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七四章 套路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沈溪坐着马车去豹房面圣。

    他考虑得很周全:“昨夜陛下受伤,我不顾一切去探望,这件事必被人告知陛下……昨日我去了,今日却不去,如此倒显得我昨夜之举带有政治目的,让陛下生疑,反倒不若再次拜访,顺带把请他出来饮酒的事情说一说。”

    沈溪见朱厚照,除了查看伤情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准备把苏通介绍给朱厚照认识。

    在沈溪看来,这是一个不错的安排。

    至于苏通会收获什么,沈溪没有详细考虑,只是在斟酌后,觉得有必要把苏通的特长利用起来,说不一定会收获奇效。

    “至于是帮他,还是害他,难以界定,不过这也算是他人生一大机遇了。”

    沈溪到豹房后,让门口的侍卫进去传报,稍后出来迎接他的仍旧是小拧子。

    换了旁人都无法进入豹房,只有沈溪的情况不同,小拧子出来后上下打量,不解地问道:“沈大人,您来面圣,不怕陛下那边说什么?听说陛下今日问过张公公等人,张公公在陛下跟前告您的状,说您昨晚到豹房来别有用心。”

    沈溪道:“陛下安危,涉及大明社稷稳定,本官前来探望,份属应当……拧公公引路吧。”

    二人进入豹房后,沿途沈溪小声询问张苑告状的事情。

    小拧子回道:“这些话,小人是听陛下跟前服侍的太监和宫女说的,当时陛下身边除了伺候的奴婢,便只有张苑和丽妃娘娘,丽妃娘娘为大人仗义执言,说大人您做这一切是为了大明,才把张公公的话给堵回去……”

    沈溪知道高宁氏为自己说项时,心里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原本光明正大的一件事,却仿佛被歪门邪道的东西污染,变得不那么名正言顺了,但沈溪却感觉豹房更容易掌控了,心道:

    “高宁氏昨日的话看来不似虚以委蛇,她已当是我的盟友,才站出来帮我说话。她说什么做什么,完全可以由小拧子带出来,同样小拧子的行动也会被高宁氏监控,如此一来形成巧妙的制衡,豹房内陛下一举一动可说尽在掌握。”

    小拧子继续道:“陛下对张公公好像更器重了,主要是因为酒楼倒塌时他不顾一切冲上楼救驾,可惜小人当时不在场,没办法立功。这次陛下让张公公查宫市倒塌案,可能他会把一些子虚乌有的罪名栽赃到小人身上,沈大人您可一定要帮小人说话,小人跟这件事全无关系啊。”

    沈溪这才知道,原来小拧子有事相求。

    涉及宫市屋舍倒塌,沈溪本身没有话语权,但见到小拧子那哀切的目光,沈溪知道现在豹房局势大变,原本朱厚照两次遇刺都是相关责任人的张苑,就因为表现出的忠心一跃成为皇帝跟前最得宠之人,再加上张苑是司礼监掌印,位高权重,隐隐已有接班刘瑾的势头,谁都怕他出手报复。

    沈溪点了点头,当即应允下来。

    ……

    ……

    沈溪见朱厚照的确不难。

    沈溪求见时,朱厚照已睡醒,太阳高挂在半空中,因昨夜昏迷一宿,上午虽然只是补了一觉,下午这小子早早便起来,在丽妃搀扶下练习行走。

    朱厚照让丽妃回去,自己则在小拧子搀扶下到了书房,在门口见到等候多时的沈溪。

    朱厚照道:“沈先生怎么来了?嘿,朕身体没事,都是那些奴才大惊小怪,这不,朕又活蹦乱跳的了?哎哟……”他刚想逞强独自走上两步,马上感觉腿脚不便,身体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倒,幸好被小拧子及时扶住。

    沈溪关切地道:“陛下多保重身体。”

    朱厚照自我解嘲,伸出右手拍了拍膝盖:“不过是崴脚而已,朕乃真龙天子,自有上苍庇佑,岂会随便出事?沈先生进去说话吧?”

