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三九章 家底不剩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除夕当日,建昌侯张延龄终于从刑部天牢里出来,一身晦气回到家中。

    进入府门,整个建昌侯府都热闹起来,仆人为张延龄准备了很多驱邪活动,连和尚、道士都请来做法事。

    临近天黑时,张延龄沐浴更衣出来,他正准备进房去看望那些许久没见过的女人,张鹤龄闻讯过来。

    张延龄自然有些不爽,到底牢房这段日子清心寡欲,就算饭菜和居住上没亏待他,但到底没法接触女人,对于他这样的好色之徒来说非常不适应。

    “……大哥不是被禁足了吗?贸然过来的话,不会对大哥有影响吧?”张延龄在牢房里也得到一些消息,毕竟他坐牢这段时间,兄长都没来看过他,他也知道张氏一门被这件事牵连进去,影响巨大。

    张鹤龄冷声道:“你也知道有影响啊?咱张氏一门算是彻底栽在你手里了,不仅沦为朝野笑柄,连领兵权也丢了,看你做的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

    张延龄颜面有些挂不住,“大哥就知道骂我,但据我所知,大哥自己也侵占不少民田,这才是被陛下禁足的真正原因。”

    “你还敢跟我犟嘴?若不是你引发朝野公愤,我做的那些事能叫事?”张鹤龄很生气,举起手就想打弟弟,但最终也没落下那一巴掌。

    兄弟二人坐下,张鹤龄道:“今日乃除夕夜,你能出来,该体会到陛下隆恩浩荡,今后无比安分守己,否则的话连你的爵位都会不保。”

    “现在空留个爵位有什么用?”

    张延龄显得很气恼,“军职都没了,咱在朝中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倒不如跟陛下请一块封地,咱自己去当土大王!”

    “混账话!”

    张鹤龄喝斥道,“你出了牢门还没醒悟过来?你不过区区侯爵,谁会给你封地?之前土地被没收,咱张氏连祖产都受波及被朝廷收缴,你还不死心?”

    张延龄道:“不是有姐姐么?”

    张鹤龄叹道:“看来你是没得到教训……太后一再为我张家求情,陛下却一直拒见太后,若因为这件事让太后和陛下间产生嫌隙,你我便是罪人……难得现在陛下不再追究,所有责任都归在下面那些替死鬼身上,你就知足吧!非要把你脑袋砍了,你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张延龄不说话,但内心依然不服,暗忖:“我这口恶气,可不能白受了。”

    张鹤龄道:“你之前从民间掳劫回来的女子,为兄做主,全都放回去了,朝廷不会再予追究,你好好过日子吧。”

    张延龄当即跳了起来,怒视张鹤龄,“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些女人……都跟了我多年,你就这么……送走了?”

    张鹤龄板着脸回道:“你强抢民女的事情,闹得天下人皆知,你还不知收敛?陛下对你已是仁至义尽,以你的罪行,本就该判死罪……幸好沈之厚没出什么事,否则怕是砍你脑袋都是轻的。”

    “那你也不能动我的女人!”张延龄气恼地坐下,嘴巴翘得老高。

    张鹤龄道:“为兄做这些事,全都是为了你好,你自己该心里有数,咱张家不能再经受任何波折,只要你安分守己,陛下还是会重新对我张氏一门委以重任。”

    张延龄眼睛发红,阴沉着脸坐在那儿,牙齿咬得嘎嘣响。

    张鹤龄看出弟弟心里有极大意见,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为兄要回去了。”

    “大哥且慢走。”

    张延龄突然道,“听大哥的意思,咱以后连自己的日子都不能好好过了,就为了迎合陛下和沈之厚等人的喜好,就像哈巴狗一样,让他们觉得咱张家对他们没威胁了,等哪天陛下心情好恩赐,才有机会重新执掌军权?”

    “二弟,你这话太过偏激!”张鹤龄道。

    张延龄冷笑道:“偏激?每一句都是大实话,任何话都没这实在!以前逢年过节,你府上和我府上,哪次不是宾客盈门?送礼的人都能排出几里地去!今年呢,你府上有人来送礼吗?”

    张鹤龄道:“世情冷暖你早就该知道,既然陛下对你我兄弟降罪,谁人还会来送礼?”

    “那不就是了?”

