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六一章 离间计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朱厚照并不想见到张苑,当看到张苑人时,脸色极为难看。

    因为张苑每次来都会说一些烦心事,张苑跟刘瑾最大的不同就是他能力不行,刘瑾总是把事情处置得妥妥当当,面圣时报喜不报忧,从不给朱厚照添加麻烦。

    有如此鲜明的对比,张苑自然让朱厚照心生反感。

    “……陛下,沈尚书所提奏疏,老奴不敢专断,只能来请示陛下。”

    张苑见到朱厚照后,跪地速度比以前的刘瑾还要快,说话力求简洁,他知道朱厚照很容易心烦意乱发脾气。

    朱厚照皱眉:“兵部有事,让沈尚书自行决断便可,他说什么便是什么,你来问朕作甚?”

    张苑道:“可是,这次的事情……跟以前不同,沈尚书大意是说,要在朝增设新衙门,专司负责对草原作战,老奴认为不可取,所以特来请示陛下。”

    朱厚照坐了下来,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一副悠闲的模样,脑子却快速运转起来,半晌后道:

    “沈先生说要增设衙门,专门统筹对草原战事,完全符合实际……如果战时衙门太多、令出多门的话,很难协调,就好像朝廷需要设置内阁和司礼监处置朝事一样……要不然六部就可以解决事情,何苦多此一举?沈先生所议很有必要,司礼监可酌情批复通过!”

    张苑听到这里不由愣住了,朱厚照这番话极有见地,先不说对或者不对,至少让张苑一阵发懵。

    “怎么陛下所言跟那小子上奏基本一致,难道他提前来见过陛下,详细陈述其中内情?还是说,这件事本身就是陛下主导?”

    张苑心中胡思乱想,嘴上却道:“陛下,不可取,实在不可取,如此一来岂不是让这个新衙门凌驾于朝廷所有衙门之上?那时……谁掌握这衙门,谁就能在朝中呼风唤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对陛下威胁太大……”

    朱厚照笑了笑,道:“这容易,朕来当这个衙门主官便可,沈尚书是这么奏请的吧?”

    张苑重新把奏疏拿出来,仔细看了一遍,然后摇头:“沈尚书并未如此提请,请陛下御览。”

    朱厚照以为张苑对奏疏的内容很清楚,但见他回答问题前还要把奏疏详细看一遍才能确定,顿时有些不满意了,等他接过奏疏,仔细浏览一遍,随手放在一边:

    “就算沈尚书没说,这个衙门主官也非朕莫属,毕竟这次朕御驾亲征,如果不是朕来主持,还有谁?”

    张苑终于找到机会,赶忙进谗言:“或许沈尚书想自己来当这个主官呢?”

    “嗯!?”

    朱厚照直视张苑,张苑有些心虚,下意识地把目光避开。

    朱厚照脸色稍微有些不悦:“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别遮遮掩掩,你想说什么便说,就算不中听朕也不会追究。”

    张苑低眉顺眼地道:“沈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奏请,要开设这样一个凌驾于朝廷所有衙门上的官衙,分明是想恢复宰相一职,这跟太祖当年立下的规矩相违背,其心可……虽然是为开春后的战事考虑,但他显然存有私心,因为除了他之外,朝中谁也做不得这衙门的主官……当然陛下您除外,可陛下始终是九五之尊,就算没这衙门,难道陛下说了就不算数?若他的目的是让陛下主持衙门事务,何必多此一举?”

    朱厚照脸色越发阴沉,道:“继续说。”

    张苑感觉自己的话有一定效果,趁热打铁道:“老奴虽然对华夏历史不如陛下和沈尚书了解,但老奴也知道自古以来,臣子的权势太大必然威胁皇位安全,像王莽、司马炎、赵匡胤等便是前车之鉴……老奴不敬,只是提出一些浅显的想法,请陛下恕罪!”

    “朕恕你无罪!”

    朱厚照无所谓地一摆手:“不过你还是说错了,大明能持续到今日,有无数忠臣良将守护,就算有一二人权势滔天,也不可能谋朝篡位,因为大明没有谋逆的土壤……如果你想暗示沈尚书会这么做,不必多言,因为在朕看来,沈尚书就是忠臣良将的表率,如果他都要背叛朕,那天下人皆不可信。”

    张苑道:“陛下,知人知面不知心哪,就算他现在没有,若是将来打赢对草原一战,手上还掌握全大明的精兵,谁敢保证不会出现陈桥兵变一幕呢?”

    “朕就敢保证!”