    君臣进入书房,朱厚照没敢逞强,让小拧子扶着他到书桌后坐下,沈溪则站在书桌前,就算朱厚照赐座他也只是微笑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站那儿。

    朱厚照道:“沈先生是来求证朕伤情的吧?没大碍,太医说休息调养一下就好,朕这两天会修身养性,等身体完全康复后再操劳国事。”

    沈溪没想到朱厚照如此厚脸皮,以前身体好的时候,你何曾关心过国事?不过他嘴上却不说破,颔首道:

    “陛下身体平安无事,自然再好不过,微臣有军情禀告,除此之外,还有件私事……”

    “私事……?

    朱厚照一听瞪大了眼睛,感兴趣地问道:“什么私事?沈先生先说来听听……军事上的东西,沈先生只管走通政使司衙门上疏的途径,朕有时间会看,就算没有及时批复下去沈先生也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办理,不必在意朕的看法。嘿嘿,有沈先生坐镇兵部,朕高枕无忧,没什么可担心的。”

    朱厚照根本无心过问朝政,即便关系到军队,他关心沈溪说的私事。之前沈溪从来都公事公办,好不容易从他嘴里吐露出新名词,这引发了朱厚照的极大好奇。

    沈溪道:“陛下年后两次受伤,看来是豹房内风水出了问题……“

    “对对对。”

    朱厚照打断沈溪的话,点头不迭,“正是如此,朕也觉得是风水有问题,朕问过司马真人,真人说跟什么天狼煞有关,原来那些蛮夷就是天狼星,朕跟他们犯冲,所以朕让司礼监拟诏,把朝鲜国王册封了,让他们的使节团早点滚蛋!”

    沈溪才知道这个消息,心里不由暗自发愁……这小子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不过他没有发表评论,心道:

    “朝鲜人想得到册封,由得他们去吧,反正对我大明没什么妨害……”

    沈溪道:“微臣想请陛下出宫游玩,到京师各处去走走,顺带体察一下民情。”

    朱厚照皱眉:“出去走走……也可以啊,但朕现在身体实在不便……”

    沈溪看朱厚照的反应,便知道这小子不是不想出去,而是不想跟他一起出去,没人愿意出去游玩的时候身边带着个唐僧一样啰嗦的老师,不管做什么都不能尽兴。

    沈溪道:“臣本打算介绍一个幼年时结交的朋友给陛下认识。”

    朱厚照眨了眨眼,侧着头道:“朋友!?沈先生的朋友?这……倒是挺有趣……他现在也在朝中做官?”

    沈溪摇头:“他是举子,今年到京城参加会试。此人交游广泛,陛下见见他,或许会有所收获。”

    朱厚照本不想跟沈溪一起出游。

    这已不是当太子被关在东宫做笼中鸟那会儿,现在的朱厚照享有绝对的自由,想什么时候出去玩完全可以做到随心所欲。

    之前他出去玩也找到一些玩意儿,不过相比于豹房里的热闹,还有所有人对他的顺从和恭维,市井间的乐趣显得平淡许多。

    但听说沈溪要带他去会友,这种感受之前从未经历过,朱厚照自然而然地提起兴趣。

    朱厚照眯眼问道:“沈先生昔日故友现在还只是举子,看来他的学问不是很好,却不知他那里有何能让朕有收获呢?”

    沈溪道:“陛下没见过他,如何知晓?朕不过是想让陛下出去走一走,散散心,而不是每日都留在豹房,每天起床来都没有惊喜可言……若陛下觉得此事不足一提,就当微臣没说过吧。”

    刚才朱厚照还在回绝,现在反而热心起来,道:“朕的确想出去走走,就让朕休养两日,等行动自如,便跟沈先生一起出去游玩如何?”

    沈溪心道:“就算你现在所言发自内心,可过个几日,以你懒惰的心理,必然不想出去,必须定个时间,让你不能反悔。”

    沈溪问道:“不知陛下几日后出豹房?微臣也好有所准备!”

    朱厚照琢磨一下,伸出手指道:“说两天就两天,朕对自己的身体有信心……今日是正月十六,那就正月十八出去玩,时间定在下午,朕白天……很忙,晚上不要太晚回来,朕会安排侍卫负责安保工作,不过会让他们换上便服……”

    现在的朱厚照,怕死得要命,对一切都采取怀疑的态度。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换了谁不到半个月时间连续两次遭遇生病危险都会有这种防备,此时朱厚照的反应已经算相当不错了。

    沈溪点头:“那微臣就在两日后,于豹房门前恭迎陛下,到时候一起赴约。”

    朱厚照笑道:“那就一言为定,沈先生还有别的事情吗?”

