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七一章 不做愚忠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沈溪从豹房出来后,脑海中盘桓的一直都是高宁氏的身影。

    他想法很多,也很纠结,感觉自己未来打算做的事情,都可能因高宁氏的出现而发生改变。

    当他回到家后,并没有即刻进房休息,而是来到书房,坐在书桌后静静发呆,就连朱厚照受伤一事都没有高宁氏的述求来得重要。

    “……这女人行事一向疯狂,从不计后果,现在她尚未得到身份和地位,所以求着我,跟我合作,如果她将来地位提升,或者权力欲膨胀,那我便会成为她在朝中的阻力,届时她可不会像今天这样跟我商议……”

    “……不过朱厚照身边有这样一个女人,对我也并非完全是坏事,我跟她合作,更类似互利互惠,现在她想要的就是得到朝廷的认可,这跟花妃的态度相似,若她能及时把朱厚照的喜怒哀乐传递出来,等于说我对皇帝的驾驭会更进一步,其中该如何取舍……”

    沈溪凝眉思考,始终找不到答案。

    恰在此时,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沈溪抬起头,但见谢韵儿娴静地站在门口,手上端着热茶,一脸温馨的笑容。

    “韵儿,你怎么来了?”

    沈溪对于娇妻半夜没睡有些疑惑,毕竟现在子时都快过去了,对于一般女子而言,此时睡得正香,不可能出来端茶递水,但看谢韵儿的精神状态,似乎不错,预示着她并不是很困乏。

    沈溪起身相迎,谢韵儿面带幽怨地走了过来:“相公说好今日阖家团聚,结果家中饭菜准备好了却匆忙离开,必是朝中出了什么大事……妾身在房中打了会儿盹儿,听到相公回来,便出来看看。”

    说话间,谢韵儿将茶水放下,道,“这是为相公精心准备的参茶,相公每日都为朝事操劳,妾身心中不忍,只能尽可能为相公做一点事。”

    沈溪笑着让谢韵儿坐下,谢韵儿却不肯,嘟着嘴道:“相公自己坐下来说话便是。”

    沈溪先坐下,让谢韵儿坐在自己腿上,如此二人更显亲昵,谢韵儿手搭在沈溪脖子上,埋怨道:

    “相公回来后,为何到书房来独坐?连门都不关,现在还是正月间,天寒地冻的,难道相公不怕感染风寒?妾身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相公都没发现,难道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

    沈溪苦笑:“韵儿你居然来了一段时间?唉,看来我确实有些魂不守舍……这几天连续操劳,今日朝中又发生一件大事,让我焦虑之余,有些心神不定。”

    “豹房那边出事了吗?”谢韵儿皱眉问道。

    沈溪点了点头,他自然不会说高宁氏的事情,将朱厚照年后已连续两次遭遇险情之事跟谢韵儿仔细讲述一番,他相信娇妻不会把豹房的事情拿出去乱说。

    谢韵儿道:“君王不务正业,身为臣子,应该要多劝谏吧?但当今圣上似乎对身边的佞臣信任有加,相公纳谏的话恐怕不会被采纳吧?”

    沈溪道:“有些事连你都能想明白,我去说只是自取其辱……当今陛下登基后做了那么多荒唐事,朝廷各衙门各自为政,之前刘瑾已成为历史,不想现在张苑又试图染指权柄,朝廷看来是永无宁日。”

    谢韵儿用热切的目光望着沈溪,“朝廷越是乱象丛生,越突显相公的重要性!相公您想啊,这世道艰难若斯,要是没有相公这样的忠臣良将,如何保证朝廷的稳定和百姓富足?所以相公只需坚守心中理念,勇往直前即可,不用在意他人看法。”

    沈溪苦笑一下,在妻子心目中,丈夫永远都是神明般的存在,他甚至没法跟谢韵儿解释朝廷内错综复杂的关系。

    至于他跟谢迁或者其他朝臣立场上的不同,更不会去说。

    沈溪道:“朝廷的事情千头万绪,太过纷繁复杂,你让我在这里多想一会儿……韵儿,你困倦的话,早早去休息吧。”

    谢韵儿摇摇头:“妾身刚睡醒,现在还不困,能来陪相公,在妾身看来是一件很有满足感的事情。对于朝廷大事,妾身不明白,所以不敢随便评论什么,只能帮相公打理好家事,不让相公分心……却不知相公是否有心情听妾身把家中的事情说说呢?”

