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五四章 各有坚持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谢迁拖着疲惫的身躯,在马车颠簸中,往长安街小院而去。

    他不但身体疲惫,心理上更是万念俱灰,开始反思自己所作所为。

    “……我站在张苑一边,到底是对是错?张苑没多少能力,以至于让我把控朝局,所有事情都可以按照我的想法进行,朝廷的一切都在正确的轨道上,往好的方向发展,这本该是大好事,为何我却觉得自己成为了失败者……”

    谢迁不是普通人,在朝三十年,资历和能力在文臣中首屈一指,意识到一些看不见的问题正在滋生。

    不知不觉间马车停到了小院门口,谢迁正在打瞌睡,忽然听到外面随从请示:“大人,您是下车还是去别去?”

    谢迁本想在事情尘埃落定后回自己府宅休息,但此时他已没力气回转家门,道:“就在这里吧,扶老夫下车。”

    谢迁掀开车帘,没等他下车,便听到下人在向人问安:“……见过沈大人。”

    谢迁不由一怔,等他抬头时,视线正好撞上身前几步沈溪直射过来的目光。

    本来应该由下人搀扶他下马车,但最终搭过手的却是沈溪,谢迁没说什么,任由沈溪把他扶下马车,等站定后突然想起什么,打量沈溪问道:“你是从兵部衙门过来?”

    沈溪摇头:“已过了正午,谢阁老到现在才回来,应该是在豹房碰了壁……在下先回去睡了一觉才过来,倒是打扰谢阁老休息了。”

    沈溪说话平铺直叙,情绪没有任何波澜,谢迁听到后皱了皱眉,心想:“还是这小子审时度势,知道操心没什么用,不如回家去休息。”

    “进去吧。”

    谢迁语气还算平和,走在前面,沈溪紧随其后,一起进到小院内。

    院子里一片冷清,毕竟还在正月休沐中,昨夜事情了结后,大多数人都回家休息了,根本就不会到谢迁的小院来拜访。

    谢迁心想:“本以为何世光他们会来这里等候,未料只有这小子有心。”

    进了正堂,谢迁解下大氅。

    沈溪伸手接过,交给旁边下人,谢迁坐了下来,待家仆将茶水奉上,谢迁摆摆手道:“坐下来说话。”

    沈溪这才落座,当谢迁再看向沈溪时,见自己这个孙女婿若有所思,心生不悦,觉得沈溪过于深沉。

    谢迁道:“昨夜到底发生何事?你该对老夫有个交待吧?”

    换作平时,沈溪定会反呛谢迁一句,这种事还需要对你交待吗?但这会儿沈溪看出谢迁的疲倦,彻夜未眠对于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来说,无异于一场折磨,而且沈溪不想跟谢迁搞对抗,他对于情势的变化看得最是透彻,知道今后离不开谢迁帮助……这也是他主动上门拜访的原因。

    沈溪大致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朝鲜发生流血政变,以在下所知,朝鲜原本的国主已被流放,死在外地,甚至连国主称号都被剥夺,改称燕山君,至于登基的新君则完全是被臣子推上位的……朝鲜对大明隐瞒了这次政变。”

    谢迁微微颔首,问道:“这便是你回绝册封的缘由?”

    “嗯。”

    沈溪点头道,“若藩属国都蓄意欺骗朝廷,那大明威仪何在?自然是要给他们一点教训,谁知张苑为讨好陛下,坚持让朝鲜进贡十名美女,甚至在下带张苑到陛下面前理论时,陛下仍未改变初衷,在下只好选择袖手旁观,之后便发生朝鲜女子刺伤陛下之事。”

    谢迁打量沈溪,问道:“那你对豹房内发生的谋刺事件了解多少?朝鲜女子为何要谋刺陛下?”

    沈溪无奈地摇头:“豹房内的事情,在下不可能完全调查清楚,大概只知事起突然……谢阁老跟在下得到的消息应该是一样的,完全没必要再问。”

    谢迁眯眼打量沈溪,想知道自己这个孙女婿是否扯谎,但他很难从沈溪的目光中察觉到任何不妥。

    半晌后,谢迁才叹道:“那现在陛下应该平安无事吧?”

    “这点,应该是由在下来问谢阁老才是。”沈溪道,“张苑在昨日事件中,可说是关键人物,听说在陛下发生意外后,也是张苑奋不顾身冲进火海将陛下救出,之后豹房内所有事情都由张苑操控,就连拧公公和钱宁等人都无法见到陛下……谢阁老今日应该见过此人,应该对他的态度有所了解吧?”