    沈溪不由皱眉,你让我先说私事,现在我把私事说完你就下逐客令,感情你就这么对待朝政的?

    沈溪道:“陛下之前决定,今年举兵平定草原,如今已经过了春节,是时候把最后出征日期定下来,好让兵部和全军将士做好准备。”

    朱厚照听到后不由意兴阑珊:“出兵的事情吗?回头再说吧,不如就等三天后的朝会上商量……哦对了,朝会上商量这种事,必然会被那些大臣否决,是吧?这个……那时间就暂定三月初一如何?”

    朱厚照忽然意识到,朝会上谈出兵的事情根本就是自讨没趣,不如自作主张直接跟沈溪把事情商定,然后到朝会时通知大臣便可。

    沈溪掐指一算,摇头道:“时间稍微早了些,三月间,草原上冰雪尚未消融,出动大军所需的粮草辎重恐难筹集齐全。”

    朱厚照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那就定在四月初一……先这么定下来,要是临时有什么事情再商议择期,四月总该没问题了吧?”

    沈溪恭谨行礼:“微臣遵命!”

    ……

    ……

    在朱厚照心烦意乱时跟朱厚照谈事情,这是以前刘瑾的行事风格。

    沈溪发现自己也在遵循刘瑾的套路办事,虽然就他本心而言不太愿意这么做,但他明白,一旦把事情放到朝堂上,或者让朱厚照自个儿斟酌考虑,事情不知几时能定下,出兵之事可能会一再被推迟。

    沈溪心道:“草原上各部落的融合眼看就要完成,开年之后,鄂尔多斯、永谢布等部族很可能会被达延部兼并,那时再出兵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非常时期只能采用一些非常规手段。”

    到最后,沈溪不由叹了口气,对他而言,现在的朝堂实在有些不太趁心如意。

    皇帝不能算是个好皇帝,大臣也多为庸碌之人,经历刘瑾长达数年的清洗,朝中没剩几个能手,就连何鉴这样当初只能在他手下当侍郎的人,现在都成了吏部尚书,执领整个大明官吏考核任免。

    沈溪明白,现在做什么不需征求别人的意见,尽可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施为,因为朝中能给他更好建议的人,或者说那些见识出众的人,基本处在中下层,而京城这些执领朝政的高官,一个个都是因循守旧的中庸派。

    沈溪出豹房后,径直去了兵部衙门。

    因临近黄昏,他没打算在兵部停留太久,只是他有一种责任,看看有什么紧急军务需要处置。

    等到了地方,沈溪才知道陆完和王敞两位侍郎当天都没来。

    毕竟朝廷各大衙门都在休沐中,昨夜因朱厚照受伤又把朝中文武官员折腾得不轻,使得今天很多官员需要好好休息,沈溪问了一下,衙门这边除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只有山东平乱的消息让他稍微提起精神来。

    山东地方奏报,是由胡琏亲自发出。

    作为朝廷临时指派的山东巡抚,胡琏已平定地方四股响马,按照胡琏所说,这几部流窜于济北、胶东、泰山等地的响马被平息后,山东地界主要叛乱势力已被连根拔除,大军可以随时班师回朝。

    不过胡琏也说了,直隶临近太行山一带依然有乱民流窜,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在返程时绕道前往平定。

    沈溪不由轻叹:“以前用来应对鞑靼人入侵的新式火器,现在对付那些流寇响马,效果果然是立竿见影,不过这也会让下面的将士产生一种轻慢的心理,等出塞与鞑靼人作战时,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了。”

    沈溪本来准备给胡琏回信,但想到胡琏的主要任务已完成,随时可以班师,再加上出兵日子已定下,突然想考验一下胡琏的大局观和临阵指挥能力,由其自有发挥。

    想怎么着,由得你来,反正如今北方主要任务便是平息民乱,让百姓有个安定的生活环境。

    胡琏领的是巡抚的差事,但行的却是平乱主帅的职责,总不能什么事都由我在京城给你们出主意,等到了真正的战场上,消息传递随时都有可能中断,各自为战的时候多了去,还是随你们自己发挥吧!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