    沈溪看着谢韵儿,尽管他心情复杂,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谢韵儿坐在沈溪怀中,目光深情地注视着沈溪的侧脸,道:“这些天,总算把沈家各房都安排好了,不过到现在为止依然没见到六叔的身影,问过同乡,以及参加今年会试的福建举子,没有得到他任何消息。”

    沈溪摇头叹道:“自从我考取状元,六哥便有意避开我,现在寻不到他的下落,或许是他在有意躲避什么……不过我相信他会来参加今年的会试,到底这是他获得功名证明自己的机会。”

    谢韵儿看着沈溪,问道:“沈家人想跟相公您见上一面,说是要商议家事,不知相公是否有时间见见他们?”

    沈溪笑了笑,把谢韵儿揽得更紧一些,头贴在妻子的酥胸上,道:“其实我对宁化沈家已无多少眷恋,姑且不说当年那一摊子龌蹉事,就说老太太过世后,商定分家,各房已各过各的生活,彼此已无瓜葛,不想现在他们又主动来投靠。”

    “看在同宗的份儿上,我可以为他们解决住的地方,同时帮他们在衙门寻个差事,剩下的事情……就得靠他们自己了,因为实在帮不过来。”

    谢韵儿微微颔首:“其实妾身看出来了,相公对沈家没什么感情,那干脆还是分家过日子好了,妾身也不再去探望,他们有什么事找娘说便可,咱们还是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相公您说呢?”

    沈溪微笑着点头,虽然他此刻正在跟谢韵儿对话,但心里还是不自觉飘到豹房,想到高宁氏以及她那疯狂的主意。

    不知为何,沈溪心中莫名有一种刺痛,不知是可怜谁,又或者是悲哀,夹杂着许多他不能理解的心思,到最后发现居然被高宁氏略微说动时,感觉自己心态出了问题。

    “相公还要继续留在书房考虑事情吗?”谢韵儿见沈溪心不在焉,不想多叨扰,当下用热切的目光问道。

    沈溪点了点头,道:“有些事我还没考虑清楚,今晚必须要理清头绪,否则明日无法应对繁重的朝务。”

    “那相公继续忙吧,妾身回去休息了。”

    谢韵儿怕打扰沈溪做正事,尤其是她发现沈溪情绪低落,似乎陷入左右为难的抉择时,乖巧地主动离开。

    沈溪没有挽留,他发现自己在某些事上难以面对谢韵儿,不过还是亲自送妻子出了书房门,等他回来时顺手掩上屋门时,惊讶地发现外面飘飘扬扬下起了小雪,心情越发沉重。

    “置身这样一个皇权至上的时代,我还是应该为自己绸缪一下,留条后路才是。”

    沈溪心如明镜,开始追忆过往,“朱厚照一次次因顽劣而出状况,又是溺水,又是房屋倒塌被掩埋,就知道一切都会遵循原来的历史,终归有一天他会把自己坑死……现在朱厚熜已出生,在朱厚照没有子嗣的情况下,未来只能是朱厚熜登基,除非我找人把朱厚熜暗中除掉,否则历史的潮流将无法抵挡。”

    “一朝天子一朝臣,就算现在,有着师生之谊,我都无法完全驾驭朱厚照,未来朱厚熜登基后,我就能独善其身?杨廷和这些人已算是当世能臣,在未来的嘉靖帝登基之后又当如何?”

    “在皇室眼中,我和杨廷和他们一样,始终只是臣子,是朱家的家仆,治理江山供他们驱驰,一旦意见相悖,就算是刘健和李东阳这样功勋卓著的大臣,也只能饮恨致仕归隐,难道我就能例外?”

    “如果现在不早些谋划的话,再过十四年,到朱厚照一命呜呼时,朝廷格局必然会发生变化,那时就算我功高盖世,照样免不了悲惨的下场。”

    沈溪站在门背后思虑良久,这才慢慢走回到书桌后面,坐下时看到面前那杯参茶,此时参茶已不复之前袅袅娜娜白烟蒸腾的模样,他伸出手端起茶杯,温度刚刚好,送到嘴边时心中忽然有了定计,又把茶杯放下,双拳紧握,眼里射出异样的神采。

    “不是对不对得起谁的问题,一些事总该要有所准备,我来到这个世界实属不易,既然我拥有领先几百年的头脑,就不该把自己局限于封建守旧的桎梏中,为当忠臣良将而损失自己的前程和性命,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