    朱厚照皱眉打量张苑,扬扬下巴道,“你要是没其他事情,可以退下了。”

    张苑不肯罢休,他发现朱厚照其实很喜欢跟他探讨这种问题,尤其现在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鼓励,分明是想让他继续说下去。这个皇帝虽然不怎么靠谱,但对于皇位的着紧程度,丝毫也不比其他君王差。

    这是个既爱江山又爱美人的皇帝。

    张苑道:“陛下,您现在跟沈尚书关系是很好,但人都是会变的,比如现在他已经开始蹬鼻子上脸了……想他提出增设衙门的目的,听起来合情合理,但您不觉得他包藏祸心吗?这一战陛下御驾亲征,意思是说,他会伴驾陛下身边,有什么事,只管跟陛下知会一声,难道陛下会不答应?如此这衙门的意义又何在?”

    朱厚照想了下,道:“始终会有不方便的地方,有这衙门在,不一定只是为了统筹后方钱粮,前线兵马更需要指挥调度。”

    张苑急切地道:“可是陛下,始终您才是这场战事的指挥官,沈尚书不过在您身边提供意见罢了……”

    “朝廷随随便便就开设个新衙门,战时可能有必要,但战后呢?他已经习惯号令天下的滋味,等战后突然失去种权力,会甘心吗?他会不会让陛下开设一个跟这个衙门主官重要程度相似的职务由他来担任?到那时或许只有宰相适合他!如此一来,不就成了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直接危及陛下的皇位安全?”

    朱厚照这次没有反驳,因为他觉得张苑所言未尝没有道理。

    张苑这下更来劲了,“再试想一下,陛下现在对沈尚书可说言听计从,他也能保持对陛下的礼重,陛下不认为他是奸臣,老奴认同,但很多事情需要时间来验证,比如说……将来陛下跟他产生隔阂,他会怎么做?老奴听说,以前提拔沈尚书的谢阁老,现在已跟沈尚书势同水火,但凡沈尚书所做决定谢阁老都会反对!”

    朱厚照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即又鼓起腮帮吹了出来,神色中带有几分疑虑。

    张苑道:等陛下和沈尚书间有了隔阂,难免会有宵小之徒在他面前说陛下坏话,一些人心术不正,想借沈尚书之手行那篡国之事,那时他的意志就会被人左右……想他已做到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还会甘心对陛下您忠诚?难道不会生出二心?”

    朱厚照听了半晌,突然斜过头来,死死地盯着张苑。

    这次张苑没有避开,等两人目光撞上,朱厚照好像明白什么,恼火地道:“听你说了半天,都是在分析沈先生将来会怎么成为奸臣,但朕看来,你更像是一个奸臣,没事就在朕面前中伤朕的股肱之臣……老实交代,你有何想法?”

    张苑警觉过来,朱厚照戒心很重,不但对外臣,对他这样内宦照样充满不信任。

    张苑赶紧后退几步,跪下来道:“陛下,老奴只是因为这件事产生一些不好的想法,不敢藏在心中,虽然这些话犯禁,但老奴一心一意都是为陛下着想,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你根本就是无的放矢,居然让朕怀疑自己的肱骨之臣……朕还要靠沈先生打赢开春后对鞑靼一仗,平定草原,封狼居胥,建立不世功业,结果仗还没打,你就挑唆朕跟沈尚书的关系,你说是不是该死?”朱厚照生气地道。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陛下您说过就算老奴说话不当,也不会追究的。”张苑赶紧求饶。

    朱厚照长长地舒口气,道:“朕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你说的话虽然不中听,但始终也不是为你自己……不过你不能把沈先生看作历史上那些乱臣贼子,沈先生乃朕的恩师,他学识渊博,为人谦逊守礼,绝对不会背叛朕。”

    张苑显得很无奈,觉得自己的离间计没有奏效。

    不过张苑还是看到一丝希望,毕竟朱厚照坚持听他把话说完,如果从开始就打断,恐怕会更加懊恼。

    张苑请示道:“那陛下,这奏疏……”

    朱厚照重新拿起奏疏,不过这次手上的力气比之前大了许多,攥得紧紧的,粗略又看过一遍才道:

    “这么大的事情,自然要商议后再做决定,这个衙门到底管多少事,谁来当这个衙门的家,都需要商议后决定!”

    听到这里,张苑心里带着一抹窃喜,感觉之前的努力没有白费,还是成功引起朱厚照对沈溪的怀疑。

    朱厚照忽然有些生气,瞪着张苑道:“你今日所言,不得对第三人说及,否则朕绝不饶你!”

