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四八章 玩出事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朱厚照想玩一把野的,是在不泄露自己的身份的情况下,侵犯屋子里面的女人。

    虽然小拧子和张苑都觉得不妥,但他们没敢阻止朱厚照,这里毕竟是豹房,是朱厚照的主场,以他们这样的常侍认知,朱厚照更狂更野的事情都做过,也就不在意眼前这点儿事情。

    当朱厚照进去后,小拧子和张苑离开。

    但张苑始终有些不放心,半道上抱着一定不能出事的心态偷偷折返回去,也幸好他回去了,才避免一场大祸发生。

    朱厚照被人伤了。

    倒不是说有人故意行刺,而是朱厚照进去挥退宫女后,继续往里间的浴池摸了进去。

    问题就出在浴池没点灯,只是靠外间的烛光映照,黑灯瞎火的状态下,里面正在沐浴的女人不知谁冲了进来,朱厚照蛮不讲理,恶狗抢屎一般扑向正才池子边相互搓洗的朝鲜女子,结果遇到强烈抵抗,尤其是这些个女子中有自小习武的存在。

    通常情况下,女子身娇体弱,对男子无法构成威胁,但问题是朱厚照因常年沉迷酒色,身体严重透支,再加上这次几个女人一起反抗他,一下子悲剧了。

    这些个朝鲜女子多为使节团成员的妾侍和丫鬟,并非是官宦人家小姐,许多时候都要做力气活,身体得到锻炼。

    如此一来,朱厚照便吃大亏了,被几名女子按住手脚一通狂殴,然后那些女子趁乱逃跑,不巧撞翻外间烛台,导致大火蔓延,而里间的浴池可没有门户逃命,被揍得头晕脑胀的朱厚照被大火堵住去路,不得已跳进浴池。

    等朱厚照被张苑从火场里救出来时,已是奄奄一息。

    张苑吓得不轻,赶紧让人把朱厚照抬到后院卧房,随即豹房进入戒严状态,闯祸后逃跑的朝鲜女子都在通缉范围内。

    虽然豹房面积不小,但因戒备森严,这些女子没有机会逃走,虽然一时间不知去向,但迟早会被抓住。

    等朱厚照遇刺的消息传出豹房,那些睡梦中被惊醒的大臣吓出一身冷汗来。

    不是说他们没经历过皇帝驾崩的事情,而是朱厚照除了一个妹妹就没人可接班,莫说儿子了,连个血脉至亲的兄弟都没有。

    谢迁当天跟何鉴商议朝鲜使节的事情,憋了一肚子窝囊气,三更半夜勉强入睡,结果这边有人前来传报,说豹房那边传来消息,朱厚照遇刺。

    “怎么回事?”

    谢迁惊愕莫名,对他这个首辅来说,维持大明国祚安稳始终摆在第一位,任何事情都要为此让步。

    谢迁赶紧整理朝服,本要去豹房看看,临出门才发现京城已戒严,毕竟涉及刺杀皇帝,问题严重。

    与此同时,京城内其余勋贵和官员府中也相继得到消息,除了豹房戒严外,御林军也加强了对紫禁城的守卫。

    作为兵部尚书的沈溪第一时间便得到消息,立即派人到五城兵马司传令,派兵到各街口设卡检查,进行戒严,京师内突然喧嚣一片,

    跟旁人几乎口口相传得到消息不同,沈溪连豹房内到底发生什么事都调查得清清楚楚,知道朱厚照恣意妄为才被朝鲜女子刺伤,而带给他消息的正是小拧子。

    ……

    ……

    沈溪穿戴整齐往兵部衙门而去。

    这种时候,沈溪必须站出来稳定大局,不能让京师出现任何变故。

    而这会儿寿宁侯张鹤龄则心急火燎从府宅出来往弟弟家中而去,到了建昌侯府,张鹤龄差点就要冲上去痛打张延龄一通。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怀疑刺杀皇上的事情是我做的吧?”张延龄显得很无辜。

    他自己也刚得到消息说朱厚照出了事,至于是什么事他没搞清楚,随后张鹤龄便赶来府上找他算账。

    张鹤龄咬牙切齿道:“除了你之外,谁人如此胆大妄为?你不会是要把我张氏一门害死才肯罢休吧?”

    “小弟敢对天发誓!”

    张延龄憋屈得不行,右手举起,对着天空大声道,“大哥,就算我处心积虑想要除掉沈之厚,但也知道咱们家的地位是谁给的,怎么可能去对咱外甥下手?再者说了,皇上身边有那么多侍卫,我就算想派人行刺,能进得去豹房吗?一定是拥有领兵权的人做的,不出意外的话,是沈之厚干的,他早就想篡权了!”

    张鹤龄用怀疑的目光望着弟弟:“果真不是你所为?”

    张延龄急道:“大哥,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要是这样的话我就没办法了,你看这些日子我修身养性,除了去豹房参加赐宴还做过什么?我只不过是嘴上说要报复,就算真找人算账也跟皇上没关系,难道我连这点轻重都分不清?”