    “没有人可以驾驭我的未来,就算是皇帝也不可以。”

    “谁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有统治者才希望用这种歪理驾驭子民,人天生平等,我既然把平等的理念传递给我身边的家人和朋友,就应以这种心态要求我的上级,不但谢迁如此,皇帝也是如此。”

    “你对我宽厚,那咱们君臣就有始有终;若对我不仁不义,你还指望我替你守着这江山不成?这世上愚忠之人,不过是思想被蒙蔽,误入歧途罢了。”

    ……

    ……

    折腾一宿,到天明时朱厚照伤情总算稳定下来。

    豹房内的人忙碌一夜,这会儿基本已是困乏不堪,太医会诊确定朱厚照伤情无大碍后,那些等候在朱厚照卧房周边的人才相继散去。

    张苑却不急着走,对他而言晚上就是白天,作息习惯基本跟朱厚照一致。

    天大亮后,朱厚照终于醒来,张苑一直守在榻边,看到朱厚照终于睁开眼,张苑近乎是嚎啕大哭,然后激动地道:“陛下,您可算醒来了。”

    朱厚照想坐起来,但全身乏力,连手指头都没法动弹一下。张苑刚要上前搀扶,前面一双白皙细腻的纤手伸过来,却是临近天亮才过来的丽妃。

    朱厚照在丽妃相扶下终于直起身子,咬牙切齿地道:“为何朕的腿好像断了一样疼?”

    丽妃神色凄哀,道:“陛下昨日被坍塌的楼宇所压,当即失去知觉,然后被宫人从废墟下救出,紧急送到这里诊治。陛下能醒过来,已是皇天庇佑。”

    朱厚照这才记起什么,脸上露出痛苦之色,道:“好痛,好痛啊……刚起来时还不觉得如何,现在痛的真厉害……张苑,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苑可不想承认昨夜的事情跟他有关,作为宫市倒塌事件最大的责任人,他本来该负责,但他想到之前从朝鲜女人手下救人时朱厚照在意的关键点,痛哭流涕道:“老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时老奴见酒楼摇摇晃晃,情急之下拼命想冲到楼上,救出陛下,谁知道……呜呜,老奴也被压在废墟下,也是老奴命大,只是瘸了一条腿……”

    朱厚照目光落在张苑右腿上,果然发现他腿上绑着白布,上面有斑斑血迹,身上衣衫褴褛,脸上满是伤口,一看便知道刚结痂。

    相比而言,朱厚照感觉自己还没张苑这么惨,当即道:“酒楼倒塌前,朕确实记得你喊过,当时还好奇发生了什么……不对,宫市那些屋舍建造之事,朕可是吩咐你打理的,为何会突然坍塌?是否是你偷工减料所致……”

    张苑脑子很灵活,故意扁着嘴装出委屈的模样:“陛下,老奴也不知为何会坍塌,偌大的屋舍,说倒就倒,其中必有缘故,现在豹房内外都在传……”话说到这里他便不再往下说了,欲言又止,分明是想暗示什么。

    朱厚照怒道:“他们在瞎传什么?还不快些招来!”

    听到朱厚照喝斥的声音中气十足,不但张苑,就连丽妃也知道朱厚照确实没什么大碍,至于为何会昏迷一晚就不得而知了。

    张苑哭丧着脸,道:“陛下,有些事老奴不敢瞎说,那些都是大不敬的话,老奴也喝斥过他们,但他们还是胡说八道,老奴回头就派人把乱嚼舌根的家伙抓起来,好好审问一番,看看是谁编造出如此瞎话。”

    丽妃眯眼打量张苑,目光好似在说,别编造瞎话的人是你张公公才好!

    朱厚照不明就里,道:“你且说,朕恕你无罪!”

    张苑这才侃侃而谈:“陛下,那些人瞎传,说是因陛下近来频频跟狄夷蛮女接触而惹怒大明列祖列宗,才以这种方式警醒陛下,让陛下幡然醒悟……”

    朱厚照一边因身上的疼痛而龇牙咧嘴,一边又在思索张苑所说的话,半晌后瞪眼道:“这算什么道理?难道朕连个蛮夷的女人都碰不得?哦对了,昨日钱宁为朕准备的西域美女呢?”

    朱厚照先看向张苑,张苑却把目光避开,等朱厚照再看丽妃时,丽妃脸上也满是尴尬之色。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