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六七章 宫灾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朱厚照刚刚对“酒家女”有兴趣,钱宁便凑过来捣乱,心中不悦,一把将钱宁撩开,指着那女子道:“你来给本公子斟酒。”

    扮作酒肆掌柜的女子颤颤巍巍过来,拿着酒壶的纤手抖得厉害,倒酒时甚至不慎洒出一些来。

    张苑勃然变色,喝斥道:“小心点儿,知道唐突公子是何罪名?”

    女子听到张苑的威吓,“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神色间满是恐惧,朱厚照怪责道:“干什么?本公子都没说话,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呼小叫?你们都退下!”

    以钱宁和张苑对朱厚照的了解,朱厚照让他们退下,是不想有人打搅他的好事,不用说是想在酒肆中轻薄一下眼前的女子。

    钱宁打量张苑一眼,只见张苑恭谨行礼后退下,他只好跟着一起离座,来到楼梯口时听到朱厚照以温柔的口吻道:

    “店家起身便是,本公子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不会将你如何……嘶,看起来还真是俊俏哪……”

    剩下的话,钱宁和张苑不敢多听,赶紧下楼去了。

    到楼下后,张苑以咄咄逼人的口吻道:“钱指挥使,不知陛下委托你何事?莫非跟京师盛传的西域美女有关?你不会是想以胡女进献陛下吧?”

    钱宁听到这话不由皱眉,心想:“你张苑把我要献给陛下的西域女人抢走,现在跟我说这些算几个意思?”

    钱宁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张公公这话在下不是很明白,在下几时进献过胡女了?至于陛下交待的任务,事关机密,请恕在下无法解释。”

    张苑听到后冷冷地瞪了钱宁一眼。

    二人都没有把事情揭破,均觉得对方阴险狡诈,不好应付。

    二人留在酒肆楼下,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等候朱厚照传召。

    就在这时,戴义匆匆忙忙走了进来,张苑瞥了一眼问道:“戴公公,有急事?”

    戴义满头大汗,三两步冲到张苑身前,惊慌失措地道:“二位安好,陛下可在楼上?”

    钱宁微笑着回答:“戴公公客气了……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陛下若不在楼上,我跟张公公怎会在这里等候?戴公公此时要面圣的话,陛下怕是没工夫相见。”

    戴义急道:“二位有所不知,这酒楼昨日刚建好,上午咱家验收的时候,发现酒楼底部几根用来支撑的木桩不是那么稳固,本来责令返工重修,谁想陛下就来了,若是陛下在这酒肆内出什么状况,咱家百死难赎罪过。”

    钱宁抬头看了眼二楼,道:“这么大的房舍,就算有那么几根木桩不稳,也不会那么巧就在今日出事吧?张公公以为呢?”

    张苑脸色漆黑,心道:“豹房修造之事跟你无关,你自然可以说风凉话,我却不能让陛下犯险。”

    张苑黑着脸打量戴义:“你怎么不早说?可有旁的场所安排?”

    戴义指着对面的木楼:“咱家仔细检查过,那家茶舍没有任何问题,赶紧请陛下移步到对面为妥。”

    张苑不再废话,提起衣摆,一路小跑便往楼上去了,因为他上楼梯的时候没有收步子,动静太大,导致整栋楼都震荡起来,不但楼梯摇晃得厉害,就连底楼木质地面也剧烈颤抖,发出“嚓嚓嚓”的声响。

    戴义吓得脸色惨白,大声提醒:“慢点儿,慢点儿。”

    张苑发现脚下剧烈晃荡,心急之下,越发加快脚步往楼上冲,同时声嘶力竭地大喊:“陛下……”

    话音刚落,只听“咣”的一声,不知什么东西落到地上,发出巨响,此后楼梯摇晃程度更甚,张苑脚步不稳,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怎么回事?”

    楼上传来朱厚照疑惑的声音。

    “陛下,小心哪。”

    张苑虽然人摔在楼梯下,但还是着急地喊叫。

    钱宁和戴义吓得魂不守舍,抬起头发现头顶的大梁散架了,正噼里啪啦往下面掉东西,木楼眼看就要倒塌,下意识地向酒肆外逃窜。

    二人匆忙逃跑,人刚来到外面的大街上,突然感到背后有什么东西砸了过来,一个激灵,猛地向前蹿了一步,然后扑倒在地,再连续几个翻滚,才侥幸躲过溅射而至的巨大木块。

    此时街道上那些化妆成市井百姓的宫女和太监惊呼声、尖叫声、惨嚎声四起,到处奔跑躲避。

    此时摇晃要倒塌的,并非只有朱厚照所在酒肆,连旁边十几座楼房也摇摇欲坠,问题出在这些建筑全都是临时赶工而成,地基打得不牢,再加上一些木楼只是建了临街的一面,后面完全是空的,为维持平衡,一片楼房都连在一起。

