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四六章 皇帝的气量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张苑几乎是被王陵之押送着往豹房而去。

    张苑一路上没少骂沈溪,差点儿就把沈溪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个遍,不过他还是有点分寸,知道骂沈溪的祖宗就是骂自己的祖宗,而且他有一样“命门”被沈溪给把着,那就是他儿子在沈溪手下办事,若是跟沈溪彻底交恶,儿子就只能靠他这个亲爹才有出路。

    而他自己都以太监这个身份为耻,到现在都没跟几个儿女相认。

    到了豹房,小拧子听说沈溪把张苑给“押”回来,一路小跑迎出来,见状大惊失色:“沈大人,您……您这是作何?”

    沈溪道:“本官有事见陛下。”

    张苑急切地道:“小拧子,你跟他说,是否陛下让咱家去办事的?他居然诬陷咱家跟朝鲜人勾连,分明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小拧子根本不理会张苑,道:“沈大人稍等,小的这就进去给陛下通报。”

    小拧子不想知道沈溪为什么把张苑押送过来,只顾着履行自己的职责,尽快把事情传达给朱厚照,别的事情他一概不想理会,而且他心底也希望沈溪能找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张苑,最好能把张苑拉下马来。

    等小拧子把话传到,朱厚照吓了一大跳,问道:“什么?沈先生带着张苑来的?那十名美女……”

    小拧子眨眨眼,摇头道:“奴婢并未见到什么美女。”

    “坏了坏了,沈先生不会是来教训朕不学无术吧?那……干脆不见了!”

    朱厚照可不想被沈溪骂,关键是现在不能把沈溪怎么着,在他心目中,是将沈溪当作长辈看待,就算对他老爹也没对沈溪那么虔诚。

    做错事后,自然不想挨训。

    小拧子苦着脸道:“陛下,以奴婢看来沈尚书不是来跟您为难,他好像是说……张公公跟朝鲜人私通还是怎么,奴婢没听太明白。”

    朱厚照皱起了眉头:“那你先去问问沈先生是为何而来,如果不是为美女的事情,就把沈先生请进来。”

    小拧子立马出去把沈溪请了进来。

    以小拧子的想法,现在朝中能跟张苑对抗的朝臣,除了沈溪外没旁人,他要依靠沈溪来把张苑扳倒,让自己上位。

    朱厚照见到沈溪后,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觉得先生是为了朝鲜使节团进贡美女之事前来声讨。

    “微臣参见陛下。”

    沈溪直接行礼,态度恭谨。

    张苑“噗通”一声跪到地上,近乎是哀求:“陛下,您可是亲眼看到了,不是老奴不想替您做事,实在是沈尚书太过蛮横无理,阻挠老奴办皇差不说,还把老奴给押送回来,简直是目中无人!”

    朱厚照正需要借势壮胆,张苑这下算是犯到他手上了,当即怒喝道:“闭嘴,你个狗奴才,朕让你说话了吗?”

    张苑赶紧住口,随即朱厚照看着沈溪问道:“沈先生,这两天您的伤情是不是有所反复?怎么……突然深夜造访豹房?”

    沈溪道:“微臣有关于朝鲜国内的情况告知,免得陛下被朝鲜使节欺骗。”

    朱厚照稍微松了口气,在他看来,只要沈溪不是来跟他计较沉溺美色之事,一切都好商量,说话也有了一丝底气:

    “沈先生,朝鲜使节不过是来求大明册封,他们国主刚登位,急需得到大明承认,此前已经被刘瑾那逆贼给拖延了……或许他们的国主得位不正,但大明作为天朝上国,不应该跟他们计较太多吧?总归要以和气为先。”

    沈溪没料到,朱厚照居然能从朝鲜使节之前一系列举动,猜测可能是其新君得位不正,当即点头道:“以微臣所知,朝鲜国内发生政变,如今的国主是靠篡位得到皇位。”

    朱厚照笑道:“那就是了,朕不想跟他们计较,反正朝鲜国主发生更替已是既定事实,朕还跟他们计较什么?早点把他们册封了,他们也好回去交差……朕最多不过是赐给他们一点儿东西罢了。”

    张苑见朱厚照如此笃定,也多了一些自信,嚷嚷道:“沈尚书,瞧瞧,你自作主张无可狡辩了吧?外交无小事,陛下没决定的事情,你就大动干戈……回陛下的话,以老奴所知,沈尚书居然把朝鲜使节给囚禁在会同馆内,甚至派出士兵看守。”

    “嗯!?”

