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六九章 野心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沈溪见高宁氏用教训的口吻对钱宁说话,又是一阵惊讶,不管怎么说钱宁也是锦衣卫指挥使,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个没有得到朝廷正式册封的女人喝来喝去。

    但很快他就醒悟过来,高宁氏此举是在向他示威你看,我现在地位卓然,连钱宁这样皇帝跟前的宠臣都听我的。

    钱宁对高宁氏的话没有半点抵触,赶紧退到一边,让开路来,让沈溪和高宁氏一起出了门。

    二人出得朱厚照卧房所在院子,穿过一条回廊,进入一个小花厅。

    等太监和丫鬟将蜡烛点燃,送上茶水,高宁氏屏退左右,然后亲自关上门,昏黄的灯光下只剩下沈溪和高宁氏独处。

    “沈大人,许久不见。”

    高宁氏对沈溪说话非常客气。

    沈溪还没从之前的震惊中走出来,道:“丽妃在这里跟本官说话,是否不那么合适?此地乃豹房内院,女子可以随便见外臣吗?”

    高宁氏道:“陛下伤重,昏迷不醒,事急从权,妾身有一些事想告知沈大人,再者……妾身跟沈大人难道只是萍水相逢的关系吗?”

    言语中,高宁氏用幽怨的目光望着沈溪,神情中带着一抹委屈,好像是沈溪辜负了她。

    沈溪下意识地把头侧向一边,没敢跟高宁氏对视,语气凝重:“豹房重地,隔墙有耳,丽妃娘娘休要说一些让人误会的话,本官探望过陛下后,得出去对朝臣说明情况,稳定人心,不便多打扰。”

    说完,沈溪转身欲走,高宁氏几步上前,拦在他身前,道:“沈大人,您我都很清楚,现在不可能有人偷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陛下身上……您难道想逃避吗?妾身没有要挟的意思,当初种种境遇都是自作自受,大人不计前嫌妾身感恩戴德,今日不过是想跟大人求助罢了。”

    沈溪虽然没再坚持离开,但也不想直面高宁氏。

    他心中满是感慨:“平时我做什么事都可以问心无愧,但面对她,实在难以从当初的情感中走出来。”

    高宁氏道:“妾身先说一些豹房的事情吧……自从妾身到豹房后,蒙陛下垂青,口头封妾身做了什么丽妃,但实际上没有任何保证,太后和皇后不会承认,朝廷也没有正式册封,妾身永远只是宫外一个不入流的女人……恐怕只有生下子嗣,才能母凭子贵,改变目前的处境。”

    沈溪闻言诧异地看向高宁氏,然后把目光落到她平坦的小腹上,稍微放心了些。

    高宁氏神色凄哀,含情脉脉地看着沈溪:“如果妾身能生下一儿半女,难道会忘记大人的恩德吗?”

    沈溪心里直打怵,暗忖:“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朱厚照身边那么多女人,没有一人怀孕,显然是某些方面有缺陷,只是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后天荒唐所致,难道她为了得到地位,想动用一些非常规手段?”

    高宁氏热切地道:“妾身本来有美满的家庭,一家和睦,丈夫疼惜,但现在只是个苦命人……妾身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但若不是沈大人,妾身如何会走到今日这一步?”

    沈溪板起脸来:“你自己走火入魔,非要诬陷我,而且还把事情闹得那么大,我所做一切不过是为自保……当日种种,实在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高宁氏见沈溪怒气冲冲,非但没觉得羞惭,反而有些得意,因为若沈溪完全不在意她,反应不会这么激烈。

    这是个为了达成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女人,只是当初所处环境限制了她,让她无从发挥。当有机会接触沈溪,甚至接触君王后,她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出来,并取得非常好的效果。

    高宁氏道:“妾身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祸及家人,不过后来漂泊无依,处境艰难,也是拜沈大人所赐……幸亏妾身命硬,有机会进入豹房,得到陛下垂青。”

    “妾身现在不求旁的,只求在陛下面前多得一些宠爱,但问题是陛下现在将妾身当作一块宝,可一旦厌烦,妾身便会跟别的女人一样,地位不保,从此以后青灯古佛孤独终老……难道沈大人忍心看着妾身如此惨淡收场?”

    沈溪摇头轻叹:“你到底想如何?”

    “妾身想得到沈大人帮助,当然不是无条件那种,妾身会回报大人,无论是在陛下跟前说大人的好话,还是需要什么情报,妾身都可以为沈大人获取,而且……只要沈大人一句话,妾身甘受驱驰……妾身不想再回到以前孤苦伶仃的生活状态,沈大人,就当是妾身求您好吗?”

