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五二章 我们是冤枉的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谢迁对沈溪了解很深。

    何鉴虽然担任过很久沈溪的下属,但要说真有多了解却算不上,当谢迁说出这番话后,何鉴着实惊讶,没料到谢迁居然如此评价一个他亲手提拔起来的后生。

    “于乔,你这话说得可有根据?就算之厚曾身从军旅,也不可能会对豹房内的情况了若指掌,被你这一说,倒好像他真有什么狼子野心一样……”何鉴没法评断谢迁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在他听来有些不安。

    谢迁摇摇头:“你以为我当初没有跟你一样的想法?他一介臣子,了解那么多情报作甚?刘瑾倒台前,他似乎对一切事情都能做到尽在掌握,可以说他回京前,就已经定了刘瑾的死罪!”

    何鉴吸了口气,没多言。

    谢迁继续道:“之后老夫发现他做事愈发过分,不但在朝野广布眼线,甚至在京城内外也到处插钉子……你知道为何我对他的印象改观吗?就因为他所做之事,实在非人臣所为,简直是瞎胡闹,说他两句他还不耐烦,你让老夫如何自处?”

    何鉴皱眉:“那于乔你是如何得知这些情况的?”

    谢迁道:“斗刘瑾时,他派人跟我接洽,正是他手下的情报头目,其能力不亚于朝中任何大臣,做事果决,胆略出众,又对他忠心耿耿,如此培养家臣,除了有不轨之心还能作何解释?”

    何鉴苦笑道:“于乔,你莫把之厚所作所为全都看成是狼子野心……他在斗倒刘瑾后做过什么僭越的事情吗?一切还不都是为了维持朝廷稳固?他从未正面跟你反驳过,你所支持的事情,到他那里照样遵行无误,一切都顺着你的心意。”

    “那是他翅膀还不够硬!”

    谢迁毫不客气地评价,“你当我对他全无了解吗?他做事从来都是审时度势,就算知道能斗倒刘瑾,但在没达成他的目的前,就是选择不动手,非要等刘瑾把一些年老持重的官员赶出朝堂,才开始发难……”

    “说沈之厚没有狼子野心,我对此是绝对不信的,现在他知道没办法跟我抗衡,便虚以委蛇,而他坚持的对草原一战,便是他收揽权力的最好方法,若这一战他得胜归来,朝野中谁能跟他抗衡?”

    这下连何鉴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以何鉴的分析,谢迁所说的话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只不过何鉴对沈溪的很多过往都不了解,只能站在谢迁所说理据上考虑问题,但他心底里还是不想看着沈溪和谢迁相斗。

    何鉴叹道:“至少现在之厚还守规矩,至于将来如何,实在不好说。于乔,你应该对他有所提点,而不是任由你跟他之间的嫌隙扩大,这对朝局没有任何好处。这次的事情,就当作是个契机,有机会的话你跟他见上一面,要是你不想见的话,也可由老朽去说,让他前来求见。”

    谢迁一摆手:“不必了,现在的沈之厚已不是当年初出茅庐的小辈,经历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后,已无当年的纯真无邪,其种种作为不得不让人怀疑其用心阴险,居心叵测……我不想与这种人为伍!”

    何鉴摇头苦笑:“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沈之厚已完全被你摒弃一样。”

    “他要做什么,那是他的事情,你何世光不要干涉。”

    谢迁道,“他要坚持冒险打仗,我不阻拦他,只要他不伤及国本便可,若在对草原一战中遇挫,对他来说反倒是好事,就算大明因此丧失部分土地和百姓,但只要让陛下彻底了了平草原之心便可!”

    何鉴叹道:“你啊你,因为一些误解,难道就愿意跟他彻底了断关系?”

    谢迁看着何鉴,皱眉道:“不说这个了,此番陛下遇刺,很可能只是意外,但若将来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呢?”

    “嗯?”

    何鉴脸色一变,下意识地看了看左右,“于乔,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你的意思是……朝中有人有不臣之心?你在暗示谁吗?”

    谢迁想了下,最后摇头叹道:“就当是我因愤怒而胡言乱语吧……本来我还在想,张苑是否会成为第二个刘瑾?但现在看来已无关紧要,他就算再有能耐,也大不过刘瑾,但若是之厚有野心呢?唉!到那时,怕是大明要经历一番波澜了。”

    何鉴虽然不敢苟同,但还是让自己冷静下来,认真思考若谢迁的假设成为现实会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最后道:“若之厚真成了刘瑾一样的人物,朝野上下怕是无人能撼动。”

