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六六章 样子货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老子主动为你们搭桥铺路,好不容易带大主顾在你们面前来,居然敢坐地起价?以后少跟老子吹嘘你们做买卖讲诚信,永远都不要到京城来做买卖了!”

    彭余见沈溪拂袖离去,顿时喝斥起来。

    “这位爷,我们有话好好说。”

    几名胡商都过来跟彭余说情。

    彭余一摆手:“莫要跟我说,我可干涉不了大主顾的决定……不过你们放心,我们说到做到,绝对不会明抢,你们该怎么做买卖就怎么做……自求多福吧,如果出去再被人盯上,可怪不得旁人!”

    金链子胡商道:“此事是否有转圜的余地?我们……还有更好的货,刚才那位爷一看就是做大事的料,既然选择了公平交易,最好还是和气生财。”

    “金胡子,你还有脸说话?”

    一名胡商不满地道,“如果不是你说错话,那大主顾何至于当场翻脸走人?现在人家不想跟咱们做买卖,你好意思厚着脸皮留下?”

    被称为金胡子的胡商道:“我要怎么做买卖,用不着跟你们商量……这位爷,你看这样如何,你去跟那位大主顾说,我背后的东家,手里资源更多,如果他亲自来跟那位大主顾谈,不知……是否可行?”

    彭余皱眉:“你背后还有东家?难道你只是个跑腿的?”

    金胡子一看生意快泡汤了,不再遮掩,道:“兄弟名下虽然也有些生意,但主要还是帮人打理生意……这位爷,你可听说过西域的海老大?兄弟我就是在他老人家手下做事!我们的买卖做得很大,不但年年到大明来做买卖,还跟西方很多国家有贸易往来。”

    听到“海老大”的名字,一群胡商相互看了一眼,神色均是一变。

    彭余皱眉道:“什么海老大,为何我从来没听过?他这么有本事,岂会到大明京城来冒险?”

    “这个……”

    金胡子有些迟疑,道,“兄弟我不会骗你,海老大在西域名声确实很响亮,你们见到他就明白了……可否给一个联络点?”

    彭余没回答金胡子的话,看向另外的胡商:“你们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们也跟那个海老大有关系?”

    一名胡商苦着脸道:“海老大手眼遮天,你们跟他谈妥条件,我等遵循便可……告辞了!”

    或许是被金胡子背后的东家给吓着了,这些人买卖都不做了,一个个打起了退堂鼓。

    彭余点头:“那行,在下着就进去请示,看看大主顾是什么意见,要是他对海老大有兴趣,可以考虑继续买卖,但条件不是由你们来定,一切都要听大主顾安排!”

    “行!”

    金胡子没了脾气。

    彭余进内屋没多久,再出来时,一摆手道:“大主顾说了,买卖可以做,但见面地点必须在京城内,地址会以口信的方式通知你们,提前一个时辰送到,如此也是为保密,防止被人知晓而使绊子!”

    金胡子点头:“理当如此,还是大主顾想的周到,那时间呢?”

    “明天!”

    彭余道,“就一天时间,如果海老大不来,那买卖就不做了!你们走吧!”

    金胡子虽然不甘心,但想到大明京师危机四伏,随时可能人财两失,不想在此地久留,赶紧和一帮胡商离开。

    等金胡子走后,彭余重新回到屋里,此时云柳和熙儿都出现了。

    “大人,按照您的吩咐,跟那大胡子说了。”

    彭余乐呵呵地道,“也不知一天时间,那个海老大是否会履约现身。”

    云柳行礼:“大人,以卑职所查,海老大在西域一带确实很有势力,据说在西海以西某个部族拥有爵位,他冒险到中原来的可能性极低……这个金胡子可能另有所图。”

    沈溪笑了笑:“他有什么图谋,我不关心,能找到海老大固然好,找不到可以试着把这些西域胡商收编……难道我就不能成立一支由大明朝廷控制的西域经商队伍?”

    “这个……”

    云柳显得很为难,“如此做是否会被朝中人非议?这……大人很可能会被冠以里通外藩之罪,大人不宜出面,让卑职前往交涉即可。”

    沈溪摇头:“你太过小心了,只要我们谨慎点,消息怎么可能外泄?再说了,朝廷跟鞑靼开战在即,就算陛下知道了又如何?我做事从来都是问心无愧,管他外边怎么传……你们回去后准备一下,说不得到时候要用强的。”

    彭余请示:“大人,要不派人跟着大胡子,应该能循迹找到海老大。”

    沈溪摆摆手:“海老大来京城一事是他主动提出,做买卖要讲诚信,如果海老大没合作的心思,就算谈好条件,他们还是会毁约,不如让他们自行决定是否把买卖做下去!”