    说到这里,高宁氏面带哀色,直接跪下来向沈溪行礼,态度恭敬,简直把沈溪当作救星看待。

    但沈溪此时已然是手足无措,他怎么也没料到会在豹房见到高宁氏,更没想到这女人会主动向他求助。

    最重要的是,沈溪对高宁氏多少有些歉疚,心中感慨不已:“很多事都有因果,如果不是因为我碰巧领兵去了南宁府,又碰巧遇到她,她也不会把心底的恶魔激发出来,也就没有之前一系列事情……”

    沈溪没有俯身搀扶高宁氏,略微平复了下心境,道:“陛下伤重,吉凶未卜,你我在这里私下会面的确不合适,有些事等以后再说吧。”

    高宁氏原本额头贴地,一动不动,闻言抬起头来:“沈大人,妾身从进入豹房为陛下所幸,就一直在找机会与大人会晤,让大人知道您在陛下身边有妾身这样一个帮手,眼下单独见面的机会何其难得,您就这么急着离开?还是说您想逃避什么呢?”

    沈溪脸上满是苦笑,高宁氏的咄咄逼人,让他意识到这女人有多疯狂,思索一下然后问道:“那你想商议什么?”

    高宁氏见沈溪没有相扶之意,也没有赖在地上的意思,站起身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衫才道:

    “妾身想要固宠,无非是两种方式,一是为陛下找到他欣赏的女人,不断用新鲜感刺激陛下,让他乐此不疲;二则是早日生下一儿半女,如此一来,就算为龙嗣,太后也会下旨早日将妾身名分定下……”

    沈溪看着高宁氏,暗自斟酌计划的可行性。

    高宁氏轻轻一笑:“沈大人放心,妾身已仔细勘察过事发现场,承天庇佑,当时房子倒塌时,是向宫市街道上倾斜,陛下所在二楼结构比较完整,几乎是整个滑到了下面的废墟上,陛下只是受了些擦伤,之所以昏迷不醒多半是受到惊吓,所以陛下基本是安然无恙,不过未来一段时间需要静养。”

    好像是为了表达诚意,高宁氏把她所知道关于朱厚照的病情如实告知。

    顿了顿,高宁氏又再道:“张苑身上的伤,大半是他从楼梯上跌下时摔的,当时酒楼被左右屋舍带着向外倾倒,居然将打地基的木桩从地上拔了起来,整栋木楼几乎向外移动了几丈,他也由此保住了性命。”

    “此外,妾身还知道一些事,沈大人背地里在做一些见不得台面的事情,张苑和钱宁因争夺西域美女龌蹉不断,以妾身所知,二人都被人戏耍,而这个借力打力之人,料想便是沈大人您吧?”

    “沈大人学识渊博,能力出众,张苑和钱宁之流跟您完全无法相比,就算朝中谢阁老也不过是您手中的棋子罢了,沈大人您是做大事之人,难道您甘心陛下身边一个自己人都没有?还是说沈大人觉得拧公公可以委以重任?”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高宁氏神色间恢复精明,不再摆出可怜兮兮的姿态。

    这就好像先礼后兵,让你知道咱们之间有“交情”,我还知道你许多秘密,然后再谈合作的问题。

    沈溪惊讶地打量高宁氏,不由对这个女人再次高看一眼,因为很多事属于绝密,外界绝对不可能知晓,他也知道高宁氏手里没有证据,这一切不过是根据蛛丝马迹推断出来的,就算是跟朱厚照告状也拿他没办法。

    不过,沈溪还是有些忌惮,因为高宁氏可以把这些事告知张苑和钱宁,让这两个皇帝身边的近臣与他作对。

    沈溪想看到张苑和钱宁这两个小人相互拆台,减少对朝事的干扰,而不是让他们勾连起来一致对付他。

    高宁氏再道:“沈大人在京城的布局,应该很大,非常需要充实人手。据妾身所知,沈大人之所以坚持推行两年平定草原的国策,就算刘瑾倒台也没有放弃,乃是因为沈大人知道,想要把谢中堂等老臣打压下去,这是唯一的机会,换作旁人都不敢冒如此大的险,但沈大人雄韬武略,要达成目的却是轻而易举,难道沈大人未曾想过,等您凯旋归来获得权位后会遭致君王怎样的猜忌?”

