵,加之谢迁平时又对沈溪多有打压,所以沈府成为朝中许多人的禁区。

    不过即便如此,沈溪府上收受的礼物也非常贵重。

    但凡涉及到地方军职之人,就算人不在京师,也会想办法把礼物送到京城,趁着过年前的最后一天,礼物送到沈府,都很低调,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箱子,打开后却都是值钱的东西,有的干脆就直接送金银珠宝。

    “……礼物能退的退,不能退的直接充当军资。”

    沈溪对朱起的吩咐很简单,“谁都知道西北缺粮,如今京师内粮价也在无声无息上涨,但凡涉及到民生的物资,能买的尽量买回来,年后直接送到西北。”

    朱起显得很惊讶:“老爷,这些礼物可都是下面的官将送给您的啊。”

    在朱起看来,自家老爷不收礼可以理解,但把收来的礼物直接送给朝廷,这就有些难以理解了,收礼要么退回去,要么悄无声息留下作为己用,拿来充作军费根本是闻所未闻。

    沈溪道:“朱老爹,我怎么安排你怎么做就是,不用担心言官说什么,反正我当官这些年,没少被弹劾。”

    送礼这件事上,沈溪想得很开,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即可。朱起不敢跟沈溪顶撞,反正送来的礼物都有定数,谁送来的直接给谁退回去,若是人不在京或者送礼来的人有所隐晦,那干脆就把礼物存起来送到兵部衙门。

    沈溪进入后院时,已近黄昏,谢韵儿迎了出来,问道:“老爷为何这么晚才回来?莫不是朝中有大事?”

    沈溪道:“本来只是说去衙门那边转一转,结果却带三边总制王琼一起去豹房面圣,又被陛下留下来吃了一顿便饭,之后又处置为三边将士筹措粮草之事,这才回来晚了。”

    谢韵儿点头,道:“妾身已把后院基本收拾好,今晚府上非常热闹,老爷是否有旁的安排?”

    “我等下还要出去,可能要晚些时候才能回来。”沈溪苦笑着摇摇头,“西北地方军粮筹措有些棘手,今日内我必须做出妥善安排,明早我就不去爹娘那里拜年了,得去见地方商会代表,家里过年的事情就完全交给你了。”

    谢韵儿虽然有些遗憾,但这么多年了她已经习惯一个人主持家里的过节事宜,当即道:“老爷要做大事,尽管去便可,妾身会把家里的事情处置好。”

    沈溪看着如此贤惠的妻子,心里有些宽慰。

    他只是回府上来看看,简单交待后,便要出府而去。

    走到门口时,朱起过来道:“老爷,说来稀奇,竟然有番邦使节给您送礼。”

    沈溪皱眉:“鞑靼人?还是西域小国使节?”

    朱起仔细回想一下,道:“好像是朝鲜人……老爷,这番邦使节送来的礼物不能随便收吧?”

    沈溪想了下,道:“礼物退回,如果再有不明身份和来历的人送礼,一律拒之门外,退礼的事情也可以省了。”

    “是是,老爷放心,小的这就让人把礼物送去会同馆。”朱起知道规矩,不用沈溪吩咐,就知道该把礼物送到哪儿。

    ……

    ……

    沈溪见到云柳时,天色已暗淡下来。

    云柳把大致情况一说,沈溪才知道依然没发现周胖子下落。

    “……卑职没用,京师周边已派出大批细作探寻,包括客栈、酒肆等都问过,并未察觉周老三的人……”

    云柳做事谨慎,即便大雪封城,还是派出人手,在交通要道和客栈码头搜索,但因道路阻塞严重,要在留滞京畿地区的庞大人群中找到周胖子近乎大海捞针。

    沈溪道:“以周胖子的警觉性,应该知道客栈和酒肆等人多的地方不安全,所以他不会到这些地方,他可能专门找那种偏僻的乡村投宿,而且既然有人帮他的话,这一路上应该都有落脚点,不会太辛苦。”

    云柳请示道:“不知大人认为此人可能往何处去?”

    沈溪叹道:“或者北上往边塞,联络鞑靼人,也有可能南下,往江浙一带走,去联络倭寇,这个人做买卖也就南下和北上两途,分别派出人手去追索,如果实在追踪不到话,不必勉强。”

    云柳有一种做错事的歉疚,低下头,不敢跟沈溪正面相对。

    沈溪道:“适逢春节,明日城内各商会应该有节庆活动,我准备发起一次见面会,把各省各地商会代表叫过来聚一聚,开诚布公谈一谈……之前可有跟他们打招呼?”

    云柳回道:“已派人去通知,至于他们人是否会来,卑职不知,很可能会有人阳奉阴违。”

    沈溪点头道:“周胖子的事情,会对我的声望有所影响,把他的案子转交顺天府,让顺天府好好查他里通外番的罪行,至于是杀鸡儆猴,还是打草惊蛇,无需在意,对于那些商会代表的反应……由着他们吧。”

    “都是卑职做事疏忽。”云柳认错。

    沈溪笑了笑道:“周胖子想跑,由着他,再怎么躲藏最终还是要死,这么做只会让他死得更快一些罢了,很快他就会无处容身,那时我不会给他留活路!”

    云柳知道因为自己调查不当,才没查出周胖子的罪行,让其有机会逃走,她一直为此自责。

    沈溪并不想归罪于云柳,当下有意转变话题,道:“刚出府门的时候,得知朝鲜使节到府上送礼,你去查一下,这些朝鲜使节有何目的。”

    云柳皱眉道:“这个……卑职恐很难查清楚,毕竟我们的谍报人员没办法进入朝鲜境内。”

    沈溪看着云柳道:“你大致记住,这跟朝鲜内部纷争有关,中宗……也就是如今名义上的国主,杀了之前的国主,其上位后一直未得大明册封,且如今鞑靼人强势,威胁到了朝鲜的利益,所以他们迫切希望朝廷能认可册封他们……你只管去调查,这次他们来的使节是谁,还有他们国内政变的具体状况,可以派人跟他们接洽,就说是朝廷派去的人,他们必会相信!”

    云柳很惊讶,她对于沈溪足不出户便知道大明域外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好像什么事都瞒不住沈溪一样。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