    提到张苑,谢迁脸色一黑,却不想在沈溪面前做任何评价。

    谢迁反思的事情,基本跟张苑和沈溪有关,所以不想采纳两位当事者的任何意见,只保留自己的看法,所以无论沈溪说什么他都充耳不闻。

    沈溪看出谢迁眼神中的回避之意,当下道:“陛下虽然登基后少有过问朝事,但至少心地纯良,对于功臣一向不亏待,对于朝臣也不至于太过刻薄……张苑经此一事怕是要地位骤起,谢阁老今后不会那么轻省了。”

    谢迁皱眉道:“老夫的差事,需要你来指点吗?”

    沈溪淡然一笑:“谢阁老自然不需要晚辈指点什么,但您眼中的晚辈,后生小子,也就是在下,乃朝中兵部尚书,所做之事多为您老反对,在下希望今后在朝事上,能得到谢阁老公平对待。”

    谢迁斜眼瞅了沈溪一眼:“你的意思是说,老夫做事不公?”

    沈溪摇摇头,不再多评价,一切尽在不言中。

    谢迁未料到沈溪居然主动上门来声讨,心想:“本以为这小子审时度势,来我这里认错,谁知道还是这么个犟脾气,专门跟我抬杠。”

    谢迁抬头看了看窗外升得老高的太阳,道:“时候不早,如果你没别的事情,回去接着休息吧,老夫精神不济,也要补觉了。”

    沈溪直视谢迁,一脸严肃地问道:“谢阁老就没旁的话可说?”

    谢迁死死地瞪着沈溪,用恼火的语气道:“你想让老夫作何?现在老夫交待你的所有话,都得不到你认同,你居然好意思到老夫这里来找认同?老夫让你止兵戈,你会同意吗?若你不罢手,定会被这场仗拖累,到时候你就不再是大明功臣,而是罪人!”

    沈溪面对这样一个顽固的谢迁,目光中透露出少许失望,心道:“每个人都会有权力欲和自己的坚持,当这份坚持被权力欲迷惑时,眼中就只剩下偏激,谢迁如此,我同样也是如此……要想获得对方的认同,只有放弃那份坚持,迷失本心。我不屑如此,谢老儿又何尝不是?”

    沈溪发现自己和谢迁都不会放弃时,也就知道两人政治观念差异不同,已不可能达成一致,任何努力都属白费。

    沈溪道:“这两日在下会去豹房面圣,探望陛下伤情,不知谢阁老可有什么话让在下转告陛下?”

    谢迁微微摇头:“确定陛下安然无恙,你便是大功一件,剩下的事情,随其自然吧。你休要在老夫这里提张公公的事情,他到底是司礼监掌印,你得罪他对自己没多少好处。昨日的事情,你对他太过不敬,他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沈溪点了点头:“感谢阁老提醒,在下行事一定会小心谨慎。”说到这里,他站起身来,“那在下便告辞了,谢阁老劳累一宿,请早些休息。”

    “你……”

    谢迁看着沈溪,稍微伸手似要挽留,但见沈溪态度没有丝毫软化,只得摇头叹息,“好自为之吧,你如今翅膀的确是硬了,不需老夫为你保驾护航……陛下对你信任有加,既然你坚持要打这场仗,老夫以后不会在你面前多说什么,成败由你自己来定!”

    沈溪没有回答,恭敬行礼后,直接转身离开正堂。

    甚至沈溪没等谢迁出来相送,径直便走出小院大门,如此坚决的态度,让谢迁很是无奈,不过此时他没感到多羞恼,心中知道就算生沈溪的气也无济于事。

    “……该来的迟早会来,该走的也都会走,老夫辛辛苦苦几十年,培养那么多后生,能跟他媲美的没几个,以他现在的年岁都能在朝中呼风唤雨,若再过几十年,怕是没谁能驾驭他,我能看他一时,岂能看他一世?呵呵……”

    谢迁面对这样一个去意坚决的晚辈,显得无可奈何。

    等他站起身时,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身体摇摇晃晃,赶紧死死地拽着椅背,一动不敢动。

    “老爷,您……”

    家仆本想进来问沈溪这个谢府孙女婿的事情,见到谢迁的模样后,大惊失色,赶紧上前相扶。

    谢迁一抬手,没让家仆靠近自己,摇头轻叹道:“老夫老了,身体不中用了,这一夜下来怕是种下病根,从今日起安心养病,朝中的事情,一律交给旁人处置,访客一概不见……老夫必须得好好休息调养了!”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