    “老奴所言都发自肺腑,而且只对陛下一人说,对旁人老奴怎会信口开河?”张苑点头哈腰地说道。

    朱厚照这才站起来,正要往里间的后门走,突然回过身来:“马上就是上元节了,朕打算在豹房请沈尚书饮宴,你安排一下;再就是让小拧子回到朕身边,之前的惩罚就此结束,朕身边少个人服侍,总觉得不那么习惯……”

    朱厚照要召小拧子回身边服侍,张苑听了心里很不高兴,不过对于此次面圣的结果总体还是满意的。

    这次进谗言,成功地在朱厚照心底埋下一根钉子,如此一来沈溪将来功绩越大,朱厚照越忌惮。既然达成了目的,小拧子是否回朱厚照身边好像无关紧要。

    张苑告退出来后,心里得意洋洋:“你小子成天跟我作对,现在知道我厉害了吧?除非你到我跟前赔礼认错,否则你在朝中将无处容身。”

    张苑志得意满正准备离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一闪而过。

    那人正是钱宁。

    但钱宁好像不太想跟张苑有沟通,健步如飞,很快消失在月门后。张苑愣了一下,心道:“前几日陛下重新临幸那些朝鲜女子后,钱宁便神出鬼没,不知他在搞什么鬼?”

    张苑很好奇,却也知道钱宁不会跟他说实话,正疑惑想不想派人去查查,却见一个油头粉面的人点头哈腰出现在跟前。

    “见过张公公。”此人上来便给张苑行礼。

    张苑打量一下,发现此人有些陌生,皱眉问道:“你是何人?哪个公公手下做事,为何如此不懂规矩?”

    那人相貌端正,皮肤白皙,颌下无须,所以张苑才怀疑是宫里的太监,但随后他就知道错了,因为此人一脸阿谀的笑容:

    “小人臧贤,不是宫里执事,乃是一普通唱戏之人,承蒙皇上赏识,特允许小人在豹房内走动。”

    张苑心里很不爽,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在豹房活得滋滋润润,他之前倒是听过臧贤的名字,知道这位不但容貌俊美,而且唱戏、弹琴样样都很在行,再加上说话得体,朱厚照对其宠幸有加。

    张苑把臧贤上下仔细端详一番,心道:“原来这位就是陛下跟前得宠的臧贤!这世道,什么人都能升天!”

    张苑道:“行,咱家认识你了,以后多帮咱家做事,咱家不会亏待你。”

    因为臧贤之前未跟张苑结怨,张苑懒得多加理会,准备离开。

    臧贤却好像有要事,主动挡住张苑的去路,道:“小人有些话想跟张公公说……不知张公公可否给个机会,容许小人为张公公做事?”

    张苑怒道:“你当咱家没事可做吗?咱家奉皇命办差,再拦路的话,信不信咱家……”

    骂得正厉害,张苑晃眼看到臧贤那委屈而失落的脸,忽然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过分,心想:“这么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居然敢自告奋勇替我做事,难道他真有料?”

    张苑收起脸上的愠怒,放缓声音道:“有事便在这里说,咱家确实很忙。”

    这下臧贤终于找到一丝存在感,赶紧覥着脸凑过去:“小人知道钱大人一些事,又不知该跟何人说,只好来找张公公……”

    张苑一听眼睛瞪得溜圆,他目前最需要的就是钱宁的情报,神色中带着怀疑,道:“你……不会是钱宁派来故意试探,给一些假情报,让咱家出丑吧?”

    “小人哪里敢哪。”

    臧贤委屈地道,“小人对张公公仰慕已久,只是没机会向您老人家表忠诚,之前小人也曾试图追随钱大人,但他……目中无人,最后还把小人给打了一顿……小人便铁了心这辈子只跟张公公您一人。”

    张苑这才知道,原来臧贤最先投奔的人不是自己。

    他想了下,其实也能理解,毕竟以前刘瑾得势时他不会经常在豹房走动,豹房这边的小人物没机会接触他,而钱宁自打回到京城,仗着朱厚照的信任,大力培植势力,钱宁现在相当于豹房大管家,安保方面更是其一手负责。

    张苑点头:“那你跟咱家来……先说说钱宁到底有什么事瞒着咱家。若你提供的情报没有干货,别怪咱家不收留你!”

    “是,是,小人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凡有不实之处,小人没脸再在张公公您面前出现,只求张公公您给小人个机会!”

    臧贤神情很虔诚,就差把张苑当成祖宗一样供着了。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