    随即沈溪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今日乃是上元节,正是阖家团聚之时,你们回去吧,我也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一晚……我相信金胡子不会信口开河,只等明日见分晓!”

    ……

    ……

    京师上元节灯会开始时,豹房内宫市也终于在朱厚照到来前搭建完毕。

    张苑暂时没心思管宫市的事情,他准备把从钱宁手上截来的“西域美女”好好审验一番,伺机送到朱厚照跟前邀宠,结果等他到豹房偏院见到臧贤,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张公公,人被换了,也不知是西域胡商做的,还是钱大人知道我们要下手,先行换了人……”

    臧贤很苦恼,他没想到自己帮张苑做的第一件事就没完成。

    张苑黑着脸,进去把里面的女子看过,都是一群村妇,身上衣服破旧,要容貌没容貌要身材没身材,更不要说有气质了。

    不过张苑看到后心里怪怪的:“这些女子,倒是挺对我的胃口,可惜我现在已经不是个男人!”

    因张苑出身市井,这些女子基本都是他以前在宁化县见过的妇人形象,对他来说很合眼缘。

    张苑回过头皱眉对臧贤道:“钱宁那边的情况你调查清楚没有?你没弄来人,或许就是那家伙在背后玩阴的,你现在最好指望钱宁那小子也没把西域美女找到,否则的话……哼哼!”

    臧贤有些惊惧,颤颤巍巍地道:“小人忙着把人送到豹房来,还未前去打探,如果钱大人那边已把女人搞到手的话,那……公公您可能就失去一个立功的机会。要不……小人再为您找寻一批出来?”

    张苑恼火地道:“现在去找,时间哪里来得及?好在咱家这次办宫市有几分功劳,否则真要被你害死了……把这些女人收拾收拾,跟咱家一起进豹房。”

    臧贤目瞪口呆:“张公公,这些女子如此不堪,如何……能献给陛下?”

    张苑冷笑不已:“难道送去豹房就一定要献给陛下临幸?今日陛下要在豹房观赏花灯会,那些宫女和太监就算再怎么模仿,也只是表面工夫而不得神髓,但如果让这些女人过去表演路人的话,怎么看都是普通市井民妇!”

    臧贤眼前一亮:“原来这些女子还有如此用处,小人受教了……马上让人收拾一番。”

    张苑又道:“这次你虽然办事不利,但错有错着,不过你还得再去追查西域美女的下落,顺带去民间搜罗一批女子回来……咱家还是那句话,可以打咱家的旗号行事,把人找到后先给咱家过目,记得要先收拾好,咱家可不想再见到如此粗俗的市井刁妇!”

    张苑突然没来由地想到家里的婆娘,想到跟婆娘团聚后,他常年在皇宫和豹房值守,忙得脚不沾地,钱氏却在外勾三搭四,心里非常不爽。

    这种恨,让他对这些市井民妇产生一种抵触心理。

    臧贤可不知道张苑气恼的缘由,还以为自己办事不力,赶紧领命后让婆子进来帮忙收拾,务求在上元节灯会上能把人送到宫市,浑水摸鱼。

    至于张苑则收拾心情,准备去见驾。

    小拧子回到朱厚照身边后,张苑怕自己地位不保,想尽一切办法投朱厚照所好,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混个眼熟。

    ……

    ……

    朱厚照睡醒时,夜幕已经降临。

    虽然喝了几杯浓茶,但朱厚照依然困倦欲眠,等小拧子把丹药送来,他突然一摆手:“每天都进服丹药,当时还觉得不错,但不知为何事后总觉得疲乏,是否这些东西对身体精元有所透支?”

    小拧子捧着木托,低着头道:“奴婢不懂这些。”

    “唉!算了,今天不服了。”朱厚照道,“一天不吃这些,应该不会出什么状况。对了,宫市那边安排得如何了?”

    小拧子把木托交给身后的太监,恭敬回答:“陛下,因宫市地界不大,再加上临时赶工布置,时间上显得有些仓促,奴婢过来时看到那边刚整饬出两条街,比起宫里那边足足少了两条街。”

    朱厚照笑道:“皇宫地界大,建筑多,当然不能拿豹房来比,但宫里城墙阻隔,门禁森严,摆个市场没啥意思……今儿是上元节,京城内应该很热闹吧?”

    小拧子一听朱厚照话里的意思,分明想出豹房玩耍,赶紧道:“陛下,京城年前一直下雪,这天寒地冻的,百姓应该都躲在家里,不会出门玩耍吧?”