    恰好当晚风大,本来建筑物就在摇晃,再加上酒肆左右的“样子货”就像挡风的大木板,风力加大后形成巨大的推力,两边一起发力,于是掺水的酒楼再也接受不起考验,轰然倒塌,然后一倒就是一片……

    ……

    ……

    沈溪见过西域胡商后,从崇文门折返,直接打道回府,想在元宵佳节这天跟家里人团聚,等到家门口才知道,府上自下午开始便有一位客人在等候。

    朱起道:“乃是以前跟过老爷的唐伯虎先生,他带了礼物过来,说是一定要见到老爷,小人实在拧不过,便让他进门,一直在书房内等候……小人派了人在外守着。”

    沈溪摇头:“以后有人来,少让他们进我的书房。”

    因为书房是沈溪的私人领地,虽然平时他也在那儿见客,却不想自己出门时有人在里面乱翻东西。

    朱起赶紧应声:“是,老爷,小人记住了。”

    沈溪入内,朱起打着灯笼紧随其后,等到了书房门口,沈溪看到朱鸿站在那儿,像个门神一样。

    见到沈溪和朱起到来,朱鸿赶紧让到一边。

    沈溪一摆手,对父子二人道:“今日是元宵节,你们回家阖家团聚,共享天伦之乐。府门随便留人看着便可,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客人造访。”

    朱起行礼:“老爷,还是这边的事情要紧,若有什么事,有小人在,也好应对。让犬子回去便可,小的还是留下来……”

    沈溪见朱起神色间很是坚持,便挥挥手表示按照对方心意行事,然后进入灯光昏暗的书房。

    此时一个人正坐在书桌后面,拿着本书在看,就连沈溪推门进来也没察觉。

    沈溪略一打量,便确定眼前这位正是大才子唐伯虎。

    沈溪回身关门,唐寅听到声响,抬起头来见到沈溪,身体一震,瞬间有种偷窥别人隐私被发觉的做贼心虚感,马上放下书站起身来:

    “沈尚书,在下……失礼了。”

    沈溪上前,笑了笑安慰道:“伯虎兄太过见外,你我情同手足,登门看看书有何妨?”

    唐寅脸上满是尴尬之色,毕竟自己是不请自来,等他从书桌后走出来,才想起自己带了礼物,但一时间忘记放在哪儿了,只能暂时揭过这一茬,道:

    “沈尚书,今日乃上元节,在下于京师举目无亲,特来恭贺沈尚书……”

    沈溪笑道:“伯虎兄客气了,请坐吧。”

    二人落座,这次坐到了专门接待客人的临窗的茶几旁,唐寅坐下来后还有些不自在。

    很快下人把茶水奉上,沈溪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道:“朝中有要事处理,所以我才这么晚回来……若早知伯虎兄前来拜访,我必然放下手里的公务,尽快回府一叙……等久了吧?”

    唐寅有些感动,随即苦着脸道:“前来拜访沈尚书的确有些冒昧,也是因为……内子说了,让在下送些地方上的土特产过来,表达谢意,这不到京城后,我们一家承蒙沈尚书照顾……另外,到现在为止,在下都一直在做简单的事情,内子说没有尽到责任……所以……”

    唐寅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显然对这么低声下气求人有些不太适应。

    唐寅到京城后,沈溪给唐寅安排了一些差事,顺带按月支付幕僚束脩,但沈溪给的不多,也没有兑现以前开出的高薪。

    沈溪笑道:“伯虎兄是想说大材小用吧?”

    “不敢不敢。”

    唐寅比以前收敛许多,面带惭愧之色,“在下能在沈尚书手下做事,倍感荣耀,可是内子却总嫌弃在下没本事……”

    沈溪看唐寅这模样,便知道这位大才子又不安份了,虽然唐寅本人比他想象中要疲懒些,甚至可以说胸无大志,但这个人在历史上却并非如此不堪,沈溪清楚,唐寅有能力,只是遇到他后,人生轨迹发生变化,少了苦难生活的磨练,处世态度跟历史上的唐伯虎有很大不同。

    人是同一个人,但在人生观、世界观发生改变后,跟历史上的表现截然不同也就可以理解了。

    沈溪道:“因为一些陈年往事,伯虎兄无法做官……不过些许杂事确实委屈伯虎兄了,这样吧,等衙门复开后我为伯虎兄安排些有难度有挑战性的差事……哦对了,今年是大比之年,京城内各地士子不在少数,伯虎兄就没去见一些故友?”