    朱厚照脸上露出一抹疑色,随即笑道,“沈先生,不知可有这件事?”

    沈溪见朱厚照那敷衍的笑容,便知道皇帝口是心非,虽然心里存疑,却又不敢跟自己翻脸,所以才会有这表现。

    沈溪道:“朝鲜使节公然刺探我大明情报,派人去工部军械工坊窃取我火器构造,并从黑市大量购买火器、火药,其心可诛……”

    沈溪把朝鲜使节劣行说出来后,朱厚照看似在思索,但其实恨不能早点儿把沈溪给打发走,因为朝鲜使节所犯过错在朱厚照看来无关紧要,他此时最关心的事情,莫过于那十个朝鲜美女,只要美女到手,任何事都可以商量。

    等沈溪说完后,朱厚照故作生气道:“这些朝鲜人实在太不像话了,居然在我大明境内作奸犯科,既如此就该早日册封了事,免得他们长时间逗留大明境内……放心吧,沈先生,朕遣使前去册封时,会以圣谕的形式喝斥,责令以后再遣使到京城来,必须遵循我大明法纪,否则会驱逐出境……沈先生认为朕的处置是否合适?”

    沈溪见朱厚照是这个态度,便知道自己是时候罢手离开了……朱厚照对于军事上的事情似乎很关心,但对于政治及外交的敏感度完全不够,基本是应付了事的态度。

    若再继续说下去,必然会引起朱厚照的反感,至于朱厚照找朝鲜使节索要美女,并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列,朝鲜向大明进贡美女本来就是传统,太祖和成祖后宫都有朝鲜妃子,再说君王坐拥天下,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自己身为臣子,其实很难干涉朱厚照的行为。

    沈溪行礼:“一切都听从陛下安排。”

    朱厚照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的话,那事情就此定下来了,朕会遣使去朝鲜国册封,顺带会跟他们提例行上贡的事情……朝鲜与大明毗邻,长久受天朝庇护,若长久不册封,难免朝鲜境内又出现什么变乱,那可不是朕希望看到的结果。”

    张苑轻蔑地瞥了沈溪一眼,然后冲着朱厚照恭维道:“英明莫过于陛下!”

    “闭嘴!”

    朱厚照瞪着张苑,怒气冲冲地道,“朕还没问过沈先生,你这个狗奴才是否跟朝鲜使节有勾连,若有的话,朕准备好好惩罚你。”

    张苑一听,眉眼顿时耷拉起来,垂头丧气地退到一旁。

    本来沈溪准备把张苑直接给拉下水,但他看出来了,朱厚照虽然话说得严厉,但实际上敷衍和袒护的意思十分明显,也就不想再节外生枝,摇了摇头道:

    “张公公私下里确实跟朝鲜人见过面,至于他们是否有勾连的情况,微臣不知,微臣只是防止有人跟外夷串通,伤害我大明利益!”

    朱厚照释然点头:“原来如此,张苑,你个狗东西,你且在朕和沈先生面前说,你是否有收受朝鲜人的礼物?”

    张苑赶紧叫屈:“没有啊,陛下,绝对没有这种事,老奴冤枉!请陛下明鉴,老奴一心想着陛下的交托,根本就没有私心,只是跟他们说……”

    “行了行了,你说没有,朕暂时相信你,剩下的事情朕不想听你说,朕会派人去调查这件事,一切都会明了。”

    随后朱厚照以敷衍的态度看着沈溪,“沈先生,您看张苑是否还有做错事,又或者对您不敬?如果有的话,朕会严厉惩罚他……您还有别的事情吗?”

    沈溪心里有些不爽,直接回道:“微臣并无异议。”

    朱厚照笑呵呵地道:“那就好,至于跟朝鲜人谈判的事情,沈先生已经做得很好,朕不想再多劳烦,您看这样如何,让张苑这狗东西继续跟朝鲜人商议册封的事,朕会派人盯着,防止他跟朝鲜人勾连……沈先生可满意?”