    朱厚照日夜颠倒,根本不知外面天气如何,听了小拧子的话,立即打消出豹房的念头,挥挥手:“那你带路,朕去看看豹房内安排的市场如何。”

    朱厚照在小拧子引路下,往宫市而去,没到半途,便见张苑带着几名太监迎了过来……跟以前刘瑾喜欢单独行事不同,张苑走到哪儿都是前呼后拥,有时候随从数量甚至比朱厚照还要多。

    “陛下,老奴已为您安排妥当了。”

    张苑走到朱厚照跟前,行礼后美滋滋说道。

    朱厚照点头:“朕先去看过,再说你安排是否妥当。”

    张苑笑道:“当然,一切都以陛下满意为准。拧公公,还不快在前为陛下引路?”

    张苑不自觉就对小拧子发号施令……小拧子本在朱厚照身前不远处引路,张苑到来,小拧子只能快走几步,把位置让出来。

    张苑趾高气扬地凑到朱厚照身边,讲述宫市的情况。

    说话间,一行来到焕然一新的宫市街口,此时已是上更时分,宫市已经开了快一个时辰,这会儿街道上热闹非凡,那些本来没修缮完全的地方,临时从皇宫的温室里搬来盆栽,又或者搭起台子表演杂耍,以作遮掩。

    从表面上看,倒是跟民间市井夜市没太大区别。

    “呵,倒是挺热闹!”

    朱厚照站在街口,远远一看,顿时有种出了豹房到民间的感觉。

    张苑笑道:“一切都为陛下准备好了……陛下请!”

    朱厚照微笑着点头,随即一马当先进入街道,那些化妆成民间男女的宫女和太监已经有经验了,故意不去看朱厚照,来来往往我行我素,又或者围着摊位讨价还价……

    ……

    ……

    朱厚照走了一段路,看着周边热闹的街景,满意点头:“不错不错,这里很热闹,各色花灯一应俱全,应该是为上元节特别准备的吧?”

    张苑笑道:“都是根据民间上元节灯会布置,希望陛下满意。”

    朱厚照往前走了一段路,发现人群中有一些女人很不寻常,目光呆滞,根本就无法融入街市环境中。

    朱厚照每次看到这样的女人,都会留意一眼,无一例外这些女人都没什么姿色,就在朱厚照准备找个人问话时,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但见钱宁一路小跑过来。

    “参见陛下。”

    钱宁脸上带着笑容,好像什么事大功告成一般。

    朱厚照打量钱宁,问道:“你之前应允朕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钱宁先看了张苑一眼,目光中满是怨怼,随即笑道:“自然办妥了,美女随时可以为陛下送来。”

    张苑看到钱宁得意的模样,心里就来气:“臧贤说能把事办好,不想最后却落了空……他不会是钱宁派到我身边的细作吧?”

    不知不觉间,张苑对来投的臧贤产生怀疑。

    朱厚照笑道:“看来你们都很会办事,朕很满意……先找个地方喝酒。哦对了,去把丽妃叫来,还有花妃,朕之前应允过和她们一起欢度上元佳节。”

    随即太监前去传话,钱宁和张苑一左一右陪同在朱厚照身边,往一处酒肆模样的建筑而去。

    到了酒肆门口,朱厚照抬头看了一眼,摇头道:“完全没有宫里宫市酒楼的气派。”

    张苑惭愧一笑:“临时准备,无法做到尽善尽美。”

    钱宁故意用讽刺的语气道:“这宫市不完善的地方怕是多了去吧?”

    因为钱宁对眼前样子货的宫市很了解,随时可能在朱厚照跟前告状,张苑一下子紧张起来。

    不过钱宁就此打住没说下去了,毕竟他对张苑还是有几分忌惮,心想:“我找人假扮西域美女的事情,怕是张苑早就知晓,我得跟他警告一下,让他知道,如果他告我的状,我就拆他的台。”

    到了酒楼内,朱厚照嗅到一股浓重的油漆味,心生不悦。待上楼梯时,楼梯有些摇摇晃晃,朱厚照停下脚步问道:“怎么回事?”

    钱宁和张苑也感觉脚下的楼梯有问题,不过二人心怀鬼胎,自然不会跟朱厚照说实话,张苑解释道:

    “这梯子不是很稳固,或许是陛下龙威震慑所致,一时承受不住,回头让人加固一番即可。”

    朱厚照想着到楼上喝酒,然后让钱宁把西域美女叫来胡天黑地一番,自然不会在意楼梯不稳的事情。

    上得二楼,用力踩了踩地面倒是很稳当,张苑微微松了口气,心道:“那些内监的人实在不靠谱,盖的房子摇摇晃晃,不行,回头一定要把这里加固,顺带小惩大诫一番,扣他们几个月俸禄!”

    等朱厚照落座,酒水送了上来,送酒的是一名女子,颇有几分姿色,马上吸引朱厚照的注意力。

    钱宁一把将酒壶抓过去,殷勤地为朱厚照倒酒:“陛下,请容臣为您斟酒,恭祝万寿无疆。”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