    说完这话,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

    ……

    ……

    京城会同馆内,正经历一场大风波。

    当天以卢公弼为首的朝鲜使节团可说经历了一次的考验。

    先是张苑放出风声,告知只要进献十名美女,便可以换得大明皇帝对朝鲜国主进行册封;之后便是见到大明钦差沈溪,结果一言不合,册封的事情被沈溪一言否决,甚至连他们也被软禁在会同馆而不得随意进出。

    再后来张苑带人前来,本以为事情出现转机,结果连张苑自个儿也被沈溪带人给押走,就在卢公弼以为难以完成任务时,张苑居然趾高气扬回来了,跟他讨要了十名美女回去。

    眼看册封的事情已经是十拿九稳,到最后张苑却又派锦衣卫前来把会同馆团团包围,以得到的风声看,似乎是送进宫的美女做出行刺之举。

    卢公弼都快被折腾疯了,接连出去问询情况,却没得到任何正面回应。

    “……正使,若再这么继续下去,大明不会把我们都给杀了吧?”

    跟随卢公弼一起前来的朝鲜官员开始紧张起来,毕竟涉及谋刺大明君主的事情,现在已不单纯是外交纠纷,而涉及到以下犯上。

    朝鲜从来都没有跟大明平等对话的资格,如果大明朝廷要追究罪责,不但会杀了他们这些使节,很可能还会出兵朝鲜,甚至把朝鲜灭国都有可能。

    卢公弼尽量压制心中的紧张情绪,道:“不可胡思乱想,大明皇帝应该没有大碍,否则我等恐怕早就下了大狱……我现在想问一句,究竟是谁派人混进这些进贡给大明皇帝的美女中,做出谋刺之事?”

    卢公弼想知道,行刺的事情到底是不是自己人指使的,如果没有的话,绝对是栽赃诬陷。

    他不相信大明皇帝朱厚照身边能有高手保护,也不相信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能做出谋刺之壮,那些女子大多数他都见过,基本都柔弱不堪,并非是充当刺客的好人选。

    在场朝鲜官员都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回答,卢公弼再次出言喝斥:“谁做的,主动站出来承认,只要他勇于自我牺牲,我就既往不咎,这件事也无处可查!”

    现场依然鸦雀无声,过了好一会儿,使节团的副使站了出来,道:“大人,您这么说纯属污蔑我等……那些个女子,咱们不是从国内带来,就是自大明地方掳掠所得,此前从未反抗过,如此温顺如何能伤得了大明皇帝?我看是上国权臣有意栽赃陷害!会不会是之前那位沈大人所为?”

    卢公弼想到沈溪,便感到一阵头疼。

    旁边有人附和:“很有可能就是兵部沈之厚干的,此人在大明可说极有谋略,就连蒙元部族都怕他,听说他的名字在草原上能止小儿啼哭,以一人之力就能灭掉目前势头正盛的鞑靼……”

    “胡说八道!”

    有人指责,“这纯粹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个人看起来很普通,就是个文弱的朝官,有这么大的能耐?”

    卢公弼一抬手,阻止手下争吵,道:“这个沈之厚的确有神鬼莫测之能,他的成就不但体现在治军上,还在于其卓绝的见识和层出不穷的创意,大明许多先进的火器,都是他力主下研究成功,这次若是我们能偷到新式火器的制造图纸,那以后不管是打倭人,甚至面对北边山林里的女真人,都更得心应手!”

    一个朝鲜官员愤愤地喊道:“最好把大明也灭了!”

    “混账东西!”

    卢公弼骂道,“有没有一点常识?既然我们的火器制造技术窃取自大明,人家研究肯定比咱们透彻,而且大明地大物博,我们能制造的先进火器恐怕连人家一成都不到,我们的军队更是羸弱,如何能胜大明?倒是倭人和北面的女真人,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说到这里,在场的人连连点头,显然也觉得以朝鲜国力撼动大明实在是痴人说梦。

    又有人问道:“但是卢大人,现在咱们该如何是好?沈溪既有能力又有野心,指不定他自己想当皇帝,所以把刺客混在入宫的美女中,想趁机刺杀大明皇帝,咱们现在是有理说不清啊。”

    这些朝鲜人拿一种仰望的态度看待沈溪和朱厚照间的关系,在他们眼中,一个人权倾朝野,声望和能力还足够高,就一定会想当皇帝,不甘被人统治,这次中宗反正就是例证。

    “对对,难道我们要在这里等死不成?”在场的人又都紧张起来,显然一个个都很怕死。

    “慌什么?”

    卢公弼喝斥道,“既然大明用非常规手段对付咱们,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马上想办法把消息传递出去,至少要让国主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大不了尽节,以报君王!”

    在场已有人哭喊:“我们是来当使节,不是来送死的……我们是冤枉的,一定要跟大明皇帝申冤!”

    ps:今天还是两更,先送上第一章,稍后更新第二章,求一波月票!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