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五一章 明眼人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沈溪对于豹房发生的事情已没那么关心。

    按照何鉴所言,文臣和勋贵回各自衙门等候消息,他微笑以对,带着一种相对坦然的心情回兵部去了。

    朱晖本来要去五军都督府,但他似乎铁了心跟沈溪站在一道,覥着脸坐上沈溪的马车。

    随着马车起动,在车厢这种相对封闭的地方,朱晖终于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之厚,你信拧公公和张公公说的话?”

    沈溪打量朱晖一眼:“难道保国公认为,陛下可能会有什么三长两短?”

    “保不准,看张公公闪烁其词的模样,显然有事情隐瞒……就算谢于乔留下来问话,以张公公老奸巨猾的性格,会把详细情况告知?”朱晖说话时,紧盯着沈溪的脸,想看清楚沈溪的反应。

    沈溪微微摇头:“不知保国公有何高见?”

    朱晖眼前一亮:“就说之厚跟普通人的想法不同,有的是远见卓识……老夫如此想的,若真有什么意外的话,咱们应该第一时间做出应对,所以老夫留在兵部,一旦有什么状况,三千营归你调遣,你看如何?”

    沈溪看着朱晖,大致弄明白了为何对方会有这样热切的目光。

    “朱晖过去几年很不得志,现在他想为后代打下根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建立大的功勋,这次朱厚照遇刺便被他看作一种机遇,就算没有匡扶新君的功劳,跟兵部走近些,或许开春后出兵塞北的话,他能在功劳簿中名列前茅。”

    沈溪道:“保国公要去兵部,自然可以,但有些事保国公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是最佳反应,彼此心照不宣便可。”

    朱晖马上意识到自己若跟沈溪表现得太过亲密,会被人说闲话,甚至被御史言官参劾,笑着点头:

    “之厚,你当老夫刚进官场?规矩和道理都明白,老夫留在兵部便可,若有有什么事的话,老夫一切都听从你吩咐,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老相识,当年在延绥便觉得你气宇不凡,将来必成大器,你看看,都被老夫言中了吧?咱们只要团结一心,必能保京师太平,这可是为大明江山稳固!”

    无论朱晖把话说得多漂亮,都改变不了沈溪心中的成见。

    此时沈溪心目中,把朱晖当作投机者看待。

    很快马车停在兵部衙门外,等沈溪和朱晖下马车时,兵部两位侍郎陆完和王敞都到了,当他们见到朱晖和沈溪一块儿下马车时,都有些意外,不过没人质疑。

    朱晖笑呵呵道:“把老夫当作透明的便可,老夫只是过来看看兵部有何举措,之后便会乘轿离开……哈哈,里面说话吧。”

    在陆完和王敞陪同下,朱晖跟在沈溪后面进了兵部衙门。

    ……

    ……

    豹房门口,等所有人离开,谢迁开始出言询问,可惜张苑的回答模棱两可,关于朱厚照的伤情谢迁并未得到有用的情报,

    就在谢迁心生不满,觉得张苑这个盟友没尽到义务时,张苑抢先用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道:“谢阁老,沈之厚做事愈发不守规矩,今夜他更是将咱家从会同馆押回来,谁给他的权力!?你作为首辅,可不能不管啊。”

    谢迁听张苑提及沈溪一副轻蔑的模样,有些不快,暗忖:“沈之厚无论多放肆无礼,毕竟是翰林出身的文臣,怎么也轮不到你张公公来管吧?”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谢迁也知道现在朝廷之所以表现出君臣相宜一团和气的景象,完全是因为张苑的软弱和无能造就,若是现在跟张苑唱对台戏,让对方撇开内阁一意孤行,吃亏的反而是自己。

    谢迁点头道:“老夫回去后定会好好教训他。”

    “是该好好教训了!”

    张苑气恼地道,“这次豹房之所以出现意外,多少跟他有关!总之所有的错误都是沈之厚造成的,谢尚书找到机会就该上疏参劾他,就算不能让其革职查办,也要受到足够的教训!咱大明这么多官员,没一个像他这般放肆的!”

    谢迁听到后眉头皱得紧紧的,心想:“我现在要问陛下的伤情,你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作何?”

    谢迁再次问询:“老夫是否可以入内探望陛下?”

    张苑为难道:“这……有些不太好吧?咱家可没权限答应谢尚书,不过咱家在这里跟谢尚书打包票,陛下龙体无大碍,只是出了一点……小意外,现在所有危险都被排除了。”

    谢迁稍微松了口气,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张苑笑呵呵道:“很多事都可以慢慢商量着办,不要那么心急……谢阁老早点儿把沈之厚这个大麻烦给解决了,到时候兵部再安排个让所有人满意的尚书,那时朝野上下不是皆大欢喜?”