    沈溪依然没说什么,想听高宁氏把话说完。他发现,高宁氏对一些事的看法,跟他非常契合,暗忖:“她说的基本都是可以预见到的情况,她提出的关于我的困局,暂且看来无法化解。”

    高宁氏见沈溪神色凝重,继续道:“还有一件事,那就是陛下跟妾身说过,张苑曾在陛下面前提及沈大人擅权之事,虽然当时陛下骂了张苑,但过后喝酒时似乎一直有心事,沈大人尚未平定草原,陛下便已生出猜忌之心,若如此大人还觉得高枕无忧的话,实在让妾身失望。”

    高宁氏望向沈溪的目光热切中带着睿智,让人一见难忘。

    沈溪脸上满是迟疑之色,心里琢磨跟高宁氏合作的可行性,但并不觉得对方是盟友的好选择。

    沈溪心想:“我跟她宫墙阻隔,就算合作,也恐怕难以联系上,她这么热切非要跟我结盟到底是为何?她终归不是张苑和钱宁之流,这些人可以自由离开豹房和皇宫,而她不过是豹房的笼中鸟,凭什么认为有资格可以跟我合作?难道是别有用心?”

    高宁氏问道:“沈大人,难道您真认为可以在陛下面前长久保持隆宠不衰,觉得跟妾身合作没有丝毫价值?你就不怕妾身恼羞成怒,选择跟朝中其他得势之人合作,诸如什么外戚,又或者张苑之辈!”

    高宁氏再次变换脸色,她先是摆出可怜兮兮的姿态,求沈溪帮助,把旧情挂在嘴上,发现这一招没效果后,干脆给沈溪分析局势,列举合作的好处。待发现沈溪仍旧犹豫不决,她干脆用到最后一招,也是她最不想使出的招数,那就是威胁。

    你不跟我合作,那我就找别人做盟友,届时你我将翻脸成仇,有我这样一个了解你的敌人,你就不会感到危险?

    沈溪道:“我想要的,你未必能给我……你想要的,我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满足你。”

    高宁氏听到这话,终于松了口气,起身来到门前,打开房门左右看了一眼,再次关上门,显得非常谨慎。

    沈溪看了忌惮不已:“这女人疯狂起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当初不惜一切代价诬陷我,想她一介民妇,这么做其实无异于找死,但她却敢于冒险,足以说明她做事不拘成法。”

    高宁氏折身回来走到沈溪跟前,凑到他耳边道:“陛下一直未有子嗣,难道大人未想过是为何?”

    沈溪皱眉道:“怎么,你有让陛下诞下子嗣的方法?”

    高宁氏笑道:“只要是陛下身边女子诞下的子嗣,谁又知道是否系陛下所出?”

    说到这里,高宁氏用一种欲拒还迎的目光望着沈溪,暗示的意味十分明显。

    沈溪冷笑道:“这么荒唐的话你也说得出来?”

    高宁氏道:“更荒唐的事妾身都做得出来……想妾身未出阁前乃大家闺秀,后来也是官宦人家的媳妇,却自甘堕落诬陷大人,甚至不惜让天下人以为妾身已死去……好不容易到豹房,蒙陛下宠幸封为丽妃,妾身的人生难道不够荒唐?这一切不知是拜何人所赐?”

    说到这儿,她望着沈溪,目光冷冽,好像在说,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必须要补偿我。

    沈溪不想继续听高宁氏说那荒唐之言,正色道:“你要合作,我可以答应,只要你把我想知道的事情第一时间传递出来便可,至于你想要的,也可以跟我说,但你之前所提事情不可再言。”

    高宁氏也未有多失望,笑了笑,神色中带着释然,好像沈溪答应合作对她来说已心满意足。

    高宁氏欠身行礼,恭敬地道:“多谢大人怜惜,以后妾身指望大人的地方多的是,希望能在大人帮助下,让妾身顺利入宫,甚至母仪天下……”

    当高宁氏说到这里,沈溪总算知道高宁氏的野心是什么。

    高宁氏不但想当皇后,更想当太后,皇后还有可能被皇帝所废,但若当上太后,那天下一切都为她掌控,以她想来若是儿子当上皇帝她可以学前朝来个垂帘听政,那时整个大明都要匍匐在她脚下。

    沈溪突然发现这女人实在太疯狂了,心里一阵怪异:“这女人真不是省油的灯,知道朱厚照不育,便想方设法借用外力给朱厚照生儿子……”

    “以历史进程看,如果朱厚照有了子嗣,而外人又不知其中奥妙,认定是其血脉,历史是否会就此改写?就好像朱厚照的身世到现在没人知道真相一样,谁又真正在意皇帝的子嗣是否亲生?”

    沈溪想到关于朱厚照身世的传言,这熊孩子登基后,不知哪根筋不对,派人打压民间传说,因当时沈溪不在京城,这些事由刘瑾全权负责,一度闹得满城风雨,沈溪只是事后得知,并未参与其中。

    在沈溪看来,朱厚照明显是对身世产生怀疑,怕影响他法统的正确性,才会如此在意,这也解释了为何他会疏远张太后和夏皇后,跑到豹房来胡天黑地。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