    唐寅惭愧地道:“既然已无心科举事,何必去寻旧人,自讨没趣?”

    “嗯。”

    沈溪点头,“如此伯虎兄不妨先安心等候,开春后朝廷就要对草原用兵,那时我或许会请伯虎兄随行。”

    “这……”

    唐寅脸上先是露出喜色,随即又呈现担忧之色。

    沈溪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唐寅分明既想建功立业,又贪生怕死,所以才会呈现截然不同的神色变化。

    沈溪微微一笑:“伯虎兄如何选择,我不会勉强,但若伯虎兄愿意跟我一起出征,欢迎之至。”

    唐寅嘴角动了动,笑容中呈现一抹苦涩,显然心情极为矛盾,本来他找沈溪是为了功名利禄,结果沈溪指出一条明路他心里却非常彷徨,不知该如何取舍。

    二人又交谈一会儿,门口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沈溪有些奇怪地起身去打开房门,只见朱起神色惊慌地站在门口。

    “老爷,刚得到消息,豹房那边出事了,请您过去看看。”朱起急切地说道。

    唐寅对这消息没什么反应,豹房是什么地方他还得先思考一下,更不会想到豹房出事会是如何着紧的事情,沈溪却神色大变,向唐寅拱手道:“伯虎兄,我这边有要紧公事办,要不我们回头再聊?”

    唐寅见沈溪惊惶不定,不似作伪,只能站起身行礼告退。

    等唐寅在下人陪同下离开,沈溪才看向朱起,问道:“是豹房那边来人通知的吗?”

    朱起摇头:“是五城兵马司的人过来知会,说豹房那边传来连串巨响声,然后又腾起大片烟尘,惊呼声、惨叫声此起彼伏,不过具体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也不是很清楚,现在城内谣言四起,乱成一团。”

    沈溪皱眉道:“可若非豹房来人传话,我这边擅自前往豹房探视就是僭越……等候消息吧,云侍卫到来后不需通传,让她直接进来见我。”

    因为对豹房发生的情况一无所知,沈溪只能暂时留在府上等候,如此过了大概一刻钟时间,门口有马车到来,很快从车厢里下来一名太监,看起来有些陌生,到了沈溪跟前恭敬下跪:

    “沈大人,豹房内房子塌了,陛下也被压在下面……”

    因为朱起也在旁边,沈溪听到消息后怒道:“这种话可是敢乱说的?谁让你前来跟本官传话?”

    太监受到惊吓,支支吾吾道:“是……是拧公公。”

    沈溪问道:“拧公公可还让你去通知其他人,或者派旁人出豹房传递消息?”

    太监紧张兮兮地道:“拧公公还让小人把消息传递到谢阁老府上……拧公公这会儿忙得不可开交,没时间指派他人。”

    “行了,这位公公,你暂时到府上歇一下脚,谢阁老那边暂时不用去了,我会帮你传话。”

    沈溪对朱起使个眼色,朱起心领神会,立即道:“这位公公辛苦了,请先到里面歇着,小人立即为您准备好酒好菜招待。”

    朱起亲自带人入内,沈溪这边则把早就穿在身上的朝服整理好,准备即刻出门前往豹房,他心里直打鼓:

    “朱厚照虽然顽劣,但不至于才登基三四年就挂掉吧?如果他死了,朝局可就要大乱,难道十几年后发生的传位事件,要提前到今天?”

    沈溪心里虽然带着不安,但他仍旧相信朱厚照不会那么短命。

    他走到门口时,云柳正好过来,在这次情报获取之上,云柳显得很滞后,这也跟她手下无法混入豹房有关。

    “大人,豹房出事了。”

    云柳见到沈溪,立即将消息上报。

    沈溪道:“调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吗?”

    云柳摇摇头:“尚未查清楚,不过似乎跟圣上安危有关,或许又有人行刺。”

    沈溪点头:“这件事不得泄露出去,就算豹房内发生再大的变故,也要先保证咱们内部别乱,你把人控制好,跟西域胡商买卖的事情可以先放放……一切等我去豹房看过情况后再行定夺。”

    “大人,您……”

    云柳想问什么,但见沈溪焦虑异常,便不再多问。

    等沈溪出门,她记起什么,追上去道:“大人,若有刺客的话,京城内也不会安稳,您还是多带一些侍卫前去。”

    沈溪匆忙间已来到街沿边,从下人手上接过马缰,翻身上马,闻言看着云柳道:“这时候再等侍卫齐全已来不及了,陛下安危要紧,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说完扬鞭策马而去。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