    张延龄继续道,“世人都知道谁得势,想那沈之厚和谢于乔等人府上,必定跟咱府上往常年一样,他们上位大哥就心甘情愿?”

    “想那刘瑾不过一介阉人,掌权后尚且不敢对你我兄弟如何,可那沈之厚一上来就针对你我兄弟,步步设计陷害,现在他已得逞,下一步怕是要赶尽杀绝……如此大哥还这么相信他和朝廷,指望他们手下留情?”

    这次张鹤龄不说话了,虽然他也赞同张延龄的一些说法,却不会跟弟弟那么偏激。

    张延龄以为兄长被自己说动,咬牙切齿地道:“也到咱兄弟做一些事的时候了,咱失去的东西,就该自己去拿回来,否则旁人还以为我们张氏一门好欺负!”

    张鹤龄怒视弟弟:“你坐牢坐傻了吗!你想怎么做?不会又想去刺杀沈之厚?还是说你准备去做一些更为大逆不道之事?既然现在事情已了,你就该安分守己,没人会再继续追究下去,但若你继续执迷不悟,咱张氏一门怕是要在你手里毁掉!”

    “为兄这里给你下死命令,回来后好好给我反省,不得出府门一步,为兄会派人看着你,若你再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举,为兄……决不答应!”

    虽然张鹤龄想说一些威胁的话语,但临出口又不自觉放软了态度。毕竟眼前是自己的亲弟弟,虽然做错了事,但也受到一定惩罚,只要弟弟不再胡闹他便可以接受。

    到这会儿,张鹤龄已不想再听弟弟那些歪理邪说,直接起身离开,即便张延龄再挽留也无济于事。

    “大哥,你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小弟以你为耻!”张延龄朝着张鹤龄的背影大喊大叫。

    ……

    ……

    张鹤龄走后,张延龄越想越气,坐在那儿,把府上一名护院领班给叫了过来。

    “二侯爷,您有事吗?”

    护院领班名叫张若,乃是张家的家生子,年岁也就二十出头,见到张延龄后有些惊惧。

    张延龄问道:“本侯不在家这些日子,府中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张若闪烁其词:“小人……也不太清楚。”

    “你一直留在侯府,居然敢跟本侯说不清楚?快说!否则本侯马上命令人把你乱棍打死!”

    张若赶紧跪下来道:“二侯爷,在您离家这些日子,大侯爷过来把府中女眷悉数遣散,还把您之前藏匿的金银珠宝给搜了出来,交给朝廷……”

    听到这话,张延龄简直想吐血,怒目而视:“为何本侯回来的时候,你不说这些事?”

    “小人……小人不敢说……”

    张若战战兢兢地禀报,“大侯爷吩咐,有些事不要告诉二侯爷,连提都不能提,二侯爷……真不是小人想欺瞒您,实在是大侯爷吩咐,小人只能照办。”

    这会儿张若只能把责任推给张鹤龄。

    张延龄怒道:“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一个个平时做事丢三落四,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却在行……张举呢?”

    张若回道:“张爷被锦衣卫抓了去,到现在还没放出来,一点音信都没有,有人传言已经因为刺杀沈大人,还有放火烧刑部的事情给砍了脑袋,二侯爷不在府上,没人敢去镇抚司衙门打探。”

    张延龄眉头紧皱,半晌后才愤愤然道:“老子离家不过两个月,府上为何发生这么多事情?”

    张若不敢应声,耷拉着头跪在那儿,生怕被张延龄降罪。

    张延龄继续问道:“咱府上田宅,现在还剩下多少?”

    张若回道:“府上在城内的几十处宅子,有的被朝廷查封,有的被大老爷拿走地契献给朝廷,说是赎罪……城外田地基本被朝廷查封,不但后来买的和侵占的,还有以前一些祖产,也都没了……二侯爷您别动怒,大老爷这样做也是为了尽快把您给救出来,您这不是平安出来了?”

    “大哥莫非是失心疯了?简直不可理喻!”

    张延龄破口大骂,“拿弟弟家里的东西去讨好朝廷,还自以为是帮忙?甚至连弟弟的老婆、孩子都一并送走,这分明是要人命啊!”