    朱厚照越是在意沈溪的意见,甚至每件事都摆出来请示,沈溪越觉得这小子滑头,而且明显是心中起了芥蒂,对他产生了防备心理。

    沈溪知道现在朱厚照身边一堆佞臣,就算再尊敬和器重他,也不想看到他大权在握或者对豹房和宫里的事情指指点点。

    为了保持君臣和睦,沈溪无奈地行礼:“一切都按照陛下所说的来办吧!”

    ……

    ……

    沈溪怏怏不乐离开。

    亲自送沈溪出了豹房,目睹马车远去,朱厚照返回豹房花厅,坐下后如释重负,就好像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一样,忍不住连续出了一口长气。

    小拧子和张苑侍立在旁,一个站着,一个跪着,朱厚照的反应自然而然地落入二人眼中。

    张苑见朱厚照不说话,以为这位主也在恼恨沈溪僭越,趁机挑唆:“陛下,这沈尚书愈发不将您放在眼里了,老奴奉旨去办差,都被他给押送回来,豹房甚至成了他自家的后院,想进就进,想出便出,成何体统嘛!”

    朱厚照一听来了气,指着张苑喝骂:“还敢在朕面前胡说八道?朕且问你,朝鲜人是否给你送过礼物?”

    “没有啊,绝无此事!老奴之前不是已经回答过陛下的话了吗?”张苑再次矢口否认。

    朱厚照扁扁嘴道:“哼,别以为朕不知道,你既然见过朝鲜人,那些朝鲜人怎么可能只提出给朕送十名美女?我听说刘瑾之所以没答应朝鲜册封之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嫌弃朝鲜使节送的礼太薄!有了前车之鉴,你帮朝鲜人穿针引线,他们岂能不给你好处?这实在有悖常理!”

    张苑赶紧磕头:“真的没有,真的没有啊!可能等老奴把事情办成,他们会送礼过来,但到现在为止确实没有。”

    小拧子没有帮张苑说话,站在旁边看热闹。

    朱厚照黑着脸一语不发,也不知道他在生谁的气,半晌之后才道:“管你有没有,如果你敢欺骗朕的话,朕会让你好看……朕现在命令你去把十名美女给朕接来,现在沈先生已经不管这件事了,如果你再不能把人接到,你不用再来见朕了,自生自灭去吧!”

    张苑心里别提有多委屈,以前只要打着朱厚照的名头,随便走到哪儿都可以耀武扬威。

    现在倒好,就算是在京城,还能被沈溪给押送过来,关键是朱厚照不帮他。

    随即张苑领命而去,朱厚照仍旧没离开花厅,他回身看着身后堂上的匾额,好像在想事情。

    小拧子道:“陛下,时候不早,是否给您安排些节目?”

    “哪里还有心情?”

    朱厚照显得很气恼,“小拧子,你觉得沈尚书是否有做错?他来跟朕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拧子听得出了,朱厚照对沈溪的称呼都变了,显然是真的有意见了,但他可不想说沈溪的坏话,至少在对付张苑上,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当即道:“回陛下的话,以奴婢看来,沈大人所做的事情,都是为大明利益考虑,并非有意为难陛下。”

    “怎么说?”朱厚照皱眉道。

    小拧子分析道:“沈大人调查出朝鲜人图谋不轨,自然要提出反制,至少不能让他们轻易达成目的……以沈大人对朝事负责任的态度,自然要向陛下您劝谏,而且陛下提出解决方案后,虽然不合沈大人的意思,他不也没反对吗?”

    朱厚照稍微一琢磨,不由点头:“说得也是,虽然沈尚书来见朕说的话不怎么中听,但还是很尊重朕的意见……还有呢?”

    小拧子道:“请陛下恕奴婢见识浅薄……以奴婢看来,刨除朝鲜使节主动向陛下进贡十名美女这件事,其余的事情他们完全是在欺瞒大明,损害我大明利益……这些人必然怕沈尚书,谁都知道沈尚书用兵如神,自然怕沈尚书带兵灭掉他们的国家,开春后大明不是就要出兵平草原?草原一旦安定下来,难道他们就不怕自己跟着遭殃?”

    朱厚照听到这话心情大佳,乐不可支道:“还是你这小东西会说话,算了,朕就不生沈先生的气了,赶紧去给朕安排玩乐的事情,若张苑把美女带回来,直接送到朕面前!”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