    张鹤龄稍微冷静一下,道:“说来也是,你胆子再大,也不敢做如此荒唐之事……但你以前做过的荒唐事还少了么?当时我怎么就被你蒙骗,这次……”

    张鹤龄虽然怀疑是弟弟所为,但还是保持了克制,就在他絮叨个不停的时候,建昌侯府下人进来通禀:“大老爷,二老爷,太后那边派人来了。”

    “快请快请。”

    张鹤龄心里带着一抹惴惴不安,生怕张太后是派人前来问罪,等照面后才知道不是,来人是张太后宠信的高凤。

    张鹤龄道:“高公公,太后那边怎么说?还有豹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高凤急匆匆地道:“老奴不是很清楚,两位国舅,你们人手多些,应该知道豹房发生什么事情才对……太后已派人去问询情况,得到的消息是说,陛下被女人所伤,但什么女人如此无法无天,还没弄清楚。”

    张鹤龄看了张延龄一眼,揣度刺杀朱厚照的女人跟弟弟有什么关系。

    张延龄蹙眉道:“不会是花妃干的吧?”

    “花妃?”

    高凤想了下,完全不知张延龄为何会提及花妃这个深受朱厚照宠信的女人。

    张鹤龄却知道些典故,知道花妃曾受张延龄宠爱,生怕让高凤看出端倪来,赶紧揭过话题,故作担心地问道:“陛下现在身体如何了?”

    高凤苦笑着摇头:“暂且不知,老奴只是奉太后之命跟两位国舅通个气,若是出了什么不测之祸,需要两位国舅出来稳定朝纲。”

    张鹤龄叹了口气:“恐怕要让太后失望了,现在我兄弟二人军职都没了,怕是没扭转乾坤的能力……不过,劳烦高公公回去传话给太后娘娘,我兄弟就算只有匹夫之力,也要力保大明江山无虞!”

    ……

    ……

    豹房内已乱成一锅粥。

    朱厚照被刺伤,太医院就算是不当值的太医,也要赶来为朱厚照诊伤,同时侍卫还在搜查刺客。

    因为当时朝鲜女子是在沐浴时被朱厚照所袭,多为衣衫不整逃走,因为这些女子可能换上宫女的衣服,没法认出到底谁才是刺客,如此一来豹房内的宫女跟着倒霉。

    但凡是不能自证身份的宫女,都被抓出来,五花大绑等候问罪。

    豹房这边风声鹤唳,京城内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沈溪刚到兵部,正跟兵部官员安排涉及京师兵马调度的事情,五军都督府来人,不是旁人,正是沈溪的老熟人,以前曾做过三边总制,如今为右军都督府都督、总理三千营军务的保国公朱晖。

    “哎呀呀,之厚,朝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还能如此安心留在兵部衙门?”

    朱晖一来说话就阴阳怪气。

    本来沈溪以为朱晖先见过张懋后才赶来兵部衙门,但听其口气,分明是自行前来,怀有某种目的。

    此时兵部衙门,陆完和王敞尚未赶到,沈溪没有重要的人事安排,于是亲自出来见朱晖,问道:“保国公因何而来?难道这个时候不应该留在五军都督府坐镇掌控局面?”

    朱晖一伸手,意思是到没人的地方说话。

    等沈溪请朱晖进了空无一人的公事房,朱晖才紧忙道:“凡事不是要做最坏的打算么?听说陛下被刺伤,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大明不是要掀起一番大风浪?”

    沈溪道:“那保国公应该去皇宫见太后,而不是来兵部衙门。”

    朱晖稍微一怔,马上明白沈溪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朱厚照真的死了,那也该去问张太后让谁继位,再由张太后和主要大臣进行商议,现在来兵部,大有趁机定社稷夺权的意思。

    谁拥戴新君,将来在新君登基后就会有极大的权势。

    而大明藩王多圈禁于封地,若更迭君王,只能按照一定规矩甄选,然后再到地方恭迎,大明京师皇位将会有一段时间空缺。

    朱晖苦笑:“老夫并无此意,不过是想稳定京师局面,不能让宵小之徒趁机夺权,诸如之前对之厚不利之人。”

    沈溪直接道:“保国公所指,莫非是寿宁侯和建昌侯?”

    “呵呵!”

    朱晖脸上仍旧带着苦笑,“不管是谁,之厚你是兵部尚书,三千营操练以及五城兵马司防务都归你掌控,不来找你找谁?呃?五军都督府没旁人来?”

    就在朱晖问话的时候,外面有人传报:“尚书大人,英国公已到兵部门口,是否出去迎接?”

    朱晖道:“说曹操曹操就到,要不老夫先回避?”

    沈溪摇头:“既然目的相同,都为保大明社稷安稳,有何可回避的?保国公也该出去相迎才是。”

    **********

    ps:第二更,求月票!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