    张若咽了口唾沫,不敢多说。

    张延龄坐在那儿,呼哧呼哧喘着气,一副与兄长势不两立的样子,半晌后再道:“本侯之前藏在城内各私宅那些钱财呢?”

    “二侯爷,您莫要再问了,但凡咱府上的好东西,基本都被大侯爷给搜走,能上缴朝廷的基本都上缴了。”

    张若苦着脸道,“加起来……少说也有五十两万两银子,这还不算田产和房产,加上那些,估计一百万两银子是有的……”

    张延龄这次没直接开骂,心里有一种极大的危机,瞪着张若问道:“那现在家里还剩什么?”

    张若心眼儿实在,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目光好似在说,这不是还剩下这座宅子和宅子里的人?

    张延龄脸色大变,整个人瘫在那儿,半晌没回过神来,等他恢复神智时,脸上带着凶神恶煞的戾气。

    “老子辛辛苦苦养活府上这么多人,总算让张氏一门有了一点积蓄,没想到到头来……日防夜防,还是兄长最难防啊!”

    张延龄眼睛里满是血丝,神色狰狞地嘶吼着,“早知道如此的话,有些事就不该告知兄长,他倒好,为了自己的利益把老子的产业拱手让人。”

    张若苦着脸道:“大侯爷做这些都是为了二侯爷您哪……只要人没事,其他都可以慢慢拿回来!”

    “闭嘴!”

    张延龄骂道,“是不是他之前吩咐过你,如果本侯回来,让你盯着,不让本侯做一些他不愿看到的事情?”

    张若想了想,然后“嗯”了一声,重重点头。

    张延龄道:“他简直是猪油蒙了心,咱张氏一门乃皇亲国戚,当今圣上的亲舅舅,如今太后还没出意外,皇家和大臣就要针对我张氏一门……以后若是太后没了,岂不是我们兄弟二人都要被开刀问斩?”

    张若道:“大侯爷的意思,是让咱府上的人收敛些,就算以后二侯爷您吩咐要做一些欺压良善的事情,也要竭力劝阻,以前二侯爷豢养的那批打手,基本都被大侯爷给遣散了,府上留下来的,基本都是当初太公家里的旧人。”

    “什么?”

    张延龄勃然变色,站起身喝问,“岂不是老子想报仇,都没人当杀手了?”

    张若哭丧着脸道:“二侯爷,咱别老想着报仇的事情,府上真没剩下什么了……以后每年俸禄下来,还能买几亩田地,太后那边也会有赏赐,总归不会亏待咱张家人……”

    张延龄心里纠结成一团,颓丧地坐在那儿,眼神中仍旧带着一股杀气。

    他发现,自己无论说什么,张若都在苦劝,心道:“这小子本来就没多少骨气,肯定已经被大哥收买,以后我想做点什么都会被他告知大哥……不行不行,就算我要做什么也不能让他知晓,必须从外间找一些能帮得上忙的人来。”

    “你可以下去了。”

    张延龄道,“去把宋老大叫来!”

    “哎哎。”

    张若巴不得早点离开,他被张延龄表露的杀气给吓着了,急忙忙站起身退下,不多时,一个四十多岁的家仆走了进来。

    张延龄看着来人问道:“宋老大,你就说本侯这几年对你如何吧?”

    宋老大用莫名其妙的目光望着张延龄:“小人不知侯爷您的意思。”

    张延龄道:“本侯亏待过你吗?”

    “没有。”

    宋老大道,“侯爷对小人恩重如山,不但把小人家眷接到京城来,还找名医为小人的母亲治病,小人对侯爷您感恩戴德,若侯爷有什么吩咐的话,小人必定全力以赴。”

    “仅仅是全力以赴么?”

    张延龄对宋老大的说辞有些不满。

    宋老大道:“万死不辞。”

    “好!就要你这句话。”

    张延龄目露凶光,道,“本侯现在想让你找一批生脸孔回来,一概不能跟京师这边有牵连,距离越远越好,本侯想让他们做点儿事,必须要出手狠辣,且能上得了台面!”

    宋老大试探地问道:“侯爷是要杀人?”

    张延龄怒道:“你管那么多作何?我只问你,人是否能找来?”

    “能!”

    宋老大当即拍着胸脯表态,“只要侯爷您吩咐,小人必定能把人找到,甚至不用侯爷您出一文钱。”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