    谢迁皱眉道:“兵部尚书的位子,如今还有谁比沈之厚更合适?”

    “有,有的是!”

    张苑听谢迁的意思似乎有些维护沈溪,非常不满,“沈之厚不过是运气好,几次投机取巧都让他侥幸成功,才能有今天的位置……如果谢阁老实在舍不得让他离开京师,可以让他入阁给你打下手,到时候不就能管着他了?沈之厚到底是翰林出身,只要他主动提请入阁,就算是陛下也会同意。”

    “嗯。”

    谢迁点了点头,没再多说。

    张苑看出谢迁似乎对自己的话不太上心,脸色带着些微不善,威胁道:“谢阁老回去后好好思虑一番,行大事者不拘小节,就算沈之厚是你孙女婿,必要时也要大义灭亲不是?要是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咱们还如何合作?话已既此,咱家就不多留了,马上就要进去听从陛下吩咐……”

    谢迁看了张苑一眼,心情复杂,一方面他想利用好跟张苑的良好关系来稳定朝局,另一方面又能感受到野心和能力严重不相符的张苑始终是朝中一个不稳定因素。

    目送张苑离开后,谢迁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张苑只是因为暂时没能力,才会把权力拱手让给我,若他有了经验或者是找到谋士相助,他岂不是会执掌朝政,再演刘瑾为祸一幕?当初刘瑾也不懂批阅奏本,还是找到孙聪、焦芳、刘宇等人帮忙后才走上正轨……”

    ……

    ……

    带着极大的不安,谢迁上了马车。

    现在夜深人静,宫中已戒严,文渊阁是进不去了,只能前往他在西长安街购置的小院。

    隐约间,谢迁似乎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之厚这孩子虽然有时候也刚愎自用,但他从未做出危害大明的事情,我处处针对他是否太过武断?再者他平定草原的计划,真有商议的余地?”

    带着一肚子疑惑,谢迁回到小院,没等他下马车,便听到张懋的声音传来:“看看,老朽便说于乔会回这里来。”

    何鉴的声音跟着传来:“于乔,我等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谢迁掀开车帘下了马车,但见除了张懋和何鉴外,国丈夏儒也在,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但还是上前一一行礼。

    张懋有些不太理解:“于乔,为何看你神色凝重?可是陛下那边有什么不测之事?”

    谢迁尚未回话,何鉴道:“若豹房真出了什么大事,于乔怎会回这里?”

    张懋这才释然:“是老朽言语不当……于乔,咱们进去好好说说?”

    谢迁一摆手,叹了口气道:“今日的事情,让人疲累不堪,这都已经快五更天了,再过会儿都要天亮,诸位若是没什么要事的话,可以先回府,今日京师应该不会再出什么祸事了。”

    张懋笑道:“原来果真没事,怪不得于乔你会回这里来,是想早点儿休息吧?那老朽就不打扰了……”

    说到这里,张懋便打算带着夏儒离开。

    谢迁行礼:“恭送二位。”

    何鉴跟谢迁一起送张懋、夏儒离开,看着二人马车走远后,何鉴才若有所思地问道:“于乔,你怎么是这气色回来?莫不是我等离开后,你跟张公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谢迁突然问道:“世光兄,你认为张苑有无成为第二个刘瑾的可能?”

    平时谢迁对何鉴就算有所礼重,也不会以“世光兄”称呼,何鉴话刚入耳便知道谢迁是以朋友的身份商议事情,而非以官员的身份,算是私下里的探讨。

    “进去说话吧。”何鉴抬了抬手,二人进到院子,等四下无人后,何鉴才叹道,“张公公近来的确有些不可一世,对于朝廷各衙门也开始插手,跟他刚进司礼监时谨小慎微的情况大相径庭。”

    谢迁脸色阴沉:“这也正是我担心之处,由始至终,他未对陛下的情况有正面描述,但显然是陛下令让他出来接见朝臣……那他为何要刻意隐瞒?”

    何鉴有些紧张:“难道是陛下伤情严重?”

    谢迁摇头道:“若如此的话张苑断不会出来见朝臣,那时就连陛下自己也会思虑皇位稳固的问题,岂能随便打发朝臣回去?你看之厚离开时的轻松和淡然,他应该是提前知道了什么。”

    何鉴苦笑道:“于乔的话,让人听不懂,这跟之厚有何关系。”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

    谢迁打量着何鉴道,“莫要小瞧之厚,他在朝中有不少眼线,若陛下真有什么意外的话,他肯定比你我更早知晓,他淡定的反应无疑是告诉老夫,陛下现在安然无恙,而张苑则是有所隐瞒。”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